第31章 蒿里

顾昀面不改色,镇定地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长庚。

信封里没有信,单是个皮,上面飘出一股冷冷的、似乎是沉香与降香混合着什么的味道。

头天晚上,玄鹰从劫住的香师身上搜出了三个信封,这是其中之一,三个信封味道各不相同,那香师骨头颇硬,怎么严刑逼供都不肯交代——当然,这么短的一点时间,即便他交代了,顾昀也不一定敢信。

三个信封中,顾昀唯一能讲明白出处的,就是这一封。

相传此香乃是前朝昏君笃信邪魔外道,令宫人制出助其得到升仙的,叫做“御皇香”,冷而不清,雍容华贵,先帝那里曾经偷偷存过一点,有一年心血来潮点了,味道真是与宫中常用熏香不同。

先帝偷偷告诉他,此物虽然好闻,但又名“亡国香”,私下里点一次就算了,让御史们知道了要炸锅的,千万不能声张。

多年过去了,顾昀对这“亡国香”依然印象深刻。

长庚方才紧绷了一下,顾昀立刻察觉到了,没等他在自己手中写字,就开始思考将这信封抛出去蒙对的可能性有多大。

顾昀掂量了一下,心道:“三中取一,行,把握还挺大的,不行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万幸,这个“把握”只有他一个人心里有数,其他人只能看见他表面上的笃定非常,只好跟着一起淡定。

中年人神色一动,接过信封,凑到鼻下来回嗅了几次,脸色变幻莫测。

长庚心想:“要动手么?”

顾昀却好整以暇地拍了拍他绷紧的手背。

那中年人再抬头看顾昀,神色正色了不少,说道:“在下翟颂,乃是这批商船的总把头,不知先生从何而来,要往何处去?”

这是黑话,长庚一五一十地写在顾昀的手心里。

 

顾昀第一回开了口,说道:“从地上来,往蒿里去。”

 

那自称翟颂的中年男子看似吃了一惊,犹疑片刻,声气微微弱了下来:“那……那就劳烦香先生了,请。”

顾昀纹丝不动地站着,聋得十分周到,直到长庚轻轻地拉了他一把,他才面无表情地被长庚牵着往前走去,活脱脱就是个五感断绝,脾气古怪的“香先生”。

接着顾昀那宽大的袖口遮掩,长庚在顾昀手心写道:“义父怎么知道他们的黑话?”

这其实是玄鹰头天夜里奉命监视商船时,偷听到的两个船员的对话,事无巨细地报给了他,顾昀其实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依然是蒙人。

他大尾巴狼一样地对长庚吹道:“我无所不知。”

长庚:“……”

一行人顺利上了东瀛商船,几个东瀛人纷纷冒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传说中的香先生。

东瀛受大梁影响,神佛文化盛行,有不少人见顾昀身后跟了个和尚,纷纷露面出来打招呼。

长庚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些东瀛人——数量比他想象得还多,以护送商船的名义,身上都配着长刀,有些人裤腿手腕上还别了铁腕扣和样式古怪的飞镖。凑得近了,能闻到他们身上淡淡的血腥味。

突然,只听身后有人大喝一声,一个带着面具的东瀛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在顾昀身后,二话不说,纵弯刀便劈向顾昀后背。

长庚反应极快,剑未出鞘,已经架住了对方的弯刀。

东瀛人尖声怪叫了一嗓子,瘦小的身体扭曲成一个古怪的弧度,整个人就像一条没骨头的蛇,弯刀在他手中成了邪门蛇信,接连向长庚出了七刀,同时,他左肩突然开了花,一支东瀛回旋镖猝不及防地直冲向顾昀。

而那顾昀不知是做戏做到底还是要怎样,居然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毫无知觉似的!

情急之下,长庚手中剑鞘与剑身一分为二,将剑鞘狠狠掷出,在回旋镖几乎擦过顾昀胸口时将它撞飞了出去。

长庚不是头一次和人过招,也不是头一次这样险象环生,却是头一次有人竟在他面前差点伤到他小义父,他眼睛里一瞬间浮起一层薄红,身上的乌尔骨突然有蠢蠢欲动之势。

他低喝一声,手腕蓦地向下一别,用了他平时对付侍剑傀儡的招式,东瀛人手中的弯刀剧烈地震颤着,几乎被压弯,还不等对方撤刀,长庚一脚已经踹在了他的腰窝上。

传说有些东瀛人为了飞檐走壁潜伏刺杀,身体必须比常人瘦小,这蛇一样的男人想必是其中翘楚,虽然果然灵活诡谲,却也真的不禁打,被长庚这一脚险些把肠子踹出来,手中弯刀再拿不住,踉跄着逃开。

长庚却不想放过他,脚尖挑起地上的弯刀,钉在那东瀛人面前,长剑在他掌中转了个弯,眼看就要将那东瀛人劈成两半。

此事全在电光石火间,周围连敌再友,谁都没反应过来,便见长庚就已兔起鹘落要下杀手,三声“住手”同时响起。

几把东洋长刀同时从四方伸过来,七手八脚地拦住长庚那睥睨无双的剑风。

目瞪口呆的了然和尚这才来得及擦一把汗——长庚头天晚上威胁说要戳死他的那些话居然是当真的。

长庚低声道:“让开。”

翟颂忙赶过来,连声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这位上川先生初来大梁,不大懂规矩,见了小兄弟身上带刀,就想来开个玩笑,小兄弟大人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

长庚微微泛红的目光盯着那畏缩地退到人后的蛇男,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玩笑?”

翟颂陪着笑,转向那没事人一样站在一边的顾昀:“张先生……”

看着那位木然的脸,他又想起这些顶级香师都是看不见也听不见的,只好上前一步,想伸手拍拍顾昀的手臂。

人还没碰到,身后忽然有一道厉风袭来,幸亏翟颂反应得快,否则手腕以下便要不保。

长庚:“别碰他!”

翟颂:“……”

这群人里,一个听不见的,一个不会说的,一双摆在一起腰鼓棒槌一样的半大孩子,就这么一个能代表他们说话的,手里那把凶器的剑鞘还没捡起来呢。

气氛一时僵持住了。

这时,顾昀终于开了口:“还在这里耗什么?别误了发船的时辰。”

方才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冲突,他好似全然没有感觉。

翟颂忙打圆场道:“正是正是,都是一家人……”

他话没说完,顾昀已经旁若无人地抬起一只手,长庚顿了顿,用剑尖挑起地上的剑鞘,还剑入鞘,上前接住了顾昀的手,扶着他往里走去。

了然和尚只好断后,他一团和气地冲受到了惊吓的东瀛人群环绕稽首一次,又不知从哪摸出一把烂木头佛珠来,佛珠外面上了一层暗红的漆,假装自己是小叶紫檀,漆皮经年日久,已经被和尚揉搓掉了,成了一串斑驳的小叶紫檀。

同样衣着斑驳的白脸俏和尚笑容可掬,无声地念着经,一边超度眼前这伙人,一边轰赶着葛胖小和曹娘子追了上去。

这回,沿途遇上的东瀛人都如临大敌地目送着他们的背影,一时没人再敢上去打招呼了。

长庚一路神经紧绷地将顾昀送到商船专门备给香师的屋子,谨慎地往门外看了一眼,才合上门,长庚一转身:“义……”

顾昀转过身来,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

以顾昀此时的耳力,除非贴着他耳边大声喊,否则根本什么也听不清。

周遭安静得对他来说只剩下窃窃私语,但他能通过长庚关门时急速转身带起的气流判断那孩子可能要和他说话,抢先让他打住。

顾昀那副特殊的药,是十岁出头的时候,一位老侯爷的旧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民间高人开的,在那之前,他一直是忍着耳目不便瞎过。

老侯爷铁血半生,严于律己,比律己更严的是律儿子,压根不知道“宠爱”俩字怎么写,不管顾昀看得见看不见,不管他心里有什么感受,该练的功夫得练,铁傀儡也绝对不因为他耳目不便留一点情面。那可不是他用来哄长庚玩的侍剑傀儡——侍剑傀儡虽然长得可怕,但被特别调整过后,与人过招都是点到为止,手中刀剑不伤人。

真正的铁傀儡动起手来就是一群不通人情的铁畜生,哪管这一套?

他必须通过微弱的视线与听力与周遭流动的细风来和它们周旋,而无论年幼的顾昀怎么努力,他都永远跟不上老侯爷对他的要求,每次刚刚能适应一种速度和力量,马上就会被加码。

老侯爷的原话是:“要不然你自己站起来,要不然你找根房梁吊死,顾家宁可绝后,也不留废物。”

这句话就像一把冷冷的钢钉,在很小的时候就钉进了顾昀的骨头里,终身无法取出,及至老侯爷去世,顾昀入宫,他也未敢有一日放松。

这种多年磨合出的极致的感官总能在一些场合帮他遮掩一二,这也是他不到冻得凡胎肉体承受不住,便不穿厚衣的原因。

因为厚重的狐裘和臃肿的棉衣会影响他的感觉。

顾昀在空中摸索了片刻,在长庚手心上写道:“方才与你交手的是个东瀛忍者,那些人偷鸡摸狗的本领很有一套,当心隔墙有耳。”

长庚低着头,忍不住抓住了顾昀那只布满了薄茧的手,继而他长长地吐出胸口一口翻腾不休的戾气,自嘲地摇摇头——顾昀永远镇定,吓得半死的永远是他。

顾昀心里纳闷,不知道他好好的叹什么气,侧过头来“看”着他,挑了挑一边的眉。

长庚趁他蒙着眼,放肆地盯着他看。

顾昀顺着他的手臂摸到他的头,拍了拍他的脑袋。

长庚闭了闭眼,险些想在他手上蹭一蹭,好悬忍住了。

他将顾昀的手摘下来,写道:“头一次跟在义父身边见这种阵仗,心里有些没底,有点怕。”

最怕的就是那东瀛人将回旋镖飞到顾昀胸口的那一瞬间。

顾昀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笑了。

长庚:“笑什么?”

“我是对你太放纵了,”顾昀在他手心上龙飞凤舞地写道,“当年我若是敢在我爹面前说一个‘怕’字,非得挨一顿板子不可。”

长庚默默地想:“那你为什么从不打我板子?”

非但没打过他,连疾言厉色都少见,永远凶不过三句。

最开始他面对侍剑傀儡的时候心有畏惧,适应不过来,顾昀也从未露出过多失望或是多不耐烦的神色,时隔一年多,长庚回忆起来,觉得那并不是一个严苛的前辈教导后辈的目光,更像是他在笑眯眯地看一个小孩笨拙地玩耍。

顾昀又写道:“东瀛人动起手来很麻烦,小伎俩很多,不过真正的高手不多,你看他的回旋镖来势汹汹,其实轨迹是弯的,只是为了试探我是不是真瞎而已,这一船的东瀛人也没什么可怕的,我担心的是他们的目的地。”

商船要从海运与运河之间的通路缓缓驶离内陆,入海往东,将活物送往东瀛本土,途径数个稽查站。

香料船上必须有香师随行,在过稽查站的时候上交检验过的样品,所以无论这几艘商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总要有个香师掩人耳目。

船行了十来天,葛胖小偷偷摸摸地钻进了顾昀房中:“侯……张先生,长庚大哥。”

说完,他看见了顾侯爷脸上的眼罩,又嘀咕道:“忘了他聋了。”

他说着,开始从怀中往外拿东西,先是两块罗盘,随即是一个不停地往外冒白汽的盒子,这小胖子十分神奇,肚子仿佛是可伸缩的,缩起来可以往怀里装好多东西,把东西拿出来……也没见他“消瘦”。

长庚:“这是什么?里面还烧着东西?”

葛胖小笑道:“嘿嘿,紫流金。”

长庚惊道:“你不嫌烫吗?”

葛胖小把衣服一扒,只见他胸前有一块暗色的板,是重甲上装短炮的地方隔热用的,被他剪成了一块肚兜状,葛胖小臭不要脸地拍拍肚子:“铁肚兜!”

顾昀将眼罩摘下来,扣上琉璃镜,凑过来仔细打量着葛胖小的杰作,心里十分拜服,感觉这几个熊孩子平时看来狗屁不懂就知道玩,但当初那么小就有离开雁回小镇随长庚上京城的魄力,胸中虽不见得有沟壑,但肯定都很有想法。

葛胖小学着了然和尚的手语比划道:“谁规定只有女的才能穿肚兜?”

顾昀一竖大拇指——说得对。

长庚:“……”

桌上两个罗盘正对着转圈,转得驴唇不对马嘴的,葛胖小用示意两人看,用手轻轻地磕了一下桌子,比划了一个三——罗盘至少乱了三天了。

顾昀是时常出门在外的,看一眼就懂,风水先生一般出门都带两个罗盘,倘若其中一个失效,看另一个就能知道是罗盘坏了还是地段有问题,海上或是沙漠里经常有一些能让罗盘失效的地方,一般商船渔船都会避开,而这群东瀛人非但不闪不避,还特意往里开,航线毫无疑问已经偏离了既定目的地。

“从地上来,往蒿里去”,这个“蒿里”指的究竟是什么?

葛胖小:“幸好我还带了这个。”

他说着,打开了那一直冒白汽的小盒子,只见里面是一个极精致的小东西,中间有个飞快转动的小轮,连着一根轴,外圈有几圈金灿灿的圆环,角落里刻了个篆书的“灵”字,竟是灵枢院出品。

“这是灵枢院给的模子,转起来的时候这根轴永远指向一个方向,”葛胖小伸手一指,“就是这根——它比罗盘准,只是费紫流金,成品没出,听说被上面驳回了,我和大师偷偷做了一个,来之前从大哥的侍剑傀儡上卸下来一个碗底的紫流金。”

顾昀小心地伸手端起这小东西,做得太精致了,他唯恐自己手劲大了碰坏了它:“这东西要是让沈易看见,够让他以身相许的了。”

长庚被他这句话说得一阵胸闷。

葛胖小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抠出了一张羊皮地图,皱巴巴地铺在桌子上,短撅撅的手指头在上面比划了半晌,最后落在了一点上。

“按着这个方向,我跟了然大师推断,咱们马上要到这个地方了。”

分享到:
赞(35)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没有人嘛

    匿名2019/01/05 10:09:13回复
  2. 突然感觉葛胖小好tm牛掰……

    樱酒小殿下~~~2019/01/21 13:53:44回复
    • 后来葛胖胖成技术人才了,进灵枢院了

      陈栎媱2019/01/26 13:34:02回复
  3. 小甜心吃醋了,顾昀张口就是沈易

    匿名2019/02/07 14:35:58回复
  4. 小甜心一天到晚都在恰沈老妈子的醋

    n刷p大文章的食堂阿姨2019/02/18 00:24:50回复
    • 哈哈哈哈嗝,吃醋没毛病……主要那俩关系太好⊙﹏⊙

      沈葭白2019/02/19 22:49:26回复
  5. 有人吗

    匿名2019/02/18 15:42:19回复
  6. 回楼上:有人啊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8 15:43: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