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猛虎

顾昀慢吞吞地从怀中摸出了一片琉璃镜,架在鼻梁上,溜达到长庚旁边,推开窗户眯细了眼往停鸢台上张望。

那琉璃镜镶着白金的细链,横斜入耳,遮住了他一只桃花眼,鼻梁却越发挺直,整个人的气质陡然间显得冷冽了起来,幽幽地冒着一股衣冠禽兽的气息。

长庚呆呆地看了他一会,问道:“义父,你戴了什么?”

顾昀偏头逗他道:“洋人的小物件,好看吧?他们那边就流行戴这个,等出去走一圈,给你骗个洋后娘回去好不好?”

长庚:“……”

有个玄鹰部的小将士有意缓和方才的凝重气氛,抖机灵道:“大帅,您也不是亲爹啊!”

顾昀没心没肺地跟着笑。

那小将士摇头晃脑地说道:“这几年世道变了,人心都不古了,以前的女人看重的是咱们的德行能耐和性情,咱们都不发愁,现在倒好,她们只关心男人俊不俊俏,大帅,咱们弟兄们光棍可不是因为长得丑,是生不逢时啊。”

玄铁营的土特产就是光棍,一听这话,全都跟着起哄起来。

顾昀大笑道:“滚,别把我也扯进去,哪个长得丑?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

一群军中糙汉震慑于自家大帅的厚颜无耻,只好哄堂大笑以对,沈易凉凉地说道:“大帅,您貌美如花,怎么也讨不到媳妇呢?”

一句话戳到了顾昀的伤心事,顾大帅只好捂着胸口道:“我待价而沽呢,好东西都压轴,你懂什么?”

说起这事,也实在怪不得顾昀。

当年先帝对他十分矛盾,又疼他,又防备他,小时候还好,稍稍长大些,安定侯的婚姻大事就成了先帝喉咙里卡的鱼刺。

选个身份卑微的,怕人说他亏待了忠良之后,先帝给谁也交代不过去,但要是选个位高权重家里的,先帝心里又要打鼓。

两厢为难,想必当年先帝心里一定恨不得顾昀是个小太监。

安定侯的亲事一直拖了很久,最后先帝给定了郭大学士之女。

郭家世代书香门第,家世清贵,郭姑娘据说貌美如兰,才名满帝都,与当年的太子妃、现在的皇后并称京城双姝,既不牵扯什么,也不算辱没顾昀。

可也真奇怪了,这朵名花自从订婚开始,就跟被霜打了一样,一天不如一天——没等顾昀打完仗回京,郭小姐已经先香销玉殒了。

说起来,死过老婆的人多了去,没什么稀奇的,何况只是个没过门的未婚妻子。可这事摊到安定侯头上,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那鳏寡孤独的外祖、早逝的爹娘。

于是就这么着,安定侯克妻的名声不胫而走。

能嫁给安定侯固然里子面子全有,还不用伺候公婆,可天大的福分也要有命享才行。

后来顾昀辗转西域北疆,四五年没回京城,也就再没什么机会张罗,现如今先帝蹬腿去了,当今皇上虽然比顾昀年长几岁,却是从小叫着他皇叔长大的,差了一辈,纵然君臣有别,管起他的婚姻大事来也多少不太方便。

顾昀本人也没精力上心,一拖二拖,就拖到了现在。

沈易不肯饶过他:“待价而沽?大帅你想把自己卖给谁?”

顾昀一抬头,透过琉璃镜,正看见长庚紧紧地盯着自己,脸上还不由自主地带出些许紧绷来,便以为那少年是担心自己娶了亲不疼他。

顾昀安抚性地抬手拍了拍长庚的后脑勺:“我喜欢聪明温柔性情好的,放心,以后肯定不弄个河东狮回来搅合你。”

这话仿佛在长庚胸口豁开了一个洞,那仿佛已经被他降服的妄念得了机会又出来作祟,翻起无处排解的黯然销魂来。

他只好逼着自己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好像每天晚上逼着自己合眼睡觉一样用力。

这时,停鸢台上突然一阵鼓噪,只见几个西洋人将台上的跳来跳去的猴儿鹦哥都带了下去,扛着一个绒布盖着的大铁笼上了台,一个脸色惨白的西洋小丑扭扭哒哒地支起了一个大火圈,搔首弄姿好半晌,吊足了人们胃口,才一把揭下笼子上面的绒布。

只见那笼子里竟有一只大老虎。

葛胖小把整个身子都探出了窗外,嘴里不住地问:“真的假的呀?那是真老虎吗?”

小丑上前打开铁笼,提着项圈将那大老虎牵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围观的人太多,那老虎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不住地做出挣扎的动作。

顾昀却皱起了眉,冷冷地说道:“这群洋人规矩真是懂大发了,大过年的弄来这么个畜生——小贾。”

方才话最多的少年玄鹰神色一肃:“是。”

顾昀道:“找人看着点,下面人多,别再出什么乱子。”

小贾领命而去,他直接从红头鸢露台上翻了下去,数十丈的高空,他黑影一闪,在空中留下了一缕细细的白蒸汽,转眼已经不见了。

人声鼎沸中,焦躁不安的老虎开始不情不愿地跳起了火圈,神色狰狞得仿佛它是被逼良为娼的。

云梦大观的观景楼上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有人激动起来便开始从上往下撒钱。

歌舞杂耍看得高兴了,往停鸢台上扔些铜钱无伤大雅,很多人都这么干,可这天却不知从哪来了个二百五,居然一出手便往下攘金叶子。

本来在台下看热闹的人群“哄”一声炸开了锅,“金子金子”的呼喊声层出不穷。

还没来得及抢出个所以然来,那本来正在钻火圈的老虎不知怎么的,被彻底激怒了,它咆哮一声,回头一口咬向猝不及防的小丑。

小丑当场被咬掉了一条胳膊和小半个肩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猛虎咆哮一声,挣脱控制,向起鸢楼下人山人海冲了过去。

里圈的人被那畜生吓得没头苍蝇似的要往外冲,外面的人不明就里,也不知怎么就听说里面在抢金叶子,还在纷纷往里挤。

两面一撞,谁也动不了。

有叫唤“金子”的,有哭喊“老虎”的,有摔倒了根本爬不起来的,乱得一塌糊涂。

值夜的金吾卫被人群冲得乱七八糟,起鸢楼附近不乏有达官贵人,有那些不把寻常百姓性命放在眼里的,匆忙中只顾自己逃命,逃命还都不忘了摆谱——要纵家仆给自己推挤出一条通路。

顾昀抓住长庚的肩,把他往后一推,回手摘下沈易挂在门后的箭篓与长弓,吩咐道:“别出来。”

桌边的玄铁营将士都跟着站了起来。

沈易一把拉住顾昀的手肘,脱口道:“你的眼睛……”

长庚敏感地一抬头,心想:“眼睛?眼睛怎么了?”

顾昀没理会,挥开沈易的手,不由分说地踹开了红头鸢上雅间的门。

红头鸢上的几个玄鹰从高空一跃而下,贴地低飞,几道细小的烟花炸开冷光,另有一个玄铁甲兵站在高处,攀上红头鸢的桅杆,手中举着铜吼,冲混乱地人群高声呐喊道:“安定侯在此,不要妄动!”

这话竟比天皇老子的圣旨还管用几分,有不少人一听见“安定侯”三个字,已经本能地先停住了拥挤的脚步。

虎啸声从远处传来,被激怒的猛虎闪电似的飞扑而出,正将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按在爪下,顾昀站在红头鸢的锦鲤船头上,斜倚雅间的门框,侧身拉开了长弓。

他的琉璃镜还挂在鼻梁上,没有人会戴着琉璃镜射箭,那东西会让视野有偏差,单薄的衣衫在火翅的热风中翻飞,整个人说不出的随意轻慢,简直像是闭着眼射箭。

但沈易是知道的,顾昀现在只要摘了琉璃镜,一丈以外人畜不分,根本就和闭着眼差不多。

为什么正好赶上这节骨眼上?

沈易手心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层薄汗,整个后背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就在这时,顾昀蓦地松了手。

分享到:
赞(33)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金吾卫……明朝?还有长庚已经弯了吗

    妄想顾昀做攻2018/11/25 15:59:10回复
  2. 所以顾大帅喜欢的类型就是长庚这样的

    匿名2018/12/25 10:00:15回复
    • 太撩了啊啊啊顾昀真的是我心头白月光朱砂痣

      陈栎媱2019/01/25 14:00:34回复
      • 以前不喜欢朱砂痣的,但是现在看到顾帅的朱砂痣,超好看啊,啊啊啊好喜欢o(≧v≦)o~~

        沈葭白2019/02/19 22:36:04回复
  3. 评论越来越少了……

    蓝思追家的大小姐2019/02/11 11:56:31回复
  4. 一刷的好紧张…没中怎么办

    匿名2019/02/15 19:33: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