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传艺

只见他门口站着一个一人多高的铁家伙,玄铁头盔下露着两只豆大的小圆眼,眼中冒着紫流金燃烧时特有的深紫色,显得格外吓人,足以担当深夜鬼故事的第一主角。

那铁家伙目视正前方,呆滞地越过长庚头顶,盯着他身后,提起的一只碗大的爪子,啄木鸟似的敲他的门,没完没了,根本停不下来。

长庚的三魂七魄还扑腾在半空中演绎何为神魂颠倒,没来得及清醒过来,一见此情此景,整宿都没能躺下的汗毛再次炸了起来。

他倒抽一口气,飞快地后退一步,一把拽下了门口的佩剑。

就在这时,顾昀从那铁家伙后面露出头来,兴致勃勃地问道:“好玩吗?”

长庚:“……”

好玩个屁!

“家将跟侍卫们不敢随意跟你动兵器,我听王叔说你每天自己在院里练剑,没个人喂招,怪无聊的,”顾昀一边说,一边在那铁家伙后颈上随意拨动了两下,可怕的铁怪物温顺地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钉在原地发呆,顾昀抬手摸了摸它的大铁头,对长庚笑道,“拿个‘侍剑傀儡’给你玩,好不好?”

长庚的目光不敢在他身上逗留太久,只好仰头端详那不动如山的铁怪物。

片刻后,他木然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玩它?”

真的不是被它玩吗?

顾昀将铁傀儡推到了长庚住的小院里,长庚有气无力地在后面跟着。

少年人做贼心虚,虽然堪堪保持住了面上的平静,却依然只敢在顾昀转身的时候,才一眼一眼地往他身上瞟,多看了几眼,长庚发现顾昀穿得格外清凉。

初冬的清晨已而是呵气成霜,顾昀身上居然只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夹袍,摆弄铁傀儡的时候微微弯了一点腰,那腰线似乎比长庚想象的还要细一些。

很快,长庚就意识到自己在看不该看的地方,连忙狼狈地偏过头,问道:“今天没出去?”

顾昀:“嗯,休沐。”

长庚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你怎么穿成这样,不冷吗?”

“啰嗦,别学沈易,快过来。”顾昀冲他招招手,将铁怪物扳正,拍着它硬邦邦的肩膀道,“这是铁傀儡的一个变种,跟普通看家护院那种的不同,它又叫侍剑傀儡,京城中很多世家子弟习武练剑的第一个导师都是它,我小时候也用过——它会几套固定的启蒙剑术,身上有七个穴点,头、颈、胸、腹、肩、臂、腿,倘若你能刺中前四个中的任意一点,它都会立刻停下,但是触碰的如果是后三个,就要小心了,即便打到了肩臂穴,它还有腿能动,随时能撩你一下,要想锁住它,肩臂中的任意一穴与腿穴全部中剑才行,怎么样,试试?”

顾昀的讲解还没有一个屁长,三言两语说完,立刻进入简单粗暴的实践环节:“拿好你的剑。”

话音没落,铁傀儡已经动了起来,它双眼紫光大亮,蓦地上前一步,举剑下劈。

长庚不在状态,剑都还没拔出来,赶紧手忙脚乱地往后蹿了几步远。

铁傀儡却不给他留喘息的余地,一旦开启,立刻开始没完没了地追着他打,转眼已经将他逼到了院墙角。

长庚无处可避,只好狠狠一咬牙,双手执剑,自下而上挥去,两柄铁剑撞在一起,长庚手腕巨震,重剑直接脱手落地,他热汗刚去,冷汗又起,下意识地往后一仰——铁傀儡的剑停在他额头上一拳处。

剑刃上凝着一线冷光。

小院一片寂静,只有长庚剧烈的喘息声和铁傀儡身体里“隆隆”的动力响。

顾昀不置一词,也不上前指导,往院中石桌旁一坐,从怀中摸出一个小酒杯,将腰间酒壶解下来,拿被铁傀儡追得四处乱窜的长庚当下酒菜。

长庚余光瞥见那位大爷,整个人更不好了。

一方面,他像个刚刚长成的小孔雀,毛还没长齐,已经先起了一腔“给他点颜色看看”的抖毛之心;另一方面,他满心郁结,一看见顾昀就有点晕。

少年胸中的战意在燃气和熄火间来回摇摆不定,铁傀儡却不解风情,脚下喷出白色的蒸汽,无悲无喜地滑出了几尺远,侧身摆出起手式,再次剑指长庚。

长庚将重剑架在肩头,主动上前,脑子里拼命地回想着在雁回太守府上,顾昀用一把匕首弹飞他剑的那一招。

顾昀把玩着手中小小的酒杯,“啧”了一声,看得直摇头。

只见那两把铁剑边缘剧烈地摩擦,火花四溅,剑柄上再次传来让人难以承受的压迫力,长庚剑没到位,人力已竭,重剑再次脱手,甩出去三尺多远。

侍剑傀儡是陪练用的,不会伤人,目中紫光明灭几下,它将悬在长庚头顶的剑提走,再次滑步而出,换了个姿势。

长庚的额角冒了汗,却忍不住再次分心偷看顾昀,心里懊恼地想道:“他今天就不打算走了吗?有什么好看的!”

顾昀看着长庚的剑被打飞一次又一次,喝完了一壶凉酒,两条长腿调换了三次上下,非常沉得住气,直到铁傀儡一下重击后,长庚整个人应声飞了出去,他才终于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

长庚在地上撞破了皮,火辣辣的,伸手一摸,还有一点血迹,可他没顾上擦,因为顾昀走到了他身边,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面前高大的铁傀儡。

长庚下意识地低下头,挫败得不去看他。

“你心里慌,脚下就飘,”顾昀说道,“脚下若是站不稳,再厉害的剑法也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长庚心里一动,极认真地抬起头来。

顾昀难得正色,淡淡地说道:“起来,我教你。”

长庚先是一愣,随即睁大了眼睛,不待他反应,顾昀已经不由分说地把他拎了起来,从背后握住他拿剑的手,揽住他。

长庚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后背紧绷了起来。

顾昀低声道:“放松点,别看我,看着你的剑。”

他话音未落,对面的铁傀儡眼中紫光已炽,再次呼啸而来,腹中隆隆作响,好像一袭飘来的战鼓,依然是当头一剑迎面劈下。

纵然长庚的血脉中真的深藏着某种野性,那也只在满怀激愤的生死一线间才能被激发出来。而这毕竟只是练剑。

一时间,他顾不上那一点让他不自在的亲密,第一反应依然是后退,任何人在这种庞然大物面前承受逼人的压力时都会有这样的反应。

可顾昀却不容许他后退,长庚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顾昀推着飞了起来,像个无畏的提线木偶一样冲向了铁傀儡,他的手腕镶在顾昀那铁打一般的掌中,不由自主地将手中重剑递出,短兵相接的一瞬,长庚觉得自己握剑的手被顾昀翻转了一个极微妙的角度,铁傀儡下劈的剑居然被“撬”了起来。

寒铁与他擦肩而过,几乎要划破他的鬓角,长庚本能地闭了一下眼,还以为自己会直接撞上去。

顾昀心里暗叹一口气,心想:“这孩子缺了点血气,恐怕不是拿剑的人。”

寒铁的味道从长庚的鼻尖划过,铁傀儡肘部微微卡了一下。顾昀抬脚一踹长庚的膝窝,喝道:“睁眼,臂!”

长庚膝盖一软,腿被外力弹了出去,脚尖不偏不倚地点在铁傀儡手臂点上。

机器上“喀拉”一声,上臂锁住了,长庚一口气刚吐出一半,下一刻,猛地被顾昀按着弯下了腰。

一声厉风擦耳而过,“嗡”一声响——铁傀儡的腿当空横扫过来。

顾昀:“看好了。”

他握紧了长庚的手,拖着那少年在地上滑了一个凌厉的半圆,剑尖当当整整地擦过了铁傀儡的脚踝。

又是“喀拉”一声,铁傀儡被彻底钉住了。

它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动作静止在了原地,眼中紫光闪了闪,渐渐地偃旗息鼓,黯淡了下去。

长庚手心里全是汗,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连顾昀什么时候放开他的都没察觉到。

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自己和小义父之间天堑般的差距。

顾昀好整以暇地弹了弹身上的尘土:“退缩是人之常情,若是和人对上,进进退退倒是也无妨,但是记住,如果你在未着甲胄地时候对上铁傀儡或者重甲,千万不能退。因为这些铁家伙脚上是烧紫流金的,你一退就会被他们追上,那时你的心和身体都是向后的,很难在短时间里凝聚反击之力,反而会手忙脚乱地落到对方手里。”

长庚沉吟良久,忽然问道:“义父是说,如果遇上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向前比退避的胜算大吗?”

顾昀一挑眉,有点奇怪道:“哎?今天怎么‘义父’了?”

长庚什么都好,唯独嘴上总是没大没小这一点很讨厌,张口闭口叫他“十六”。

顾昀是正月十六生人,十六这小名还是公主起的,除了公主和先帝,连老侯爷都没这么叫过他,虽说他不大计较,可是一天到晚被这么个小东西“十六长十六短”的挂在嘴边,也怪别扭的。

根据他的经验,顾昀感觉自己好像只有两种情况能捞到这小子一声“义父”,一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他不小心把这崽子哄高兴了,一种是瞎猫踩了狗尾巴,他不小心把这崽子惹毛了。

长庚深深地看了他一会,神色莫名复杂地说道:“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后不会了。”

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可憎可鄙、无德也无能之处,还怎么敢再任性下去呢?

有时候,少年人从“自以为长大成人”,到真的长大成人之间,大概只有一宿的时间。

粗枝大叶如顾昀,也突然隐约感觉到长庚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分享到:
赞(35)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在下八斤一两(好像不对啊

    云秋2018/10/14 15:30:53回复
    • 匿名2018/11/25 15:45:45回复
  2. 长庚沉吟良久,忽然问道:“义父是说,如果遇上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向前比退避的胜算大吗?”

    匿名2018/12/13 22:40:42回复
    • 哄高兴了~

      陈栎媱2019/01/25 09:59:04回复
  3. ~冒泡

    沈葭白2019/02/19 22:28: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