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夜袭

蝎子站在月光照不到的暗处,全身都罩在了一件连帽的大袍子里,微风鼓起来,像是角落里暗生的鬼影。
他手里牵着一个美貌少年,正是方才从他床上下去的两人中的一个,少年身穿紧身的夜行衣,脖子上挂着一根链子,链子的另一端,便牵在了蝎子手里,像是一条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狗。

蝎子伸出手指,轻柔地梳理着少年的头发,叹道:“我们若是不来提醒一下温谷主,那位厉害的大人物,恐怕就此生中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了哪。那可不好,英雄若都这样胸无大志,谁去揭穿那位大侠的真面目呢?”
美貌少年好像很享受一样地眯起眼睛,不自觉地蹭着蝎子的手指,想要得到更多的爱抚。几个黑影冲入小小的客栈中,被不幸牵连的人们从睡梦中惊醒,尖叫声四下响起,忽然,一间屋门打开,一个衣冠不整连滚带爬的半大小子从里面跑出来,身后一只毒蝎接追不放。

蝎子冷眼旁观,只见这少年形容虽然既狼狈又可笑,脚下步伐却丝毫不乱,使出来的竟是绝妙的轻功,他似乎还没睡醒一般,并没有抵抗的意识,只是上蹿下跳地躲藏,嘴里哇哇叫道:“娘啊,怎么又是这群黑不隆冬的人,睡着了有醒了还有,我没有挖过你们祖坟啊!”

最后的“啊”字破了音,变成了一声尖叫,追着他的毒蝎手中放出一把细如牛毛的小针,张成岭以一个类似狗啃泥一样的姿势“扑通”一声趴在地上,大肉虫子似的撅着屁股蠕动了几下,然后灵巧地往旁边一滚,飞身蹿起来,借着一边的木头柱子往上攀了几步,身子一扭便转了回来,手中捏着什么东西,对身后的毒蝎用力一甩,口中道:“看我的针!”

那毒蝎几乎下意识地往后一弯腰——张成岭打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被人骗,终于在耳濡目染顾湘和他师父等一系列不择手段不要脸面的人的贱招下,也成功地诈了别人一次,简直心花怒放,抱着木头柱子狗熊似的便往上爬,还得意洋洋地解说道:“哈哈,你太傻了,这是我师父教我骗人的。”

只听一个声音微带愠怒地说道:“扯淡,我几时教过你这么下三滥的招数?”

可怜那毒蝎子,才反应过来,要追上去,身后忽然一阵风袭来,他来不及转头,头便从脖子上滚到了地上,张成岭的笑声卡在了喉咙里,愣愣地看着不知从何处出来的温客行。
那一瞬间,以他的眼力,竟然只看清楚了空中划过的一道残影,随后那毒蝎便身首分离了,温客行漠然站在一边,低着头,衣服一滴血迹也没有沾到,唯有左手的四根手指,往下滴着血。
他手中并没有刀剑等利器,却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竟赤手空拳地将那毒蝎的头“切”了下来,难不成他竟是以指风便能凝成剑气么?温客行整个人像是地府爬上来的恶鬼一样,脸上并不带什么特别凝重森严的表情,就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退避三尺。

张成岭张张嘴,抱着柱子,说不出话来了。

这时候,顾湘曹蔚宁和高小怜等人也出来了,各自加入战圈中,周子舒不紧不慢地出现在门口,打开大巫给的小药瓶子,也不就水,便干吞了一粒药丸,双手抱在胸前,腰带还松松地系着,并没有拿出白衣剑,目光跳过温客行等人,直接到达站在阴影里的蝎子那。

大巫房里的窗户早已推开,他并没有掺和进来,只是倚着窗户在一边看,目光落在温客行身上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
七爷披着外衣,在他身后开口问道:“你瞧这人功夫怎么样?”

大巫沉吟了片刻,说道:“若论真功夫,周庄主全盛的时候未尝不可与他一拼,只是真动起手来,定然赢不了此人。”
七爷微怔了一下,问道:“那你呢?”
大巫摇摇头:“若不是万不得已,我绝不会和这个人交手。”

他目光黑沉沉的望向站在院落中间的温客行——温客行好像轻轻笑了一下,抬起手,在那滴着人血的四根手指上轻轻舔了一下,嘴唇上留下一抹殷红的血迹。
大巫自己也好,周子舒也好,他们或许也是江湖中少见的高手,可功夫都是有师父教,然后按着别人教的,再自己再慢慢摸索,苦练出来的。

虽说修行在个人,可毕竟有师父领进门,他们学功夫的动机,无外乎是长本事,是实现自己的梦想,带着一股子尽管别人看不出,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的、挥之不去的匠气,可这个人不一样。
这个人的武功,是在数十年里腥风血雨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他没有口诀,没有路数,只有一次又一次要么活、要么死的选择。
这恐怕是天下最可怕的武功。

蝎子微微张张嘴,声音竟有些颤抖,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他手指一缩,抓疼了手中的美貌少年,少年五官微皱,露出痛苦的表情,还不敢挣动,只听蝎子喃喃地说道:“这会若说他不是鬼谷谷主,便是打死我也不相信了。”
他忽然松开手中牵着的少年,拍拍他的后脑,说道:“你去会会那运气好得不得了的孩子,跟他玩一玩,我们大人聊聊天。”

少年应声飞身出去,他武功竟然不弱。
与此同时,蝎子嘬指为哨,一声令下,所有还活着的毒蝎都跳出了战圈,整整齐齐地列队在他身边。
蝎子从暗处走了出去,站在了温客行面前,抱拳道:“二位,又见面了。”

温客行一松手,一具毒蝎的尸体便掉在地上,他扫了蝎子一眼,杀气腾腾且格外不耐烦地问道:“你是找死来的?”

蝎子带来的美少年已经飞身奔着张成岭去了,蝎子漠不关心地不再看他一眼,倒是一边一直没动的周子舒,抬起头看了看已经缠斗在一起的两个少年,似乎微微动了动,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插手——那美貌少年下手凌厉狠辣,一开始上手只把张成岭逼得手忙脚乱抱头鼠窜。
不过周子舒看得出,这两个人的功夫若说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他已经知道,张成岭是那种被逼到绝境上反而会有进境的人,反正这么多人在旁边,倒也不怕那小鬼有什么差池,便由得他们去了。

蝎子笑道:“不敢不敢,在下还是很惜命的,既然我们的目标,已经被谷主您保下来了,我们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可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温客行不耐烦地看着他,好像他再说废话就要直接将他脑袋拧下来一样。

蝎子继续道:“我前来此处,不过是受人之托,给这位张少爷传一句话罢了。”
温客行抬头瞥了一眼那两个已经打得上房揭瓦的少年一眼,懒得再理会他,脸色很臭地走回到周子舒身边,微微垂下眼,将一脸戾气收敛了一下,才低声问道:“你用药了么?”

周子舒随口应了一声,问蝎子道:“什么话?”

蝎子负手而立,仰头望着那刚刚还在东躲西藏,这会虽然仍然狼狈,却已经能还上几招的张成岭,忍不住“咦”了一声,只见这少年手上不知何时摸出了一把破铜烂铁一样的剑,一看就是随手弄来练习用的,看似毫无章法的招式中,竟好似隐藏了两种极高明的剑法,一种平和中正、颇有无双国士的君子之气,另一种轻灵潇洒,若是完全使出来,该是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好看。

两种剑法被这少年以一种笨拙而横冲直撞的方式驴唇不对马嘴地结合在了一起,怎么看怎么怪异,却又有种诡异的和谐。

蝎子也瞧出来了,不出十招,自己养的孩子那看似凌厉的攻势必然被化解开,便感叹道:“名师出高徒么。”
他忽然提高声音,朗声道:“张少爷,你想不想知道,真正害了你家的人是谁?”

张成岭闻言心里一震,一分神,对方脖子上的链子甩过来,正好缠上了他手中的剑,那本来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兵器,被这么一绞登时断成两截,美貌少年立刻乘胜追击,抬起手中暗色长刀拦腰挥过来。
张成岭情急之下往旁边一滚,别无办法,抬脚便踢向那少年胯/下。少年又惊又怒,却只得侧身闪开。

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面露古怪之色。
周子舒和温客行两个人对视一眼,以同一种事不关己的口气,异口同声地说道:“你教得这是个什么徒弟?”

温客行瞪眼道:“明明是你徒弟。”
周子舒理直气壮地道:“放屁,这种除了无耻下流什么都不会的徒弟我怎么教得出,明明是跟你一个品种的。”

张成岭跳起来,脚下全速踩着流云九宫步,任身后那美貌少年追着他飞檐走壁。只听蝎子惊愕过后,笑着接着说道:“倒是个不拘一格的孩子——老实告诉你吧,杀了你父亲的人,害死泰山掌门的人,暗中做掉沈家家主的人,栽赃嫁祸给高大侠的人,其实都是一位。”
张成岭大声问道:“是谁?”

蝎子反问道:“你说是谁?现在还有谁能一边暗度陈仓地拿着琉璃甲,一边理直气壮地调集天下英雄围攻鬼谷,要将所有知情人斩尽杀绝,再将那鬼谷的‘钥匙’和琉璃甲凑到一处呢?”

周子舒“啊”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着温客行道:“鬼谷的钥匙——怪不得……龙雀说的话我们都闻所未闻,唯有谷主那样心平气和一点都不吃惊。”

温客行道:“你并不意外。”
周子舒笑道:“我没什么好意外的——鬼谷沉寂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忽然出现一个叛徒判出,并且目标直指琉璃甲?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若是出来空手套白狼,可就太不正常了。”
温客行迟疑了半晌,对他低声解释道道:“不错,谷中十大恶鬼向来内斗不止,以孙鼎和薛方为首,在这之前,不知喜丧鬼用了什么法子,叫其他恶鬼们大部分倒向他,这是以多压少,在谷中,势不如人的一方必死,薛方便铤而走险……或者他早在策划这么一天,盗走了‘钥匙’。”
周子舒点点头,拖长了声音道:“哦,不知用什么法子——”

当年五大家族只剩下一人,张成岭就是再笨,也听出了蝎子话里暗指的人是谁,那一瞬间,他心跳停下了,怒吼道:“你胡说!那不可能!”

周子舒仰头沉声道:“小鬼,想成大道,非心志坚定不可,你想明白的事,不必自欺欺人,觉得他放屁,自然也可以左耳进右耳出。”
他说着,也不见怎么动作,人影一晃,便到了曹蔚宁身边,顺手取下他的剑,一伸手扔了上去,说道:“接着,你不是要和顾湘他们走么,若你能杀了那个白脸的假丫头,我便答应放你去。”

张成岭飞身接过曹蔚宁的剑,“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大喝一声,再不迟疑,一剑向那美貌少年砍去。

他这简直是在把曹蔚宁的剑当金丝大环刀使,那一瞬间,竟有种大开大合,力压千钧的架势——没有人教过他这个。
那美貌少年一惊,慌了神,胡乱一格,往后一错——他一只脚竟是微微跛着,平时看不出,这时退得急了,才显现出来,蝎子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张成岭自然也瞧见了他的脚,目光忽然一凝,脸上竟冒出一股子狰狞地恨意来,直直劈下。
竟将那少年从脸到胸口一字划开。
血溅了他一头一脸。

张成岭转过头去,直直地看着蝎子,问道:“你说,是赵伯伯。”

赵敬一路带着他到洞庭,那些毒蝎子的杀手才慢慢冒出来——赵敬当时为什么那样轻易地就让来路不明的周子舒带走他?
因为离了他身边,才好真正下杀手。
当年的知情人全已经死光了,如今,只剩下一个赵敬,为武林正道受伤,眼下德高望重,风光无两——
这便是真相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真相么?
显然还不是……爬走= =

分享到:
赞(37)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你还想绕到哪去,p大=_=

    温氏头上一根草2019/02/20 02:51:41回复
  2. p大的脑回路我们永远不懂

    顾玥2019/03/16 18:13:23回复
  3. 找真相

    匿名2019/03/18 20:08:27回复
    • 你们不用找我,我来啦!

      真相2019/04/05 20:21: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