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摆阵

曹蔚宁和张成岭手里各自拎了一个粪桶,臭气熏天,曹蔚宁苦中作乐地想着,阿湘可真是足智多谋,女中诸葛。
张成岭没他那个境界,只觉得顾湘是缺了八辈子大德了。

两人做着苦力,将那些个粪桶用盖子盖好,上面放了不少遮掩物,在顾湘的指挥下,房顶上,地上,都安放好,摆了个有史以来最恶心人的粪桶阵。
顾军师自己倒是捂着鼻子跑得远远的。摆好以后才将两人叫过去,捂着鼻子,低声对张成岭道:“我说的路线,你记住了么?”

张成岭点头道:“放心吧顾湘姐姐,流云九宫步我走不错一步,不然师父打断我狗腿。”
顾湘用指尖在他脑袋上戳了一下,说道:“走错一步,你可就变成张臭虫了。”
她又看了曹蔚宁一眼,大手一挥,下令道:“行动!”

三人的身影在夜色中分开,顾湘像蝙蝠一样,扒在屋檐上,整个人一动不动,少女的眼睛在黑暗里出奇的亮,像是一只静静地等待捕食的小兽,随后她目光一闪,余光扫过后院着起来的火光,知道曹蔚宁已经在那里了,只需要等待火势稍起……

然后只听曹蔚宁在后院扯着嗓子干嚎道:“大事不好,房子要倒!”
顾湘一口真气险些走岔,曹蔚宁那边一心想着顾湘在房上,便顺口叫出了这么一句,话一出口,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赶忙改口道:“不、不,我是说,走水啦!走水啦!快跑呀!房子都烧着啦!”

片刻,客栈内便跟着骚动起来,冲出来好几个黑衣女人,衣衫不整地查看外面的动静,客栈中的其他客人也喧闹起来,静谧的夜色里四下都是闹哄哄的,顾湘翻下去,拉上面具,若无其事地趁乱混入其中,然后悄悄地从宽大的袍袖中丢出几个信号弹,那信号弹迅速窜了出去,在吵吵闹闹的人群里炸开,小火苗蹿起来,尖叫四起,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火着到屋里来啦”,然后所有人都在往不同的方向乱跑,竟将那些个黑衣女人也冲散了。

顾湘暗地里皱皱眉,心道这乱得有点超出预想,下面的事需要小心谨慎才行,谁知老天好像也在帮着她,正在她看似傻乎乎地站在走廊里的时候,一个被挤散了的黑衣女人忽然推了她一把,大声道:“去看看姓高的那个丫头,恐怕是有人故意的!”

顾湘心里恨不得大笑三声,忙顺从地被她拉住,一同往囚禁着高小怜的屋里走去——她的心跳越来越快,简直兴奋极了,谁知乐极生悲,那拉着她的女人警觉性极高,才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诧异地回头看了顾湘一眼,问道:“你抖什么?”

顾湘心里一沉,忙装作战战兢兢的模样,细声细气地道:“我……我……害怕……”
也不知这女人是把她当成了谁,估计是这年纪的小姑娘身形都差不多,她轻蔑地扫了顾湘一眼,一边推开门要进去,一边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说道:“瞧你那不提起的窝囊样子,给我守在门口,敢放人……”

她话没说完,忽然腰间一凉,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顾湘,只觉浑身一麻,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凉意顺着她的腰间蔓延下来,随即便动不了了,直挺挺地向前倒下,顾湘忙伸手扶住她,细声细气地道:“小心门槛。”
然后她一气呵成地将门从里面合上,只见高小怜被绑在桌子上,屋里还有另一个黑衣女人,听见动静,正好点上灯,往这边看过来,便瞧见顾湘扶住一开头的那位倒霉鬼,手足无措的模样。

那另一个黑衣女人过来,蹲下来,急道:“她这是怎么了?”
顾湘低低地道:“我……我不知道,她忽然就这么倒下来了,可别是羊角风吧?”
黑衣女人刚刚还在检查同伴的情况,忽然听见顾湘这么一句临场发挥,立刻警惕地抬起头来:“你……”

然而顾湘却是早等着她呢,抬起袖子,一股白烟便向黑衣女人劈头盖脸地扑过来,那黑衣女人哪能不知道厉害,登时闭气不敢出,却谁知脖颈忽然一凉,顾湘手中弹出一把匕首,趁着她慌乱闭气,被白烟所迷的时候,一刀将她的颈子划开了一道大口子。

顾湘下手向来狠,女人的声带瞬间破了,一声不吭地便倒地死了。高小怜已经看呆了。

顾湘一把揭下脸上的面罩,丢在一边,嘴里说道:“笨婆娘,白面也怕。”她嘴上说话,手上却丝毫没停下来,几下割断了高小怜身上的绳索,高小怜又惊又喜,便要站起来,感激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忽然门从外面被人踹开,曹蔚宁连滚带爬地跑进来,说道:“阿湘,快!我拦不住了!”

此时窗外张成岭爬上来,用力对着他们招手,顾湘推了一把高小怜,对张成岭道:“你背她!”
三人早商量好了,只见曹蔚宁极快地将面罩重新戴上,草草套上一件黑色长裙,张成岭不管三七二十一背起高小怜,飞快地往外跑去,顾湘和曹蔚宁假装追在后面,顾湘还作势喊道:“小贼哪里跑!”
他们两人一边装模作样地追,一边装娇弱,顾湘假装一瘸一拐,曹蔚宁捂着胸口好像随时摇摇欲坠,半路上,忽然一道劲风打身后袭来,那黑蛊婆婆苍老沙哑的声音响起来:“都给我让开!”
便旋风一样地越过了他们俩。

一帮黑衣女人紧随着黑蛊婆婆的脚步,超过了这两个“被暗算身受重伤”仍不忘追敌的好姐妹。

顾湘和曹蔚宁对视一眼,瘸的不瘸了,捧心的不捧了,顺着商量好的路线跑了。

再说张成岭和高小怜,可惊险多了,高小怜不知他为什么非要背着自己,口中还一直念念有词,便觉着是自己连累了他,她方才电光石火间已经认出了曹蔚宁和张成岭,此刻心里感动,说道:“小兄弟,你放我下来吧,我功力还在,可以和你一起跑。”

张成岭背诵口诀间歇,百忙之中回道:“不行,还须再走一段路。”想到前方那“粪桶阵”,心有戚戚,便不再敢分心,全神贯注地背着口诀。

高小怜也知道好歹,见他说得郑重,便明白他们恐怕是有什么安排,于是闭口不言,不再打扰他。又见他身形竟如鬼魅一般,不知是什么功法,便暗地颇为心惊起来,心道这才不过一年不到的光景,这少年是有什么奇遇不成,竟然这样厉害起来?

闻到了一丝沁人心脾的臭味,张成岭便知道到了,他心里的弦绷得紧紧的,耳听八方,心里知道那黑蛊婆婆已经快要追到了,若是平时,他肯定要吓得不知道怎么好才是,可这会他想起自己还背着个人呢,这个人还指望自己救命呢,他倒是没什么,这高小姐若是被那群坏女人捉回去,肯定没好下场,于是便觉得自己高大起来,全身充满了力量一般,大喝一声,竟又一次加快了速度。

张成岭在这一夜,其实不知不觉中战胜了那唯唯诺诺的自己,心境上已经不知提升了多少,再出去,恐怕便是功力也要上一个台阶,排除了一切杂念,脑子里只有顾湘说的,一步也不能走错。
他口中的口诀背诵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整个人残影一般地按着路线穿过了那他们事先摆下的粪桶阵。黑蛊婆婆眼见着马上就要追到他们,谁知那小贼又不知怎么的忽然加速,哪里肯依,登时也全力狂奔追至。

忽然,她觉得空气中有一丝线绊住了她的袖子,一股牵引力传过来,黑蛊婆婆脑子里第一个反应便是有机关,她来不及细想,飞身躲开,随即在掩藏在暗处的一个粪桶忽然泼在她原来站着的地方,里面的东西四溅开来。

黑蛊婆婆再怎样也是个女子,又有些洁癖,如何受得了这个,生怕一点东西溅到她身上,连忙连退三四步,她只觉脚下又碰到了个什么东西,心里“咯噔”一声,听音辨位地又躲过一劫,人还未落地,第三个粪桶被第二个连带着滚下来,不偏不倚,正浇了黑蛊婆婆一头一脸。

这老婆子简直气疯了,简直恨不得狂吼一声“小贼,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可不能张嘴,怕一张嘴就会发生悲剧,那背着高小怜的少年早没了踪影,她想碎尸,竟都没有目标。
她的弟子们运气也不比她好,一个个在这粪桶阵里人仰马翻,这群牛皮哄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般的黑衣女人们,就这样栽得“不可说”了。

张成岭到了会和的地方,才将高小怜放下来,简直上气不接下气,顾湘和曹蔚宁早已经等在那里,一见了两人,立刻来接应,张成岭道:“她、她们……不会还追、追来吧?”

顾湘拍着胸脯道:“不可能,但凡她还是个母的,就没有说淋了一头一脸粪汁还敢夜奔的!”

曹蔚宁兴奋地道:“阿湘这阵摆得太厉害了!”
顾湘被他夸得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忙摆摆手道:“现学现卖,这还是那个七爷教我的……哦,对了,七爷还说,若是见到周絮他们,要给他来信呢!”

高小怜千恩万谢、顾湘又忙着给七爷和大巫发信不提。四个人折腾了一宿,换下了身上这身行头,便在张成岭的带领下回原来周子舒他们住的客栈,要去和那两个男人会和。

一路上高小怜沉默得很,曹蔚宁他们心中虽有疑问,不过张成岭不会问,曹蔚宁察言观色,觉着她情绪不好,没好意思问,顾湘是完全不关心,欢天喜地地奔向周子舒他们的客栈,然后在张成岭的指点下,到温客行的房门口大叫道:“主人!你想我不……”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见旁边一间房门开了,温客行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吵什么吵,阿絮才睡下。”
顾湘便保持着一个张大了嘴的姿势定在了那里,指着温客行道:“主人,你、你、你……”

周子舒便是个死人,也被她这一嗓子叫醒了,便无奈地起身,披着衣服走出来,先对顾湘和曹蔚宁点点头,又狠狠地瞪了张成岭一眼,随后竟意外地见了高小怜,颇有些诧异,便直接越过几个人,站在她面前,问道:“高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高小怜见过温客行,又听他叫阿絮,立刻反应过来,眼前这陌生男人可能是谁,便问道:“是……周……”
“不错正是在下。”周子舒点点头,见她形容狼狈,忙叫小二给她准备房间和吃食。

顾湘在一边仍然瞪着大眼睛道:“主人,你终于把他……他他他给禽兽啦?”

温客行扫了她一眼,又扫了一脸讨好的傻笑、活像见岳丈一样的曹蔚宁一眼,评价道:“别以为你有婆家,就能放肆了。”
然后无视这对小两口,走下来将周子舒的外袍细心地拢好。

几人都收拾整齐,这才坐下来,周子舒先前听顾湘叽叽喳喳地说了个救人过程,见了高小怜,这才温声问道:“高小姐,你怎会独身一人在这里,又被黑蛊婆婆抓到的?高大侠呢?”
高小怜沉默半晌,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抽抽噎噎地说道:“我爹……我爹他死啦!”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我都看了……

分享到:
赞(87)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所以有没有是真的悄悄地禽兽了呢?

    匿名2019/02/10 20:08:33回复
    • 真的。。。么?。。。

      眼镜度数900多2019/02/13 11:01:01回复
  2. 反正是一被子的关系了

    匿名2019/02/16 20:28:04回复
    • 于是在少年纯洁的心里,被子,成了一个神奇的、好像交杯酒一样的仪式。
      哈哈哈哈被子的梗过不去啦~

      白银六卫2019/05/20 05:44:35回复
  3. hhhhhhhh

    温氏头上一根草2019/02/20 02:20:47回复
  4. 一被子

    匿名2019/03/18 16:56:22回复
  5. 真好

    2019/03/19 22:28:33回复
  6. 张小笨其实没有那俩超厉害师父的时候,也像阿斐那样成长很快啊,小孩还是不能一直骂,容易胆小

    小十六2019/04/17 21:35:55回复
  7. 偷偷滴禽兽啦 嘿嘿……

    花钱约下2019/05/23 19:14:58回复
  8. 四舍五入他们结婚了!

    九九2019/06/17 21:33:14回复
  9. 粪桶阵…..七爷在南疆的这些年都学了些什么啊啊啊

    匿名2019/07/13 21:12:48回复
  10. 一肚子坏水的七爷啧啧啧,不过这粪桶阵是真的强大,改天教教我?

    匿名2019/07/28 00:40: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