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玲珑骰一点定心惊 4

慕情深吸了一口气,承认道:“……的确,风信是我打伤的。

风信气坏了:“我就知道绝对是你!”

慕情对谢怜道:“但那是因为仙京完蛋了!当时所有神官都在想办法逃出去,他却还留在那里不肯走,叫他走他也不听,再留着迟早被业火烧死,我才打算把他打晕了再丢给你的!”

谢怜道:“但是,你并没有把他交给我,风信失踪了,却出现在了这里。”

慕情道:“因为中途出了一点意外。”

“什么意外?”

慕情道:“那胎灵。它突然从背后袭击,狂咬不止,不让我带上他。我没来得及拉起他,仙京就开始解体重组了,于是……”

于是,风信就随着身下那片地,不知道被挪到哪儿了。

如果所言属实,也就是说慕情这本来是想做个好事,却一不小心捅了篓子,坑了风信一把,非常尴尬了。

谢怜道:“那你当时怎么不早说……”风信也道:“你这真不是想让我被烧死在仙京吗?就把我打晕扔那儿了?”

慕情面色一僵,对谢怜道:“胎灵一直蹲在他胸口,而且后来那女鬼剑兰也来了,我料想她会叫醒或挪开风信,不至于眼睁睁看着他被烧死。”

谢怜也明白了。他主动出来救人,大概是因为心虚。毕竟是他把风信打晕弄丢了的,出于责任,自然也要出一份力。难怪他一路上心神不宁的,恐怕也在忐忑风信会不会死了……

然而,这套说辞,很难取信了。风信狂抓头发:“你这事干的简直了!我要找人你不知道吗?!你不打晕我说不定就找到了!”

慕情冷静地道:“那胎灵是白无相的手下,白无相不会对他们不利。而他们不想跟你走,你留在那里也就是浪费时间,喊一千遍也没用,不如先离开仙京保命,之后有机会再找,你非要赶着那种危急时刻来弄什么亲子相认吗?我只是做出了当时情况下最有利的判断而已。”

风信可没他那么冷静:“有利个屁!不是你家里人你才能说这种话!等等,所以你意思是,你本来想救我、让我离开?”

花城却道:“别的废话不用多说了,回答我的问题:君吾对你说了什么?”

慕情闭了嘴,稍稍迟疑。

花城又盯着他道:“你现在是不是听命于他?”

慕情立即道:“绝无此事!”

花城道:“那么请解释这个咒枷。”

慕情辩了这么久,有点儿口干舌燥,须臾,哑声道:“我说了……你们可能不信。”

风信道:“刚才问你你往死里抵赖不认,现在才承认,当然难信了。”

慕情微愠道:“为什么我不承认?如果我刚才就告诉你怎么回事,你也肯定不会信!依旧会是这个态度,谁会承认?一承认就百口莫辩了,还不如不认!”况且,风信没事固然万幸,但这事回头说起来还挺丢脸的,以他的性子,不想认也是正常。谢怜一直耐心地听着,道:“先让他说完吧。”

慕情看了一眼谢怜,半晌,才艰难地道:“这个是……因为,他让我,对殿下不利,我,不肯,所以才……”

话到这里,他自己都别扭,说不下去了。花城道:“所以,他一生气,就给你套了个咒枷?”

慕情不语。

风信道:“没别的了?”

花城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道:“凭心而论,你自己相信你说的话吗?”

“……”

慕情仿佛受了莫大的羞辱,冷冷地道:“你们爱信不信。我打晕风信这事有误会,但我没有听命于任何人。”

风信道:“慕情你……还是说实话吧。”

慕情看到他的表情手指骨节就咔咔作响,道:“我说的就是实话!你想听到什么?我投降了君吾反过来害你们是吗?我在你们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吗?太子殿下?!”

他望向谢怜,目光激荡。谢怜盯了他许久,一直在思索,正欲开口,花城却抱着手臂,拦到他身前,迎上了慕情的目光,淡声道:“用不着这样看殿下,毕竟你身上早有先例。”

慕情道:“我又没问你!什么先例?”

花城微笑道:“什么先例?从殿下手里抢来的福地,修炼起来可顺利?”

他微笑中透着丝丝寒气,语气更是森然不善。慕情一愣,脸色白了白,不由自主倒退两步,道:“你!……”

与谢怜争福地那件事,他自己也知道做的不算很厚道,因此,最怕人翻出来戳戳点点。花城语气虽带笑,无形之中却是咄咄逼人。

慕情惊,谢怜却也惊。他惊的是,花城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谢怜和风信都不是嘴碎的人,从不爱在背后议论人是非、或散播什么。虽然当时慕情离开给他们打击都很大,但他们也从没有说出去对别人抱怨过。至于抢福地,谢怜后来再也不想提这件事,并未和人谈起,相信风信也是一样的。

那三十多个神官自然也不会主动和别人说他们抢了谁的修炼灵地,对此要么守口如瓶,要么粉饰扭曲。所以谢怜后来压根没听外人传过这事。

既然如此,花城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虽然他在上天庭埋了不少眼线,但这事真的太早了,都八百多年前了,当事人又大多绝口不提,这种陈年老债也能查到吗?

慕情道:“你怎么会知道?谁告诉你的?”他望望风信,又望望谢,最终看的还是谢怜。花城冷笑道:“你不用看殿下,殿下从来不告诉我这些事。这是雪山顶上你们自己喊的,忘了吗。”

慕情脸色更白了。谢怜疑惑稍解,不禁微微汗颜。

风信和慕情两人一掐起来就相互狂翻黑账,狂揭老底,必然把一堆陈年老债都绑着□□扔向对方炸个不停。难怪花城当时那般生气。可是,他又隐隐觉得还是有哪里不简单。

因为谢怜又想起一件事——红衣鬼火烧文武庙。花城一战成名,斗下了三十三个神官,一把火烧了他们在人间的所有宫观庙宇。

谢怜早就不记得当初和他争夺福地的有多少个神官了,连他们的名号、相貌、说过的话也全都不记得了,只模糊记得大约有三十几个。

那么,到底具体是三十几个呢?

会不会就是当初三十几名神官?

如果是的,那么,岂不是说,花城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半晌,慕情才勉强道:“那次是那次,这次是这次!总之,我从没想过……”

几人正争执着,突然,谢怜一脚飞出,喊道:“小心!”

慕情猝不及防被他一脚踹倒,嗖嗖两声,两道寒光锐气贴着他上方擦过,钉在墙上。慕情一跃而起,几把拍掉胸口的鞋印,道:“你故意的吗?!先动手?”

谢怜百忙之中道:“抱歉抱歉,真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慕情现在多半已经在墙上砸出一个人形坑了。众人转头一看,墙上钉着两把利剑,剑刃犹兀自颤抖,风信喝道:“谁?!”

谢怜道:“没有谁。是它们自己动的!”

叮叮当当,哐啷哐啷。四面八方,杀气大涨。那些悬在墙壁上的兵器躁动起来,疯狂颤抖,摇得整个屋子都在震天响!

谢怜道:“快出去!”

谁知,他奔到原先是出口的地方,风信却道:“你往那儿跑干什么?没路啊!门在哪儿?这屋子该不会没门吧?!这要怎么出去?”

谢怜道:“原先是有门的!但是不见了!这些兵刃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杀气冲天?”

花城两根手指夹住一柄向他飞来的长剑,并未如何用力,那剑便一折九断,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道:“太久没人用,寂|寞了,感觉到有人进来,想杀生罢了。”

其余几人下意识齐刷刷转头去看慕情。慕情立即道:“不关我的事!”

花城道:“但,是你把我们引进来的。”

慕情道:“我是看到了胎灵才指路的!”

花城却道:“只有你看到了。”

慕情无言以对,握紧了拳。风信道:“现在该怎么办?这些兵器不能安静下来吗?”

花城还未答话,谢怜忽然想起以前对付过类似的妖魔鬼怪,喃喃道:“能!不过……得让它们杀生。”

风信道:“可是现在这地方出不去,就只有我们四个被关在这里,怎么杀生?能杀什么?”

谢怜正要开口,花城忽然道:“三个。”

风信:“什么三个?”

花城道:“纠正一下罢了。被关在这里的,只有三个。”

谢怜猛地转头。果然,兵器库内,原本的第四个人,慕情,他突然消失了!

千真万确!原先慕情站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风信愕然:“怎么会?!他刚刚还站在这里的!”

花城并不吃惊,毕竟方才这种事他已经遇到过一回了,道:“这里是白无相的地盘。一切听从他的调令,肆无忌惮,自然想弄走谁就弄走谁。”

“……”

如果原先,风信是八分信两分疑,对慕情针锋相对的言辞里只是气话居多,现在,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半晌,他才道:“殿下,慕情,他,该不会真的……?”

谢怜马上道:“先不要说这个了。这些兵器要□□了,先想办法让它们安静吧,不然就要被剁成肉酱了!”说着,他一把抽出了背上的芳心。花城却倏地按住了他的手。

谢怜一愣,抬头望去,只见花城凝视着他,一只眼里隐隐有血色蔓延。

他沉声道:“哥哥,你拔剑是想干什么?”

分享到:
赞(21)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花城好像不算是人吧……是鬼啊~

    匿名2019/03/30 15:35:56回复
  2. 花花又爬哥哥拔剑捅自己,心疼

    谁在嗑双玄2019/04/11 20:11: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