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玲珑骰一点定心惊 2

如果那尊巨石神像在这里,几大步快速迈过就是了。但它现在被谢怜留在皇城镇压恶灵,那三座山怪也化了剑,还是不来为妙。

谢怜道:“三郎,银蝶能带我们飞过去吗?”

花城道:“岩浆灼热,恐怕银蝶渡河渡到一半就会被熔化。”

渡河渡到一半,从空中掉下去,一头栽进岩浆流的中心,那可不太好看。花城却又道:“不过,有现成的通道。”

众人顺着他目光望去。不一会儿,谢怜道:“岩浆里怎么有人?”

千真万确,他绝对没看错。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看见岩浆里翻出了一只惨白的手,向天伸出。仔细再看,慕情道:“真的有!而且不止一个?”

至少是成百上千的人,不少身躯和头颅都浮在河面上,有的被炎流冲得打转,有的甚至在逆流往上游。他们的身体全都是诡异的白色,面目模糊,并非活人。

谢怜明白了:“是乌庸皇城里的那些空心人……被岩浆冲到这里来了。”

以他们的身手,把这些空心怪人当成垫脚石,飞身踩过去,应当不难。只是这些亡灵在炙热炎流离苦苦挣扎,又要被他们踩一脚,颇有些惨,但眼下也顾不上这些了。

慕情率先过去,瞅准了方位,几个起落,不一会儿就穿过了护城河,站在了河的对岸,回头看向这边。谢怜对国师道:“我把您先送过去吧。”

毕竟国师不是武神,甚至不是练家子,要人带才行,他点点头,往前面去了。花城却道:“哥哥,我来吧。”

顺其自然,谢怜道:“好。”

花城便走了上去,扶着年迈的老人一般掺住了国师的胳膊,道:“国师,您老人家请吧。留神脚下。”

国师一回头,看到扶住自己的不是谢怜,皱了皱眉,道:“啊?怎么是你?”

谢怜忍俊不禁,轻咳一声,道:“三郎很真诚地说想要扶您,我就让他代劳了。”

国师道:“干什么无事献殷勤?”

花城则笑容满面地道:“是我和是哥哥也没什么不同吧。况且,我很尊敬您啊,当然不介意代一下这举手之劳。”

国师无语片刻,道:“真的尊敬我就把你脸上的假笑收一收吧,这假的也太过分了。”

花城立刻不笑了:“哦。”二话不说,带着国师,刷刷刷身形就移到了对岸。

他身形诡谲奇快,国师还没反应过来就站在了慕情身边,整个人都愣住了。而被花城靴子踩过的那些空壳人甚至都没发现自己被踩了,往上看看什么都没有,摸着脑袋莫名其妙,继续在岩浆里游泳。国师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花城,评价道:“身手还行吧。”

这边,谢怜心道:“太严格了,这种身手怎么能叫只是‘还行’?”摇了摇头,道,“我也过去了!”

花城转身道:“哥哥,你先留在那边,我过去接你。”

但谢怜动作比他言语快,早已动身,飞身跃出,在一个仰面朝天的空心怪人肚皮上一点,感觉脚下坚硬的身躯微微一沉,而他已再次跃出,在前方另一个空心怪人头顶一点。

如此,踩过五六个,就来到了炎流的中央。谁知,正当谢怜要再次腾空而起时,身体却猝不及防一沉,险些失去平衡!

他凭着迅捷无伦的反应立稳,低头一看——他脚下那怪人,居然伸手抓住了他的靴子!

谢怜心道:“糟了,又来了!”

糟糕透顶的运气又来了。前面几人过河时都安然无恙,偏偏他过去的时候就遇上了一个不好对付的怪物,抓住他右脚腕不让他起身!

那空壳怪人因为是空心的才能浮在岩浆表面,但也不能承担多大的重量,灼气腾腾,蒸得谢怜浑身冒汗,袖子的一角居然着火了。

再停留下去,只怕要么连人带脚踏石沉进岩浆里,要么整个人都烧起来!

千钧一发,谢怜急中生智,若邪飞出,把在前方三丈之远的另一个空心怪人也拉了过来,左脚踩在那怪人背上。如此,两具石壳分担了他一个人的重量,浮力增加,一时半会儿沉不下去了。应了急,谢怜这才拔出芳心,斩断那抓住自己靴子的手臂。正欲再跃出,一道红影已闪至他身边,谢怜道:“三郎?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过来的。”

花城远远一掌炸碎了那抓住谢怜的空心怪,道:“上岸再说。”

两人一起来到岸上,谢怜拍熄了袖子上的火,道:“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花城道:“我的错。过去之前就应该告诉你等我回去接你的。”

国师道:“行了行了,打住啊,殿下没那么娇弱,你不过去他也能应付的,接什么接?走吧!这边。”

几人上了岸,又走了一阵,来到了乌庸皇宫之前。

皇宫有一半都埋在地里了,几人进入之后,路面是倾斜的,一路通往地底深处。

离开了地面,灼热的空气渐渐冷沉下来。整个地下宫殿都空荡荡的,最细微的响动也会发出嗡嗡的回声。

几人分别燃起了掌心焰,照亮四周。这皇宫虽然尘封已久,但仍可称得上富丽堂皇,火光映出了许多金灿灿的花纹,雕梁画栋。只是,空无一人,死气沉沉,仿佛一座巨大的古墓。

国师道:“这里是太子殿下长大的地方。”

慕情道:“他真的会在这里吗?”

国师道:“你说呢?这里是他法力最强的地方。都当心吧。”

这时,谢怜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花城的腰间,厄命刀柄上的银色眼珠狂转不止,异常焦躁。

花城却神色冷凝,全然不理。谢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厄命这才稍稍安定。花城微微低头,见他的手还放在刀柄上,微微一笑,正欲开口,正在此时,大殿角落传来一阵“嘻嘻嘻”的笑声。

那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奸猾狡诈,仿佛不怀好意,听得谢怜背上登时寒毛倒竖。而且,这个声音,他是听过的。

是那胎灵的声音!

慕情喝道:“在那里!”一道火焰打了出去,照亮了上方。只见宫殿高高的顶上一角,壁虎一般贴着一坨白花花的东西,就是那胎灵!

它鲜红的长舌舔着自己的后背,仿佛在给自己挠痒痒。见火光飞来,嘿嘿一笑,冲慕情呕出一团呕吐物般的东西,慕情闪身避过,表情嫌恶。国师看看地上那黏糊糊的东西,再看看上面的胎灵,难以接受地道:“这真是风信那小子的儿子吗???”

谢怜忙道:“等等!错错!你是叫错错吧?”

那胎灵听到自己的名字,顿了一下,回头看他。谢怜道:“错错,我们是来找……找……找你爹的。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那胎灵听到“你爹”,冷笑一声,四脚并用,啪嗒啪嗒地就爬不见了。谢怜道:“错错?快找它!”

众人把火焰燃得更高,四下搜索。突然,慕情道:“这边!”

谢怜道:“哪边?”

慕情指着一条路道:“我刚才看到它进这里了。”

他指的那条路开在一间宫殿的一侧,是一条夹道长廊,阴森森的,就算不知尽头是哪里,也知道绝对不会通往什么好地方。

花城忽然道:“你真的看到它进这里了?”

慕情大概觉得自己被针对了,有点反感地道:“我骗你们有什么好处?”

花城哈了一声,虽然没带任何情绪,但也不太友好。国师道:“这个时候了,吵什么吵?看到可疑的地方不要放过,进去看看也行。”

那长廊十分狭窄,原本肯定更宽,但似乎是被挤压过了,现在只能容一人通行。大概是不忿花城方才言语中的怀疑,慕情第一个进去了。花城理所当然地要走在谢怜前面开道,但谢怜发现,他腰间的厄命眼珠又开始狂转,心下一动,一下子把他拉到后面。花城道:“怎么了?”

谢怜轻咳一声,道:“我说了要保护你的嘛……站后面。”

须臾,花城轻声笑了。

一行四人,进了长廊。越往里走,谢怜越是觉得不舒服。

对于危险的东西,他的直觉极其精准。那让他不舒服的东西,就是来自前方的。谢怜道:“国师,你记得这条路通往哪里吗?我怎么越走越觉得,前面有很重的……”

杀气。

而且不是活生生的杀气,而是冷冰冰的杀气。越是深入,他精神便越是紧绷。

然而,国师并没有回答他,谢怜心中咯噔一声,提声又问:“国师?”

还是没有回答。谢怜猛地回头一看,不知何时,他身后,居然已经空无一人了!

而他之所以没有发觉,是因为花城和国师放出来的灯火还漂浮在空中,幽幽地跟着他,为已经消失的主人们照亮前路。

慕情也回头了,一看吃了一惊:“血雨探花呢?!”

谢怜二话不说就往回走。慕情一把抓住他,道:“你干什么?我们就快到了!而且你真觉得他会往回走吗?”

“……”谢怜道,“不会。”

就是因为花城绝对不会一声不吭就一个人往回走,所以才可怕!

谢怜忽然想起,花城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东西,连忙举手去看。只见第三指上的红线还在,依旧明艳,说明花城没事,谢怜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想到花城过来之前掷出来的那个一点,眉头跳的更厉害了。

慕情又道:“你现在往回走多半也是找不到的,不如继续往前走,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不然万一你回去找一无所获,还不是又要返回来,岂非浪费时间?”

谢怜正要说话,忽然屏息,道:“嘘。听,什么声音?”

慕情也凝神细听。

那是一个男人低低的呼吸声。

是从前方传来的!

二人警惕万状,各自将兵刃暗暗握住,往前走去。

他们终于走出了长廊,来到了一间殿内。慕情小心翼翼地在殿内摸索,谢怜一弹手指,一点灯焰幽幽向前飞去,一下子照亮了倒在地上的一个人影。

一看到那人背影,谢怜就认了出来,上去道:“风信?!”

翻过来一看,果然是风信,他身上到处是烧伤和刀剑伤,不过应该并无性命之忧。谢怜小心地拍了好一会儿他才悠悠转醒,一醒就骂了几句,看清在面前的是谢怜,马上不骂了:“殿下??你怎么在这儿?”

谢怜吁了口气,道:“你不如先告诉我,这儿是哪儿吧。”

风信坐了起来,四下望望,道:“这儿是哪儿?”

果然,风信也不知道,白问了。谢怜摇了摇头,伸手道:“先起来吧。找到了你,又要找三郎了。”

风信道:“你说血雨探花吗?他怎么了?没在你旁边?”

谢怜道:“是这样的,我们一起……”

话音未落,风信突然举起手,道:“等等!你后面那个人是谁?!”

谢怜回头,只见一个黑影沉浸在阴影里,一动不动,道:“那是慕情啊。怎么了?”

风信一双瞳孔瞬间收缩起来,道:“快抓住他!”

分享到:
赞(17)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