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会鬼王太子殿中藏 2

听到这一句,谢怜蓦地毛骨悚然,背上寒毛一根一根倒竖起来。

他仿佛体会到国师那时深夜悄悄潜入他房间中、摘下他面具时的心情他听到君吾从桌边站起身来,缓缓向这边走来。

花城就站在床边的帘子后!

他上床时把芳心藏在了枕下,此刻把手放在剑柄上握紧了,寻找着时机,但又怀疑根本没有时机。谁知,君吾却并没有走到帘子后,而是到了床边,径直掀开他身上的被子。谢怜感觉身上一凉,猛地坐了起来,紧盯着他。而君吾打量着他的身上,淡声道:“这件衣服可不适合你。”

“……”

谢怜这才想起来,原来锦衣仙还在他身上!

虽然锦衣仙已经变成白道袍了,但君吾自然不会漏掉它,打量他片刻,叹了口气,道:“你就是不肯听我的话。又出去闹了吧。”

谢怜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忽然,目光扫到桌上,那儿拜着一只礼盒,礼盒已经拆开,里面是几颗大白菜、几颗土豆和几根萝卜,

“……”

原来雨师刚才叫住君吾,说忘了给他的东西又是雨师乡的土特产……

在君吾身后,花城不动声色地以手撩起一角帘子,露出帘后真容,越过君吾与谢怜对视。

他的手慢慢放到了腰间一弯银色的刀柄上,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立即动手。谢怜并不觉得这是好时机,佯装不想和君吾说话,摇了摇头。

君吾道:“你把灵文藏到哪里去了?”

当然不能把灵文交出来。一看到灵文,根本不需要问她到底怎么了,只要看到她被变成了不倒翁,就能猜到花城肯定已经混进仙京了。

但,谢怜又忍不住怀疑——君吾真的完全不怀疑花城已经混进来了吗?

这时,君吾又道:“仙乐,你的表情好像在说,不对。哪里不对?难道除了锦衣仙,你还藏了别的人?”

谢怜方才表情根本没有变化。君吾当真是,,对他了如指掌。

和君吾身后的花城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谢怜定定神,冷淡地道:“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现在谁都出不去,我也什么都干不了。你老人家高兴就好。”说完又躺下,拉上被子盖过头顶。而君吾转过身,开始在仙乐宫内缓缓踱步,搜索起来。

不紧不慢地搜了一阵,什么也没找到,他思忖片刻,果然,还是转向了那帘子,伸手探去。

帘子一揭,空空如也。

定了片刻,君吾又放下了帘子,重新回到桌边。而床上的谢怜悬着的心,尚未放下。

被子里,花城就躺在他身旁,二人的脸贴得极近。谢怜的心砰砰跳得厉害,整个人都是紧绷的,花城微微一笑,无声地道:殿下,别害怕。

方才,君吾一转身,花城便从容地放下帘子。待他走了过去,又从容地从帘后走了出来,无声无息地闪到了谢怜床边。谢怜一把将他拉上床,塞进里面。而花城刚刚滚上床,君吾就又转过了身。

时机接得天衣无缝,加上位置卡得微妙,除了一团拱得乱七八糟的被窝,君吾什么也没看到。

最后,君吾道:“仙乐别睡了,反正你也睡不着。起来,跟我过来。”

谢怜其实是很想赖在床上不起来的,但是他怕不起来君吾又过来掀被子,只好磨磨蹭蹭下了床,把藏在袖子里的蓝色不倒翁留在枕边。

君吾已经出了寝殿,谢怜回头望了一眼,花城也下了床,目光沉沉就要过来。谢怜连忙摆手,示意他万万不可暴露,没事。已经出去了的君吾又道:“怎么了,还不走。有什么东西在床上让你不想走吗。”

谢怜立即回屋,把桌上那盒土产拿了,反手关上门出来,抱着那礼盒拿了一根萝卜就啃了一口,淡淡地道:“没什么,我饿了不行吗。”

君吾看了他手里的东西一眼,温声道:“你喜欢这个,我那里还有,改天给你送来。”

谢怜:“……”

走了几条街,远远便听到一个声音在大呼小叫:“哈哈哈哈哈哈哈!风信!你这条狗!本鬼王现在就脚踩在你的殿上,怎么样!怎么样!来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戚容!

走到近处去,只见四下一片金殿都惨遭他毒手,到处都是又大又丑的“到此一游”。戚容还上房揭瓦,对被关在里面的神官大呼小叫穷嘚瑟,谷子在他身边,委屈巴巴,欲言又止。

眼下他正在风信的南阳殿上蹦跶,风信正烦着,根本不理他;戚容叫了半天没意思,又去慕情殿里原封不动地叫唤一番。慕情好像远远对他翻了几个白眼,气得他跳脚,跳来跳去,又跳到权一真殿上。谁知他还没开口叫,突然一尊满头卷发的神像冲破屋顶,飞了出来,把他撞得头朝下摔下了屋顶。居然是愤怒中的权一真把自己的神像当成武器,直接扔向他了。谷子大惊,趴在屋檐边缘道:“爹!你没事吧!”

戚容大怒道:“权一真这个不要脸的白痴!居然使用卑鄙的手段偷袭我!”

谷子犹豫了一下,不解道:“爹,他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啊?”明明权一真是光明正大地把神像投过来的啊?

戚容骂道:“你这个笨儿子!只要他打赢了我,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通通都是卑鄙的手段!不然他怎么可能赢你老子我?!”

谷子:“哦……”

“……”戚容怎么说也是他表弟,谢怜忍不住捂住了脸。君吾顿了脚步,道:“青鬼。”

戚容听到这个声音,神色一凛,爬了起来,警惕地望向这边,看样子对君吾很是忌惮。这一望,“父子”自然是双双都望到了谢怜,谷子喜道:“破烂道长哥哥!”

戚容则邪笑道:“哟!这是谁,这不是太子表哥吗!”

谢怜根本不想理他,他还闹上了,凑过来绕着谢怜直打转,嘲讽道:“你之前不是很趾高气扬吗?背靠两座靠山,不把我放在眼里,现在怎么像条丧家犬似的怂了?”

谢怜心中奇怪,“两座靠山”?须臾才反应过来,一座是花城,一座是君吾。看了一眼身前的君吾,不免百感交集,忽然想起很早之前,他问花城,觉得君吾如何。当时,花城的回答是,君吾一定很讨厌他。

戚容又道:“呵呵呵,之前仗着狗花城给你撑腰,暗算偷袭我,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就先被人算账了,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君吾淡声道:“青鬼,不要对仙乐废话。可以把你的部下放出来了。”

虽然戚容之前在背后狂骂君吾,但真到了君吾面前,却灰溜溜地夹起了尾巴。尽管神情不大服气,二话不说,上房抱了谷子就去跑腿了。君吾又对谢怜道:“走吧。”

谢怜看着君吾带他走的这条路,心中思索:“这个方向,是通往……戚容的部下?难道是……”

过了一阵,街角一转,果然,一座华丽的武神殿呈现在二人眼前。

明光殿!

而那殿里,已经传出了混乱的叫喊怒吼,谢怜心一惊,顾不得跟在君吾身后,抢了进去。只见殿里真是乱成一团!裴茗脸色铁青,宣姬仿佛一条死蛇一般死死缠在他身上,绕了好几个弯还恨不得打个结,长发披散,青面红牙,双目狞瞪,她似乎想一口咬烂裴茗的脖子,但她自己的脖子却被半月掐住往外拉;另一边,一把断剑直指着裴茗的咽喉,似乎就要刺进去,被裴宿双手紧紧拉住,剑刃这才没有前进;而半月和裴宿的身后,刻磨挥舞着拳头要砸上去,如果不是面色铁青的裴茗撑着一口气拖住了他,只怕刻磨那比铁锤还大的两只拳头早就把裴宿和半月砸扁了;宣姬和容广一边一起争先恐后要掐死捅死裴茗,一边还在相互撕扯叫骂。宣姬尖叫道:“滚开!裴茗的狗命是我的,我的,全都是我的!!!”

附身在明光剑上的容广则骂道:“你滚开!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裴茗不要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排的上号吗!要取裴茗狗命的人是我!!!”

裴茗额上青筋暴起,道:“……你们……两个……都有病吧!!!全都给我滚!!!”

“……”

谢怜心中无比同情。某方面来说,这也算是太受欢迎的不幸吧。他道:“裴将军,挺住!”便要上去救场,谁知还没上去,就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

君吾在他身后道:“仙乐,你该不会以为,我叫你来,是让你帮忙做好事的吧。”

裴茗等人焦头烂额之中也注意到了这边,半月喜道:“花将军!”

谢怜被他的手一压,登时动弹不得,道:“那你是来叫我干什么的?”

君吾保持着手放在他肩上的姿势,把他推进了殿里。他一进去,缠成一团的一大群人登时仿佛被抽走了力气,通通瘫倒在地,只有几个还有精力扑腾。

君吾道:“明光。”

宣姬不再掐着他脖子了,裴茗的脸色总算恢复正常,松了口气,道:“帝君,这可真是……多谢您了。”

他语气虽然不带嘲讽,话本身却挺嘲讽的。君吾也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道:“你不用谢这么早。明光,我来,是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裴茗:“什么?”

君吾道:“下界的皇城,眼下有一个人阵。”

果然!

君吾淡声道:“把人阵破了,恢复你北方武神的身份。”

裴茗看了一眼谢怜,干笑道:“现在那个阵,不是那位血雨探花在守着吧。只怕裴某没法强行突破啊。”

君吾道:“你当然不能强行突破,我也并没说你一定要强行突破。”

如果是裴茗,要破这个阵实在是很简单。只要他假装过去帮忙,师青玄一定会让他进去的。进入阵中,然后猝不及防撤离,阵就完蛋了!

何况,花城现在根本没有守在皇城,根本没法补救!

分享到:
赞(15)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