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会鬼王太子殿中藏

作者有话要说:通知:1月31号和2月1号都要长时间坐车,时间很紧挤不出来。

所以222章会在【2月1号的晚上23:00-24:00之间】更新。

这一回,花城的笑容倒是不假了,反而愈加灿烂了。国师惊呆了,手扬了起来,指着他道:“……你你你,是你?那个?你是那个???”

他的手指和声音简直全都要颤抖了。花城欣然不语,脸上却分明已经写满了:不错,我就是那个差点烧掉整座太苍山的天煞孤星本人了!

“……”

国师转过去质问道:“殿下,这怎么回事?解释一下?”

谢怜摊了一下手,讪笑着道:“……就……这么回事了。”

国师震撼了。他把右手手背往左手手心里摔了几十下,好半晌才终于说出了话:“你看,你看你看你看,我说吧!我就说绝境鬼王不好惹吧!他从那么点小就冤上你了,阴魂不散啊!八百年了吧,八百年啊!八百年来都暗地里觊觎着你,可怕,太可怕了!我算的真是太准了!”

谢怜道:“算了,师父,别说这个了……”

他心想:“您这还没看到那万神窟里的铺天盖地的神像呢。”要是看到了,估计得把花城视为洪水猛兽疯魔病鬼,把谢怜夹在胳膊肘下就跑了。国师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道:“不行,他这样太恐怖了,简直了,执念和心机如此深沉!殿下,你千万要小心啊,你这样很容易吃亏的,当心他骗你!”

谢怜道:“三郎不会的。”

花城也淡淡地道:“您想多了。我骗谁也不会骗殿下的。”

国师歪过身子和他理论道:“你这个狡猾的年轻人,不要以为我不看不出来,你不就仗着太子殿下这方面懂的不多?你现在当着我的面说说看,借法力是怎么借的?有多少种借法?你又是怎么借的?你怎么跟殿下说的?”

花城:“……”

谢怜胡乱叫了起来:“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揭过吧,不管怎么样,借到了就行了嘛!哈哈哈,都是一样的,一样的!”

再说下去,他就要像一只溺水且煮熟的鸭子一样扑腾扑腾起来了。谢怜突然严肃,道:“所以,我们来说正事吧。现在他把我们都关在这里,还没动手,是想怎么样呢。”

花城道:“是想再给你设题吧。”

谢怜道:“还能怎么设呢?”

国师道:“那就难说了,说真的,怎么样都是有可能的。殿下你不要转移话题!我给你一个忠告,你不要色令智昏或者被花言巧语蒙骗,我看他……”

这时,花城忽然沉声道:“哥哥,有人来了。”

国师道:“你不要想骗我,我可没太子殿下那么好骗……”谢怜却道:“师父啊,他不是骗你,是真的有人来了,我们先躲一下!”说完,便和花城一起,足底在地上一点,二人一起轻飘飘地掠上了屋顶房梁,藏了起来。

不多时,屋外果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人踹开屋门,得意狂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界,算什么!还不是一样要被老子踩在脚下!”

“……”

“……”

“……”

一听到这个声音,三个人都无语了。

只见屋外大摇大摆走进来一个青衣人,岂不正是多日不见的戚容!

看来,君吾不光把神官们都关起来了,还把妖魔鬼怪都放出来了。这些东西居然就这么在仙京的大街上游荡乱窜,简直错乱颠倒,诡异至极!

国师也没想到会是戚容,僵了。戚容指他骂道:“死国师,死老头,老不死!嘿嘿!当初你他妈的瞧不起我,不肯收我为徒,现在怎么样?打脸了吧,报应吧,没有好下场吧!活该!”

从他身后探出一个怯怯的小脑袋,正是谷子。谷子大概是第一次进入如此富丽的建筑,睁大了眼,东张西望,似乎想偷偷摸摸那些玉石地砖又不敢摸。戚容得意洋洋,道:“乖儿子看到没有?这里就是天界,现在,是你老子我的地盘了!”

谷子惊道:“真的吗爹?这地方这么大……”

戚容道:“当然了!不信你看,我呸呸呸!我在这里随便吐口水,谁敢说我?”

国师:“……”

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道:“爹,随地吐口水不好吧。这里这么漂亮干净,会弄脏的。”

戚容卡了。

国师也忍不住了,道:“你看看你,你怎么教小孩的?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知道做好的榜样,小孩都比你懂事!”

同时被两边说,戚容恼羞成怒,跳起来骂道:“死老头,你懂个屁!装什么长辈,不许你们教训我!还有你!敢这么对你老子说话,你这个不孝子!”

谷子被他骂了,很委屈地不敢作声了。戚容骂完又心虚地把自己刚吐的口水两脚擦掉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骂骂咧咧拽着谷子往外走去,临走前还在灵文殿最显眼的那面墙壁上写下一行斗大的字——“三界第一鬼王青鬼戚容到此一游”。

待到戚容出了灵文殿,谢怜收在袖子里的蓝色不倒翁掉了下来,落在那面被写了大字的墙壁、和戚容胡乱擦掉的口水印前,乱转乱晃,像是被气疯了。谢怜和花城也落了下来,谢怜捡了不倒翁重新收起,国师摇了摇头,道:“小镜王真是……几百年如一日的品味奇差,居然没半点长进。”

花城看了一眼墙壁,连一副不屑的神情也懒得给,只评价了一个字:“丑。”

国师终于赞同他了,双手笼袖,道:“丑极了。这么多年来,我除了曾经在鬼市的鬼赌坊门口见到过一副乱七八糟的对联,那个字比这个还要丑上几十倍以外,就再也没有见过更丑的字了!”

花城:“………………”

谢怜则努力地微笑道:“哈哈哈哈,师父你说的那副对联我也见过,我觉得写的还不错呢?很有自己的风格呀,我还挺喜欢的呢。”

国师奇怪地道:“殿下,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的书法可是名家教的,难道还不知道什么丑什么美吗?那字根本丑绝三界,再好的老师也救不回来,你喜欢它哪里?你的品位没坏掉吧?”

谢怜:“哈哈哈哈哈哈师父,您还是别说了吧!!!”

忽然,花城道:“哥哥,君吾那边有行动了。他可能要去找你,正在往仙乐宫那边赶。”

国师一惊,道:“什么!那殿下你得赶快回去!血雨探花,你也藏好,千万不要被他发现你们已经搭上了。我那三个朋友的山怪体现在被他压制在铜炉山境内,正在挣脱。无论采取什么行动,等他们挣脱更有把握,谨记,切不可轻举妄动!”

谢怜自然明白。告别国师,二人出了灵文殿,飞速潜行,避过无数卫兵和妖魔鬼怪,还差四条街就要到仙乐宫了,正在此时,花城又道:“哥哥,他还差一条街就到仙乐宫了。”

谢怜:“!”

他碰了碰那只侦查的银蝶,眼前闪过一幅画面,果然,君吾负手,一人独行,大约再走个不到一百步,就要看到仙乐宫的大门了。

这可如何是好!这岂不是要么在君吾之后才回去,要么撞个正着?要知道,仙乐宫大门口的卫兵可还被花城定着呢!

忽然,君吾身后那座神殿的大门开了,一人站在门后,道:“帝君。”

君吾顿住脚步,回头,道:“雨师?何事?”

拦住他的正是雨师。大概因为君吾交代过,闲杂人等不许靠近雨师府,所以除了卫兵,倒没看到其他妖魔鬼怪。她客客气气地道:“帝君,有一样东西,我忘了给您。能请您稍作停留吗?”

君吾颔首道:“好。”果然回转过去。谢怜松了口气,道:“感谢雨师大人!”决定回去给雨师烧十八柱高香!!!

趁此机会,二人飞越四条街,抢在君吾之前回到仙乐宫,进门时花城随手一挥,解除了门口卫兵的法术,他们只迷惑了一瞬,根本没发现有什么不妥。谢怜奔回内殿,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脸色又变。因为,门口的卫兵又通报了。

君吾这么快就来了!

看来雨师没拦住他多久。二人交换眼神,心照不宣,花城转入帘后,隐去身形,谢怜则跳上了床装睡,背对外面。刚拉上被子,君吾便进来了。

他慢慢走到桌边,静了一会儿,道:“仙乐,休息了吗。”

谢怜没回答。君吾似乎坐到了桌边,把手里拿的什么东西放上了桌面,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他温声道:“仙乐,我让你好好待在这里,是为你好。很多事情你只要听我的,最后结果就会好很多。”

谢怜没有翻身,依旧背对着他。否则他想起国师告诉他的事,心里翻江倒海,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此刻还温和依旧的君吾。

下一刻,君吾在他背后,慢条斯理地道:“不过,你不光偷偷跑出去玩儿,还带回了人藏在屋里,看来是真的不听我的话了。”

分享到:
赞(54)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我感觉国师很符合一位岳父的形象

    匿名2019/02/15 13:03:18回复
  2. 这位道友,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匿名2019/02/15 21:09:16回复
  3. 不对呀,君吾才是老父亲,那国师就是岳母吧

    匿名2019/02/15 21:14:41回复
    • 哈?这就凑起来了?

      小长2019/03/02 23:18:36回复
  4. 是的是的

    千千2019/02/15 21:30:26回复
  5. 哈哈哈哈

    匿名2019/02/18 14:57:56回复
  6. 为什么这谁跟谁都能成…

    哈哈哈2019/03/24 18:34:43回复
  7. 白无相只是在寻找救赎吧?苍生啊

    匿名2019/03/29 00:42:36回复
  8. 其实君吾也挺可怜的,心疼他

    匿名2019/04/06 03:11:07回复
  9. 这么多年来,除了曾经在鬼市的鬼赌坊门口见到过一副乱七八糟的对联,那个字比这个还要丑上几十倍以外,就再也没有见过更丑的字了!

    匿名2019/04/06 20:48:03回复
  10. 要钱不要命 要赢不要脸 哈哈哈哈

    匿名2019/04/07 13:10:30回复
  11. 都是可怜人吧

    闻舟渡我2019/04/21 13:16:17回复
  12. 。。。天官的cp也是满天飞的,之前看到有站君吾老父亲和国师的,还有站谷子戚容的……跪了大佬们

    陈栎媱2019/06/05 20:31:03回复
  13. 花花的书法
    怜怜的厨艺
    天下无双
    惊天地泣鬼神!!!

    匿名2019/06/07 10:53:25回复
  14. 情人眼里新东方,王羲之?

    匿名2019/06/22 07:51:22回复
  15. 阿哈哈哈哈,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又哭又小的林秋石2019/07/18 22:57:0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