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百年水深千年火热

衣服都上了,肯定是没法烧了,没准把谢怜一起烧掉。谢怜提议道:“干脆就先穿在上不管了吧。反正它吸不了我的血,灵文也应该没法发出指令了。”

一阵蓝色烟雾飘过,灵文原先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一个蓝色的不倒翁,表十分正经,手里似乎还拿着一沓卷宗。谢怜把它收了起来,塞进怀里,二人离开了这座偏,潜入主。

不是错觉,灵文的主,看上去比以往森多了,从地上堆到顶上的书山卷海里仿佛危机四伏,或者随时会倾倒下来,砸死人。二人没遇上卫兵,直奔深处的一扇朱门。

还没靠近,谢怜便听到门后传来一个震惊颤抖的声音:“……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是国师!难道有人捷足先登了?谢怜立即踹开了门,低喝道:“放开!”

屋里,果然不止国师一人,门被踹开后,齐齐回头看他。国师脸上的震惊还没褪去:“……下?”

“……”

“……”

国师的头没抬一会儿,立刻又低了下去,道:“你先等等——怎么会这样,这什么手气!”

谢怜和花城皆无言以对。

只见屋内,国师和另外三人凑了一桌,正在火朝天、如痴如醉地打牌。说是另外三“人”,其实并不是活人,都是粗制滥造做的随随便便的纸片人,不知用了什么诡术才能动,还能陪着打牌。而国师方才那一句,是他拿到牌后不自的叹声。

谢怜本以为国师在里面也许会遭受拷问、神色憔悴之类的,没想到他这个时候还在打牌,哭笑不得的同时,又难免无比亲切。

可不亲切吗!当年他和风信住皇极观,去找国师的时候,十之六七他都在打牌、打牌、打牌!时隔八百年,又见打牌,犹如昨重现。就连国师脸上的狂也是毫无二致。他一边目不转睛盯着手里的牌一边头也不回地道:“下你终于来了,不过先让我打完这一局再说……”

谢怜就知道他一上桌就六亲不认的老毛病又犯了。这个样子和他之前在神武上真是判若两人,无法直视,上去就要把他从桌边拖下来:“师父啊都什么时候了,别打了!”

国师双目赤红,大叫道:“不要不要,让我打完!!!马上就好!就这一局!等我把这圈打完!马上就好了,我说不定就快赢了!!!”

谢怜:“不会赢的,真的不会赢的!”

……

好在这一局果然很快就完了。虽然国师信誓旦旦说他就快赢了,但事实上他果然还是没有赢。挥手收了那三个纸片人,国师终于恢复了冷静和正常。

他正襟危坐,沉眉道:“下,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也一直在等着你。”

“……”

谢怜心道:“我可真没看出您一直在等着我……”

不过他当然没说出来,尊敬长辈还是要有的。国师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

花城站在一旁,靠在门边,看似随意,大概是在把风。谢怜也正襟危坐于国师之前,道:“是的。”

顿了顿,他道:“首先,我想确认,君吾……真的就是白无相,也就是乌庸太子吗?”

国师道:“不要怀疑。他就是。”

谢怜道:“我跟乌庸太子没有半点关系,是吗?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国师道:“你跟乌庸太子之间唯一的关系,就是他灭了你的国家,仙乐。”

“……”

谢怜低声道:“可是,国师,你曾对我说过,你不知道白无相是什么东西,但你确信他是因我而生的。”

国师道:“下,当时,我的确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说他是因你而生的,这句也没说错。”

谢怜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以及,还是那个问题——他为什么要灭仙乐国?”

国师盯着他,道:“因为你的一句话。”

谢怜一愣:“我的一句话?什么话?”

国师道:“‘在无间,心在桃源。’”

“……”

半晌,无言。谢怜不可思议道:“……没了?”

国师道:“没了。”

谢怜道:“……就这句话?这句有什么问题吗?”

国师沉声道:“问题太大了。一切,全都是从你这句话开始的!”

谢怜隐约觉得,接下来国师要说的会让他很不能接受,想喊花城,但他还没喊,花城就已经过来了,也坐到了他边。

国师道:“你看到铜炉山的那些壁画了吧。”

谢怜道:“看到了。那些壁画是你留的?”

国师道:“是我。每次铜炉开山我都会混进去,一方面是想阻止鬼王出世,另一方面,是想办法用各种方式留下点什么线索,告诉别人这些关于乌庸国、乌庸太子的事。”

谢怜凝神道:“那为何不直接告诉别人,一定要用如此隐晦的方式?”

国师道:“下,你以为,为什么现在世上几乎没有人知道乌庸国了?”

谢怜还没答话,花城道:“知道的全都被他清理掉了,是么。”

国师道:“是的。如果线索留得太明显,或者直接扩散开了,不光我有暴露的危险,看到的人,可能全都会从这世上消失。多少人都是一样的。就算是一座城,他也能让这座城在三天之内被夷为平地。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开玩笑。”

谢怜自然知道。讽刺的是,他从前还感慨过,幸好君吾是成神不是堕鬼,否则就天下大乱了。国师道:“所以我不能让他觉察,世上还有知道这些事的人存在。但我也不甘心除了我以外再也没人知道。我想,如果是足够细心,且有胆色的人,自然能发现。既然不能力抗,那便随缘好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东躲西藏,藏得很好。除了八百年前那一次差点脱不了,他从没能抓住我。这次能抓到,就是因为他在铜炉红林的那座神里发现了我留下的壁画,加上后来你在铜炉里猜到了他的份,他才发现我可能还没死,而且留下了很多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谢怜想起来,当时他们经过铜炉红林里的最后一座神,里面的壁画已经被人毁去了最后几幅,也可以说是最关键的几幅。当时,他和花城都怀疑有人就藏在那里,但并没找到。如今想想,恐怕很有可能,当时白无相真的就藏在那座神的某个角落里。

谢怜道:“但,国师,为何你要东躲西藏?”

国师道:“那当然是因为……”

花城道:“背叛。”

这词有点刺人,国师看了他一眼。花城神色却没什么变化,道:“你背叛他了吧。”

国师道:“差不多吧。就是这样。”

他转向谢怜,道:“怎么说呢,下……

“壁画上描述的东西,全都是真的。乌庸的太子下,就像是乌庸国举世无双的太阳。昔你为仙乐太子时是何等风光,他便比你还风光数倍。

“我和我的三个同门,一共四人,曾经都是他的侍从。太子飞升后把我们一了上去,也见过了许多形形□□的天人,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在众神云集的天界,他也像太阳,耀眼得另旁人黯然失色。”

国师说着说着,无意间流露出了一闪即逝的微笑。谢怜总觉得,当他以“太子下”称呼对方的时候,说的既不是“君吾”,也不是“白无相”,就只是两千年前那位年轻的太子而已。

他道:“从前,您好像也和我说过一点类似的话。”

“有吗?人老了记不清事了。”

“有的。不过,您说,他没有飞升。他死了。”

国师道:“那大概是因为,我宁可他没有飞升吧。”

谢怜道:“因为铜炉火山爆发了吗?”

国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太子下法力太强了。

“他在梦中预知到了乌庸的未来是一片火海,便开始想办法挽救他的子民。如果是现在的我,一定不会让他那么做。但是,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根本没有想到会变成什么样。我们都觉得,现在有人要死了,救人有什么错?

“可是,事根本没那么简单。

“火山爆发是阻止不了的,要想没人伤亡,就只能迁移。但火山侵袭的范围太大了,可不是一两座城的事。对王公贵族和普通国众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征伐他国,占领新的领土。否则,别国是不会就这么简单让这么多乌庸人大举迁入的。

“但对太子下而言,这根本就不是办法。打仗就一定会流血,一旦流血就会眼红,就会让人变得残暴,不再是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乌庸国还是抢先派了军队出去。士兵所到之地,片甲不留,寸草不生,而且,因为要‘腾地’给未来会迁过去的乌庸人,将军们下令屠杀别国百姓,杀得越多越好,杀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太子下知道之后,非常生气。如你们所见,他在战场上降神,惩罚了这些乌庸士兵。”

谢怜一想到,这可以说是少年时的君吾,也可以说是少年时的白无相,心内便感觉微妙。国师继续道:“然而,生气的不光是他。这件事,让乌庸国的王公贵族和部分国民也非常生气。许多人到神去质问太子下:我们只是为了活下去,需要更多的土地,bī)不得已才去侵略别人的,难道有什么错吗?”

“这件事的影响超出我们所有人的预期,愈演愈烈,已经开始有人嚷着要倒了他的像、烧了他的庙,但太子下都顶住了。

“他说,如果乌庸国是受侵略的一方,他一定誓死捍卫,不让敌人踏进一步,但他们自己,绝不可以侵略别人。他恳请所有人放弃征战,等待他建成一个东西——他的通天之桥。”

国师缓缓地道:“人间没有更多土地了,那就把人们送到天上去避一避吧。虽说这个办法简直不可思议,但我们四个都对太子下深信不疑,坚信他是可以做到的。应该说,无论他要干什么我们都是会鼎力支持的。当然,别的神官并不这么想,整个天界都反对,但太子下还是顶住了。

“他同时顶住了三样东西:乌庸国众和王公贵族的不解和埋怨,诸天仙神的怒声连连,以及那座通天巨桥。”

花城却嗤笑一声,道:“反对?恐怕不止是反对吧。”

国师缓缓点头,道:“如果只是反对,倒也罢了。但是……”

谢怜隐约猜到了怎么回事,但还是问道:“但是?”

国师道:“那座桥需要大量时间和很可怕的法力才能彻底建成,太子下根本分不了心。他几乎再也没有到过别的地方、做过别的事,也再也没有听取过其他信徒的祈愿。他只能做这一件事。”

“但是,只能做一件事的神明,势必无法留住信徒。当他顶住那座桥的第一天时,人们是感谢他、记得他的;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也是如此。一个月、两个月,还是感谢他、记得他。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

“火山还没有爆发,太子下又不做别的事,一直在默默积蓄法力。人们难免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甚至说,他没有以前那么尽心了。这个时候,不可避免的,就需要供奉新的神明了。

“乌庸国人口众多,财力雄厚,信徒的信仰之力也十分强盛,看太子下当初的盛势就知道了。很多神官早就对这片地盘和信徒们垂涎不已,于是……”

谢怜明白了。

他道:“于是……神官们,就挑准了这个时机,借着乌庸国众之前对那位太子下战场降神收兵的怨愤不满,引了他们,瓜分了他的信徒和法力源泉……是吗。”

分享到:
赞(25)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