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上身不易脱身更难

谢怜又把所有黑衣都翻了出来,瞎找一气,无果,只好重新把自己扔在一边的白道袍穿上,对花城道:“实在不行……看来只能把这一箱子衣服都带上了……”

闻言,花城噗的笑了一下,谢怜无奈,自己也觉得一把抓着十几件衣服威胁人简直滑稽,怪傻的。但事已至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谁知,正当他把一地丢得乱七八糟的黑衣都塞回箱子里、准备扛起来时,偏殿门开,灵文一脸疲色,负手走了进来。

“……”

“……”

灵文大概是休息够了,准备回来穿上锦衣仙,谁知刚好撞见了两个登堂入室的不速之客,而且一个一脸无辜,一个一脸无谓,无言以对,立即将二指并拢,抵在了太阳穴上。

她要通知君吾了!

花城动作却比她快,目光一扫,她身后两扇偏殿殿门迅速合拢,而灵文的神色也忽然异样,放下了手,道:“……花城主,当真厉害。”

谢怜道:“三郎,你设界了?”

花城道:“设了个小的。范围只在这座偏殿。”

君吾可以在仙京设一个界,让界内之人与外界隔绝,花城自然也可以在仙京内制造一个更小的界,封闭界内之人的通灵法场。大界套小界,此刻,这座偏殿,变成了一只匣中之匣。

不过,这里毕竟是君吾的势力范围,所以不能把界开的太大,否则就会被君吾觉察了。谢怜点了点头,道:“灵文,相信你应该看得到,锦衣仙现在在我们手里。如果你不想它被一把鬼火烧掉,还请不要轻举妄动。”

谁知,灵文听了却笑了。

她道:“可是,太子殿下,事实上,锦衣仙并不在你们手里啊。”

说实在的,谢怜也怀疑这一点。但他还是说出了目前最合理的推测:“灵文,你进来之后再出去,就没有穿着它了。我不觉得锦衣仙会在这间偏殿以外的地方。”

灵文却道:“太子殿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说,它不在你们手里那只箱子里,没说它不在这殿里啊。”

闻言,谢怜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微微侧首。

花城也一定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二人的目光一起转向谢怜身上那件白衣。

灵文道:“嗯,没猜错。它现在,就穿在太子殿下的身上。”

方才,谢怜试穿其他黑衣时,把原先自己穿的白衣随手扔到一边,后来重新检查,各种衣物都混在了一起。不知何时,那锦衣仙居然悄悄变成了他那件白道袍的模样,被他拿起来穿上了!

谢怜低头看向自己衣襟,心道:“那我原先那件外衣呢?”

花城随手一抬,那衣箱翻倒,里面的黑衣滑落一地。而十几件黑衣最深处,却有一件白衣被压在最下面,藏了起来。

这才是谢怜真正穿来的那件外衣!

不消说,定然是那锦衣仙施的恶法,趁二人胡乱试衣,将谢怜的外衣拖进了衣箱里,自己则溜出来,化作它的样子顶替了,被谢怜随手拿起,穿在了身上。

谢怜倒也不惊,只是纳闷:“……这也太狡猾了吧?”

它只是一件衣服而已啊!况且,不是说锦衣仙本人很不聪明吗?

不过,也不难想,多半是灵文教给它的法子。果不其然,灵文道:“这个法子是我告诉它的,没想到真的会派上用场罢了。所以,现在,相当于是我,让太子殿下穿上了锦衣仙。”

如果这衣服是花城递给谢怜的,谢怜穿了,那么,指使者便是花城。而如果锦衣仙是依照灵文教的法子骗谢怜穿上了它,那么,指使者便是灵文。也就是说,现在的谢怜,会对灵文言听计从,服从她发出的每一项指令!

谢怜道:“灵文,你就没有想过,锦衣仙可能对我无效吗?”

灵文微笑道:“不试试可不知道——太子殿下,从现在开始,你不可以攻击我。听到了的话,就点点头。”

谢怜本意并不想点头。谁知,灵文说出那句之后,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不由自主地点头了!

为何会又有效了?!方才花城下命令,明明是无效的!

难道,只有当施令者是花城的时候,才是无效的?

如此,陡然之间,形势逆转。谢怜不动,花城也不动,二人只是交换眼神,皆是十分镇定。

灵文也很镇定,道:“那么,现在,请花城主把这间偏殿的界打开吧。”

谢怜立即道:“三郎别开。”

灵文道:“太子殿下,你确定?我可是什么命令都会下的哦。”

花城仍是不动声色,谢怜心道:“我不能动灵文也无妨,别人又没受限制。只要三郎出其不意擒住她,再让她不能发出指令,问题就解决了。”

灵文却敏锐得很,猜到了他们的意图,又道:“花城主,劝你不要费心思想如何出其不意制住我了。太子殿下,你听好了:如果,花城主攻击我,或是做对我不利的事,那么,你便攻击他。”

如此一来,她就抢先把对方可能会采取的措施给堵住了!

灵文道:“好了,花城主,把界打开吧。我有公务在身,灵文殿里还积压了一殿的文书要处理,全都没批完,我们快点解决这个小问题好吗。”

花城也是微微一笑。

下一刻,灵文双目微睁,似乎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了。

如果这时候,有谁站在她背后,就会发现,她的颈后,不知何时栖息了一只银翼轻颤的死灵蝶。就是这个小小的东西,令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了。

花城抱着手臂,又露出了那十分没有诚意的假笑。他慢条斯理地道:“我想制什么人,用得着出其不意吗?”

“……”

灵文说不出话,但目光里的意思分明:花城主,你忘了吗?方才我已经对太子殿下下过指令了!

便在此时,锦衣仙效力发动。谢怜霍然转身,提起一掌向花城击去!

不知过了多久,谢怜的目光才瞬间清明,猛地回过神来,道:“……三郎!”

花城就站在他面前,心口的红衣之上,还压着一只手。正是谢怜的手。

花城根本没闪避这一掌,就这么站着,生生让他劈中自己心口了!

“……”

谢怜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花城早已牢牢抓住他手腕,沉声道:“好了。攻击完毕,指令解除。”

果然,谢怜得手后,他感觉周身一松,身体恢复了自由。

花城竟是为了解除灵文对谢怜发出的指令,就这么站着,不闪不避地挨了他一掌。指令解除后,谢怜一下子收了手,脸色变了,半晌才道:“……三郎,你有没有受伤。”

他仔细察看花城的脸色。然而,因为并不是活人,花城的肤色原本就是常年不见阳光的雪白,这会儿也看不出究竟是否有变化。不过,他语气倒像是的确没什么变化,笑道:“哥哥果真是厉害得很,这一掌漂亮。”

谢怜脸色很不好,简直像被他吓到了,十分严肃地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刚才我那一掌用了七成力,你真的没事?”

灵文发出指令时,用的词是“攻击”。而谢怜平日和人交手,从来都不是以“攻击”为目的出手的。他通常只是为了自保,或者压制对方。而一旦他以“攻击”为目的出手,正正打中对方会怎样,他很没底。

花城缓缓地道:“我不是开玩笑。哥哥是真的厉害。要不是你身上戴了这两个东西,也许君吾也未必是你对手。”

谢怜下意识手抚上了脖子,摸到那咒枷,又立刻放下。这时,花城又道:“哥哥,我问你一个问题。”

谢怜道:“什么?”

花城道:“你是有机会可以取下咒枷的。为什么要留着这个东西绑着你?”

谢怜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愣了一下,道:“可能……为了提醒自己一些事吧。”随即道,“三郎,你……你不要转移话题。你这是什么坏毛病啊?方才那个情况,你只要反过来制住我就好,为什么非要自己挨一掌。”

花城却道:“哥哥,你也知道这是个坏毛病啊?要论喜欢挨打,你可没资格说我。”

谢怜道:“有吗?”

问完他就心虚了。要知道,水下斗胎灵那次,差一步就吞剑被花城抓个正着了。花城道:“有吗?‘能自己挨打就解决的事绝不用其他方法’,这可是你带坏了我的。”

“……”谢怜摆手道,“算了三郎,别说这些了。我们先看这衣服吧。”

他扯了扯身上那白衣的衣摆,十分无奈。这下好了,锦衣仙找是找到了,但是,现在又要先想个办法,把它脱下来了。

分享到:
赞(44)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怜怜是武神

    匿名2019/01/30 16:52:45回复
  2. 怜怜是武神吧

    匿名2019/01/30 16:53:09回复
  3. 谢怜是武神吧

    匿名2019/01/30 16:53:30回复
  4. 对,能在离开花花的时候把天灵盖拧下来的武神

    匿名2019/02/03 21:54:12回复
  5. 花冠武神,一手执花,一手仗剑。

    坎坷2019/05/18 09:29:01回复
  6. 因为仗剑才飞升的哦(ฅ>ω<*ฅ)
    另外灵文你很皮啊……

    陈栎媱2019/06/05 17:46:53回复
  7. 别看在花花面前温柔无限,他是武神啊! 哥哥可是有着在飞升前就一言不合就把白无相的分身的那只桥头鬼一顿打死的身手。

    花怂怂2019/06/20 20:11:53回复
  8. 你们要记住,怜怜是能把你天灵盖拧下来当球踢的武神→_→ ←_←

    嘤嘤怪2019/07/15 13:38: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