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乱仙京诡波撼天庭

谢怜已经几百年都没有生出过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了。

梅念卿说白无相就在他面前,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可是他忘了,站在梅念卿面前的,除了他自己,还有他身后的君吾!

只是。他从来没有往这个人身上想过,所以此刻猛然惊觉,才陡然间寒毛倒竖。谢怜挣了一下,但那只手的力量极大,牢牢抓住他,纹丝不动。他情不自禁道:“你……你的脸……”

君吾的声音听起来还不以为意,仿佛才注意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错漏,道:“啊,一时疏忽,又让它们跑出来了。”

谢怜手腕又是一阵剧痛,终于握不住剑柄,松了开来。

长剑跌落在地,在大殿里发出“哐当”一声清响。然而,已经迟了。

附近已经有许多神官,和他一样,看到了红镜中映出的那张恐怖面容!

大殿之上,一片死寂。几乎所有的神官都惊呆了。包括站得最近、看得极清楚的风信,梅念卿趁机从他手底下挣出,抓起地上的红镜,双手举起竖在君吾身前,道:“都快看清楚!!现在站在这里的这个人,看他的脸!!!”

几个武神是首先反应过来的,裴茗拔剑相向,喝道:“你是谁?!”

站在远处的神官们还不明所以,纷纷道:“怎么了?”“裴将军问谁?”“怎么拿剑对着帝君?”

梅念卿死死盯着君吾,一字一句道:“他,就是白无相!”

慕情愕然道:“怎么会他就是白无相?白无相冒充帝君?!那真正的帝君在哪儿?”

谢怜也在想是不是被掉包了,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掉包的呢?为何他一点儿端倪也没发现?神武大帝可不是一贯低调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地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冒充了、整个上天庭却无一人觉察!

梅念卿正待开口,君吾却举起另一手,叹道:“你又让我失望了。”

梅念卿脸色大变,仿佛突然被人扼住了咽喉。郎千秋提起重剑,“呼呼”剑风斩去,君吾回头扫了一眼,郎千秋倒飞出去。

下一刻,裴茗,郎千秋,风信、慕情、权一真,几乎整个神武殿里的武神,尽数围了上去。

然而,一炷香后,君吾的一只手还抓着谢怜的手腕,方才围上去的所有武神,却全都倒下了。

而大殿之上,横七竖八倒着一地武神,统统失去了战力,只有君吾和谢怜是站着的。慕情吐出一口血,冲僵立不语的谢怜怒道:“你动啊!愣着干什么?!等死吗?!”

他却不知,谢怜哪里是不想动,他是根本动不了!

君吾仅仅是一只手抓着他,就让他觉得,哪怕是自己稍稍弯曲一下手指,都会被对方觉察、立即掐断,更别提要反击!无论从何处判断,不要轻举妄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就是三界第一武神!

最外层的神官们惶惶分散了一圈,半晌终于想起来要逃,面色苍白地往神武殿外冲去,可是才冲到门口,那华丽的十二重门扇便猛地自动合上了。徒劳拍门,殿上近百位神官,要么出不去,要么站不起,当真是天下大乱。而梅念卿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往前一拉,君吾抓住了他的衣领,微笑道:“你以为,临时变卦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我就会没办法了么?你以为,他们知道了,联合起来就能威胁到我了么?我一只手就可以让他们全灭。”

看来,君吾先带梅念卿上来,并不单纯是为了让谢怜和花城道别。他在中途交代或是威胁了梅念卿一些事,所以才放心在神武殿上审问他。但谁知最后关头,梅念卿却反悔了。他两手抓住君吾袖子,对谢怜喝道:“太子殿下快走!他疯了!”

谢怜道:“国师!”

下一刻,梅念卿便说不出话了,仿佛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但他一贯穿着都是掩住脖子的,谢怜根本看不清他喉咙那里怎么了。君吾叹道:“傻瓜,你这是把他们往火坑里推。原本不管他们的事的,但现在,这里所有人都别想活着走出这个仙京了。”

十万火急,谢怜立即通灵:“三郎!”

他从来没主动念过花城的通灵口令,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却是根本顾不上羞赧了,心中一连默念数声,然而,那边却是一片死寂,毫无回音。

这种通灵完全被阻隔的感觉,和在铜炉山时一模一样!

君吾一眼就看穿了他心里在想什么,道:“不用试了。我不允许,你便通不了。”

仙京原本就是以君吾的法力为基的,这里就是他的地盘,他最大,当然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就是说,现在,整个上天庭,整座仙京,已经彻底和其他地方隔绝了。千真万确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忽然,神武殿殿门大开,众神官精神一振,狂喜欲冲,却在看清殿门口后一愣。只见大殿之外,站着一个高挑的黑衣男子,气势森森,来者不善,拦住了众人去路。正是锦衣仙在身的灵文!

众神官正不知所措,却见灵文迈入殿中,对君吾单膝跪下,毕恭毕敬地道:“帝君。”

君吾道:“起来做事吧。你知道该怎么处理。”

灵文颔首,微笑道:“当然明白。”

慕情勉力扶墙欲站起,见状惊疑:“灵文不是还潜逃在铜炉山?”

君吾道:“不错。不过,我觉得灵文,非常有用,比绝大多数神官都有用,是难得之才。毕竟只是犯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错误,所以,我又把他招了回来。”

那说实话,比起白衣祸世,灵文做了件锦衣仙,真是“微不足道的小错误”了。现在的灵文和锦衣仙,都是这个“君吾”的下属了。这时,一团白影一闪,又一个东西蹿了进来,傍在君吾脚边,亲昵地蹭着他的靴子。风信一看,怒道:“你干什么?还不快回来!”

那东西正是那胎灵。它非但不听自己父亲的话,反而还冲他凶恶地吐着鲜红的信子。风信刚被君吾打得吐血爬不起来,现在自己儿子却抱着打伤自己的敌人的大腿不放,简直搞不清楚谁才是爹,气得恨不得再吐血一斤。紧接着,又一列面无表情的武神官涌了进来。

这些武神官全都是君吾点将上来的,从来只听他一个人的命令。灵文得了君吾指派,道:“把各个神官押回各自殿中,好生看管。”

裴茗就坐在附近,神色复杂,道:“灵文,你可真是没良心。”

灵文拍拍他肩,道:“我没良心这一点,你岂非认识我的第一天就知道?怎么样,要不要一起?随时欢迎。”

裴茗哈哈干笑几声,没说话。

谢怜则再次得到了特殊待遇,由君吾亲自把他送往仙乐宫。君吾道:“走吧。”

谢怜回头看了一眼梅念卿。到底怎么回事?你是谁?你想做什么?这个人是谁?到底是君吾还是白无相?他想做什么?

他有太多太多问题想问了,一定要单独问,细细问,这些问题只有梅念卿能解答。但君吾一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一迈出神武殿,谢怜微微一怔。仙京大街上,天色阴沉,云波诡谲,瞬息万变,与以往的光明灿烂截然不同。只有神武殿君吾手下的武神官们行动如常,押送着各个神官回到他们各自殿中,看来一片萧索不安。而原本行色匆匆的小神官们全都东倒西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不用说,定然是君吾动的手脚,从远处还传来“当——当——”的钟鸣。看来,是那钟声有问题。

二人沿着仙京大街,慢慢向仙乐宫行去。路上,谢怜飞速思考脱身之策,但一力降十会,他所能想到的所有小聪明计策,在君吾绝对的武力面前都毫无用处。何况君吾还并不是只有武力,他还总是能一眼看穿谢怜心里在想什么。

进了仙乐宫,谢怜依旧没想出什么法子,心道罢了,想不出法子也没事,只要他较长时间不和花城通灵,花城一定会觉察端倪。只要事情别在那之前无可挽回就好。谁知,关上门后,君吾忽然道:“你在想血雨探花吗?”

“……”

君吾这一句让他突然一阵心悸,心砰砰狂跳起来。

谢怜不知如何回答,“是”?那君吾会不会对花城不利?“不是”?君吾未必会相信。

见他不答,君吾微笑道:“不必担心,我知道,你一定在想他。你很想和他通灵吧。”

他和谢怜说话的语气还是和从前如出一辙,温和,包容,稳重,可靠,没有任何改变。但越是这样,谢怜就越是糊涂且悚然。

又听君吾道:“如果很想,那你就和他通个灵,说说话吧。”

“……”

他猜到谢怜方才进门时想的东西了。他根本了如指掌!

君吾微笑不变,道:“仙乐,你知道该怎么说,让他不要太担心就是。你那位血雨探花也一定很高兴你去找他通灵的。”

说着,他把手放在了谢怜肩上。谢怜感到一阵微妙的波动,心知君吾动用了什么法术,可以探听到他的通灵内容。就算是不说出来也听得到。而谢怜自然明白,君吾想听他说的是什么。

顿了顿,他硬着头皮,念出了花城的通灵口令。

听到那口令,君吾仿佛觉得很有趣,还笑了笑。谢怜却没心情窘迫或是羞涩了。几乎是瞬息之间,花城的声音便在谢怜耳边响了起来。他叹道:“哥哥,哥哥,过了这么久,你总算想起三郎我来了。”

谢怜与君吾目光交接着。他道:“三郎,我才离开了不到一个时辰呀。”

花城却道:“在我看来,重点只有‘离开’,不在‘一个时辰’。便是一瞬,也是离开。”

君吾可就在他身旁听着呢!

眼下情形分明如此凶险,谢怜却还是生出了几分货真价实的不好意思。君吾道:“很可惜,他要等的不止一个时辰。继续。告诉他,在怨灵处置完之前,他是见不到你的。不要拐弯抹角暗示他什么,我全听得到。”

怨灵处置完,那就是七天七夜。顿了顿,谢怜道:“一个时辰你都等不了,万一这次我要花的时间很长,那该怎么办呢。”

花城道:“君吾给你塞了一大堆任务吗?”

谢怜道:“是啊。”

花城道:“我帮你吧。”

君吾道:“告诉他做完这次的任务,我会许你三年闲暇。”

谢怜道:“不用,三郎你帮我守那个阵,已经是帮了大忙了,别的让我来吧。帝君已经说了,做完这次这一大堆任务,我就可以有三年的闲暇,什么都不用做了。”

花城道:“才三年?”

谢怜道:“三年还不长吗?已经是个小甜头了。”

“好吧。不过——”

他悠悠地道:“哥哥,这是你的甜头,那我的呢?”

分享到:
赞(1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