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寻五百人羁会故友 2

谢怜震惊到说不出话了。

师青玄则嚓嚓抓着头发道:“哎呀哈哈哈哈哈哈,我本来还想一直伪装成另外一个人,暗中观察你们的,没想到太子殿下你眼光很敏锐嘛!没办法,一定是因为我的风姿依旧,令人见之难忘才会这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怜双手扶上他肩膀,沉声道,“……风师大人。”

师青玄不哈哈哈了,但还是咔擦咔擦抓着头发,仿佛觉得头发里满是虱子很痒,道:“太子殿下,我不是风师啦。”

谢怜道:“好。青玄。”

顿了顿,他才道:“你……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师青玄道:“呃这个就,一言难尽啦。总之就是这样那样,这里那里,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这时,庙内众人都道:“怎么?老风!你认识这俩?”

师青玄转过身,一把揽过谢怜的肩,大力拍着道:“认识的!这是我以前的好朋友哇!”

“什么!是你朋友?老风不早说!”

“老风你这个德性,居然认识这种一看就细皮嫩肉蜜里惯出来的小白脸?!又吹牛逼了吧你!”

听众人大惊小怪,本该好笑,但谢怜只觉心中不是滋味。要知道,他们三个人里,只有当初的风师才是个货真价实“细皮嫩肉、蜜里惯出来的小白脸”。师青玄怒道:“怎么说的?我可没有吹牛皮!”

“得了吧,你以前病没好的时候整天瞎几巴说,以为我们都忘了吗!”

师青玄哇啦啦啦意义不明地喊了一通,道:“我现在要去帮朋友的忙了,走了走了!还有没人来?”

这回,众人相互看看,半晌,道:“行吧,是老风的朋友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跟老风一起去吧,免得他缺胳膊少腿的,给人打死了。”

师青玄道:“喂!”

还有人不死心地问道:“是不是真的没报酬啊?就算不给钱,给几个鸡腿啃啃也行啊?”

谢怜和师青玄简单讲了几句,双方都了解了下情况,师青玄想了想,道:“这个事儿不能威逼利诱我懂了,不过给点吃的行吧?大家也都,好久没吃顿好的了。”

只要不是抱着利欲熏心之态便无妨,谢怜道:“应该可以。不过,你这么说。”低声几句,师青玄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转身大声道,“办完这个事,回头请大家吃鸡腿喝汤哈,来不来都人人有份!注意了,不是只有去了才有份,只要自愿!”

这个说法可就妙了。“人人有份”,来不来都有得吃,那么,还选择来的,就很可贵了。师青玄吆喝道:“还有没有人来!越多越好!来来来!告诉他们,没钱的哈,就是来帮我的忙,顺便拯救苍生包围皇城什么的,随便啦,只要自愿!完事再请大家伙一起吃顿好的!”

或许是因为有了人带动,转眼之间,庙内忽然从冷冷清清变成热火朝天,群丐又分头去通知更多他们认识的流浪汉。谢怜、花城、师青玄三人站在破庙门前,谢怜抬头,看见上方本应有牌匾之处却是空空如也,忍不住想起当初博古镇的那座破落风水庙,以及庙中头颅不翼而飞的水师像和缺胳膊少腿的风师像,终归是无法按捺,转向师青玄,不确定地道:“……青玄?”

师青玄把手从他肩上拿下来,道:“什么事?太子殿下不好意思哈,我手上有点脏,你衣服,哈哈。”

果然,他的手臂在谢怜的白道袍肩上留下了脏兮兮的灰印,看上去他想帮谢怜拍掉,但马上反应过来只会越拍越脏,又收了手,尴尬地揉了揉鼻梁。谢怜哪会在意这些,他现在只是很担心一件事,道:“风……青玄,你的命格……”

师青玄一愣,道:“我的命格怎么了?”

谢怜道:“难道,黑水还是换了……?”

师青玄这才恍然大悟,忙道:“不不不,没有没有。你误会了,他什么都没干。”

谢怜本也觉得黑水不至于最后还是把师青玄的命格也给换掉了,道:“那你的手足到底?”

师青玄又抓起了头发,讪讪地道:“这个也不是他。这个怎么说呢……有不小心,也有倒霉透顶。其实都是我自己弄的。”

他既不细说,谢怜也不追问了。只是,冥冥之中,师青玄的现状,还是应了当初贺玄在风水庙里预言般的泄愤之举,不知是何玄秘。

谢怜道:“当日我法力忽然被抽走,没能帮上你的忙,真是抱歉。”

师青玄摆手道:“本来也不关你的事。要不是太子殿下你先跟我说了怎么回事,大概到最后我还是懵着的。”

谢怜道:“那日后来,到底发生什么了?”

原来,贺玄手断师无渡头颅之后,师青玄就呆滞了,贺玄跟他说什么也听不懂,只模模糊糊记得贺玄把他带出了黑水岛。后来,就把他丢到皇城里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皇城,不过师青玄以前总是吵着要去皇城喝酒吃茶开宴席,对这里还算熟悉,稀里糊涂了一阵,彻底清醒后,干脆就隐姓埋名,驻扎在这里了。

因为他已经法力全无,没有任何身份标识,而且整日混迹于以往从不会踏足的腌臜旮旯,上天庭自然查不到他的踪迹。

师青玄道:“总之,不关他的事。后来我也再没见过他了。”

没见了也挺好。这事实在难办,这么个人,到底是杀还是不杀呢?而且水师临死前最后关头还狠狠恶心了贺玄一把,谢怜着实为师青玄捏了一把冷汗。恰在此时,众丐带着人回来了,杂杂拉拉,嚷嚷道:“老风老风!我们给你拉来这么多人,怎么样?”

师青玄竖起大拇指,道:“干的好!人人吃鸡腿!”

“这么多人,吃得起不?”

师青玄一挥手,那一刻,谢怜简直错觉他就要挥出十万功德了,只听他道:“这算什么!别说这么多人,再多十倍也吃得起!”

好容易回过神来,粗略一点,竟然不知怎么的凑到了二百多人,这可超乎谢怜的想象了,他喜道:“风师大……青玄,真是帮大忙了!”

师青玄洋洋得意道:“那是当然,我在哪里可都是一呼百应的,今后说不定还能组建一个帮派啥的捞个帮主当当,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身后的群丐都道:“老风又犯病了。”

“可不是,又吹上了!”

师青玄道:“什么,我真的不是吹!”

几个乞丐非要拆他的台,对谢怜道:“这位朋友,你不知道吧,老风刚来的时候可犯浑了,整天神神叨叨跟人吹牛逼说自己是神仙。”

师青玄脸上微显尴尬之色,立刻呔道:“没空听你们废话,留着嘴啃鸡腿吧!”

谢怜听在耳中,笑容微敛,心却仿佛一张揪成一团、又缓缓舒展平铺开来的宣纸。

风师大人变了,又没有变。

太好了。

师青玄道:“太子殿下,接下来怎么办?人我找到了,交给你们了。”

虽然人数不够,但也是暂时的,先把阵围起来再想办法。谢怜道:“好,接下来再找一处可以容纳这么多人的空地。”

方才在他们交谈的过程中,花城始终没有插话,不知在想什么,这时才道:“好办。哥哥随我来就是。”

谢怜点头,师青玄一边一拐一瘸地跳着,一边回头卖力招呼道:“大家跟过来,别跟丢了哈!”

谢怜本来下意识想去扶他,但见众人无一人去扶,他也不比别人走得慢,心下明白。一群乱七八糟的乞丐闹哄哄地在挤出了贫民窟,涌到大街上,没走几步,忽听一声暴喝:“站住!干什么的?你们这么多人,深更半夜的聚众想闹事?!”

众乞大惊大警:“糟了!是巡逻兵!”

谢怜却头都没回,因为花城也没回头,道:“不用在意。”话音未落,那士兵便倒下了。

众乞惊奇不已,七嘴八舌,师青玄道:“安静!别把更多兵都引来了!”于是众人又相互嘘声。花城顿住脚步,道:“哥哥,就这条街吧。”

谢怜道:“这条?的确从位置上来说是最合适的,不过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

这条大街十分宽阔,平平一条铺向前方,正是皇城的主干道,当然引人注目!众人都道:“是啊,万一给人发现赶走就糟了!”

花城却道:“没关系,他们发现了也赶不走的。“

谢怜点点头,道:“诸位,我必须言明,接下来,我们即将对付的,是非常凶险的东西,可能会有危险。而一旦它突入,整个皇城都会陷入危险之中。所以务必要确保每一个人都是自愿的,没有二心,有没有人觉得害怕想要退出的?”

无人。谢怜道:“好,那么现在请大家一个接一个的,拉住另外一个人的手,围成一圈。”

有人疑惑道:“这是什么阵法?怎么听起来像是小娃娃手拉手?”

师青玄喷道:“废话那么多,照做就是了。”

“嘿老风,你这话就不对了,要知道,谁也没你废话多呀!”

叽里呱啦,众人依言,两百多个人手拉着手,在皇城宽阔坦荡的主干道上围成了一个极大极大的人圈。师青玄道:“这样拉着那些东西就冲不进皇城了?”

谢怜道:“不是。它们迟早会冲下来的。”

师青玄纳闷儿道:“那你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用的?”

谢怜道:“是陷阱。这个阵法立起来后,那些东西突破皇城保护界冲下来,就不会四下流窜,而是会全部都被吸引到这个圈子里,落入陷阱。”

分享到:
赞(24)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有人吗

    匿名2019/03/08 22:24:02回复
  2. 有der

    二狗2019/04/08 20:50: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