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冷白鬼温语惑迷童 2

谢怜当场大叫起来,风信冷不防被他吓了一跳,道:“怎么了?!怎么了!”

谢怜脸色苍白地指着镜子道:“他!我……我、我……”

风信顺着他的手,往镜子里看去,好一会儿,却是一脸懵然地转过头,道:“……你怎么了?”

谢怜吓得不轻,紧紧抓着他,好容易才能把多说几个字:“我!我!我的脸!你没看见吗?我脸上有?!”

风信盯着他的脸,叹了口气。谢怜还在疑惑他为什么没反应,却听风信道:“殿下,你才发现自己脸上有伤吗?”

谢怜如坠冰窟。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风信会这么说?

难道风信、根本看不见此刻镜子里的他脸上这张面具?!

谢怜脱口道:“你看不见吗?我脸上有东西!”

风信疑惑道:“什么东西?具体指什么?我没看到?”

谢怜又去看镜子:“不可能!我……”

可是,他这再看一次,镜子里的他脸上那张面具却消失了,映出的还是他那张惊惶失措的脸。

脸上交错着乌青的伤痕,看起来失魂落魄,狼狈至极,仿佛一个被财主暴打一顿的小长工。谢怜情不自禁愣住了,试着触了触脸颊边缘,心想:“……这是我?”

这时,只听风信道:“殿下,你……是不是太累了?还是被那臭小子气到了?听我的,最近你别出去了,还是多休息吧。”

谢怜好容易回过神来,见风信背了弓、提了凳子就要出门去,忙道:“不是!我……”

风信一面推门,一面回头:“还有什么?”

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下。因为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

本来现在的日子就已经很艰难了,如果告诉风信,白无相可能又会回来缠上他们,风信会怎么做?

风信对白无相的阴影也不浅,他会怎么做?会不会萌生退意,像慕情那样离开?

在他胡思乱想的当儿,风信已经出门去了。谢怜被关门声惊醒,只好缩回床上,闷上被子,打算再睡一觉。

忽然,他闻到了一股怪味。

谢怜爬起来,先还以为是王后又在做饭了或是老鼠什么的死在角落了,起身察看,找来找去,最后却发现,这怪味的源头,居然是自己。

谢怜这才想起来,他已经几十天没有换衣和洗漱了,当然会有气味。

谢怜屏住呼吸,心中一下子涌起一股对自己的厌恶。想到父母和风信一定都觉察到了,但都没跟他说,又是一阵羞耻,偷偷摸摸开门看了看,外面没人,于是自己找了新衣服,打算烧水洗个澡。

一番折腾,总算是泡在了浴桶里。他把自己整个人沉进水底,憋到窒息,几欲昏厥才浮出来,狠狠洗了几把脸。

把全身上下都刷过一遍之后,谢怜伸出手去拿衣服,心不在焉地抖开衣服正要穿,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这根本不是他的衣服,而是白无相那件惨白的大袖丧服!!!

谢怜只觉他泡着的热水瞬间变成了一锅冰池,毛骨悚然,失声道:“谁!是谁干的?!”

是谁趁他不注意偷偷把衣服换了?!

他湿淋淋地跳出来,撞倒了浴桶,一声巨响,整个屋子登时水漫金山,惊得隔壁屋里的国主王后都被吓到了。王后扶着国主进来一看,谢怜赤着身体倒在地上,满地都是水,吓得她扑上来抱着他道:“皇儿,你是怎么了啊!”

谢怜湿淋淋的披着头、散着发,抬起脸来,反手一把抱住她道:“娘,鬼,有鬼,有鬼缠着我啊!他一直跟着我!”

他这模样,看上去就跟疯了没有两样,王后再也受不了了,抱着儿子心疼得哭了出来。国主也看着谢怜发呆,四十几岁的人,如今看来已逾花甲之年。冬日的寒气冻得谢怜一个激灵,指道:“衣服。快看那衣服!……”

然而,他再去看那衣服,哪里是什么白丧服?不还是他的白道袍吗?

谢怜忽然一阵愤怒,一拳锤在木桶上,咆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在玩儿我吗?!”

王后强忍泪水,抱着他道:“皇儿别生气,你先把衣服穿上,穿上吧,别着凉了……”

这一日,风信回来的也很晚,脸上倦容,也比以往更深。

谢怜已等他许久,迫不及待地道:“风信,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虽然白无相这东西太诡异厉害,即便是告诉风信,提前示警估计也没什么用,但他思来想去,还是认为这件事不应该瞒着风信,因此决定告诉他实情。岂料,风信没有立刻问他是什么事,而是道:“刚好,我也有点事想跟你说。”

谢怜心想肯定白无相这件事比较重要,要紧的事还是放到后面再说,坐到桌边,问道:“你先说吧,什么事?”

风信迟疑了一下,道:“还是殿下你先说吧。”

谢怜也无心推辞了,低声道:“风信,你千万小心,白无相回来了。”

“……”

风信勃然色变:“白无相回来了?为什么这么说?你看到了?”

谢怜道:“对!我看到了。”

风信脸色发白,道:“可……可不对啊,为什么会被你看到?为什么被你看到了你还安然无恙???”

谢怜把脸埋进手里,道:“……我也不知道!但他不但没杀我,而且还……”

还像个慈爱的长辈一样搂着他摸他的头,还对他说“到我这边来吧”。

听他讲完这几日的诡遇,风信脸上的震惊渐渐褪去,被迷惑代替,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谢怜道:“反正一定不怀好意,而且他好像一直跟着我,总之……你小心些!帮我提醒父皇母后也小心些,但别吓着他们。”

风信道:“好。这几天我不出去了,那小子送来的东西……应该能撑一段时间。”

说来实在难堪。慕情走的时候,还是把他带来的东西都留下了。虽然当时谢怜情绪失控,砸他说不需要他的东西和帮助,但是冷静下来,还是都灰溜溜地把东西都捡了回来。谢怜叹了口气,点点头,又道:“对了,你要跟我说的是什么?”

提到这个,风信又迟疑了。顿了顿,他开口,竟是难得的吞吞吐吐起来,一边抓着头发,一边道:“其实也……殿下,你那里,还有钱吗?或者什么能典当的东西?”

谢怜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这个在这种时候堪称傻瓜的问题,愕然道:“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风信硬着头皮道:“……没什么……只是如果有,能不能……先借我点?”

谢怜苦笑道:“……你觉得还会有吗?”

风信也叹了口气,道:“我想也是。”

谢怜想了想,道:“但我之前不是送了金腰带给你?”

风信喃喃道:“那个不够的,远远不够……”

谢怜吃了一惊,道:“风信?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会一条金腰带都不够?你是在外面打了什么人要赔钱吗?跟我说说?”

风信回过神来,忙道:“不是!你别放心上,我就问问!”

再三追问,风信都保证没事,谢怜不放心地道:“要是有什么事,你千万告诉我,咱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风信道:“你别管我了,干想也想不出办法的。殿下你还是先解决你这边的事吧!”

他一提这个,谢怜的心又沉了下去。

如他所料,接下来的数日,那个东西始终都阴魂不散地纠缠着他。

谢怜总是能在许多出其不意的地方看到那张悲喜面,或是一个若有若无的白色人影。有时是在深夜的床头,有时是在水中的倒影,有时是在霍然打开的门口,有时,甚至就在风信的背后。

白无相似乎以恐吓他为乐,而且,故意只让他一个人看见。每当谢怜受不了地大叫起来指向他,其他人一冲过去,或是一回头,他就消失了。这样的日子,谢怜过得一惊一乍,心里恨得恨不得把这东西抓住大卸八块,可他根本连对方的影子都踩不着,难免日夜颠倒,身心俱疲。

一日,他半夜惊醒,感到难以抑制的口渴,想起一整天都没好好喝水,爬起来准备出去喝点水,却听外面隐隐透进来人声和微弱的烛光。谢怜一惊,立即躲在门后,心口砰砰狂跳:“是谁?如果是父皇母后和风信,何必这么鬼鬼祟祟?”

谁知,这鬼鬼祟祟的,真的是他父皇母后和风信。风信的声音压得极低:“殿下休息了吧?”

王后也小声道:“睡下了。”

国主道:“好不容易才睡着,你们明天莫要太早喊他,让他多睡一会儿。”

这句话让谢怜心中一酸,紧接着,又听王后道:“唉……这样下去,皇儿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谢怜正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这时,风信低声道:“他也是最近实在太累了才会这样。发生太多事了。劳烦二位陛下也盯紧一些,如果殿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千万马上告诉我。但是不要被他觉察到了,还有,不要说些刺激到他的话……”

谢怜躲在门后听着,脑子里一片空白,阵阵血液往上直冲。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他心中咆哮道:“我没疯!我没撒谎!我说的是真的!”

谢怜一抬手,“砰”的撞开了门,屋里三人齐齐一惊,风信站起身来:“殿下?你怎么没睡?!”

谢怜劈头盖脸地道:“你不相信我?”

风信一怔,道:“我当然相信你!你……”谢怜打断他:“那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看到的那些都是幻觉,是我自己的妄想?”

国主和王后想要插话,谢怜立即道:“别说话,你们不懂!”

风信道:“不是!我相信你殿下,但你最近太累了也是实话!”

谢怜看着他,没有说话,心里有什么地方,却在嗖嗖地灌着冷风。

他相信,大体上,风信还是相信他的。至少有八分。

不是全盘相信。毕竟,谢怜最近这日子过的,实在是太有病了。换任何一个外人来看,都铁定会判断这是个疯子,有什么资格让人全盘信任?

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以前的风信,是会毫无保留地相信他的!就算只有两分怀疑,也让人无法忍受!

谢怜心中满是愤怒和怨气,不知是对谁的,对白无相,对风信,对所有人,对自己。他一语不发,掉头出门,风信追上去道:“殿下,你去哪里?”

谢怜强作冷静道:“你不要管,不要跟上来,回去。”

风信道:“不是,但是你要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去。”

谢怜打定主意,突然狂奔,风信脚程不如他快,不一会儿就被他远远甩开,只能在后面喊,国主和王后也出来一起喊他,谢怜却充耳不闻,越奔越快。

他一定得主动出击了!

如果白无相要杀谢怜,或风信,或他的父母,没有一个不是易如反掌,但他偏偏不杀,却要把他当成玩具一样玩,再把他当个笑话看!

谢怜一面飞奔,一面对着黑夜吼道:“滚出来!!!你这个阴沟里的怪物!!!滚出来!!!”

白无相完全就是冲他一个人来的,因此,他相信白无相一定会跟着他出来的。然而,一通词汇贫乏的咒天咒地后,却没有如往常一般从料想不到的阴暗的角落里飘来几丝冷笑,或是在他身后悠悠地现出一个人影,冷不丁把一只手放在他头上。狂奔数里,谢怜终于耗干了体力,深深弯下腰去,双手撑住膝盖,气喘吁吁,胸口喉管弥漫上一股铁锈味。

良久,他猛地起身,继续朝前走去,低声道:“……你要跟我耗下去是吗?行,慢慢耗!”

他一个人在荒山野岭、深山老林中不知徒步行走了多久,雾气渐渐浓郁起来。

四面黑漆漆的老树们张牙舞爪,全都向前方倾斜,压抑至极,仿佛在邀请他踏入一片不归的禁地。谢怜心知前方不善,但避无可避。而且,一定要做个了断的,迟早要来的,于是,沉着脸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前方白雾中,竟是隐隐浮现出一排闪闪发光的事物,像是一面发光的墙。

谢怜从没见过这种东西,微微皱眉,定住脚步。而那面“墙壁”,居然在向着他这边缓缓逼近!

谢怜心生警惕,折了一根树枝,握在手里严阵以待。待到那堵“墙壁”逼到他身前不足两丈,他才愕然发现,那并不是墙,而是无数的幽冥鬼火。因为太多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面火光之壁,或是一张大网。

那些鬼火虽然诡异,但却并无杀意,只是沉默地飘浮在谢怜面前,不让他继续前进。谢怜试着绕过它们,这些鬼火却立刻变换方向,拦到谢怜身前。同时,他听见许多个声音道:

“别过去。”

“不要过去。”

“前面有不好的东西。”

“回去吧,不要再继续走下去了!”

这些声音木然而密集,如潮水一般,听得人背后发寒。谢怜被它们包围在中间,注意到,这些鬼火里,有一团火焰格外明亮,也格外沉默。

虽然鬼火这种东西根本没有眼睛,但望向那团鬼火时,他却仿佛能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迎了过来。

看来,这一只鬼是这些鬼火里最强的。其他的鬼火,全都是在跟随着它而已。

分享到:
赞(1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