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两分颜色大开染坊

半面妆女!

半面妆女,是一种由年老女人对年轻少女的嫉妒凝结而成的低等鬼怪。她们无法坦然面对自己的老去,坚信吸食年轻女子的血肉可以使自己恢复青春,喜欢捏尖了嗓子,伪作少女之声与人说话。但所谓“双目乃是心灵之窗”,苍老是一件无论如何也无法掩饰的事情,她们吸食的血肉越多,下半张脸越年轻,带有眼睛的上半张脸就越苍老,一张脸的上下对比就越强烈。尽管如此,她们还是执迷不悟。

谢怜湿淋淋地出了水,一脚踩在水缸边缘,准备飞身拿下,权一真却宛如回光返照一般,弹起来就是一巴掌。那半面妆女实在是太弱了,被他拍在地上,惨叫一声,道:“饶命!”

谢怜不慌不忙,抓过道袍随手披了,道:“就是你盗走了锦衣仙?”

半面妆女忙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哪里敢闯神武殿啊!”

想想也是,一般的低等鬼怪,真没那个胆子擅闯神武殿,不被打得魂飞魄散才怪。而且,这只半面妆女大概也和锦衣仙没什么关系,粗略一看,鬼龄大概只八十多,而锦衣仙的传说已经大几百年了。

谢怜道:“那你这锦衣从哪里拿到的?”

那半面妆女捡了头巾,重新遮住自己上半张脸,声音重新尖细起来,道:“回……回道长的话!是……我在鬼市里面淘到的……”

“……”

还能这样?在鬼市里面淘到的???

谢怜无语片刻,又道:“那卖给你这件锦衣的又是谁?”

半面妆女惶恐地道:“道长!求放过啊!我也不知道,鬼市里面做买卖,又不要查祖宗十八代!”

说的也是。要是在鬼市做买卖得查祖宗十八代,鬼市也不会有这么热闹了。一个东西留了空子,才会活起来。谢怜问了一阵,问不出什么东西,确定这只半面妆女的确只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喽啰,道:“奇英,让你殿里的神官来把这女鬼收了吧。”

权一真却道:“不。我殿里没有神官。”

谢怜道:“一个都没有?你没点过谁的将吗?”

权一真理直气壮地道:“一个都没有。”

“……”

原来,这西方武神竟是独来独往,从没点将过一人,连一个处理杂物的副手也没有。谢怜好歹是因为养不起,权一真这种情况,大概只能说是性情怪异了。他只好自己翻出个陶罐,把那半面妆女收了,再从郎萤手里接过那件锦衣,抖开细看,不禁微微蹙眉。

邪气是挺邪气的,但怎么说?依谢怜之见,这种邪气太流于表面,就犹如依靠胭脂水粉厚厚抹了一层堆出来的,而非自内而外散发的。谢怜直觉这东西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危险,但还是保持了十二分的警惕。这时,权一真过来看了两眼这件衣裳,道:“假的。”

谢怜一怔,道:“怎么说?”

权一真道:“这衣服是假的。真的锦衣仙,我见过,比这厉害多了。”

谢怜奇道:“你何时见过?其实见过锦衣仙的人也不少,但都还是没法分辨,你为何如此笃定?”

权一真却不说话了。恰在此时,灵文通灵至达,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道:“太子殿下,我们这边接到消息,你菩荠观西方二十里处似乎有小鬼持锦衣仙出没,劳烦你去看看了。”

谢怜道:“又有?好吧。”看了一眼权一真,不出声地通灵道,“哦,对了,还有件事,灵文,奇英见过锦衣仙吗?”

灵文道:“奇英?啊,他哪里是见过。他可比见过要厉害多了。”

谢怜道:“这从何说起?”

灵文道:“那就复杂了。不知殿下有没有听过一件事。这镇守西方的武神,原先不是奇英殿,而是引玉殿?”

谢怜想起,这段还是当初风师在极乐坊一边脱衣服一边告诉他的,不由微感辛酸,道:“听过。听说,这二位殿下原本是一对师兄弟?”

原来,当年引玉未飞升时,乃是他师门的首席弟子,某次见一蛮头蛮脑的小儿流落街头,一时好心,便求师父收留。这个小儿,就是权一真了。

同门数载,引玉可以说一直对权一真照顾有加。他率先飞升,还点了权一真的将。灵文道:“奇英你见过几次,差不多知道的吧,他有点儿……”

谢怜接道:“不知世故?这是好事。”

灵文笑道:“好不好,要分人,分情况。有的人就会觉得他太我行我素了,也不懂礼数,不给人面子,初登仙京那些年,要不是引玉殿下帮他兜着引着,早不知给多少人打死了。”

谢怜若有所思道:“那两位殿下应该关系很好。”

灵文道:“原先是很好的,坏就坏在,后来,奇英自己也飞升了。”

两人都是打西边飞升的,怎么办呢?于是,两人说好共同镇守西方。

师兄弟共守一方水土,听似一桩美谈佳话,然而,一山终究不能容二虎。

如果说,引玉的资质,值得上天为他降下一道天劫,一万个人只里有一个,那么,权一真的资质,就可以撑过三道天劫,一百万个人里都未定能出来一个。一开始还好,不明显,可越到后来,双方差距越大,权一真分明半点不通人情世故,既不会拉近仙僚关系,也从不费心去讨好信徒,相反,他压根就没记住过除了引玉以外任何共事神官的名字,还胆敢暴打信徒叫他们去吃|屎,可以说怎么出格怎么来了。然而,他的疆域就是越来越大,信徒也越来越多。与之相比,引玉一殿黯然失色,终于坐不住了。

这师兄弟二人每逢生辰都会互赠礼物,某一年,权一真生辰那日,引玉送了他一件威风凛凛的铠甲。

“……”

谢怜道:“锦衣仙?”

灵文道:“不错。”

这锦衣仙除了能吸血杀人,还有一个诡奇之处:送谁穿,谁就会对让他穿这件衣服的人言听计从。由于此前师兄弟二人一直关系不错,权一真不假思索就穿上了那身甲衣。不久,引玉状似无意地开了个玩笑,权一真受那锦衣仙控制,鬼迷心窍便要照做,要不是君吾注意到不对劲,及时制住,他险些就把自己脑袋割下来当皮球拍了。灵文道:“所以,当年这件事闹得极大,很是轰动,引玉以神官之尊做出这种残害同僚的事,当然马上被贬了。”

照理说,这样一来,两位神官应当是翻脸了。但谢怜想起中秋宴上奇英殿的信徒表演的那出滑稽戏,一个丑角在权一真背后使劲儿跳,演的应该就是引玉。然而当时权一真的反应是勃然大怒,继而跳下去殴打自己的信徒,道:“我觉得奇英应该还是很尊敬引玉殿下的,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灵文道:“这就不知道了。有没有误会,人都被贬了不知多少年了,还有谁关注呢?”

谢怜点了点头,正想告别,灵文却又道:“且慢。太子殿下,还有,方才我没说完。你菩荠观东方六十里,也有持锦衣仙的不明人士出没。”

“……”谢怜道,“这也隔的太远了吧,怎么还有?”

灵文道:“没完呢,听好了,还有:西北方四十二里,东南方十五里,北方二十二里……”

一口气报了二十七八个地点后,灵文才道:“嗯,目前暂时大概就这些了。”

等她报完,谢怜已经全部都忘掉了,略感郁闷:“这一次你们殿里效率还挺高的啊。不过,目前?暂时?就是说还会有吗……难不成鬼市那边在批发锦衣仙?”

灵文道:“差不多吧。鬼市里有许多来路不明的流动卖家,经常披皮卖假货,卖完假货就换一张皮,所以一般行家不会在里面乱买东西。但不乏有鬼当是淘古董,总想着‘万一捡到便宜了呢’。这次锦衣仙失窃,很多鬼界小贩都得到了小道消息,趁机行骗,随便找了件衣服就说是锦衣仙,不可思议的是还是有很多鬼买,买了以后就会找人去试,实在给我们这边搜集消息添了不少麻烦。”

这根本就是在扰乱他们寻找真正锦衣仙的视线,四面八方一下子涌出这么多“锦衣仙”,谁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但是,既然任务交付给他们了,就得想办法完成。谢怜道:“先从最近的开始,一个一个找吧。”

谢怜没法力,权一真不会画缩地千里,二人手下都没有副将神官,不过,好在灵文报出的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出没地点只有五里,乃是一座废弃的染坊,当即拍板,匆匆趁夜出发。

谢怜原本是让郎萤待在菩荠观里的,谁知他竟是自己跟出来了,还赶不回去。想想此行应该不算危险,也能给郎萤长长见识,反正今后都是要带他修行的,这次带着便带着了。

三人夜行几许,前方路边忽然传来阵阵诡异的号子声:“噫吁嚱!噫吁嚱!”

听到这熟悉的号子,谢怜停下了脚步。前方迷雾中,缓缓显出了一个高大的轮廓,以及四团轮转飘飞的幽幽鬼火。权一真似乎准备动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说,谢怜却按下他,道:“没事。认识的。”

果不其然,四具黄金骷髅抬着一座步辇,现身于三人眼前。权一真似乎从没见过这种神奇的东西,睁大了眼,目光闪闪发亮。为首那骷髅唱道:“可是仙乐国的太子殿下?”

谢怜道:“是我。有什么事吗?”

黄金骷髅唱道:“没事,没事,就是兄弟几个闲来无事,想请问一下,太子殿下赶夜路,需不需要咱们帮忙载一程啊?”

路途不远,谢怜刚想婉拒,权一真却道:“好!”已经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仿佛很想坐一坐这华丽诡异的步辇。谢怜哭笑不得,上去拉他,那步辇却忽然一歪,猛地把权一真甩了下去。谢怜也歪了一下,却被人扶了一把,他脱口道:“三……”回头一看,却是不知什么时候也登上来了的郎萤,紧紧握住他胳膊,一双黑漆漆的眼正望着他,默然无言。

骷髅们赶紧抬起步辇,八条腿转得跟四对风火轮似的,一边稳稳地飞奔着,一边嚷道:“让开让开!不要挡路,不要挡路!”

权一真被无情地甩在地上,翻身跃起,似乎还未放弃,又准备跳上来,但骷髅们跑得太快,他总也差一步,便在后方穷追不舍,看样子是真的很想很想坐这抬步辇,过一把瘾。看他在后面追得认真,谢怜在步辇上未免于心不忍,觉得这是不是在欺负小孩,虽然知道这步辇是花城的东西,未必欢迎别的神官乘坐,但还是忍不住道:“那什么……不能载三个人吗?”

骷髅们唱道:“不能,不能!只能坐两个人!”

风火轮一般地跑了一路,权一真便追了一路。一到地点,黄金骷髅们放下谢怜二人,抬起步辇一溜烟跑了。权一真始终都没坐上车,极为失望,还望着那步辇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谢怜携着郎萤下了步辇,却听前方一片哀声载道,都是从那座废弃的染坊里传出来的。谢怜心中奇怪,不是说这染坊夜里根本无人吗?

走近一听,才知道那些声音哀嚎的是:

“小的再也不敢在花城主他老人家的地盘上卖假货了!”

“真的不敢了!但是,请您转告城主他老人家,这些假的锦衣仙也是我从别鬼那里批发来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三人来到染房前。恰逢一名黑衣鬼面人从里面出来,似乎已等候多时了,对他微微欠首,道:“太子殿下。”

这声音,正是当初在极乐坊里抓住郎萤、带回给谢怜的那名鬼使。而当时,谢怜在他的手上,看到过一道咒枷。

分享到:
赞(43)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怜怜已经三次脱口而出三郎了

    匿名2019/02/21 20:29:16回复
  2. 妻奴是不会舍得心肝宝贝涉险的

    匿名2019/03/30 17:35:00回复
  3. 权一真表示不服,为什么你们坐车我要跟着跑……

    陈栎媱2019/06/03 17:16:20回复
    • 因为那是我三郎和太子殿下的婚车啊

      匿名2019/06/07 21:12:15回复
  4. 我知道了,这个郎萤是花花变的,所以才能吃怜怜的菜,看不得怜怜沐浴,还不给权一真留在沐浴的怜怜身边,还能坐上黄金轿辇。。。

    花怂怂2019/06/16 21:41: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