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题离思心躁乱墨痕

谢怜微微一怔,道:“那会是谁?照常理说,这种风浪,最多应该只有不到五十人被波及。”

花城道:“我猜测,或许和半月关一事里,派来那空壳道人的是同一人。”

如此说来,似乎一直有一只手,在把他往各种纷乱事件的中心推。谢怜顿感莫名,道:“那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花城摇了摇头,若有所思。这时,忽听菩荠观外一阵小儿嬉闹之声,他锐利的视线扫了出去。顺着他的目光,谢怜透过窗棂向外望去,只见两个小孩儿在门外瞎玩儿,谷子骑在郎萤肩膀上,一副无忧无虑之态。

理所当然地,水师瞒天过海偷梁换柱、风师是冒名顶替、“地师”也是冒名顶替、水师身首异处风地不知所踪,四件事,四个晴天霹雳,四道惊天炸雷,一个比一个响,在上天庭和中天庭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时之间,大家都太过震惊,以至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神武殿都没人发表意见了。就连君吾的手都好像都快支不住额头了。

虽然明仪平日里就不怎么跟人打交道,只有师青玄这种喜欢纠缠不休的自来熟跟他能混得好,大家都和他没深交,但一想到自己的同僚居然就是传说中的绝境鬼王,冲击力实在太大。

为了扮好地师,这么多年来,这位鬼王都勤勤恳恳,在人间聚了一大批信徒,中秋宴斗灯还能进十甲,比上天庭绝大多数神官排位都高,实在是太可怕了,不愧是绝境鬼王。搞得大家都忍不住嘀咕,就算现在告诉他们花城也在他们中间,或者花城在上天庭插|了个人,也不会更震惊了。

黑水玄鬼和水师无渡之间恩怨不提,但真地师仪死于黑水玄鬼之手,这一点却没什么疑问,因此,上天庭正式对黑水玄鬼发起了缉拿令。但谁都知道,一个绝境鬼王想藏起来,有那么容易被找到吗?

所谓墙倒众人推,以往,风水二师风风光光,一呼百应。师无渡哪次出现不是众星捧月,一朝横死,众星却是大气也不敢出。师青玄爱广交朋友,出手大方,这时平日里的无数“好友”也不知去哪里了。裴茗敛了水师的无头尸骨,下葬当日,冷冷清清,除了谢怜、灵文,竟没几个别的神官到场了。谢怜想到,近来数日,不知是不是有意而为之,已经有一批人开始烧砸风水庙了,虽然他于心不忍,阻拦过几波,但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发现供奉的神明失灵了,只会愈演愈烈,拦得住一时,拦不住一世,再过十几年,甚至只要几年,人们就会把这两位曾立于上天庭巅峰之地的风水二神官忘记了,不由微感悲凉。

末了,谢怜对灵文道:“风师大人……青玄的下落,还有劳您费心了。”

灵文也是面色凝肃,多日都无笑容,道:“不必太子殿下多言,我也定当全力以赴。”

裴茗却道:“太子殿下,与其让灵文殿在那边老牛拉破车地慢慢找,不如直接问问你那位血雨探花,能不能跟那个黑疯鬼打听下,把青玄弄到哪里去了?水师兄的头他也拿走了,他还想干什么?”

谢怜摇了摇头,无奈道:“裴将军未免太想当然了。一位绝境鬼王想做什么,还需要对另一位告知吗?”

于是,裴茗也不多说什么了。

回到菩荠观,许多村民都围在观前,窃窃私语。谢怜不用问就知道怎么回事,因为菩荠观内正传来一阵鬼吼鬼叫。村长胆战心惊,拉住他道:“道长,你那个疯表弟,他他他,他又……”

谢怜对外的说辞是戚容是他疯了的表弟,被人嫌弃,无人肯养,所以他才义务收留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假话。他道:“又疯了是吧,没事,关牢了,他不会出来的,大家散了吧。”

村民都道:“哦。”散了。散之前,村长送了一篮子鸡蛋给谢怜,道:“那个,道长,你家的小花……”

谢怜先是一懵:“???小花???”终于反应过来,道,“哦,三郎是吧。”想到现在花城对外的身份是他亲弟弟,离家出走到他这里来来玩儿的,微觉汗颜。村长道:“是啊!你家小花他啊,今天又帮我们修了东西,你晚上好好犒劳一下他吧。”

“是呀!给他补补,吃得壮壮的,干活更棒!”

谢怜忍俊不禁,道:“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一打开门,郎萤已经缩在角落睡了,戚容则躺在地上一边挺尸一边嗷嗷鬼叫,一副烧心烧肝的模样,谷子正在给他捶背揉肩,道:“爹,你好点没?”

“……”谢怜一手取下斗笠,一手放鸡蛋,道,“你怎么了?吃坏肚子了?”

戚容呸道:“只要你他妈别给我做东西吃,我就是在地上舔|屎舔灰也不会吃坏肚子!”

听他说得夸张,谢怜双手笼袖,道:“那你要不要真的试试舔舔那些,看看会不会坏肚子?”

戚容道:“呸呸呸!老子说什么来着,你又暴露了你阴暗的内心!变着法儿子想折磨我!哎哟哟哟哟哟,乖儿子不错不错,换边儿捶捶。嘻嘻嘻嘻~哎妈,他妈的怎么回事,最近真是躁死我了,躁得跟猫要叫|春似的。我是不是病了?!太子表哥!我病了!肯定是你因为你虐待我,我才生病的!你这天杀的雪莲,又要害人性命了!”

谢怜蹲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道:“是不是发烧了?”顿了顿,挪开手蹙眉:“没有啊。你该不会是在假装吧。”

戚容又要骂了,谷子可怜巴巴地道:“道长,我爹没有骗你,他最近一直不舒服,今天惨叫好久了。”

看戚容在地上蠕动,谢怜摇了摇头,站起来准备找找药箱,却忽然发现,功德箱里居然是沉甸甸的。这功德箱是花城新做的,应该根本没什么东西才是,谢怜奇怪之下,掏出钥匙打开一看,瞠目结舌,居然被一箱子明晃晃的大金条晃瞎了眼。

“啪”的一声,谢怜赶紧又把功德箱关上了。

水师送来的那一箱金条他不是早就送回去了吗?难道谁又送回来了???

不会是花城,他不会做直接塞金条这么简单粗暴的事。谢怜转头问道:“戚容,有谁来过吗?”

戚容指着他鼻子骂道:“喂你有没有搞错,你真当我是你养来看门的啊?你当你是绝?绝也没你这么大的脸哪,臭黑水和狗花城都不敢把我当看门的!”

“哐”的一声,菩荠观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却是花城踢门进来了。一看到他,戚容登时哑了,悄悄往一旁蠕动而去,根本不敢再提那夜所见。谢怜道:“三郎,你回来啦。”

花城笑眯眯地道:“是啊。”

谢怜道:“辛苦你了。村长送了些东西要我犒劳你,今天晚上吃点好的。”

花城道:“好啊。不过,今晚哥哥要不要到我那里去?”

谢怜道:“鬼市吗?”

花城道:“嗯。顺便,把这个东西也带去。”他指了指戚容,“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把他的魂给拉出来。”

沉吟片刻,谢怜道:“也好。”总这么拖下去,也不是法子。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戚容太能吃了,他这菩荠观真的已经供不起了。

戚容一听要送他去鬼市,大惊失色,百般抗拒,然而,抗|议无效。一阵烟雾后,他被花城化成了一只青色的不倒翁,叫谷子抱在手里,带去了鬼市。

鬼市还是那般热闹,走在大街上,群鬼都还记得谢怜,见他又来了,纷纷嚷道:“大伯公!……啊不,城主的朋友大人,您又来啦!”

“嘎!是不是想念我们这里的特色小吃了嘎!”

谢怜把那一篮子鸡蛋也带来了,当做从人间带来的土特产分了下去,许多拿到鸡蛋的鬼乐得手舞足蹈,有的决定今晚和着自己的血一起吃了,有的宣布要用这颗蛋孵出一只八丈妖兽来。花城解了戚容身上的术法,一阵青色的烟雾过后,戚容附身的男子出现在街头,抱头防蹲,一语不发。有的鬼嗅出了他身上的味道,道:“咦,这不是青鬼吗?”

群鬼都围了上来,嗅了半天,乐了,道:“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青鬼,这个傻屌又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没被打够吗哈哈哈哈哈哈居然还敢来!”

花城道:“小的看好,大的想个办法,在不损及肉身的情况下把他给我拖出来。”

“是!城主!”

于是,几个相貌和美的女鬼抱起了谷子,哼了几句小调便把他哄得睡着了。其余的妖魔鬼怪则开始和戚容开始玩儿起了鬼抓人。一个大叫逃跑,一群鬼在后面穷追不舍。花城和谢怜看了一阵,便调转方向,进了千灯观。

二人缓缓步入殿中,走近供台,那台上还是铺着笔墨纸砚。近来谢怜都心情沉重,看了这些,有意轻松氛围,微微一笑,道:“上次教你,说要你有空多练练字,不过,最近,都没有练吧?”

花城咳了一声,道:“哥哥,你把犒劳我的东西都分给别人了,晚上我吃什么?”

谢怜学着他的样子,轻轻挑眉,道:“不要顾左右而言他。”

花城道:“练刀我可以,练字不行。哥哥不在身边指导,我一个人练,恐怕练的不对,越练越差。”

谢怜一边眉挑得更高了,道:“三郎这么聪明,还有不擅长的事吗?”

花城提笔,沾了一点墨,状似十分谦虚地道:“当真。还请哥哥赐教。”

谢怜叹了口气,道:“你先写写看吧。”

于是,花城认真地写了两行。谢怜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道:“……打住,打住。你……还是住手吧。”

不要糟蹋好好的笔墨纸砚了。花城道:“哦。”果真打住,收了笔。谢怜摇了摇头,道:“三郎,你……你不要跟人说,你的字是我教的呀。”

花城道:“哥哥,我真的尽力了。”

他这话说的,似乎有点委屈。一位好好的绝境鬼王,名号报出去,三界皆闻风丧胆,此时却像个小学生一般站着,乖乖听谢怜批评。又讲了几句要领,谢怜还是如上次一般,握住了他的手,道:“再来一次吧。这次要认真。”

花城道:“好。”

二人都凝神作书。写了一会儿,谢怜随口问道:“为何还是《离思》?”

花城也随口答道:“我喜欢这诗。”

谢怜道:“我也喜欢。不过,三郎还有别的喜欢的诗吗?这首写熟了,也可以写写别的。”粗略来算,这首诗几十个字,两人大约写了几十遍了,也该换一首了。花城却道:“就写这首吧。”

落笔,他轻轻吹了吹墨,笑道:“我若是喜欢什么,心里就再容不下别的,永远都会记着。一千遍,一万遍,多少年都不会变。这首诗,便是如此。”

“……”谢怜微微一笑,道,“是吗。”

花城道:“嗯。”

“……”

谢怜放开了手,轻咳一声,道:“那很好。三郎是至情至性之人,挺好的……哦,你再自己练练吧。啊,对了。戚容似乎最近身体有些不适。”

花城放下纸,又提了笔,道:“哪方面的不适?”

谢怜转过身,道:“他似乎是说浑身上下躁得慌。可是我查看过,好像并不是那人的肉身出了问题。总归不会是因为天气不好。”

花城在他身后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谢怜道:“应该就是这几天,今天尤为严重……”

话音未落,他心中忽然油然而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正在此时,身后传来“啪”的轻轻一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半空坠落了。

谢怜猛地转身,道:“三郎?!”

原先握在花城手里的那支笔坠落了下来,在雪白的纸面上划下一道凌乱的墨痕。而花城脸色微沉,仿佛有些身形不稳,一手扶在神台边缘,另一手捂住了他那只右眼。

分享到:
赞(28)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我的花花

    匿名2019/02/21 18:24:19回复
  2. 难得一见的脆弱花

    匿名2019/02/21 19:33: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