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神提神不如鬼吃鬼

谢怜继续道:“我斗胆猜测,那位贺生,单名一个玄字。并且,他的生辰八字,和风师大人是一样的。”

偷天换日,瞒天过海,可不是随便找一个都能成的,必然得符合某些特定条件。

从那白话真仙第一次抓到师青玄时问的三个问题来看,它牢牢记住了两件事:

第一,猎物名字里有个“玄”字;第二,猎物的生辰八字。但它不认得猎物的脸,还要师青玄自己走上去给它看。因为师家补救得早,除此以外,大约也一概不知。

所以,若要找一个人给师青玄挡灾,必须是一个和师青玄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并且名字里带有“玄”的男子。

这样的替死鬼,太难找了。但天下何其之大,往死里找,不一定没有。仗着他大水师的势,撒网下去,还真找到了这样一个人,而且,居然还是个有飞升潜质、即将渡劫的!

这等好事,怎能放过?较之苦修,何其便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说到这里,一旁明仪似也反应过来了,神色渐渐凝肃。师青玄先是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望向靠在门边的花城。毕竟这种事儿可不能当着一只鬼的面讨论。花城却抱着手臂,笑道:“风师阁下不必看我,你该担心的不是我,这事可与我无关。你不如担心一下,上天庭有没有其他人抓到尊兄这个把柄了。”

明仪沉声道:“你果真在上天庭有眼线。”

花城无所谓地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地师被派到鬼市,原本就是去查这个的,但看样子,那眼线埋得极深,卧底了十多年,还是没查出来到底是谁。花城说这件事与他无关,谢怜自然是信的,不多想。但他还说“不如担心一下上天庭其他人”,谢怜又忽然想起了一茬,问道:“风师大人,那夜在倾酒台你为何自己把护法阵的门打开了?是不是有人叫你出去的?那人是谁?”

师青玄道:“有。就是白话真仙。一开口就……”

谢怜双手笼袖,道:“但它怎么会知道你的通灵口令?”

“……”明仪黑着脸道,“还不是这个人自己,整天到处要跟人交朋友,有空没空都要聊几句!话多!”

师青玄冤枉道:“明兄你话不能这么说,找我聊的都是上天庭的神官,我可没跟这东西自报过家门!”

谢怜道:“既然那白话真仙蛰伏多年,卷土重来,能把水师大人……这种秘辛都查得清清楚楚,要弄到风师大人的通灵口令,也不是难事。一定是有谁把你的通灵口令泄露出去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可以顺着这个查查。”

明仪又道:“所以,你看清它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了吗?它把你叫出去后干了什么?”

“……”师青玄似乎头痛起来,道,“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它施了咒术,我看不清。”

他说得含糊,也没说看到了什么,明仪脸色冷峻起来。谢怜猜测,大抵是一些血社火原型的血腥画面,确实也不好描述。半晌,师青玄叹了一口气,道:“是我没用。我要是能自己飞了,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师青玄原本的命数,在凡人里来说,大概算是很好的了,否则那白话真仙也不会盯上他。但恐怕还远远达不到能飞升的程度,这种人都是有一层灵气罩着的,非人之物难以下手,况且,哪个妖魔鬼怪愿意主动招惹未来的神官?

一个人能不能飞升,不是说聪明就行的,聪明又努力也不一定行,更不是砸越多天材地宝就越有用。有时就是那么可气。十年寒窗,不及人天生才思敏捷出口成章;百年呕心沥血,比不过人弹指一挥间的一缕悟念。

没有那个命就是没有。哪怕水师花再大血本往弟弟身上砸,如果没换命格,很可能就止步于中天庭,顶多做个下级神官的领头羊了。能走到如今这一步,无限风光,全是因为兄长偷了本属于别人的东西,安在自己身上。但凡有一点儿良知和自尊,得知真相后的滋味,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这一出,那原本真正拥有飞升气数之人,今天又会是何等风光?

想到这里,谢怜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他道:“不。风师大人,叫你出去的,不是白话真仙。”

师青玄把脸抬起来,道:“啊?那声音肯定是它,我不会记错的。”

谢怜道:“不不,声音是它,不代表本体还是它。各位,还记得吗:白话真仙盯上的猎物,最后都是自杀身亡的。但是,有一个人例外。”

顿了顿,他道:“贺生是怎么死的?血社火里是怎么演的?是自杀吗?”

师青玄睁大了眼睛,道:“不是自杀。是……”

明仪道:“力竭身亡。”

谢怜道:“没错!即便厄运缠身,直到最后一刻,贺生也没动过要自杀的念头。”

他凝神道:“仔细想想,这个人心志异常坚定,接连遭遇不公不辛各种打击,若是寻常人,恐怕早就自暴自弃,或是一了百了了,但他一直在对抗,没有哪一件事屈服了。我猜,也许白话真仙找上他之后,一直都没吸到它想要的东西——恐惧。他的死,也不是因为恐惧绝望而崩溃自杀。白话真仙缠上他,其实根本没吃到好果子,一口下去,咬到个钢板,崩了牙,最后输得彻底。”

师青玄听着,缓缓摇头,由衷地叹道:“……我的确不如此人。”

谢怜继续道:“他带着一身杀气和怨气死去,我不觉得,这样被锤炼过的魂魄会就此安息,必然不得安宁,渴望复仇。

“所以,风师大人,我认为,现在的‘白话真仙’,很有可能,并不是在你刚出生时找上你的那个。而是顽强对抗到死之后,把白话真仙反噬了的贺生,或者说,贺玄!”

此言一出,师青玄和明仪都怔了。花城则淡淡地接了句:“鬼吃鬼。”

人吃人,下得去口的话,顶多吃个撑;鬼吃鬼,吃的方式对了的话,则可以把对方的能力和法力消化为己用。

谢怜道:“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白话真仙’为什么了解这件事的许多细节了。原本这种精怪,钝而怪,不会这么聪明的。但现在回来找你们的,是一个……”

他本想用“结合体”,但又觉得不太准确。这时,花城道:“强化体。”

谢怜道:“对。吞噬掉白话真仙后,贺生的意识完全掌控主导地位。现在的他,不光有诅咒的能力,还很聪明,并且,有着对你们无穷无尽的怨恨。”

所以,虽然它明明早就知道了师青玄的通灵口令,却没有一开始就以通灵术对他下死咒,非要一步一步,收紧圈套,逼得他自堵双耳、自闭双眼、自锁空屋。仿佛猫捉到一只老鼠,不马上杀了,先玩儿着,玩儿到它自己吓死。

半晌,明仪道:“事已至此,你打算怎么办。”

众人都望向师青玄。师青玄已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头发抓得乱糟糟,茫然道:“……你们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是……暂时,不知道怎么看我哥了……”

毕竟是自己亲兄,而且是为了自己,犯下这种滔天大罪,害了人性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也算情有可原。师青玄又道:“但是,我在这里先拜托各位,先,千万不要说出去!暂时的,只是暂时,让我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办。虽然我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到,总之,我先自己冷静一下……”说到最后,他已经语无伦次,两眼发直了。

师无渡口口声声说要师青玄“治病”,有什么病可以治?无非是跌落神坛,变回凡人罢了。再给他换一次命,再次飞升,这“病”才能好。虽然很难再找到一个那么合适的人选了,但谁知道师无渡还会用什么邪法?也难怪师青玄嚷嚷着要做凡人不做神仙,忙不迭跑了。

还有那份关于白话真仙、错漏百出的卷轴,必然为了不让师青玄查到正确的方向而做的误导,不知究竟是出自师无渡之手还是灵文之手。但当初师无渡要找那样一个符合条件的人,必然需要灵文殿帮忙撒网。灵文本尊当真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吗?既然有师青玄一个神官是这样飞上来的,那会不会,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神官也是这样飞上来的?

若果真如此,那就太可怕了,天下大乱,必须慎重视之。除了花城置身事外,优哉游哉,小茅屋内其他人都是一脸心事重重,如临大敌。正在此时,茅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有牛在“哞哞”怒叫,更有许多农人嚷道:“拦住!拦住!”

“杀气腾腾的想干什么!”

谢怜到门缝边一看,道:“是裴将军。”

裴茗方才明明被权一真抡起榻一通猛砸,此刻却完好无损地站在外面。他面前有一块歪碑,以碑为界,似乎有所忌惮,不敢贸然进犯,只扶剑立于原地。众农人手握锄头镰刀,写了满脸的不欢迎。农田里那黑牛鼻子出了几道粗气,突然人立起来,瞬息化成一个人高马大的健壮汉子,面目颇为英俊,还穿着一只小小的铁鼻环,笑道:“哟喂,这不是裴将军吗,稀客。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先说好,你家小裴那事可不管咱的事。”

谢怜若有所思。方才看到那农田和黑牛时,他便隐隐有了印象,果不其然,此地正是雨龙山雨师之乡。当年,也正是这位牛兄,把雨师笠借给谢怜用去降雨的。一别多年,风采如昔,犁起地来还是那般勤恳大力。师青玄也挤到了门缝边,对谢怜道:“雨师家的牛。牛不错的。”

裴茗此前曾在雨师这边吃了亏,眼下自然客客气气,不卑不亢,颇为有礼地道:“不敢当。裴某此次并非是来寻雨师国主的。请问风师大人有没有来到贵乡?”

分享到:
赞(46)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我的双玄啊……

    白白不加糖2019/06/06 00:04:38回复
  2. 第n次的天官…
    为双玄心疼

    若邪2019/06/07 08:51:17回复
  3. 殿下好聪明啊,通过几点线索几个人的反应,就把事情推的八九不离十……

    匿名2019/06/07 17:32:31回复
  4. 贺玄的恨可以理解……
    有种录取通知书被别人盗用,自己去工地搬砖还被开除的那种感觉吧……

    匿名2019/07/15 16:37: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