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斗真仙太子替风师

师青玄却没再出声了。

谢怜心下不妙,道:“风师大人?你怎么了?你还在吗?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不说话???”

如果是在混乱中被闹着好玩儿的夜游者带走了,不会突然沉默,难道是已经遇害了?可是,再着急也没用,他连风师此刻身在何处都不知!

人群终于安静下来,明仪也终于从风水庙里脱身出来。天界有规定,不可对凡人滥用法力、随意显灵,如果伤杀人命,都是要被记过的。这规矩可苦了那些循规蹈矩的神官,不然,随手一挥这群人就跟那屋顶一起飞了。众人好容易才反应过来,哇哇乱叫着:“出、出现了!真的出现了!”“妖怪来了!”一哄散了。谢怜道:“地师大人!方才你怎么没拉住风师大人?你见着他没?是什么时候失散的?”

明仪道:“方才人群中有鬼趁乱袭人。”

想来是他见有人性命危急,分心去救,打了鬼却丢了朋友。谢怜道:“我们赶紧分头去找吧!应该还没走远。”

忽然,通灵阵里重新响起师青玄的声音。他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这笑声十分突兀,但总归是有个回音了,谢怜忙道:“风师大人!刚才你怎么了,突然不说话,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师青玄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本风师是那么容易出事的吗我不过故意开玩笑吓你们罢了哈哈哈哈哈哈明兄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不拉住我我要死了一定化为绝来找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仪道:“少哈哈。说人话!”

谢怜已经知道这人越紧张越亢奋越害怕越要哈哈哈了,这不,已经连停顿都忘记了,打断他道:“你没开口说话吧?神情有没有明显变化?有没有动手反抗?”

师青玄道:“我没说话。神情没变。没有反抗。”

谢怜心想:“坏了。这是吓傻了。”

他放缓了语气,温声道:“很好。听我说,风师大人,没关系的。你不要怕,就这么维持原样,装作什么都没觉察的样子,有什么话就悄悄在通灵阵跟我们说,随时说。但千万不要被那东西发现你已经知道它是什么了。把你的灵光悄悄散开,形成一层法场,护在你身周,这样可以确保你至少不会摔倒或者掉进坑里。万一有什么兵刃袭来,你也可以有所觉察。”

师青玄的声音欲哭无泪:“哦。然后呢?”

谢怜道:“然后深呼吸。就这样,多来几次……有没有好多了?”

他语音十分柔和,很能起到安抚作用。师青玄道:“好像好了一点,谢谢太子殿下。”

谢怜便试探着道:“那……你觉得,如果你现在睁开眼睛,悄悄看看拉着你的那个东西,会怎么样?”能不能撑得住?

师青玄道:“会死吧。”

“……”

看来,师青玄若是睁了眼,他的恐惧便会在睁眼的一瞬间达到顶峰,成为那白话真仙绝佳的美味和养料。在那之后,估计也就失去战斗力了。而且,万一他一睁开眼,那东西也刚好在直勾勾地盯着他,没准堂堂风师,当场就要口吐白沫、如星陨落了。谢怜道:“那你还是闭着眼吧。”

明仪道:“它带你离开风水庙后,朝什么方向走的?”

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师青玄的位置。师青玄闭着眼看不见去了哪儿,但可以根据大致方位和步距步数来估计位置。师青玄却道:“不知道。”

明仪:“这都不知道!”

师青玄大怒:“正常的谁会去记这种东西!而且我不是以为那是你吗!”

一旁花城作壁上观,已经无聊到又换回了那身红衣,然后换回黑衣,再换成白衣。几乎谢怜每次一回头,他就瞬间变了一副模样,每一身的束发方式、配饰和靴子等等都不尽相同,时而俏皮,时而飘逸,时而肃杀,时而华丽。看得谢怜眼花缭乱,频频回头,无法自拔。发觉之后猛地眨眨眼,止住脱口而出“这身不错”“好看”的冲动,道:“且住且住,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你们多吵一句风师大人就多走一步,越走越远越难找到。”

师青玄痛苦地道:“我说你们真的找不到我吗,也就五六十步的样子啊,绝对绝对不超过一百步,还走的老慢老慢!!!”

不到一百步?明仪迅速冲了出去,消失在街道尽头。不过须臾,他又风驰电掣地重新出现在风水庙门口,道:“没有!”

坏了。谢怜道:“缩地千里!”

那白话真仙趁乱把风师带出风水庙后,恐怕立即施展了缩地千里之法,把他们送到了别处,否则,不到一百步的距离,早就找到了。这个法术一开,天南地北,谁知道会被送到哪里?要找到风师下落,无异于大海捞针!

事情大意不得,谢怜立即道:“我去上天庭的通灵阵通报一声。”

师青玄却忙道:“慢着!太子殿下别去!你答应过我要保密的,我哥就快渡第三道天劫了,三道一大坎儿,绝对不能坏在这一步!”

明仪道:“再拖下去,现在就让你渡劫。”

师青玄怒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多少双眼睛都盯着我哥呢。这个东西就是故意盯着这个时机找来的,它休想得逞,别想!我就是死了尸骨烂了,也要在我哥渡完劫之后再被挖出来!”

半晌,明仪道:“好。好!”

谢怜敏锐地觉察到,他语气下竟是压着一股愤怒,这是前所未有激烈情绪,微觉不安,不愿任其发展多生事端,抢道:“风师大人,那东西一直牵着你走吗?”

师青玄道:“是。它正抓着我的胳膊。”

谢怜道:“它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比如特殊的妖气,或特别的气味,触感之类的。”

“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四周环境呢?比如,你脚下路面崎岖还是平坦?有没有踩到什么或踢到什么?”谢怜想看看能不能根据周边环境,尽快确认大致范围。师青玄道:“路面很奇怪!很软很飘,好像在云上。”

“……”谢怜心道,“你这是吓得腿软了吧……”

师青玄五感里已经封了二感,很难给出什么线索,怕是要就此断了。虽然花城一直就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看戏,但一来,他本身就是来看戏玩耍的,和师青玄非亲非故,还是鬼界人士,没有理由出手帮神官的忙;二来,谢怜也不愿老是劳烦他出手相助,于是,定了心神,道:“风师大人,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马上从那东西身边脱离,不过,我需要你的许可。”

师青玄立刻道:“好的,我许可!”

花城却忽然定住身形,道:“移魂大法?”

“什么?”

谢怜道:“不错。正是移魂大法!”

移魂大法,顾名思义,是一种换魂法术。以我之眼,见你所见。这种法术并不常用,一者燃烧法力极为凶残,二者极少有谁愿意把最重要的身体控制权交出去。花城凝了神色,道:“哥哥,慎重。”

师青玄道:“那你对上它怎么办???”

谢怜道:“我又不怕它,无所谓。”

明仪道:“换。”

花城则道:“哥哥,再考虑清楚。”

忽然,师青玄道:“它停步了。”

闻言,谢怜在通灵阵内喝道:“没空犹豫了,现在!”

师青玄一咬牙,道:“拜托你了,太子殿下!”

谢怜道:“好!”

话音刚落,他闭上双眼,身体突然变得极轻,轻得仿佛要飘上天去;突然又变得极沉,沉得仿佛要坠入地底。一阵地转天旋后,渐渐才有了实感,稳了身形,仍是闭着眼。而耳朵里听不到一丝声音。

一只手,正抓着他的胳膊,立定不动。

谢怜猛地睁眼,一手取了耳塞,另一手一翻,反客为主擒住了那白话真仙,笑道:“你好啊?”

师青玄闭目许久,四周又是一片漆黑,因此,谢怜在他身体里刚睁眼的一瞬,无法适应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但那抓着他的东西已经变成了他抓着的东西,若邪不在,谢怜特地使了个锁法手,如精钢镣铐一般钳住了那只手,令对方无法以法术脱身。通灵阵内,师青玄的声音道:“太子殿下!你还好吗?要是不行你要不先换回来,还是我自己顶上算了!!!”

看来,师青玄也已经安全地换到他身体里去了。谢怜一手牢牢锁着那白话真仙,一脚在瞬息之间踢出了三十多记重踢,道:“挺好的!”就是刚刚移魂,会略不适应,等待会儿适应了,出手出脚都可以更凶残。师青玄道:“殿下,我告诉你我法宝的法诀,法力什么的你随便用不要客气!”

谢怜无剑傍身,将那风师扇“刷”的展开,道:“好!”

师青玄又道:“化女相的法诀我也告诉你吧,我的女相法力更强!”

谢怜断然拒绝:“不。这个就不必了!”

花城沉声道:“哥哥,你快看四周,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地方。”

明仪道:“不,还是先说,正跟你斗的是什么东西吧。”

几句下来,谢怜的双眼也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他眯了眯眼,朝对面那黑影望去。

分享到:
赞(20)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奇迹花城233

    匿名2019/03/10 15:10:37回复
  2. 楼上你是秀儿吗23333

    二狗2019/04/07 18:23: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