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鬼主

温客行慢慢地坐正了身体,沉默不语地看着他。他两条长腿盘起来,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膝盖,半晌,才轻声说道:“我不姓容,只恨我今生今世没见过那姓容的,不然见他一回,宰他一回。”

周子舒脸上看不出什么讶异的神色,闻言顿了顿,才放慢语速,说道:“哦?看来那是我猜错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如今的鬼主,便是容家后人呢。”

黑暗中只能听到张成岭轻轻的鼾声,两人相距不远,却都是死一般地沉寂,不知过了多久,温客行才慢慢地露出一个笑容。这笑容和他平日里傻乎乎见牙不见眼的表情不一样,眼角并没有笑纹,一双漆黑的眼睛依然冷冰冰,反射着微弱的光,尖锐地看过来,长眉微挑,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哦?”

周子舒话音轻得似乎连嘴唇都不怎么活动,语速却极快:“喜丧鬼花钱雇了毒蝎,一路缀着那小鬼,其实并不是要杀他,而是非常想知道,张家庄惨案的那一回,他有没有见到过一个少了一根手指的人,据我所知,吊死鬼薛方,便是少了一根手指的。但从那日在破庙里遇见那群人开始,我便知道,张家灭门的案子,并不是鬼谷之人做的。”

温客行似乎很感兴趣一样地追问:“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周子舒轻轻笑道:“从十万恶鬼众手里毫发无伤、全胳膊全腿地把那小鬼一路护送到太湖,我若是真有那么大本事,早就称霸武林了,还在这混什么混?”
温客行用一种很是炽热目光看着他,说道:“……你也不用这样自谦。”

周子舒继续道:“可为什么喜丧鬼要追着这小鬼不放呢?我想着,或许只有一个解释,无论张家庄的案子是谁做的,这中间定有青竹岭恶鬼,私自出谷,参与到了其中,喜丧鬼怀疑……或者说,想让别人怀疑,那人便是吊死鬼。再者那日顾湘在破庙中杀了的黑衣人临死的时候,说过一个‘紫’字。紫什么呢?我想……不会是紫煞吧?”

温客行点头道:“不错,我二人从江南一路跟到了太湖,又一路跟到了洞庭,来得巧合,出现得也可疑,我还杀了地穴里的那个小鬼,也是怕他吐露我身份,对么?”

周子舒说道:“这并不难猜,温兄,放眼整个江湖,叫我猜不出来路的人,实在太少了,南疆北漠不算,中原武林,充其量一只手也能数过来,和你相处了这么多日子,若再不明白,岂不是太傻了么?”

温客行沉默了一会,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噗嗤”一声笑出来,点点头,道:“你知道的事真是太多了,周……庄主?周大人?”
周子舒笑道:“如今不过草民一个,鬼主实在太客气了。”在温客行方才直接点名“七窍三秋钉”的时候,周子舒便知道,自己的来路恐怕已经被他猜到了。

两人便无话了,那一刻,温客行不再是油嘴滑舌专好男色的大混混,周子舒也不再是荒腔野调潦倒落魄的流浪汉——风崖山诡秘的主人和天窗莫测的前首领在一个废宅里默然相对,更像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唯一的见证人还居然在一边睡得昏天黑地。

周子舒便往张成岭的方向看了一眼,将声音压得更低:“鬼主一直跟着这孩子,难道不是因为觉得他知道些什么,比如……那个犯忌离开鬼谷、之后又一直追杀他的人究竟是谁?”
温客行笑眯眯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跟着他呢?”

周子舒失笑:“你不是跟着他,难道还是跟着我不成?”

温客行却只是笑,那样子竟非常容易让人误会成他正深情地看着一个情人,笑得周子舒愣是觉得有些发毛,半晌,温客行才轻飘飘问道:“阿絮,你不觉得我们俩越来越配了么?”
周子舒斩钉截铁地道:“完全不觉得。”

温客行看着他,仍只是一脸让人寒毛倒立的温柔,周子舒和他面面相觑半晌,忽然问道:“你这是吃错了什么药,还是练功走火入魔的后遗症?”
温客行却忽然轻轻地抓住他的手指,摸索着攥住他手心,执起来,低头轻轻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反问道:“你说呢?”
周子舒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只觉得那嘴唇的温润触感和那人纠缠不去的目光缠在了一处似的,越发觉得他疯疯癫癫、病得不轻了,便干笑一声道:“温兄胃口实在是太好了。”
温客行厚颜无耻地道:“好说,只是我一见你便胃口大开,你说可怎么办呢?”

随即不待周子舒接口,温客行便继续不着边际地扯道:“还是好多年前,我在路边看见一具死尸,头发都枯死了,散乱着凝成一团,衣服也看不出原先的颜色,顶着一张血肉模糊的面孔,鼻子被削了去,连五官的轮廓都看不出了,身上被一杆枪从前胸穿到后背,自胡蝶骨下过,我多瞧了几眼,一见那对骨,便知道,这生前定是个绝世美人,后来你猜怎么着?”

周子舒深深吸了口气,然而温客行却抢在他开口前说道:“我这一辈子看人骨,还从未走眼过,所以啊,阿絮,你干脆把易容洗了,让我也亲亲抱抱过过瘾。世间美人稀有,可也不算特别难得,我胸怀阅尽天下美人的大志,向来绝不纠缠,说不定见了你本来面貌,天雷勾地火,跟你睡上一宿,也就不惦记了。你这样……我却想跟你过一辈子了。”

周子舒本想说什么,话都到了嘴边,一听到这,立刻忘词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温客行就前仰后合地笑起来,指着周子舒道:“吓死你。”
“你娘的。”周子舒简短地点评道,然而却顿了一下之后,又想到了什么,忽然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算了吧,你也节哀顺变。”

温客行愣住,讷讷地问道:“什么?”
周子舒却不再和他说话,只是靠在一边闭目养神。
为什么会在好多年后,仍把一个死人的模样特征记得那样清楚,连穿得是什么,头发什么样都复述得分毫毕现呢?必然已是回忆了无数回,已经刻在心里,一回又一回地装作若无其事东拉西扯地样子说出来,唯恐自己忘了他的模样。
周子舒就是莫名地明白那种感受——也许他们偶然于茫茫人海中相逢,不知彼此的底细,可这不妨碍他们生来便是知己。

第二日周子舒便和张成岭离开荒院——当然,还带着一个不请自来的姓温的跟屁虫。周子舒打算再去一趟平安银庄,看看上回嘱托的事他们查得怎么样了,也好多了解一些事,以便在张成岭那空空的脑壳里塞些东西,省得他懵懵懂懂地就知道傻练功夫。

张成岭很快便发现,跟着他这便宜师父学点东西,真是十分痛苦,他只管自己背出一长串的又拗口又不知所云的口诀,也不管别人听得懂听不懂、记得住记不住,这就算是教给你了,美其名曰“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张成岭只觉得周师父领的这个门槛实在太高了,简直比别人那的半山腰还高,云里雾里的,脑子里更是一坨浆糊了,两眼翻白地背得磕磕巴巴,那傻样子看得周子舒十分不耐烦,便一巴掌扇在了后脑勺上,骂道:“你那是背口诀呢,还是上吊呢?”

张成岭知道自己笨,也不敢回嘴,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周子舒便道:“干什么?”
张成岭说道:“师父,我不明白。”
周子舒深吸一口气,觉着自己受他一声师父,理当有些耐性,便勉强着按捺下性子,放慢了语速,自觉很有耐心地问道:“是哪里不明白?”
张成岭看了他一眼,默默地低下头去,小声道:“哪里都不明白……”
周子舒默然无声地移开目光看向别处,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了,道:“小鬼,你脖子上顶着的那玩意儿究竟是脑袋还是夜壶?!”

温客行跟着在一边拾乐,见状,便上前拉开他们两人,自动把自己想象成跟在严母身边的慈父,一边自得一边臭美,乐滋滋地跟周子舒道:“你差不多行了,会不会教徒弟?多聪明的也让你骂傻了。”
周子舒道:“怎么不会,我师弟就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温客行微微睁大了眼睛,奇道:“那你师弟背不出口诀、练不会招式的时候,你怎么办?”
这年代有些久远,周子舒皱着眉想了一阵,才说道:“我让他将本门入门的练气口诀抄过三百遍,练不会慢慢练,再不会不给饭吃,还不会……也不用睡了,半夜叫人把他卧房锁上,叫他去雪地里自己领悟。”
张成岭闻言偷偷打了个寒战。温客行愣了半晌,才叹道:“令师弟……真是命大。”

周子舒脚步一顿,忽然道:“他命不大,已经死了。”张成岭和温客行都看着他,他那一张青黄的面孔看不出丝毫端倪,周子舒不甚温柔地拍拍张成岭的头,平铺直叙地道,“好好学吧,你想多活几日,便得有本事。”

然后他将张成岭丢给温客行,留下一句:“我去见一个朋友,你替我看他一会儿。”便运起轻功,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张成岭和温客行两个面面相觑。
半晌,温客行才深有所感地道:“你师父说得十分有道理,得有本事——算了,他也不在,咱们换换脑子,我接着给你讲上回那个红孩儿的故事的后半段。”
张成岭是个没出息的,便立刻又来了精神,两人一边往最近的一家酒楼走,一边听温客行说道:“那些个妖魔鬼怪可怎么办呢?红孩儿想了很久,试了无数个法子,终于让他想出了一个主意,只需一个法宝——”

他们两人一个顺口胡诌,一个十分捧场,路途中十分愉快,正想走进一家酒楼,忽然,只听身后一个女孩叫道:“主人!主人,可找着你了!”
温客行和张成岭回过头去,见顾湘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奇的是,她身后竟然还跟着个曹蔚宁。温客行想不通这两个货怎么混到一块去了,还没开口问,便听顾湘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地说道:“昨日不见了你,我便去找,结果听这位曹大哥说你和周絮将那张家的小子给带走了,他便自告奋勇地带我出来寻你们啦!”

曹蔚宁一脸傻笑,连声道:“自当奉陪,自当奉陪。”

顾湘继续道:“主人,曹大哥不但人仗义,还十分有学问呢,我跟你说……”

温客行简直想装成不认识他们两个,拉着张成岭便往酒楼里走。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居然被一个怪蜀黍当成小萝莉……摔!

分享到:
赞(48)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还有半山腰,都让我想起了扶摇山

    澄宁cp永不拆2018/11/12 01:56:42回复
  2. 容炫对战五大家族让我想起了童如和四圣互掐….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1/05 00:43:13回复
  3. P大的文都有互通的地方……超亲切!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14:27:02回复
    • 比如脑袋上顶的是夜壶吗╮(╯▽╰)╭

      陈栎媱2019/01/16 18:07:51回复
    • 鄙人深表赞同

      眼镜度数900多2019/02/12 22:39:29回复
  4. 同意楼上的,想到六爻

    匿名2019/02/15 15:03:49回复
  5. 然后容炫死了童如孤身一人成北冥三魂封于三枚铜钱中“ 飞升”

    若邪2019/03/03 14:24:10回复
  6. 就我一个注意到顾湘说曹蔚宁有学问吗?

    匿名2019/03/16 14:01:48回复
  7. 都是为情

    顾玥2019/03/16 15:28:24回复
  8. 虽然我也想起了六爻
    但我想说
    阿湘跟小曹有戏!

    2019/03/17 13:38:01回复
  9. 楼上让我想到曹春花了。

    铜钱。2019/03/27 22:45:18回复
  10. 周子舒的师弟……梁九霄么……

    吹爆priest2019/04/08 06:48: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