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神武殿太子见太子 3

他双膝尚未落地,君吾一伸手,便托住了他的手肘,没让他这一跪成真,叹道:“仙乐。”

谢怜又站直了,垂首道:“对不起。”

君吾看他,道:“你这算是知错了?”

谢怜道:“知错。”

君吾道:“那你说说,知的是什么错?”

谢怜不语。君吾摇了摇头,道:“量你也不知道。”

他微一侧首,示意谢怜跟他走,两人一齐往神武殿后缓缓步去。君吾负手在前,边走边道:“仙乐现在是长大了。”

他这么说,谢怜自然是没敢接话。君吾又道:“你飞上来这么多天,一次也没有来神武殿报到过。若是换个人这么不敬,灵文殿就可以直接去问责了。”

谢怜第三次飞升后,一直没敢去神武殿见君吾,就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位帝君,索性拖着。可是,他方才那一声“对不起”,指的当然不是这个。君吾自然也心知肚明,又道:“你这一声对不起,若还是为过去的事道歉,那便算了,我不收。你自己说过的,当忘则忘。”

谢怜苦笑道:“这怎么能忘。”

君吾淡声道:“那就往前看吧,还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你。”

谢怜揉了揉眉心,道:“仙乐眼下不过一介破烂神,没有法力,谈不上被需要,只求不添乱就好了。”

君吾道:“何必自贬?之前两次,不是都做得挺好的?”

谢怜道:“只是可能把裴将军给得罪了。”

君吾道:“明光那边没事,你不用担心。”可说到裴将军,就不得不再提花城了。君吾转身,道:“弯刀厄命,血雨探花。说吧,你这次下去,惹上什么人了?”

谢怜轻咳一声,道:“帝君,我发誓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只是有一天路上偶遇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朋友,跟他处了一段日子,并没多想。”

君吾点头,道:“偶遇,小朋友,绝境鬼王。仙乐,你可知,方才若是明光追问下去,而你当着其他神官的面也说了这些,后果会是什么。”

谢怜无奈道:“仙乐知道。但事实就是如此,我说实话,旁人不信也没有办法。我也不敢当着别人的面说这实话,还要多谢帝君及时解围了。”

君吾道:“我自然知道你不会和鬼界蓄意勾结。”

谢怜道:“多谢帝君信任。”

君吾却道:“但若是如此,我这边手头的一件要紧事务,恐怕就不大好派你去了。”

谢怜道:“何事?”

此时,二人已来到神武殿后。前殿后殿,以一面高大的壁画隔开,壁画正面,绘的是耸立于云海之巅的金殿,白光万丈,壁画背面,则是一副万里山川图。

谢怜仰头望去,这面巨幅地图上嵌着许多细碎的明珠,仿若星辰,这些,都是人间神武殿的所在标识。有一粒明珠镶嵌在此,便说明这里有一座神武庙。八百年前,君吾领着第一次飞升的谢怜来到这里时,那些星光还没有这般密集,而地图之上,闪烁的珠光几乎均匀覆盖了整个视野,美妙而震撼。

君吾站在山川图之前,道:“七日前,有许多人亲眼见到,东边一座森林附近,突然冲天燃起一条火龙。”

闻言,谢怜神色凝重起来。

君吾一手负在背后,一手轻轻敲了敲图上一处,道:“那火龙烧了两炷香,这才熄灭。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谢怜道:“火龙啸天之法,火焰虽强,但不伤人。这是在求救。”

君吾道:“不错。求救,而且,是一位来自上天庭的神官在求救。”

谢怜道:“并且,是被逼到绝路之下的求救。”

因为这火龙啸天之法,火焰极强,而又不能伤人,势必会爆了那位神官的一部分法力,一个不小心,也许是整个人的法力都爆掉,直接陨落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恐怕没人会用这种法子求救。既然它出现了,那么,就说明,有一位神官,已经身处万不得已的危机之中了。

谢怜道:“上天庭里最近有哪位神官下落不明吗?”

君吾道:“这次把各神官都召了回来,其实不光是为半月关之事,更主要的就是趁此机会清查各位神官的行踪。除了常年不现身的几位,如雨师,地师,其他的神官就算未能赶回来,也都回应了。”

沉吟片刻,谢怜道:“有没有可能不是本届的神官,而是往届的哪位退隐的神官呢?”

君吾道:“若是如此,那范围就大了。许多退隐的神官,已经杳无音讯多年,根本无法推断遇险的是哪一位。”

恐怕灵文殿的各位文官们最近两眼发黑脚底发虚地就是在忙这件事,那难怪无法抽身细查与君山那人面疫少年的下落了。谢怜道:“能逼得一位神官不得不爆体来求救,想必来对来头也不小。这附近可有什么妖魔鬼怪的老巢或者聚集之地?”

君吾道:“有。”

他转向谢怜,缓缓地道:“你可知鬼市?”

谢怜略一思索,道:“听说过。”

鬼市乃是鬼界第一繁华之地,处于人界与鬼界的交界之处。众鬼云集在此交易,群魔乱舞。一些有几分修为的方士也时常进去做点买卖,打探点消息。甚至有一些天界的神官也会出于好奇或是不可告人的缘由,乔装改扮,进去一游。偶尔,也有什么都不懂的活人误入,若是如此,恐怕不是要被生吞活剥,就是要被吓个半死了。

鬼市自古以来有之,人间流传着许多关于它的传说。谢怜就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赶夜路的人看到前方有一个热热闹闹的集市,大红灯笼,张灯结彩,乐呵呵地进去,却发现周围的人都要么带着面具,要么披着头蓬,要么长得其丑无比,很是奇怪,但也没多想,买了一碗面,坐下来准备吃,拿着筷子送进嘴里,吃着吃着觉得不对劲,再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面,分明是一碗还在蠕动的黑头发!

思绪拉扯回来,君吾道:“看到那火柱后,我立即派了神官去搜查了那座森林,然而似乎是被迅速转移了,并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恐怕对方会防备更甚。所以,此次,我需要一个人,秘密下界,探查鬼市。”

谢怜道:“不可打草惊蛇,令对方再转移一次,所以才不能在神武殿上和众位神官明言,让太多人知道,对么?”

君吾道:“正是如此。”

谢怜道:“那么帝君,仙乐请命。”

君吾道:“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原也是你。可这事,你去做,恐怕不太方便。”

谢怜道:“有什么不方便的?”

君吾道:“第一,东方,是郎千秋所镇之地。你若要去,少不得要与他合作。”

这又算得了什么?谢怜道:“这点我完全没问题。请放心。”

君吾道:“第二,你可知,鬼市如今是谁的地盘?”

谢怜微微一怔,道:“莫非是花城?”

君吾缓缓点头。谢怜心中预感落实,揉了揉眉心,忽然又想到一事。

东方森林那火柱,是七天前起的。而花城,恰恰也是在七天之前离开菩荠观的。这时间未免也掐得太紧了,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君吾道:“看样子,你与他关系,似乎不错,若是无意间在那里撞上了,倒也相安无事。怕只怕,他跟此事有牵扯。你若为难,不可勉强。还有什么别的建议,倒可以说说。”

沉吟片刻,谢怜还是道:“我去。”

君吾看了看他,道:“仙乐,我知道你心中自有分寸。但是,我也知道,你总把所有人都往好里想。”

听他这么说,谢怜笑了一下,道:“您别把我说得跟个没出过门的小公主似的,好么。现在这句话,真的非常不适用于我了。”

君吾摇了摇头,道:“你交的朋友,我本不该多言,但我还是多说一句。小心花城。”

闻言,谢怜微微垂首,敛眸不语。

他本该顺口接一句“是”的,他说“是”,也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然而,这一个“是”,不知怎的,他不太想说。

君吾又道:“尤其小心他那一把妖刀厄命,不要被它在身上留下伤痕。”

谢怜奇道:“那把刀怎么了吗?”

君吾道:“妖刀厄命留下的伤痕,都是诅咒,即便是愈合了,只要花城想要,他就随时能让这伤再次流血。”

谢怜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自信,心想三郎应该不会用刀砍我的,但口上仍是道:“仙乐明白。”

君吾微一颔首,道:“此事交于你,我自然是最放心的,你没有难处,那再好不过。但你一人恐怕吃力,你想要哪位神官与你同行?”

想了想,谢怜道:“随便吧。不过,性格好相处一点的比较好。法力多一点的比较好,能随时借我一点。”

君吾笑道:“这第一条,你就直接把南阳和玄真封杀了。”

那是,如今的风信和慕情,谁的性格,都说不上是好相处,谢怜也笑了起来。君吾又道:“你跟他们如何了?还没说过话吗?”

君吾从来不入任何通灵阵,自然也不知道他们整天在阵里瞎嚷嚷些什么,谢怜道:“说过几句的。”

君吾道:“都这么多年了,还是只说几句?对了,我听说,你这次飞升,把许多仙僚的金殿都砸了,其中就有南阳的。”

谢怜轻咳一声,改口辩解道:“我还清了!八百八十八万功德,我都还清了的。这个,也要谢谢帝君,给我机会,让我去与君山。”

君吾却道:“你心底谢谢南阳吧。我听灵文说,他后来自己主动私下去找灵文殿,说不用你还他重修金殿的功德了。”

谢怜一愣,道:“这……我完全不知道。”

难怪那八百八十八万功德,说还清就还清了,原来还放了这么大一笔水,当时,南阳殿的损毁可是最严重的,据说半边金顶都塌了。君吾道:“南阳让灵文不要告诉你,你自然不知。既然他不愿你知道,你还是继续假装不知好了。”

谢怜也不知是什么感受,酸甜苦辣,溶于心头,一盘散沙,最终,只是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想了别的:“这世上的‘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果然全部都是空话。”

君吾思忖片刻,又道:“南阳和玄真不行,那么,风师如何?”

谢怜想了想,道:“风师大人很好,不过,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和我一同出巡。”

君吾道:“风师法力高强,性子跳脱,热爱广交朋友,符合你所说的好相处。上次来找我,对你评价也不错。依我看,是可以的。你若没有更多问题,此次便和风师一同下界,去鬼市一探究竟吧。还有。”

谢怜道:“何事?”

君吾缓缓地道:“你可以努力,但不要太勉强自己。”

闻言,谢怜怔了半晌,微笑道:“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没有勉强。”

君吾拍了拍他的肩,不再说了。

二人又简单说了些事务,君吾去令人通传风师了。他让谢怜先行退去,谢怜便离了神武殿。他在大殿门口,站了片刻,回头望望,这才顺着神武大街,走出了天宫。

他来到下界的天阶附近,在此游荡,等待着那位神武殿通知完那位风师大人。谁知,他等了许久,没等来那白衣女冠,却等来了一名白衣道人。

这道人神采奕奕,周身仙风飘飘,正是方才神武殿上那位青玄。他拂尘一甩,含笑道:“太子殿下好啊!”

谢怜也笑道:“道友也好啊!”

实际上,他很想问问对方到底是谁?但又觉得,如此未免失礼,正想偷偷翻看一下卷轴,瞧瞧哪位神官的名字叫做青玄,这时,那白衣道人却走了过来,道:“走吧!一起下去晃晃。”

谢怜一怔,道:“道友,我在此处是等人的。”

对方听了,把拂尘插|进道袍后领,转身奇怪道:“你还等谁?”

谢怜道:“我等风师大人。”

那白衣道人更奇怪了,道:“我不就在这儿吗?”

“……”

谢怜眉尖跳了跳,道:“你是风师?”

对方把折扇一展,边摇边道:“我是风师,这需要怀疑吗?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你没听过我风师青玄的名字吗???”

他语气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仿佛谢怜不知道他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那折扇正面写着一个“风”,背面画着三道清风流线,岂不正是那日那白衣女冠摇着的那一把?

谢怜忽然想起来:扶摇说过,上天庭有些神官处于特殊需求,擅变身之法;而当时在半月关,南风也曾说过半句话:“风师明明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是什么?

男人啊?!

谢怜被对方拽着走了几步,还是没能完全接受,道:“这……风师大人,你你你,你上次为何要扮作女冠???”

风师道:“怎么?不好看吗?”

谢怜道:“好看?但是……”

风师笑逐颜开地道:“好看还有什么但是?好看不就行了!当然是因为好看,所以才要扮。”

说到这里,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收了折扇,上下打量一番谢怜,须臾,道:“说起来,这次咱们去鬼市,也是要隐瞒身份,是吗?”

“……”

谢怜:“???”

分享到:
赞(50)

评论23

  • 您的称呼
  1. 青玄……坏坏哒

    秀秀家的都是我后宫2018/12/05 08:32:06回复
  2. 怜怜……萌萌哒。

    樱酒2018/12/18 21:03:49回复
  3. 楼上……秀秀哒。

    匿名2019/02/08 21:46:32回复
  4. 你们……皮皮哒

    絮凝2019/02/09 15:24:57回复
  5. 哈哈……哈哈哒

    争渡晚回舟2019/02/10 02:21:28回复
  6. 花城……想想哒

    匿名2019/02/19 16:37:00回复
  7. 呵呵……药别停

    匿名2019/02/25 23:33:43回复
  8. 队伍……齐齐哒

    奈乐2019/03/18 18:10:42回复
  9. 评论……中毒了?

    匿名2019/03/23 14:57:58回复
  10. 说的对对哒!

    琉璃酱2019/03/24 19:25:17回复
  11. 你们……太秀了

    二狗2019/04/05 20:42:50回复
  12. 卧槽……有毒啊

    恶天蝴蝶兰2019/04/14 20:27:03回复
  13. 秀儿,是你么

    匿名2019/05/02 00:24:08回复
  14. 上面的,都是秀儿吧……

    冷辞__2019/05/03 22:53:20回复
  15. 女装大佬风师娘娘(ฅ>ω<*ฅ)

    陈栎媱2019/06/01 08:24:26回复
  16. 噗,评论笑死我了

    2019/06/03 00:09:57回复
  17. 黑水……酷酷哒

    云层2019/06/07 07:12:36回复
  18. 你们……有毒哒

    北辰2019/07/05 12:49:45回复
  19. 哒哒……哒哒哒

    忘羡2019/07/09 11:57:55回复
  20. 争渡……也来哒

    突然沙雕的林秋石2019/07/10 17:45:10回复
  21. 怜怜……女装哒

    风师是想拉怜怜一起女装嘛?2019/07/10 17:46:04回复
  22. 鄙人……懵懵哒

    剧爱巍巍文爱澜2019/07/11 13:25:59回复
  23. 队伍终结者,EX咖喱棒。༻٩(•̤̀ᵕ•̤́๑)

    今天也是爱谢俞的一天。2019/07/12 22:34: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