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雨夜

顾湘手里打着把伞,怀里还抱着一把,在夜雨中穿梭。她小小的绣花鞋踩在青石板上,溅起了水花打湿了她的裤脚,一阵寒风吹来,她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尽忠职守了。
然后她一抬头,便看见了那在雨中独自低着头行走的男人。

温客行全身都已经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衣襟散乱,样子有些狼狈,他却毫不在意似的。
顾湘赶上去,叫道:“主人!”

温客行并没有回头看她,不过显然是听见了,脚步顿住,等了她片刻。顾湘忙小跑着到他跟前,将伞递过去,心里觉得自己凄风苦雨地出来一趟十分不值当——根据自家主人一向的操守,看他这样子,顾湘认为他是到某些不大见得了人的地方快活去了。
于是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问道:“主人这又是去哪里风流了?”

温客行撑开伞,走了几步,才低低地道:“跟人打了一架。”

顾湘顺口问:“床上打架?”

温客行回头看了她一眼,顾湘立刻从善如流地在自己脸上轻轻挥了一巴掌,一本正经地道:“啊呸,看你这张鸟嘴,胡说什么?真话是可以随便说的么?太阳打东边升起的事实是可以随便念叨的么……”

“阿湘。”温客行却没有接她这个玩笑,截口打断她。
顾湘眨巴眨巴眼睛,雨下得更大了,水汽腾起一层迷茫的白雾,让她有些看不清温客行脸上的神色,只见他沉默了良久,才垂下眼,轻声道:“他说……他就要死了。”

顾湘“啊”了一声,没反应过来,问道:“谁就要死了?”

“周絮。”
温客行话音顿了一下,不知是为了转移情绪,还是为了让顾湘听明白,一边继续往前走去,一边将语气压得平平淡淡地解释道:“他身上有内伤,我一开始见他那么活蹦乱跳的,以为没什么,今天才知道,那竟是治不好的,只剩下两三年的寿数。我一听,便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嘿,早知如此,我跟着他做什么?”

顾湘睁大了眼睛,她有些难以消化这个现实似的,半晌,才讷讷地问了一句:“周絮?”

“嗯。”温客行低低地应了一声,“我原先觉着他不能是‘天窗’的人,那地方有进无出,凡是企图逃脱的人,都必须受七颗‘七窍三秋钉’,然后人会武功全费,会失去六感,会变成个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的废人傻子。我先是觉着,受了七窍三秋钉的人不可能像他那样子……今日听另一个人的话音,才明白过来,他多半是有什么特殊的法子,减轻了那鬼见愁的钉子的害处,可还是活不过三年。”

顾湘闻所未闻,大气也不敢喘地听着,到此,才问了一句道:“主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温客行闻言古怪地笑了一下,“我若是不知道得多一点,能活到现在么?”
顾湘哑然片刻,又追问道:“那……那个周絮,他……”

“我以前见过一个天窗里逃出来的人。”温客行顿了片刻,才继续道,“从没有人能逃过那活死人的刑罚,他却逃过了,我猜他至少是大管家以上的级别,甚至……有可能是前任的首领。”
顾湘奇道:“他若是首领,又怎么会想逃……”然后她话音突然顿住,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缄口不言了。

温客行的脚步极快,像是要把身后的什么东西远远地甩开,顾湘人矮腿短,须得小跑着才跟得上,两人一前一后地沉默了半晌,眼看着温客行却越走越快,顾湘便忽然开口问道:“主人,你伤心么?”

温客行头也不回地轻飘飘地问道:“我伤心什么?”
顾湘想了想,也是,她实在想不明白温客行伤心什么。只听他轻笑一声,双脚几乎腾空似的擦着地面划过,一边道:“他脸上有易容,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个美人……再说,我喜欢香喷喷、软绵绵、细皮嫩肉的,他就算真有张美人脸,也不合我的胃口。”

顾湘便是用上轻功,也有些追不上他了,脱口道:“主人不是明明说过,喜欢窄腰个高,有一对好看的胡蝶骨……”
“你记错了。”温客行截口打断她,片刻,又不知道在给谁解释,补充道,“我只是……觉得和他同病相怜罢了——阿湘,别跟着我。”

顾湘“啊”了一声,温客行人影一闪,转眼已经离她好几丈远了,顾湘挺委屈,大声问道:“主人,为什么哪?我又招你惹你了?”
温客行已经消失在雨帘中了,只有一句话远远地飘进她耳朵里:“你话太多。”

顾湘就一个人孤零零可怜兮兮地被留在了原地,她恨恨地跺跺脚,低骂道:“好心没好报!”
然后她抬起头,望向温客行消失的方向,忽然就想起了他那被雨淋湿了的后背,肩膀宽阔而端正,晃也不晃地一个人在雨中疾步而行,不肯等她一步。他身边空荡荡的,然而目不斜视地走过,像是已经踽踽独行了不知有多远的路。
就也有些觉得他可怜起来。
只是觉得同病相怜也好,怎么样也好……可那人竟也只是个昙花一现的过客,三两年,可不是倏地一闪,便没了么?
那西陵之下,冷风吹雨,房中烟花明灭至末路,竟已剪不堪剪。天下有谁能得即高歌失即休,今朝有酒今朝醉?
你能么?

这一宿,没人知道温客行去了什么地方。

第二日清早,天才刚露出鱼肚白,周子舒的房门便被拍得山响,他拉开门,曹蔚宁险些冲撞进来,一把拉了他便猴急地往外跑,便跑边道:“你在屋里待得倒踏实,你那徒弟的小命都快没有啦!”

“谁?”周子舒经过了极端混乱的一夜,只觉得脑子里那团浆糊还没化开似的,片刻,才反应过来,皱皱眉,“你说张成岭?又出什么幺蛾子事了,怎么老是他?”

曹蔚宁叹道:“我觉得他今年定是遇到劫数了,一遭接着一遭的,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么多人不想让他消停——昨天晚上忽然有人偷袭,要杀那孩子,幸好惊动了隔壁的赵大侠,这才将贼人拿住,结果那人竟是个死士,被拿住便服毒自尽了。你说……”

曹蔚宁的话音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疑虑,他想起今天一早师叔莫怀空说的话了——这么多大人物齐聚洞庭,究竟是什么人,要和这么个没多大出息的小孩子过不去?这么看来,与其说对方是要斩草除根,倒不如说像是杀人灭口。
曹蔚宁思想虽然比较简单,然而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对。那是一种气氛的不对——虽然眼下被高崇等人压下去了,可人们之间的疑虑和各种猜测,仍像瘟疫一样无声无形地传着。
那琉璃甲,究竟是什么东西?

周子舒他们赶到的时候,张成岭和赵敬的屋子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赵敬赤/裸着上身,肩膀上像是见了血,坐在一边的一个长板凳上,有人正给他包扎,老爷子脸色很难看,腰上挂着刀,刀刃上的血还没擦干净。
地上有两个死人,全都是脸色青紫,看那样子该是服毒身亡,一具尸体旁边掉落了一把钩子,周子舒是一眼就瞧见了的——那是毒蝎的钩子。
毒蝎其实也分三六九等,看买家出钱多少,便宜一点的,便诸如那日帮着喜丧鬼将张成岭引出去的那帮,只办事,不卖命,若是买家出了大价钱,也能买到毒蝎中的死士。

一旦被这群不要命的蝎子盯上,那可麻烦得很,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一拨失败了一拨又来,没完没了死乞白赖,并且都是不怕死的亡命徒,任务完得成,就回去吃香的喝辣的,完不成,就把命撂下。
所以相应的,价格绝对也不便宜。

是谁花了这么大的本钱,来杀张成岭?他们是觉得这只会流马尿的小兔崽子能通天彻地,还是将来能长出三头六臂?
周子舒脑子里忽然诡异地冒出一个念头,心说老子混了这么多年,想我死的人数都数不清,到现在却都没有过这等顶级追杀的待遇。
一时间投向张成岭的目光便有些微妙的感情了。

然而那少年站在一个小角落里,出乎周子舒意料,他倒并不是显得十分意外,也看不出恐惧害怕来,只是低着头,好像在看着那两具尸体,又好像在想着别的什么事,露出头顶上的发旋,沉默极了,别人问他什么,他也就是点头摇头,不多话。

高崇稍微弯下一点腰,和颜悦色地问张成岭道:“成岭,你认识这几个人么?”
张成岭瞥了他一眼,又将头低下,摇摇头。
高崇于是将声音放得更轻柔了些,伸手摸摸他的头,说道:“孩子,别怕,这么多叔叔伯伯爷爷,都是给你做主的。你告诉我,昨天晚上,这两个恶人,和你说过什么话么?”

张成岭并不和他目光相接,听问,也只是又摇了摇头。高崇似乎也有些困惑,这时旁边有个人忽然阴阳怪气地插嘴道:“高大侠,你这么问有什么用,咱们有些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两人是毒蝎的死士,死士只是杀人的刀,凶器会说话么?笑话!你还不如问问这孩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
说话的正是封晓峰,他这回没有坐在高山奴的肩膀上,而是站在地上,因为身高问题,只得扬着头,摆出一个用鼻孔接雨水的姿势,与他说话的欠揍口气十分相得益彰,双手抱在胸前,叫人看了,简直忍不住想把他拍得再扁一点。
那高山奴就一言不发地低着头站在他身后,一张脸生得粗犷狰狞,简直就像是话本上的罗刹鬼。

连高崇闻言都皱起眉,赵敬已经不干了,站起身来,指着封晓峰的鼻子怒骂道:“臭矮子,这种话你也说得出,良心叫狗吃了么?”
封晓峰冷笑道:“赵大侠,你接手张家遗孤以后,便寸步也不离开他,当他香饽饽一样地一直带在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也别把别人当傻子!”

封晓峰目光炯炯地望向那不抬头的张成岭,扯着嗓门道:“小孩,你说实话,张家的琉璃甲,你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在你身上?是不是后来又被这位赵……嘿,赵大侠给私吞了?”
赵敬怒道:“封矮子,我操/你祖宗十八辈!”

高山奴忽然抬起头,怒视着赵敬,封晓峰一摆手,高山奴便又安安分分地站回到他身后,封晓峰接着道:“赵大侠,你恼羞成怒,岂不落了下乘?”
赵敬便真的想扑过去教训他一通。

高崇忙拦住他,沉声道:“封兄弟,没根据的话咱们最好少说,伤感情——先来几个人,把这尸体收拾下去,其余的事,咱么再从长计……”
然而此时又有人道:“高大侠,你总是这样关起门来说事,可是让谁听不让谁听啊?趁着这时候大家伙都在,找那孩子问问清楚,不也是为他好么,不也省的三天两头有人惦记着他的小命?”

张成岭这时抬起头来,脸苍白得很,一双眼睛失了神采,他只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所有人都在对着他指指点点,所有人都在逼他——给他们一个说法——可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周子舒从来是惯于隐藏在人群里的,永远也没有多少人会留意到他,此刻,就那么夹在一群人里,看着张成岭茫然无措的模样,忽然心里便涌起一股怒气。
他想推开所有人,把那少年拉出来,带他离开这藏污纳垢的地方。可那样做了,还是周子舒么?谋而后动,三思后行,这都是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事无巨细,都抱着一百分的谨慎,深居幕后,绝不抛头露面。
那些年,连皇上都说他处事越发沉稳,丝毫破绽都不露……可叶白衣那老东西却说他藏头露尾。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还有两章^_^开V第一天,谢谢支持

分享到:
赞(50)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喔喔喔,有点替温客行难过~

    最爱P大的2018/10/30 23:37:14回复
    • p大亲妈会给一个he的吧(ಥ_ಥ)

      陈栎媱2019/01/16 17:54: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