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聂明玦我X你X¥#%@&#*&@

若这一剑得手, 纵使不能降服聂明玦,多少也能争取一点时间。然而, 这把剑方才因苏涉的猛然爆发被灌注了太多灵力, 超出了它的承受极限,挥到中途,竟然“当”的一声,断为数截。而聂明玦的一掌, 却正中他的胸膛。

苏涉的这份精彩, 转瞬即逝。他甚至没来得及吐出一口血,说句或体面或狠戾的遗言, 目光里的生气便瞬间熄灭。

金光瑶瘫在蓝曦臣身边, 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知是因断手和腹部血流愈发汹涌,痛得厉害, 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他眼眶里隐隐有泪光。可没有机会给他喘气或是舔伤口, 聂明玦抽出手后, 又转过身, 对着他的方向虎视眈眈起来。

这张刚硬的脸上那种冷漠而严厉的审视意味, 和他生前的一模一样, 正是金光瑶最害怕的模样。金光瑶连眼泪都被吓回去了, 声音发颤着求助道:“二哥……”

蓝曦臣调转了剑锋, 魏无羡和蓝忘机也各自催急了调子。然而方才哨音已被破除, 再想重新起效,可比原先困难多了。这时, 忽听一旁一人叫道:“魏无羡!”

魏无羡立即道:“什么?”

答完才发现喊他的人是江澄,魏无羡微感诧异。江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袖中取出一样东西,扬手一扔。魏无羡下意识伸手接住,低头一看。漆黑光亮的笛身,鲜红的穗子。

鬼笛陈情!

手上一摸到这支他再熟悉不过的笛子,魏无羡连惊讶也顾不上了,不假思索地将它举到唇边,喊了声:“蓝湛!”

蓝忘机微一点头,不需更多言语,琴声与笛声齐齐奏响。琴如冰泉,笛如飞鸟。一在压制,一在诱导。在相合的二者之下,聂明玦的身子一个摇晃,终于,半强迫地把脚步从金光瑶之前挪开了。

他一步一步,在琴笛合奏的操控之下,僵硬地第二次朝那口空棺走去。魏无羡和蓝忘机也一步一步随着他靠近。等他一翻进那口棺材,二人不约而同地在地上棺盖两端一踢,沉重的棺盖飞起又落下。魏无羡轻灵地翻上棺头,左手把陈情插回腰间,飞速咬破右手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地在棺盖上画下了一整串龙飞凤舞、鲜血淋漓的咒文,片刻不滞,一笔到底!

至此,棺材内野兽嘶嚎般的声音才渐渐歇止。蓝忘机按住了颤动的七弦,凝住了指下的琴音。魏无羡轻轻吁出一口气,谨慎地感应了一会儿,确定棺盖下没有力量了,这才站起来道:“脾气真不好,对吧。”

他站在棺材上,高出太多,蓝忘机收了琴,睁着一双颜色浅淡的眸子,抬头看他。魏无羡低下头,右手忍不住挠了挠那张白白净净的脸,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给他挠上了几道血红的血印。蓝忘机不以为意,道:“下来吧。”

魏无羡笑着跳了下来,被他接了个正着。

这边稍稍安静了,那边,聂怀桑却开始唉唉痛叫了。

他道:“曦臣哥!你快来帮我看看,我的腿还跟身子连着没有!”

蓝曦臣走过去,按住他一番察看,道:“怀桑,没事,不用这么害怕,腿没有断。只是刺破了一处。”

聂怀桑恐怖地道:“刺破了!刺破了怎么能不害怕!刺穿了没有啊?曦臣哥救命啊!”

蓝曦臣啼笑皆非,道:“没有那么严重。”

聂怀桑还是抱着腿满地打滚,蓝曦臣知道他最怕痛,便从怀中取出药瓶,放到聂怀桑手里,道:“止痛。”

聂怀桑连忙取药来吃,边吃边道:“我怎么这么倒霉,莫名其妙被那个苏悯善半路抓来,他都要逃跑了还刺我一剑!不知道对付我直接推开就行了吗,用得着动刀动剑……”

蓝曦臣起身回头。金光瑶跌坐在地,脸色苍白如纸,头发微微散乱,额头满是冷汗,狼狈至极。大约是断手处痛得太厉害了,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两声。他抬眼去看蓝曦臣。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光是这幅捂着断腕的模样,还有凄惨无比的眼神,很难不让人心生怜悯。

蓝曦臣看了他一会儿,叹息一声,还是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药物。

魏无羡道:“蓝宗主。”

蓝曦臣道:“魏公子,他现在……这副模样,应该再做不了什么。再不给他救治,怕是要当场死在这里。还有许多事都没问清。”

魏无羡道:“蓝宗主,我明白,我不是不让你救他,我是提醒你小心他。最好禁了他的言,不要再让他说话。”

蓝曦臣微一点头,对金光瑶道:“金宗主,你听到了。请你不要再做些无谓的举动了。否则为以防万一,你有任何动作,我都会不留情面……”他深吸一口气,道:“取你性命。”

金光瑶点了点头,低声说了微弱的一句:“多谢泽芜君……”

蓝曦臣俯下身,谨慎又小心地给他处理断腕的伤口,金光瑶一路发抖。见昔日风光无限的义弟落得此时这般下场,蓝曦臣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心中叹息。

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走到角落。温宁还半垮不垮地以一个尴尬的姿势倒在江澄和金凌身上。魏无羡把他平放到地上,检查一番他胸口那个黑洞,大是犯愁:“你看你这……该用什么东西堵才好。”

温宁道:“公子,我这样很严重吗……”

魏无羡道:“不严重。你又不用这里的脏器。但是难看。”

温宁道:“我又不要好看……”

江澄是沉默,金凌则是要说不说。

那边蓝曦臣给金光瑶处理伤口,见金光瑶疼得快晕过去了,原本想借此惩戒他一番的蓝曦臣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回头道:“怀桑,方才那瓶药给我。”

聂怀桑吃了两粒止了疼便把药瓶收进怀里了,忙道:“哦,好。”低头一阵翻找,摸出来正要递给蓝曦臣,突然瞳孔收缩,惊恐万状地道:“曦臣哥小心背后!!!”

蓝曦臣原本就对金光瑶没放下提防之心,一直绷着一根弦,见了聂怀桑的表情,加上他这声惊呼,心中一凉,不假思索地抽出佩剑,往身后刺去。

金光瑶被他正正当胸一剑刺穿,满脸错愕。

其他人也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惊。魏无羡霍然起身道:“怎么回事?!”

聂怀桑道:“我我我……刚才看见三哥……不是,看见金宗主把手伸到身后,不知道是不是……”

金光瑶低头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一剑,嘴唇翕动,想说话,却因为已被下了禁言,欲辩无言。魏无羡觉得这情形有些不对劲,还没等他发问,金光瑶却咳出一大口血,哑声道:“蓝曦臣!”

他竟然自己强行冲破了禁言术。

金光瑶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伤,左手被毒烟灼伤,右手断腕,腹部缺了一块,周身血迹斑斑,刚才连坐着都勉强,此刻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竟然靠着自己就站了起来,又恨声喊了一次:“蓝曦臣!”

蓝曦臣看起来失望至极,也难过至极,道:“金宗主,我说过的。你若再有动作,我便会不留情面。”

金光瑶恶狠狠地呸了一声,道:“是!你是说过。可我有吗?!”

他在人前从来都是一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面孔,这时居然露出了如此市井凶蛮的一面。见他这幅大为反常的模样,蓝曦臣也感觉出了什么问题,立即回头去看聂怀桑。金光瑶哈哈笑道:“得了!你看他干什么?别看了!你能看出什么?连我这么多年都没看出来呢。怀桑,你可真不错啊。”

聂怀桑瞠目结舌,似乎被他突如其来的指摘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金光瑶恨恨地道:“我居然是这样栽在你手上……”

他强撑着想走到聂怀桑那边去,可一把剑还贯穿着他的心口,走了一步,立即流露出痛苦之色。蓝曦臣既不能给他致命一击,又不能贸然拔剑,脱口道:“别动!”

金光瑶也确实走不动了。他一手握住胸前的剑锋,定住身形,吐出一口血,道:“好一个‘一问三不知’!难怪了……藏了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聂怀桑哆嗦道:“曦臣哥你信我,我刚才是真的看到他……”

金光瑶面色狰狞,喝道:“你!”

他又想朝聂怀桑扑去,剑往里又往他胸口里插了一寸,蓝曦臣也喝道:“别动!”

之前他已经吃了金光瑶无数个亏、上过他无数次当,这一次也难免心怀警惕,怀疑他是因为被聂怀桑拆穿背后的动作,情急之下才故意反咬,只为再次使他分神。金光瑶轻而易举地读懂了他目光中的意思,怒极反笑,道:“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他吸进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怔然。

金光瑶又喘了几口气,抓着他的剑,咬牙道:“……当初你云深不知处被烧毁逃窜在外,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是谁?后来姑苏蓝氏重建云深不知处,鼎力相助的又是谁?这么多年来,我何曾打压过姑苏蓝氏,哪次不是百般支持!除了这次暂压了你的灵力,我何曾对不起过你和你家族?何时向你邀过恩!”

听着这些质问,蓝曦臣竟无法说服自己再去对他使用禁言。金光瑶道:“苏悯善不过因为当年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报我。而你,泽芜君,蓝宗主,照样和聂明玦一样容不下我,连一条生路都不肯给我!”

这句说完,金光瑶突然急速向后退去,朔月从他胸口拔出,带出一串血花。江澄喊道:“别让他逃了!”

蓝曦臣两步上前,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再次擒住。金光瑶现在这个样子,跑得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就算是金凌蒙上眼睛也能抓住他。何况他多处受伤,又中了致命一剑,早已无需防备了。可魏无羡却突然反应过来,喝道:“他不是要逃!!!泽芜君快离开他!”

已经迟了,金光瑶断肢上的血淌到了那口棺材之上,淅淅沥沥的鲜血爬过魏无羡原先画过的地方,破坏了符文,又顺着缝隙流进了棺材。

已经被封住的聂明玦,猛地破棺而出!

棺盖四分五裂,一只苍白的大手扼住了金光瑶的脖子,另一只,则探向了蓝曦臣的喉间。

金光瑶不是要逃跑,而是要拼着最后一口气把蓝曦臣引到聂明玦这边,同归于尽!

蓝忘机斥出避尘,风驰电掣着朝那边刺去,可聂明玦几乎根本不畏惧此类仙器,即便是避尘击中了他,多半也无法阻止他进一步缩小和蓝曦臣喉咙之间近在咫尺的距离。

然而,就在那只手还差毫厘便可扼住蓝曦臣脖子时,金光瑶用残存的左手在他胸口猛地击了一掌,把蓝曦臣推了出去。

他自己则被聂明玦掐着脖子拽进了棺材里,高高举起,就像举着一只布偶,画面可怖之极。金光瑶残存的一手掰着聂明玦如钢铁一般的手掌,因痛苦挣扎不止,一边披头散发地挣扎,一边从眼里放出凶光,声嘶力竭破口大骂道:“聂明玦我/操/你妈!你以为老子真怕你吗?!我……”

他呛出一口艰难万状的鲜血,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异常残忍且清晰的一声“喀喀”。

金光瑶喉间发出一丝咽气的呜咽。金凌肩头一颤,闭目捂耳,不敢再听再看。

——————

作者有话要说:

瑶妹好不容易说个脏话还要被和谐(°ー°〃)

分享到:
赞(55)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作者大大,我能不能授权你这篇文章

    苏言陌2019/01/27 11:01:29回复
  2. 怀桑是怎么回事???故意的吗

    匿名2019/05/02 16:01:29回复
  3. 怀桑是大BOSS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2 18:14:18回复
  4. 最后一刻还是不想伤害二哥啊……(ಥ_ಥ)

    匿名2019/05/24 10:59:20回复
  5. 额。。。楼上那个忘了留id那我必须得刷个存在感(๑•ω•็ั๑)

    陈栎媱2019/05/24 11:00:10回复
  6. 瑶妹摸摸头不哭

    西北一枝花2019/06/01 14:59:16回复
  7. 怀桑苦心设计,虽有波及无辜,好歹未酿大祸,终于替大哥报仇了

    秋阿摇2019/06/17 13:22:20回复
  8. 我有疑!
    墨香大大,这章的题目是你用脸滚键盘滚出来的吗?

    匿名2019/06/23 23:11:21回复
  9. 有重复符号,应该是用脸砸的

    镇魂家的小无邪2019/07/02 16:13:08回复
  10. 聂导演戏辛苦了

    匿名2019/07/06 20:15: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