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BOSS的尊严

蓝曦臣道:“金宗主……可否解释一下原委?”

金光瑶不语, 手指骨节隐隐发白。

魏无羡道:“看来金宗主是不肯说了。”

他一扬手,一具赤|裸的女尸立即出现在他手底。魏无羡把手放在她漆黑的头顶, 道:“不过, 你不说,我就没法知道吗?”

甫一共情,还未睁眼,魏无羡便发现自己被环绕在一股扑鼻的脂粉香气中, 一个娇媚的声音从自己嘴里发出来:“……她呀?她倒是想嫁, 遇到那个男的的时候她都二十多岁了,年纪不小了, 再过几年肯定就不红了, 所以她才拼着被责骂也非要生个儿子,不就是想脱身。可那也得男的肯要呀。”

他睁开眼, 面前所见的, 是一座算得上华美的大堂, 甚为宽敞, 堂中有十几张大圆桌, 每张圆桌上都坐着数名酒客, 还有几名颇有姿色的女子, 有的袒露香肩, 有的云鬓散乱, 有的坐在酒客腿上, 有的在往旁人口中喂酒,无一不是甜腻腻、醉醺醺的神情。

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地方。

魏无羡心道:“被烧死在这观音庙里面的, 竟然是个欢场女子。难怪这些怨灵都是赤身裸·体的,只怕全都是烟花女子和嫖客吧。”

身旁的酒客笑道:“儿子总归是自己的,难道那男的不要?”

这女子道:“她自己说那男的是个修仙世家的大人物,那他家里肯定有不少儿子,什么东西多了都不稀罕的,怎么会留心外头的这个?盼来盼去盼不到人来接她,当然只能自己养啰,一养就是十四年。”

几名酒客道:“大人物?真有这种事?”

这女子道:“哎唷,我骗你们这种事做什么?她儿子现在就在我们这儿打杂呢。喏,就是那个,”这女子扭过腰肢,冲一个端着托盘的少年招招手:“小孟!过来!”

那少年果然走了过来,道:“安心姐,什么事?”

刹那间,魏无羡明白了所有事。

一群酒客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孟瑶,孟瑶又问了一句:“是有什么事吗?”安心笑道:“小孟啊,你最近还有没有自己学那些东西啊?”

孟瑶一怔,道:“哪些东西?”

安心道:“就是你娘让你学的那些呀,什么书画呀,礼仪呀,剑法心法呀……你学得怎么样了?”

话音未落,那几名酒客便嗤嗤笑了起来,仿佛觉得极为滑稽。安心转头道:“你们别笑呀,我说的都是真的,他娘把他当富贵人家的公子养呢,教他读书写字,买了一大堆什么剑谱秘笈,还要送他上学。”

酒客惊道:“送他上学?我没听错吧?”

安心道:“没!小孟,你告诉这几位公子,你是不是去过书馆?”

酒客道:“他现在还去吗?”

安心道:“不去了,去了没过几天就回来了,说什么都不肯再去了。小孟,你是不喜欢念书还是不喜欢那里?”

孟瑶没说话,安心格格笑着,一根涂得鲜红的食指在孟瑶额头戳了戳,道:“小家伙,不高兴啦?”

她戳得很用力,孟瑶的额心被戳出一个淡淡的红色印记,仿佛朱砂的残影。他摸摸额头,道:“没有……”

安心摆摆手道:“行啦行啦,没事了,你走吧。”孟瑶转身走了几步,她又从桌上拈起一个东西,哄道:“喏,给个果子你吃。”

孟瑶一回头,那枚青翠欲滴的果子砸在他胸口,落到地上骨碌碌滚开。安心嗔怪道:“怎么这么呆,一个果子都接不住。快捡起来,别浪费了。”

孟瑶牵了一下嘴角。他应该已经十四岁了,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格外瘦小的缘故,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这种笑容出现在他脸上,让人格外不舒服。

他慢慢弯腰,捡起了那颗果子,在衣襟上擦了擦,笑得更深了:“谢谢安心姐姐。”

安心道:“不客气。去好好干活吧。”

孟瑶道:“有事再叫我。”

他走远之后,一名酒客道:“要是我的儿子在这种地方,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接回去的。”

另一人道:“他父亲真的是修仙家族的大人物?给一个烟花女子赎身,给她一笔钱养儿,不是应该很容易吗?举手之劳而已。”

安心道:“这女人的话哪能真的全听呢?信一半都多了,大人物还不是她自己说的。我看哪,兴许就是个有几个钱的富商,她夸大了几倍……”

这时,一声尖叫传来,二楼有杯盘盏碟破裂之声,一把瑶琴翻滚着飞了出来,落到大厅中央,一声巨响,摔得四分五裂,把附近几张桌子上饮酒作乐的人吓得破口大骂。安心也险些跌倒,尖叫道:“出什么事了!”

孟瑶叫道:“阿娘!”

安心抬头一看,只见一名大汉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把她从一间房拖里出来。安心揪着身旁酒客,语气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道:“她又来了!”

孟瑶冲上楼去,那女人正捂着头皮拼命把衣服往肩上拉,一见孟瑶跑过来,忙道:“我让你不要上楼的!下去!还不下去!”

孟瑶去掰那嫖|客的手,被一脚踹中小腹,骨碌碌滚下了楼,惹得一片惊呼。

这是魏无羡第三次,看到他被人踢得从楼梯上滚下来。

那女人“啊!”的大叫一声,立即又被那客人拽住头发,一直拖下楼,扒了衣服,扔到大街上,往她赤|裸的身上吐了一口口水,骂道:“丑人作多怪,老妓还把自己当新鲜货!”

那女人惶惶地伏在大街中央,不敢起身,只要她一动就会被看个精光。街上行人又是惊奇又是兴奋,欲走不走,欲留不留,戳戳点点,眼放精光。妓坊的大门也聚满了里面的女人,吃吃低笑着,和安心一样,幸灾乐祸地给身边的客人讲这狼狈的老女人是怎么回事。只有一名女郎扭身出了门,把身上原本就轻薄的纱衣一脱,一半雪白饱满的胸脯裹在鲜红色的小衣里,腰肢又极为纤细,十分惹眼,其他人都连忙来看她。这女郎啐了一口,大骂道:“看看看,看你妈的看!老娘也是你们看得的?看一眼要收钱的,给钱!来给钱!”

她一边骂着,果然伸手朝四面八方围观的人要钱了。人群散了一些,她把脱下来的纱衣往那女人身上一扔,裹着她踉踉跄跄地进了大堂,边走边数落道:“老早就叫你改改了。端着个架子给谁看?吃苦头了吧,长些记性!”

魏无羡心道:“这女子相貌居然有些眼熟,是在哪里看到过?”

那女人小声道:“阿瑶,阿瑶……”

孟瑶被那一脚踢得好一会儿都缓不过劲,趴在地上要起不起。那女郎一手拽一个,将母子二人拉起来走了。安心身旁的一名酒客道:“那个美人儿是谁?”

安心吐出两片瓜子壳,道:“是个有名的泼辣货,吓人得很。”

一人失望道:“这就是当年的烟花才女孟诗?怎么变成这样了?”

安心又换了副笑脸,道:“就是这样呀。她非要生孩子,女人一生孩子还能看吗。要不是靠着以前那点所谓的‘才女’名气勉强吃老本,恐怕肯赏脸的都没几个。要我说就是因为她读的那点书坏的事。”

一名酒客深以为然,道:“那是。沾了些书卷的人总是有那么股莫名的清高劲儿,总不甘放弃那一点念想。”

安心道:“她要是能凭读的书养活自己,那我也不说什么了,可不就是个吸引男人的噱头。我说难听点,大家都是婊/子,就你读了点书高贵些?清高个什么劲儿?不光外边的人瞧她不起,你们看我们这里的其他姐妹喜欢不喜欢她?到这种地方来的客人偶尔看个十几岁的娇嫩少女矜持端庄,算是图个新鲜别致。要人家花钱看一个人老珠黄的算什么?她早就不红了,谁都知道,就她一个人还看不清……”

这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安心,安心一回头,只见方才那名女郎站在她身后,扬手便是一耳光打来。

“啪”的一声,安心挨了一耳光,呆了片刻,勃然大怒:“贱人!!!”

那女郎道:“贱人!!!整天嘴碎,你那根舌头是没别的事做了?!”

安心尖叫道:“我说什么关你屁事!”

两名女郎在一楼大堂里扭打作一团,指甲牙齿并用,撕扯对方头发满口诅咒,什么“迟早划花你的脸”、“倒贴给钱都没人要”,言语之粗俗不堪入耳。不少妓/女过来劝架,道:“思思!别打了!”

思思?

魏无羡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看那女郎的脸时会觉得眼熟。若是把这张脸添上七八道刀痕,岂不就是那名前来莲花坞告密的女子思思?!

忽然,他感觉一阵灼浪迎面袭来,整个大堂瞬间淹没在一片赤红的火海中。魏无羡赶紧把自己从共情中抽离了出来!

睁开眼,蓝忘机道:“如何?”

蓝曦臣也道:“魏公子,你看出什么了?”

魏无羡吸了一口气,略略平定心神,道:“我猜这座观音庙是金宗主长大的地方。”

金光瑶不动声色。江澄道:“他长大的地方?他不是在……”他刚想说,他不是在勾栏里长大的吗,忽然也明了了,道:“这座观音庙以前是勾栏院,他一把火烧了这个地方,改建成了观音庙!”

蓝曦臣道:“火真是你放的?”

金光瑶道:“是。”

江澄冷笑:“你倒是承认得痛快。”

金光瑶道:“事到如今,多做一样少做一样,还有区别吗。”

沉默片刻,蓝曦臣道:“你是为了抹灭痕迹吗。”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敛芳尊年少时是在勾栏之所长大,但这么多年,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他究竟出身哪座勾栏,想来也是件奇怪的事。众人都心知肚明,敛芳尊一定在背后刻意操控过,但恐怕没几个人会料到,他竟然直接一把火将出生和长大的地方烧了个干干净净。

金光瑶道:“不全是。”

蓝曦臣叹了一声,没接下去。金光瑶道:“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蓝曦臣摇摇头,半晌,答非所问道:“从前我不是不知道你做过什么事,而是相信你这么做是有苦衷的。”

他又道:“可是,你做的太过了。而我也……不知该不该相信了。”

他语气里带着深深的疲倦和失望。

庙外雷雨交加,庙门的门缝有风漏过,在这呜呜的凄厉呼啸声中,金光瑶忽然跪到了地上。

所有人都是一怔,刚缴走他腰间佩剑的魏无羡也是一惊,却见金光瑶虚弱地道:“二哥,我错了。”

“……”听到这话,魏无羡都替他不好意思,忍不住道:“那个,什么,有话别说,好好动手。咱们只动手行吗?”

这人脸说变就变,腿说跪就跪,毫无尊严霸气可言。蓝曦臣脸上也是一阵难言之色。金光瑶接了下去,道:“二哥,你我相交多年,无论怎么说,我对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我已无意于仙督之位,阴虎符也已彻底损毁,今夜过后就要远渡东瀛,此生都不再回来了。看在这些的份上,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远渡东瀛,说白了就是逃跑。这么听起来颇为丢脸,但金光瑶素以柔滑多变、宁弯不折著称,能软绝不硬碰硬。兰陵金氏以武力碾压一家两家、三家四家尚可,但若是大大小小所有家族都联合起来要讨伐他,重蹈当年岐山温氏的覆辙,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与其拖到那时,倒不如现在立刻撤离,先避风头,保存实力,来日说不定还有机会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魏无羡道:“金宗主,你说阴虎符已经彻底损毁,能否拿出来让我看看?”

金光瑶道:“魏公子,复原件毕竟不是本体,使用次数是有限制的。它已经彻底废掉了。而且那样东西戾气有多重,你本人是最清楚的。一件失去了功用,只会带来血光之灾的废品,你觉得我还会带在身边吗?”

魏无羡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也许你还能再找到一个薛洋呢?”

金光瑶道:“二哥,我所言句句属实。”

他言辞恳切真挚,并且自从俘虏蓝曦臣以来,确实一直都以礼相待,此时此刻,蓝曦臣还真无法立刻翻脸,只能叹道:“金宗主,你一意孤行要在乱葬岗策划那样一场大乱时我就说过,‘二哥’不必再叫了。”

金光瑶道:“这次乱葬岗的事是我鬼迷心窍,大错特错,可是,我没有退路了。”

蓝曦臣道:“什么叫没有退路?”

蓝忘机微微蹙眉,冷声道:“兄长,不要与他多话。”

魏无羡也提醒道:“蓝宗主,还记得你是怎么提醒江宗主的么?不要与他多话。”

蓝曦臣也是知道金光瑶张开口有多厉害的。可他一听见可能有内情,却又忍不住地想听,金光瑶也揪准了他这一点。

他低声道:“我收到了一封信。”

分享到:
赞(24)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