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戒鞭痕

金凌又去偷偷地瞅魏无羡。他身旁没狗, 魏无羡的三魂七魄才能收拢,头疼道:“你这孩子……这么晚, 一个人带着狗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却不知, 他和蓝忘机、温宁乘船离开莲花坞后,金凌偷偷地去找过他,人却没了踪影,就冲他那不知道发什么疯到处抓人让人拔一把破剑的舅舅发了一通脾气, 指着他鼻子大骂都是因为他魏无羡才会跑了, 被江澄一掌撂到地上。于是,金凌便一不做二不休, 自己牵着仙子去追踪魏无羡了。仙子果然不负所望, 循着魏无羡的气息准确地追踪到观音庙附近,却在金凌敲门时猛地觉察到了潜伏在门内的腾腾杀气, 突然调转方向, 咬着主人衣服狂吠示警。奈何, 这间观音庙略有古怪, 金凌觉得就算魏无羡不在这里, 也得看个究竟, 最终还是落入敌手了。

金凌自然绝不可能说实话, 只哼了一声。

金光瑶带着几人迈入庙中, 大门即将关上之际, 他转头问属下:“灵犬呢?”

一名僧人道:“那黑鬃灵犬凶悍非常, 逮人就咬,属下不力, 让它跑了。”

金光瑶道:“追去杀了。这灵犬聪明得很,它引人来就不好办了。”

“是!”

那僧人提剑出去,大门合上。金凌惊愕至极,脱口道:“你真要杀它?仙子是你送给我的!”

金光瑶不答反问:“阿凌,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金凌看了一眼魏无羡,迟疑不答。忽然,蓝曦臣道:“金宗主,金凌尚且是个孩子。”

金光瑶看向他,道:“我知道。”

蓝曦臣道:“而且是你的侄子。”

金光瑶哑然失笑。他道:“二哥,你在想什么?我当然知道金凌是个孩子,也是我侄子。你以为我会做什么?杀他灭口?”

蓝曦臣沉默不语,金光瑶摇了摇头,对金凌道:“阿凌,你听到了,如果你乱跑或是乱叫,或许我会对你做什么可怕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金凌和这个小叔叔一直关系极好,金光瑶过往很是宠他,他现在看上去也是那样颜悦色,但事到如今,金凌很难再用和以往一样的目光去看他了。他默默走到魏无羡和蓝曦臣身边,看起来老老实实的。

金光瑶转过身,道:“还没挖到吗?让里面的人加快动作!”

一名僧人应道:“是!”提剑冲回观音殿中。

魏无羡这才留意到,从最后那间观音主殿里传来重重叠叠的土石异响,似乎是很多人在挖东西,心道:“他在挖什么?地道?阴虎符?被镇着的东西?”

金光瑶道:“说起来,我还没问,魏先生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可别说你与含光君游山玩水恰好来到此处的。”

魏无羡道:“敛芳尊在芳菲殿的密室里藏了好大一份地契,和我的手稿放在一起,不记得了么?”

金光瑶道:“啊,那倒是我的疏忽,应该分开放。”

魏无羡道:“横竖现在我们都翻不出你的手掌心,敛芳尊能不能告诉我,这观音庙里镇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金光瑶笑眯眯地道:“满足好奇心的代价可不低。魏公子你确定要尝试么?”

魏无羡道:“哦。那还是暂且不试了。”

这时,蓝曦臣走到了他身边。魏无羡这才注意到,蓝曦臣腰间佩剑是出鞘了一寸的,然而,没有灵光流转,他道:“泽芜君,你这是?”

蓝曦臣道:“惭愧。受人蒙骗,着了道,灵力尽失。即便朔月和裂冰都在身上,也帮不上忙了。”

魏无羡道:“何必惭愧。毕竟骗人可是敛芳尊的拿手好戏。”

想起当时在共情里看到孟瑶假作自杀暗算聂明玦的一幕,再想想那个“敛芳尊身受重伤”的消息,蓝曦臣是如何失去灵力的,过程也不难推测。

金光瑶吩咐几名僧人:“布个阵法。待会儿含光君过来之后能拦一道是一道。”

魏无羡道:“你怎么就确定含光君一定会来?”

他脑中还在飞速盘算要不要撒个谎让金光瑶放松警惕。谁知,金光瑶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道:“他当然会来了,既然魏公子你盯上了这座观音庙,含光君自然也不会不知道此地有蹊跷。难道魏公子觉得说他不在你身边,我会相信吗?”

魏无羡道:“聪明人。”

蓝曦臣道:“魏公子,既然忘机在附近,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魏无羡道:“我们分头行动了。”

蓝曦臣却怔了怔,道:“我听说你从乱葬岗下来,刚受了伤,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和你分头行动?”

魏无羡道:“你听谁说的?”

金光瑶道:“我说的。”

魏无羡看了他一眼,对蓝曦臣道:“是这样。今晚我睡不着,到客栈外来走走,机缘巧合才撞到这里来。含光君住另一间房,他不知道我出来了。”

金光瑶却奇怪了:“你们住两间房?”

魏无羡道:“谁跟你说我们一定会住一间房?”

金光瑶但笑不语,魏无羡道:“哦我知道了。”蓝曦臣说的。

魏无羡道:“你们还真是什么都说。”

蓝曦臣却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道:“魏公子,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脸上没了和煦的微笑,转为严肃,看起来和蓝忘机更像了。可魏无羡没明白,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他原本就心虚,道:“蓝宗主,我们能有什么事?眼下还是先应付这位吧。”

他眼神示意金光瑶,经他提醒,蓝曦臣才道:“是我心急了。抱歉。”

金光瑶却笑道:“看来是真出问题了。问题还不小呢。”

魏无羡冷笑道:“现在百家都要去讨伐你了,敛芳尊很有闲情逸致嘛?还有空来操心别人?话很多嘛?”

金光瑶道:“不敢,我只是唏嘘罢了。含光君苦守那么多年,居然到今日还没修成正果,不光蓝宗主有理由心急,连置身事外者也于心不忍啊。”

魏无羡猛地看他:“什么苦守?什么修成正果?”

闻言,金光瑶和蓝曦臣倒是都惊讶了,一个两个,都认真打量起他的神色来,似乎在看他是不是故意装傻。魏无羡的心突然狂跳起来,好像有一个死了半个晚上的东西又在胸腔里渐渐活过来。他强作镇定着道:“你什么意思?”

金光瑶道:“我什么意思,魏公子,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无论真假,这要是让含光君听到了,那可有点伤人啊。”

魏无羡道:“我是真不明白。你直接说!!!”

蓝曦臣错愕道:“魏公子,你别告诉我,你和忘机在一起这么久,对他的心意一无所知?”

魏无羡一把抓住他,几乎快要跪下来求他一次说个清楚了:“蓝宗主,蓝宗主,你,你说蓝湛他的心意,他的什么心意?!是不是,是不是……”

蓝曦臣猛地把手抽回,不可置信道:“看来你当真一无所知,可你这就忘了他身上那些戒鞭痕是怎么来的吗?没看到他胸口前的烙印吗?”

魏无羡道:“戒鞭痕?!”他重新抓住蓝曦臣,道:“蓝宗主,我真的不知道,请你告诉我,他身上那些伤究竟是怎么来的?难道跟我有关吗?!?”

蓝曦臣脸现愠色,道:“不是和你有关,难道是他自己无缘无故弄上去的吗!”

泽芜君一向极有涵养,可此刻涉及蓝忘机,他却是动了真气。可仔细看了魏无羡的神情,怒意微敛,又试探着问道:“你……记忆有损?”

魏无羡道:“我的记忆?”他立刻拼命去想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忘了的,道:“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记忆有……有!”

他确实有一段记忆模糊不清。

血洗不夜天!

当年那一晚,他以为温情和温宁姐弟已经被挫骨扬灰,看到各大世家慷慨激昂的讨伐阵势,更是亲眼目睹了江厌离死在自己面前,终于狂性大发,合并了阴虎符,放任它大开杀戒。被这枚虎符操纵的死者杀死的人,又变成了新的凶尸,由此制造出源源不绝的杀戮傀儡,才造就了一个血涂地狱。

之后,魏无羡虽然还能勉强支撑着站立不倒,恍惚间感觉自己离开了这片屠宰场一般的废城,整个人却有好长一段时间意识不清。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夷陵乱葬岗下呆坐很久了。

蓝曦臣道:“你记起来了吗?”

魏无羡喃喃道:“不夜天那一次?我,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迷迷糊糊中走回去的,难道……”

蓝曦臣气得几乎要笑了:“魏公子!不夜天当晚,你与之敌对的,是多少个人?三千之众!纵使你再怎么不世奇才,在那般境况下全身而退?怎么可能!”

魏无羡道:“蓝湛……蓝湛他做了什么?”

蓝曦臣道:“忘机他做了什么,若你自己不记得,我怕他永生永世也不会主动告诉你,你也不会去问。那好,便让我来说。”

他道:“魏公子,当年那一晚,你祭出两半阴虎符,合并为一只,杀够了性之后,却也已是强弩之末。忘机被你发狂时所伤,情况比你好不了多少,也是勉力支撑,靠着避尘才能勉强站稳。饶是如此,他一见你摇摇晃晃地离开,又立即跟上。

“当时在场已没有多少人还能清醒,我也几乎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灵力分明快耗至枯竭的忘机一拐一瘸地追上你,把你抓起来就带上避尘,一齐御剑离去。

“两个时辰之后,我才恢复灵力,赶回姑苏蓝氏寻求支援。我担心若被其他家族的人先追到你们,忘机会被当做是你的同伙,轻则留下终身污点名声大损,重则被不由分说格杀勿论,便和叔父一起点了三十三位往日对忘机赏识有加的前辈,秘密御剑搜寻了两日,这才在夷陵境内找到你们的踪迹。忘机把你藏在一个山洞里。我们到的时候,你呆呆地坐在洞内的一块石头上,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一直在低声对你说话。

“而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的都是同一个字。

“‘滚’!”

魏无羡喉咙干哑,眼眶发红,说不出一个字。蓝曦臣道:“我叔父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一顿呵斥,让他解释。他像是早就料到会被我们找到,却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从小到大,他从来没顶撞过叔父和我。可为了你,忘机不光顶撞他,还和姑苏蓝氏同脉同源的修士们刀剑相向,将我们请来的三十三位前辈们都打成重伤……”

魏无羡双手插|进头发里,道:“……我,我不知道……我真的……”

除了重复他真的不知道,他也说不出别的什么。蓝曦臣隐忍半晌,还是道:“三十三道戒鞭痕!一次尽数罚完,一道一个人。你总该知道,打在身上有多痛,要躺多久!他一意孤行把你送回乱葬岗之后,黯然回来领罚,在规训石前跪了多久!我去看他的时候对他说,魏公子已铸成大错,你何苦错上加错了。他却说……他无法断言你所作所为对错如何,但无论对错,他愿意与你一起承担所有后果。那几年说是面壁思过,却根本是重伤难行。就算是这样,在得知你身死之后,他还强行拖着这样的身体,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去乱葬岗看一眼……

“他将你救走藏在洞中那时,如何对你说话,如何看着你,哪怕是瞎了聋了,都不可能会不明白他是什么心思,所以我叔父才怒不可遏。忘机他小时候是子弟楷模,长大后是仙门名士,一生都雅正端方不染尘埃,这辈子唯一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是你!你却说……你却说你不知道。魏公子,你被献舍回来之后,是对他如何百般表白诸般纠缠的?每晚……每晚都要和他……你却说你不知道?你若不知道,你又为什么要做这些举动?”

魏无羡真想回到过去那些时刻杀了自己。正是因为他不知道,所以他才敢做这些举动啊!

他忽然觉得十分可怕。如果蓝忘机不知道他根本不记得前世血洗不夜天后那几天里的事,如果他以为自己一直知晓他的心意,那自己回来之后,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一开始用那样浮夸的态度做尽丑事,为的就是让蓝忘机尽快恶心自己,扔他出云深不知处,然后两不相见,各奔东西。蓝忘机不可能看不出来他真正的态度如何。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执意把自己护在身边,不让江澄有机会接近他、为难他。有问必答,有求必应,百般放纵,千般包容。面对魏无羡花样百出、堪称恶劣的戏弄撩拨,还能克制有礼从不越矩。

那么刚才在客栈里,他忽然推开自己,会不会也是因为……以为这是他更加放肆的一时兴起?

魏无羡实在是不能再想下去了。他猛地朝观音庙外冲去,数名修士立刻拦到他面前,金光瑶道:“魏公子,我可以理解你激动的心情……”

魏无羡此时只想冲回客栈,冲到蓝忘机身边,语无伦次地告诉他自己的心情,一掌劈翻欲扭住他的两名僧人,咆哮道:“你能理解个屁啊!”

这一掌劈下,七八人都扑了上来,魏无羡霎时眼前一黑,金光瑶在一旁坚持把话说完:“……我只是想告诉你,没必要跑得这么急,你的含光君,他已经来了。”

一道冰蓝色的剑光从天而降,锐啸着将团团包围住魏无羡的人影尽数逼退,收回到一人手中。蓝忘机无声无息地落在观音庙前,看了他一眼,神色与以往并无二样,可魏无羡一阵紧张,方才要说的话忽然又都皱成一团缩在了肚子里,腹部一阵痉挛,只能喃喃地道:“……蓝湛。”

方才金凌听蓝曦臣的话听得都惊呆了,乍一看蓝忘机来了,大喜过望,可再一看他与魏无羡二人对视的目光,脸色又古怪起来。金光瑶叹道:“看吧,我便说了,魏公子你在这里,含光君也一定会来的。”

蓝忘机持着避尘的手腕一翻,正要动作,金光瑶却笑道:“含光君,你最好退后五步吧。”

魏无羡忽然感觉脖颈处传来一阵细微的锐利疼痛。蓝曦臣冲他低声道:“当心。别动!”

蓝忘机的目光凝在魏无羡脖子上,脸色隐隐发白。

一根细不可察的浅金色琴弦正系在魏无羡喉咙间。

分享到:
赞(24)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你的含光君,他已经来了

    匿名2019/02/12 01:58: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