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爱洗澡

蓝忘机不理会, 紧紧盯着他,像是生怕一个眨眼魏无羡便跑了。魏无羡伸手去合他的眼睛, 他便把下半张脸埋进水里, 咕噜噜地吐了一串泡泡。魏无羡哈哈笑着轻轻拧了他的脸蛋一把,道:“二哥哥,几岁了呀?”

他拿起一旁的皂荚盒子和布巾,顺着蓝忘机的脸往下擦, 擦着擦着, 动作凝滞了。

方才,蓝忘机自己除下了抹额和发带, 黑发散落下来遮住了上身。可现在, 他帮蓝忘机把湿漉漉的黑发拨到一旁后,那三十多道戒鞭痕, 还有胸口那枚烙印, 便显露出来了。

戒鞭痕从蓝忘机的背后, 蔓延到他的胸膛、肩头、手臂, 交错在大片白皙光洁的皮肤上。这些狰狞的伤痕, 生生破坏了这副原本可堪称完美的男子躯体。

“……”

魏无羡忽然沉默, 低头将布巾沾了沾水, 拭过那些鞭痕。

他下手极其轻柔, 可这些都是陈年旧伤了, 早已不会再痛了。即便它们都是新伤, 以蓝忘机的性格,最痛的时候也一定不曾示弱半分。

魏无羡很想趁现在问他许多事。姑苏蓝氏里有资格用戒鞭这样惩罚蓝忘机的, 只有蓝曦臣和蓝启仁。究竟他犯了什么错,才让他最亲近的兄长或是一手将他带大、一直以他为骄傲的叔父下这样的狠手?还有那枚他并无印象的岐山温氏烙印。还有他一直都惦记着的、他最想问的那个问题——

含光君,你究竟是怎么看我这个人的?

可每每临到口头,他却都会在心里找各种理由含混过去。什么不急于一时,先陪他玩儿够了再问;什么不能这么随便,要郑重一点坐下了再问;什么也许醉后当不得真。

诸多借口拖到现在,真正的原因他很明白。

大概是因为他怯了。

他怕会听到和自己期待中不一样的答案。

忽然,蓝忘机转了个身,看了他一眼。魏无羡这才发现他洗着洗着就神游太虚,把蓝忘机的背上一片皮肤洗得通红,像被人打了。魏无羡心想蓝忘机这一眼莫非是不满意他的伺候了?连忙住手,道:“抱歉抱歉,疼不疼?”

蓝忘机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看他坐在浴桶里安静的模样,魏无羡心道可怜,勾勾手指,搔了搔他的下颔,以示安抚。搔了下颌还不够,他手痒心痒,还想去戳蓝忘机的腹肌。可手伸到半路,却蓦地被蓝忘机一把抓住手腕,沉声道:“别乱动。”

他俊雅的面容轮廓和眼睫上还沾着一点透明的水珠,神情看似冰冷,目光却炙热得烫人。

今晚的魏无羡已经对蓝忘机做了无数个这样轻薄的小动作,早已习惯了蓝忘机任他为所欲为,此刻忽然被制止,他还大着胆子,道:“为什么?不都让我动了这么久了?”

蓝忘机紧闭双唇,一语不发,不知是不是生气了。见状,魏无羡有点心虚了,道:“好吧,我不动你了,你自己来吧。”

说着他丢了布巾就要逃开。谁知,蓝忘机非但不放他走,握住他腕的手反而更用力了,命令道:“不准走。”

魏无羡挣了两下挣不开,胆子又大了,道:“含光君,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又命令我帮你洗脸,又不许我动你,又不准我走。你究竟是要我怎样?”

“……”

沉默片刻,蓝忘机语气几乎有点蛮横地道:“反正不准走。”

魏无羡撩拨了两捧水花泼到蓝忘机脸上,道:“你看看你,这么霸道不讲理!”

水花溅到蓝忘机脸上,他也不闪不避,道:“让你别乱动。”

这句似是警告。大抵是那酒后劲太足,魏无羡头脑有些异常发热。

他勾起一边嘴角,道:“我若偏要乱动,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罚我抄书?关我禁闭?还是禁言我啊?”

蓝忘机死死盯着他,目光中似有火花闪过。似是愠色。

这张脸、这种神情、这种目光、这种情形、这个人。魏无羡倒吸一口冷气。

他像被一把恶火点燃一般,烧了起来,豁了出去,道:“含光君,你可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动你!”

魏无羡接二连三不怕死的言行终于彻底激怒了对方。

蓝忘机像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猛地一拽,魏无羡感觉一阵恐怖的大力袭来,身不由己地被拽了过去。

水花扑溅,一发不可收拾。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等到魏无羡稍稍清醒一点时,他已经坐在蓝忘机腿上了。

两人就用这种姿势搂抱着唇|齿|缠|绵地亲了好一会儿。魏无羡两条手臂交缠在蓝忘机脖颈后,和他吻得难舍难分,怎么放肆怎么来。忽然,他“啊”的一声,睁开眼,手指在唇上狠狠拭去一点血迹,骂道:“蓝湛!你怎么跟狗似的又咬人?!”

他双唇原本便被吻得发红,一缕血染,更显艳色。对他不合时宜的不满,蓝忘机的回答是又一口咬去。魏无羡被他又咬又吮弄得吃痛,眉尖连连蹙起,作为报复,又伸下一手,狠狠揉了他一把。

大概从来没有人对蓝忘机做过这种厚颜无耻又胆大包天的举动,一次不够还来第二次,他脸色骤变,抱着魏无羡的手收紧了,留下道道清晰的指印。魏无羡笑着喘了几口气,啄了一下蓝忘机的嘴角,在他耳边道:“怎么样,生气没?蓝湛你知不知道,我就喜欢你生气的样子……”

温暖的身躯覆在身上,魏无羡浑身脱力,从指尖软到了头顶,懒洋洋的连手指都不想蜷缩一下。好半晌,两人呼吸才渐渐平复下来。

虽然被沉沉压着,心内却满满是静谧和魇足。魏无羡在蓝忘机发间细细亲吻。缠裹两人的除了那阵淡淡的檀香,还有一丝沐浴后的清新皂荚味。暧|昧的香味反而不明显了。

魏无羡原本想问蓝忘机的话在心底憋了许久都不敢问,直到此刻,两人并排躺着了,他才觉得有了些把握,低声道:“蓝湛……你听着吗?”

须臾,蓝忘机“嗯”了一声。魏无羡道:“我有话对你说。”

轻吸一口气,他道:“蓝湛,谢谢你。”

千言万语,无从说起。

如果他这一次回来之后没有遇到蓝忘机,魏无羡不知道现在的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其实他一个人乱闯,也不见得会有多糟糕。

但无论如何,他相信,不会比现在更好了。

可他没有觉察,听到这句之后,蓝忘机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汹涌的热意才微微消退,魏无羡脑子还是晕乎乎的,胡乱道:“活了这两世,你帮了我很多。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你特别好!除了谢谢,我也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反正,我对你……对你……”

但这根本不是重点。魏无羡从未对人表露过这种心迹,就算是他这种厚脸皮的人也多少有点难以启齿,只敢先捡点随便的说。他正在思考该如何剖白自己才能郑重又真诚,蓝忘机却突然一把将他推开了。

猝不及防,魏无羡的背撞得一声闷响。

他睁大了眼,懵不能动。蓝忘机则坐了起来,胸口起伏,呼吸略显急促。

两人沉默地僵持了半晌,率先动作起来的,还是蓝忘机。

他脸色苍白,但眼神清明,捡起地上一件白衣先盖到魏无羡身上,然后才去找自己穿的。

魏无羡还懵着,简直不能相信方才发生的所有事。

这一推,像是一场旖旎美梦突然变成噩梦,又仿佛迎面一盆冷水,泼得他从头到脚透心凉;更像是重重一记耳光扇到他脸上,打得他天旋地转。好容易找回开口能力,他嗓子都哑了,试探着道:“蓝湛,你……酒醒了?”

蓝忘机已经穿戴完毕,远远坐在一侧,右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转身,面对满地狼藉,背对魏无羡。过了一阵,才低声道:“嗯。”

虽说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酒醒的,但既然清醒之后,蓝忘机是这个反应,有一点显而易见了。

方才的事,他不愿继续。魏无羡的话,他也不愿继续。

魏无羡终于发现,自己方才的行为有多恶劣了。

分享到:
赞(27)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哇偶~其实是一直在装醉的吧?

    匿名2019/02/09 22:07: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