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闪瞎小盆宇

蓝忘机右手将他腰一览, 带上避尘,二人御剑落到那艘渔船上, 魏无羡身形先是晃了晃, 被蓝忘机扶住,这才又问道:“温宁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就来看看?”

温宁道:“对不住公子,是我的错,我没忍住……”

金凌把剑调转向他怒吼道:“用不着你在这儿假惺惺!”

魏无羡道:“金凌, 你先把剑放下。”

金凌道:“我不放!”悟空传小说

魏无羡还要再说话, 谁知,金凌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 所有人呆若木鸡。魏无羡懵懵然朝他走了一步, 道:“这……这是怎么了?”

金凌虽然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却还哽咽着大声道:“这是我爹的剑。我不放!”

他怀里紧紧抱着的, 是金子轩的佩剑, 岁华。这把剑, 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

此时此刻, 在众人面前嚎啕而泣的金凌, 让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江厌离伤心到极处时放声大哭的模样。像金凌这么大的少年, 有的都已经成亲, 再大些的甚至都有孩子了。哭泣对于他们而言, 是件很耻辱的事。当众大哭, 那是心里该有多委屈。

一时之间, 魏无羡竟有些手足无措。他望望蓝忘机,似乎想求助, 可蓝忘机就更不可能知道该怎么办了。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江面上传来:“阿凌!”

五六艘大船呈包围之势,围住了这条渔船,每艘船上都站满了修士,船头立着一位家主。云梦江氏的大船在小渔船的右方,靠得最近,中间距离不过五丈,方才出声的,正是船舷边的江澄。金凌泪眼朦胧的,一见舅舅,立刻胡乱抹了一把脸,吸吸鼻子,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咬牙飞了过去,落到江澄身边。江澄抓着他道:“你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金凌狠狠揉着眼睛,不肯说话。江澄抬起头,阴冷的目光投向那艘渔船,两眼的寒光扫过温宁,正要停驻到魏无羡身上,蓝忘机有意无意地走了一步,恰恰挡住了魏无羡的身形。一名家主警惕道:“魏无羡,你到那艘船上去干什么?”

他语气怀疑,明显觉得魏无羡不安好心,令人听了极不舒服。欧阳子真道:“姚宗主您何必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呢?如果魏前辈想做什么,现在大家恐怕根本都不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船上啊。”

这话一出,许多年长修士都有些尴尬。虽然是实话,但没有人想听到它直接被这样说出来。蓝思追立刻道:“子真说得不错!”数名少年也齐声附和。

江澄微微侧首,道:“欧阳宗主。”

被点到名的欧阳宗主眼皮跟着心一块儿突突直跳,只听江澄冷冷地道:“没记错的话,说话的那个,是你儿子吧。真是能言善辩。”

欧阳宗主忙道:“子真!回来,到爹这儿来!”

欧阳子真不解道:“爹,不是你让我到这艘船上来,别烦你们的吗?”

欧阳宗主抹汗道:“行了!你今天出的风头还不够吗,给我过来!”自家驻镇巴陵,和云梦离得近,跟江氏势力没法儿比,他可不想因为儿子频频为魏无羡发声被江澄记恨上。江澄剜了一眼魏无羡和蓝忘机,便揽着金凌的肩回船舱里去了。欧阳宗主松了一口气,又对儿子喝道:“你你你!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了!你到底过不过来!再不过来我过去抓你了!”

欧阳子真关切地道:“爹,您也进去休息吧,您灵力还没恢复呢,肯定没法过来的,可别贸然御剑呀。”

现在大多数人灵力都还在缓慢回升中,勉强御剑说不定会大头朝下栽倒,所以他们才只能乘船。欧阳宗主身材又格外高大魁梧,现在还真不能飞过去抓他,被儿子气得甩袖进舱。聂怀桑在另一艘船上哈哈笑出了声,其他家主看着他,俱是无言,但该散的也陆陆续续散了。见状,魏无羡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口气松下来后,他的脸上忽然被极度的疲倦之色占据,向一侧歪了过去。

原来他方才的摇晃并不是由于渔船不稳,而是他真的已经乏力到站不稳了。

众少年也不嫌他身上血污骇人,想像刚才扶蓝思追一样七手八脚地去扶他。可完全用不着他们,蓝忘机微微一弯腰,一手搂他手臂,一手抄他膝弯,一下子将魏无羡打横抱了起来。

他就这么抱着魏无羡,走进了船舱。船舱里没有供躺的地方,只有四条长长的木凳,蓝忘机便单手搂住魏无羡的腰,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另一只手将四条长凳拼成一张可以躺的宽度,把魏无羡轻轻放上去。

蓝思追忽然发现,尽管含光君周身浴血,但是,那条魏无羡用袖子撕成、给他包扎一个小伤口的绷带,还好好地打着结,系在他左手手指之上。

之前无暇理会仪容,此时蓝忘机才取出手帕,给魏无羡慢慢擦去脸上凝结的血块。不多时,一块雪白的手帕就被染得黑红一片。而他给魏无羡擦净了脸,自己的却还没擦。

蓝思追连忙双手呈上自己的手帕,道:“含光君。”

蓝忘机接过,低下头,手帕在脸上一擦就是一片雪白,众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果然,含光君就是要这样面若冰雪的,看着才正常。

欧阳子真道:“含光君,为什么魏前辈会倒下呀?”

蓝忘机道:“累了。”

蓝景仪大奇:“我还以为魏前辈永远不会累呢!”

其他的少年也是有些不可思议,传说中的夷陵老祖竟然也会因为对付走尸而累得趴下,他们都以为夷陵老祖应该随便勾勾手指就能解决。蓝忘机却摇头,只说了三个字:“都是人。”

都是人。人哪有不会累的,又怎么会永不倒下。

长凳都被蓝忘机拼在一起了,众少年只能眼巴巴地蹲成一圈。若是魏无羡醒着,插科打诨耍嘴皮,逗完这个逗那个,此刻船舱里一定很热闹,可偏偏现在他躺着,只有一位含光君腰杆笔直地坐在他旁边。一般来说应该有人来闲扯两句活跃气氛,可蓝忘机不说话,旁人也不敢说话。蹲了半晌,船舱里还是一片死寂。

众少年皆腹诽道:“……好无聊。”

他们无聊到开始用眼神交流:“含光君为什么不说句话?魏前辈为什么还不醒?”

欧阳子真双手托腮,悄悄指指这个,指指那个,表示:“含光君一直是这样一句话都不说的吗,魏前辈怎么受得了跟他整天呆在一起……”

蓝思追沉重地点了点头,无声地肯定:“含光君,确实一直都是这样的!”

忽然,魏无羡皱了皱眉,头歪到一边。蓝忘机把他的头轻轻扳正,避免扭了脖子。魏无羡喃喃叫道:“蓝湛。”

大家以为他要醒了,大喜过望,谁知魏无羡的双眼还是紧闭的。蓝忘机则神色如常道:“嗯。我在。”

魏无羡又不做声了,仿佛很安心踏实的,往蓝忘机身边蹭了蹭,继续睡了。几名少年愣愣看着这两人,不知为什么,忽然脸红了。蓝思追率先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道:“含、含光君,我们先出去一下……”

他们几乎是落荒而逃,冲到甲板上,被夜风一吹,方才那股憋得慌的感觉才消散。一人道:“咋回事儿啊,为啥我们要冲出来!为啥啊!”

欧阳子真捂脸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忽然觉得呆在里面很不合适!”

几人互相指着大叫:“你脸红什么!”夏至未至小说

“我看你脸红我才脸红的!”

温宁从一开始就没去扶魏无羡,也没跟进船舱里去,蹲在甲板上。众人方才还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不进去,现在才发觉,鬼将军真是太明智了。

这里边根本容不下第三个人啊!

见他们出来,温宁像是早有预料,空出给他们蹲的位置。不过,只有蓝思追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和他一起蹲下。几名少年在另一边嘀嘀咕咕道:“怎么思追和鬼将军好像很熟的样子?”

温宁道:“蓝公子,我能不能叫你阿苑?”

众少年心内齐齐悚然:“……鬼将军居然是个自来熟!”

蓝思追欣然道:“可以啊!”

温宁道:“阿苑,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蓝思追道:“我很好。”

温宁点头道:“含光君一定对你很好。”

蓝思追听他提起蓝忘机时口气尊敬,越发感到亲近,道:“含光君待我如兄如父,我的琴都是他教的。”

温宁道:“含光君,是什么时候开始带你的?”

想了想,蓝思追道:“我也记不清了,可能是我四五岁的时候吧。太小的事情都没什么记忆了。不过更小的时候,含光君也应该不能带我,似乎那时有好几年,含光君都在闭关。”

他忽然想到,含光君闭关的时候,第一次乱葬岗围剿也是在那期间发生的。

船舱内,蓝忘机抬头看了看被小辈们冲出去时带上的门,再低头看了看头又歪到一边的魏无羡。魏无羡的眉尖又蹙了起来,仿佛很不舒服地把头扭来扭去。见状,蓝忘机站起身来,走过去把木闩闩上,回来再坐到魏无羡身边,将他的肩扶起,轻柔地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这下,魏无羡的头终于不晃,在他胸膛前窝来窝去,终于找到了一个舒适的睡姿。见他安稳下来,蓝忘机低头,注视着怀中人的面容,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忽然,魏无羡闭着眼,抓住了他衣领,五指恰好抓住了他的抹额。

他抓得很紧,蓝忘机捏住抹额的一端,拉了拉,非但没把它拉出来,反而让魏无羡的眼睫颤了颤,不一会儿,就醒了过来。

等到魏无羡慢慢睁开双眼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船舱头顶的木板。他坐起身,蓝忘机正站在船舱的一扇木窗前,眺望江心尽头的一轮明月。

魏无羡道:“咦,含光君,刚才我是晕了吗?”

蓝忘机侧颜平静地道:“是。”

魏无羡又道:“你抹额呢?”

“……”

问完了,魏无羡再一低头,奇道:“哎,怎么回事,居然在我手里?”

他从长凳上翻下腿来,道:“实在不好意思。我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东西,不然就喜欢乱抓,对不住啊,给你。”

蓝忘机默然片刻,接过了他递的抹额,道:“无事。”

而魏无羡忍笑忍得要内伤了。刚才他确实是有一瞬间很想睡下,可还没孱弱到说晕就晕的程度。谁知他只是歪了一下,蓝忘机就迅捷无伦地把他抄了起来,魏无羡都不好意思睁眼说哎你不用这样我自己能站住了。而且他也不想被放下来。能被人抱为什么要站?

魏无羡摸了摸脖颈,心中一边窃喜得意,一边遗憾:“哎,蓝湛这个人真是……早知道我就不醒了,我继续晕着,能在他怀里躺一路呢。”

至寅时,抵达云梦。

莲花坞的大门前和码头上灯火通明,映照得水面金光粼粼。过往,这码头很少有机会一下子聚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船只,不光门前的守卫,连江边几个还架着摊子卖宵夜小食的老汉都看呆了。江澄率先下船,对守卫交代几句,立刻有无数名全副武装的门生涌出大门。众人分批次陆续下船,由云梦江氏的客卿们安排入内。欧阳宗主终于逮到了儿子,边低声教训边把他拽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出船舱,跳下渔船。

温宁道:“公子,我在外面等你。”

魏无羡知道,温宁不会进莲花坞大门的,江澄也绝不会让他进,点点头。蓝思追道:“温先生,我陪你吧。”

温宁道:“你陪我?”他完全没料到,十分高兴。蓝思追笑道:“是啊,反正众位前辈进去是要商议重事的,我进去也没什么作用。我们继续聊。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魏前辈真的把两岁小儿当成萝卜种在土里过?”

他虽然声音小,但前边那两位可是耳力非凡。魏无羡脚底一个趔趄。蓝忘机的眉形弯了一下,很快恢复。等到这二人背影消失在莲花坞的大门之后,蓝思追才继续低声道:“那小朋友真可怜。不过,其实,我记得我小时候,含光君也曾经把我放在兔子堆里过。他们其实在有些地方上还挺像的……”

分享到:
赞(56)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汪叽还真种过思追啊!

    匿名2019/02/09 08:47:04回复
  2. 哈哈哈 可怜的思追啊

    匿名2019/04/11 21:58:19回复
  3. 哈哈哈哈这几个少年还是很懂的。。

    匿名2019/04/15 21:41:11回复
  4. 所以阿苑是让你们用来展示夫夫像的???

    只羡忘羡不羡仙,说是天天就天天2019/05/02 00:22:08回复
  5. 这俩爹带思追都不靠谱啊

    匿名2019/05/09 11:19:32回复
  6. “蓝湛!”
    “嗯,我在。”

    小长2019/05/17 23:13:25回复
  7. 那真可怜的小朋友就是你啊,喝你喝过的酒,受你受过的伤,种你种过的思追。

    湛羡迷2019/05/23 14:16:47回复
  8. 哈哈哈这几个少年太可爱了吧~\(≧▽≦)/~

    陈栎媱2019/05/23 18:40: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