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无头人

犹如迎头被人泼了一桶凉水, 魏无羡嘴边扬起的弧度凝固了。

这道高大的身影站在枯树之下,正面对着这个方向。如果他脖子上有一颗头颅, 此刻应当是在静静地凝视着魏无羡。

篝火那边, 蓝家的小辈们也看到了这个影子,个个汗毛倒竖,瞪大眼睛就要去拔剑,魏无羡将食指抵在唇前, 轻轻“嘘”了一声。

他用眼神示意众人“不可”, 摇了摇头。见状,蓝思追悄然无声地把蓝景仪抽出剑鞘一半的长剑按了回去。

那个无头人伸出手, 扶在一旁的树干上, 抚摸了一阵,似乎在思索什么, 又似乎在确认这是什么东西。

他往前走了一小步, 魏无羡看清了大半个身子。

这个无头人身上穿的衣服, 是一件寿衣, 微有破烂。正是他们从常氏墓地里掘出来的躯干身上穿的那件。

而无头人的脚边, 散落着一堆碎片。勉强能辨认出, 这是几只残破的封恶乾坤袋。

魏无羡心道:“疏忽了, 竟然让好兄弟自己拼起来了!”

算起来, 他和蓝忘机进入义城之后, 惊|变不断, 有两天多没有合奏《安息》。漫行至此的几日里,两人尽力补救才勉强压制住。然而, 尸体的四肢已收集完毕,彼此之间的吸引力大大增强。可能是它们感应到彼此的怨气,太想合到一起去了,趁着蓝忘机外出夜巡,迫不及待地滚落到一边,冲破了束缚它们的封恶乾坤袋,自动拼凑成了一具尸体。

只可惜,这具尸体依旧缺了一个部位。而且,是最重要的一个部位。

无头人把手放到脖子上,摸着喉咙上切得整整齐齐的猩红色断口,摸了一阵,始终摸不到应该有的东西。像是被这个事实激怒了一般,他突然一掌击出,拍在身旁那棵树上!

树干应声而裂。魏无羡心道:“脾气还挺大。”

蓝景仪把剑横在身前,颤声道:“这、这是个什么妖怪!”

魏无羡道:“一听就是基本功课做的不好。妖是什么?怪是什么?这个明显是尸,属鬼类,怎么会是妖怪?”

蓝思追小声道:“前辈啊,你……那么大声,不怕他发现你吗?”

魏无羡道:“没事。我刚才忽然发现了,其实咱们说话多大声都没关系,因为他没有头,没有眼睛没有耳朵,也就是说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不信,你们也喊喊看。”

蓝景仪奇道:“是吗?我试试。”

说完,他果然立刻喊了两声。刚刚喊完,那个无头人倏然转身,朝蓝家小辈们那边走去。

众少年魂飞魄散,蓝景仪惨叫道:“你不是说没事的吗?!”

魏无羡把双手拢在嘴边,高声道:“真的没事你们看!我说话这么大声,他不也没过来?但是你们那边不是声音大不大的问题了,而是有火光!热!活人多,而且还都是男的!阳气重!他看不到、听不到,但是他可以朝他感觉热闹的地方走。还不赶紧的把火灭了,都散开散开!”

蓝思追一挥手,一阵风扑熄了火焰,一群少年在荒废的花园里轰然散开。

果然,篝火一灭,人一散开,这无头人便失去了方向。

他在原地定定站了一会儿,众人刚松了一口气,忽然,他又动了起来,并且准确无误地走向其中一名少年!

蓝景仪又惨叫了:“你不是说火灭了散开了就没事吗?!”

魏无羡顾不上回答他,对那名少年道:“别乱动!”

他拾起足边一枚石子,一翻手腕,朝无头人掷去。石子打在了他的背心,无头人立刻止住脚步,转过身体,两相权衡,似乎觉得这边更可疑,改为朝魏无羡走来。

魏无羡很慢很慢地挪了两步,刚好与沉沉走过来的无头人擦肩而过,道:“让你们散开,不是让你们乱跑。不要跑太快,这个无头鬼修为很高,若是你们移动速度太快,身旁带起微风,也会被他觉察。”

蓝思追道:“他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是在找他的……头吗?”

魏无羡道:“不错,他在找他的头。这里的头这么多,不知道哪个是他的,他就会把脑袋从每个人的脖子上揪下来,安到自己脖子上,看看合不合适。合适就接着用一段时间,不合适就扔了。所以,你们要慢慢地走,慢慢地躲,千万别被他抓到。”

想象着自己的头被这具无头凶尸撅下来、血淋淋地安到他脖子上的情形,众少年一阵恶寒,齐刷刷举手护住头颈,开始慢悠悠地在花园里四下“逃窜”起来。一群人仿佛在和这个无头鬼玩儿一场凶险的捉迷藏游戏,被鬼抓到的人,就要把脑袋交出来。一旦无头人捕捉到了某个少年的踪迹,魏无羡便掷出一枚石子,转移他的注意力,将他引到自己这边来。

魏无羡负着手,缓缓移动步伐,边走边观察这具无头尸的动作,心道:“这好兄弟的姿势有点奇怪啊?一直虚握着拳头在挥动手臂,这个动作……”

他正在思索,蓝景仪无法忍受了,道:“我们就这样一直这么走下去吗?这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魏无羡想了想,道:“当然不是。”

说完,他高声喊道:“含光君!含光君啊!含光君你回来了吗!救命啊!”

见状,其他人也跟着他一起喊了起来。反正这具凶尸没有头,听不到声音,一个喊得比一个高亢,一个喊得比一个凄切。须臾,夜色之中,忽然响起一声幽咽的箫鸣,紧接着,是一声清洌洌的弦唱。

听到这一箫一琴,这群小辈简直都要喜极而泣了:“呜呜呜呜含光君!泽芜君!”

两道修长的身影闪现在花圃破败的园门之前,一般的身长玉立,一般的冰雪颜色,一持箫,一负琴,并肩而行。两人一见那道无头的身影,都微微一怔。

蓝曦臣的神色尤为明显,几乎可说是震惊了。裂冰不再发声,避尘却已出鞘。那无头人觉察有一道十分厉害、冰寒彻骨的剑芒袭来,举起手臂,又是一挥。魏无羡心道:“又是那个动作!”

那无头人身手也敏捷矫健得很,纵身一跃,擦身错开避尘掠过的锋芒,反手一抓,竟然就这么抓住了避尘的剑柄!

他将避尘剑提在手中,高高举起,似乎想查看手里抓住的这个东西,奈何他没有眼睛。见这无头人竟然徒手拦下了含光君的避尘,一群小辈脸色齐刷刷一白,蓝忘机却面不改色,翻出古琴,低头在一根弦上勾指一挑,弦音仿佛化为一只无形利箭,呼啸旋转着射向那具凶尸。无头人挥剑一斩,击碎了这一声弦响。蓝忘机一拨而下,七根琴弦齐颤,唱出激越高昂之音,同时魏无羡抽出竹笛,以锐利异常的笛音相和,瞬间仿佛刀林剑雨漫天落下!

那无头凶尸挺剑再还,这时,蓝曦臣却已回过神来,将裂冰送到唇边,凝眉吹奏。不知是否错觉,那幽雅平和的箫声一出来之后,无头凶尸的动作瞬间凝滞,定定站着听了片刻,转身似乎想查看奏乐之人。然而他无首无目,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再加上琴笛尚在咄咄逼人地合击,三音齐出,他终于失去了力气一般,身形晃了晃,倒下了。

准确地来说,并不是倒下,而是散架了。手是手、腿是腿、身体是身体,支离破碎地散在堆满残叶的地面上。

蓝忘机翻手收琴,召剑回鞘,和魏无羡一起走到这些断肢旁,低头看了一眼,取出五只全新的封恶乾坤袋。一群小辈惊魂未定地围了过来,先给泽芜君行了礼,不等他们开始七嘴八舌、叽叽喳喳,蓝忘机便道:“休息。”

蓝景仪愣愣地道:“啊?可是含光君,亥时未至啊?”

蓝思追则拉了拉他,恭敬地道:“是。”这便不再多问,带了其余的小辈们,寻花圃的另一处,重新生火休息去了。

尸堆旁只剩三个人,魏无羡对蓝曦臣点头致意,蹲到地上,正准备重新封尸入袋,拿着那只左手往乾坤袋里塞,塞了一半,蓝曦臣道:“请等一等。”

方才魏无羡见他表情便知有异,果然,蓝曦臣脸色苍白,重复道:“请……等一等,让我看看这具尸身。”

魏无羡收住动作,道:“泽芜君可是知道此人身份?”

蓝曦臣尚未应答,似是不能确定,蓝忘机却已缓缓点头。

魏无羡道:“好了,我也知道是谁了。”

他压低声音,道:“赤锋尊,对吗?”

刚才“捉迷藏”的时候,这具无头尸一直在重复一个动作:虚握拳头,挥动手臂,横砍竖劈。看起来,很像是在挥动某种武器。

一提到武器,魏无羡便想到剑。但他自己是用剑的人,以前也和不少用剑的名士交过手,却从来没有见过哪位高手是这样用剑的。剑为“百兵之君”,用剑之人,总会讲究几分端庄,或是几分飘逸。即便是刺客的剑,狠辣阴毒里,也必要有几分灵动。剑法之中,“刺”、“挑”等动作偏多,“砍”、“削”等动作偏少。而观那名无头人使剑的动作,太过沉重,杀伐之气、暴戾之气过重,而且横砍竖劈,毫不优雅,毫无风度。

但,如果他握的不是剑,是一把刀,而且是一把很沉重、杀气极大的刀——那便合情合理了。

刀和剑,气质和使法,都是截然不同的。这个无头人生前惯用的武器,应该是一把刀。刀法凌厉,只求威势,不求端雅。他在寻找自己头颅的时候,也在寻找自己的武器。所以他不断重复挥刀的动作,还反手抓住避尘,把剑当成了他的佩刀在使。

而此前这具尸身没有胎记一类的特殊标志,又被切得七零八落,根本无法辨认身份。别说是聂怀桑在祭刀堂里认不出来了,就连魏无羡也不敢保证,如果把他自己的腿切下来到处乱扔,他能认出这是谁的腿。直到方才四肢和躯体被怨气暂时粘合,拼凑出了一具能行动的尸身,蓝曦臣和蓝忘机这才认出了他的身形。

魏无羡道:“泽芜君,含光君对你说过了我们一路的见闻吧。莫家庄,掘墓人,义城那些。”

蓝曦臣颔首。魏无羡道:“那含光君也应该和你说了,那个在常氏墓地出手抢夺尸体的雾面人,对姑苏蓝氏剑法了如指掌。只有两种可能:一,他就是蓝家的人,从小就练姑苏蓝氏的剑法;二,他不是蓝家人,但他非常熟悉你们家的剑法,要么经常和蓝家人拆招切磋,要么聪明非常,只要看过,就能记得所有的招式和剑路。”

蓝曦臣默然不语,魏无羡又道:“他抢夺尸体便是不愿让旁人发觉赤锋尊被肢解了。赤锋尊尸身一旦被拼凑齐,情况便会对他不利。这是一个了解清河聂氏祭刀堂秘密的人,一个可能和姑苏蓝氏非常亲密的人,一个和赤锋尊颇有……渊源的人。”

这样一个人,最有可能是谁,不必明言,谁都心中有数。

蓝曦臣神色虽是凝重,闻言却立刻道:“他不会这么做。”

魏无羡道:“泽芜君?”

蓝曦臣道:“你们探查分尸案、遭遇掘墓人,都是这个月的事。而这个月里他几乎一直同我秉烛夜谈,前几日还在共同策划下个月兰陵金氏的百家请谈盛会,分身乏术,掘墓人不可能是他。”

魏无羡道:“若使用传送符呢?”

蓝曦臣摇了摇头,语气虽温和,却斩钉截铁:“使用传送符须修习传送术,极其难修,他从未有修过的迹象。而且使用此术须消耗大量灵力,但前不久我们还一同出行夜猎,他表现极佳。我可以确定,他绝没有使用过传送符。”

蓝忘机道:“他不必本人去。”

蓝曦臣仍是缓缓摇头。魏无羡道:“蓝宗主,你心中知道,嫌疑最大的那个人是谁,只是你拒绝承认。”

篝火火光映得三人脸上明明暗暗,变幻莫测。荒废颓败的花圃之中,一片沉寂。

默然一阵,蓝曦臣道:“我明白,因为一些原因,世人对他误解颇多。但……我只相信这么多年来我亲眼所见的。我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

蓝曦臣为这个人辩护,倒也不难理解。说实话,就连魏无羡本人,对他们怀疑对象的印象也不坏。也许是出身原因,他待人十分谦逊亲和,是那种谁都不会得罪、谁跟他相处都能觉得舒服熨帖的人。何况泽芜君还与之交好数年?

聂明玦生前那段日子,正是清河聂氏在他的执掌下如日中天、声势直逼兰陵金氏的时候。聂明玦之死,对谁最有益处?

大庭广众之下走火入魔发狂而死——看似无懈可击、无可奈何的一桩憾事,事实果真如此简单吗?

分享到:
赞(28)

评论4

  • 您的称呼
  1. ?????

    匿名2019/01/14 14:34:20回复
  2. 这说的是瑶妹

    匿名2019/02/09 20:38:29回复
  3. 啥玩意?我为啥没看懂

    匿名2019/04/15 17:03:30回复
  4. 蓝曦臣要是能和金光瑶在一起就好了

    匿名2019/04/21 18:50: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