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纸人

那阵竹竿敲打地面之响, 忽现忽隐,忽远忽近, 令人完全无法判定方位, 更无法判定,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发出这种突兀又诡异的怪声。

魏无羡道:“都过来,靠紧,别乱动, 也别出剑。”

在迷雾之中, 一群小辈乱七八糟地出剑,可能伤不到敌人, 却会误伤己方。片刻之后, 那声音戛然而止。静候半晌,一名世家子弟小声道:“又是它……究竟要跟着我们到什么时候!”

魏无羡道:“它一直跟着你们?”

蓝思追道:“我们进城之后, 雾太大担心走散, 便聚在一起, 忽然之间就听到了这种声音。当时, 并没有这么快, 一下一下, 响的很慢, 还在前方的白雾里朦胧看到一个矮小的影子慢慢走过。追上去却消失了。之后, 这声音就一直跟着我们。”

魏无羡道:“有多矮小?”

蓝思追在自己胸口附近比划了一下:“很矮, 很瘦小。”

魏无羡道:“你们进来多久了?”

蓝思追道:“快半柱香。”

“半柱香?”魏无羡问:“含光君, 我们进来多久了?”

蓝忘机的声音从迷蒙的白雾后传来:“近一炷香。”

“你看,”魏无羡道:“我们进来的时间比你们长, 你们怎么能跑到我们前面去?折回来才遇上我们。”

金凌终于忍不住插嘴了:“我们没折回来啊?我们一直沿着这条路,在朝前方走。”

都在朝前方走,那难不成这条路被动了手脚,化成了一个循环迷阵?

魏无羡问:“试过御剑飞上去看看吗?”

蓝思追道:“试过,我感觉往上飞了很长一段距离,但其实并没有上升多高。而且有一些模糊的黑影在空中流窜,不知是什么,我担心无法应付,便下来了。”

闻言,众人都沉默了一阵。蜀东一带本来就多雾,一开始他们并未在意义城中的白雾,现下看来,这多半不是天然形成的雾气,而真的是妖雾。

蓝景仪惊道:“这雾不会有毒吧?!”

魏无羡道:“毒应该是没有。咱们都在里面待这么久了,尚且活着。”

金凌道:“早知道我就把仙子带过来了。都怪你们那头死驴。”

魏无羡听到狗的名字,背上刚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又听蓝景仪道:“我们还没怪你那条狗呢!它先动口咬的,被小苹果尥蹶子踢了个正着,怪谁?反正现在两只哪只也动不了。”

魏无羡道:“什么?!我的小苹果被狗咬了?!”

金凌:“那头驴能跟我的灵犬比吗?仙子可是我小叔叔送我的,要是它出了什么事,一万头驴也赔不起!”

魏无羡信口胡诌道:“你少拿敛芳尊压人,我的小苹果还是含光君送的坐骑呢。你们怎么能把小苹果带下山夜猎?还让它受伤了?!”

蓝家小辈异口同声道:“骗人!”他们绝不相信以含光君的品味眼光会挑那种坐骑送人,就算蓝忘机并不反驳,也坚决拒绝相信。蓝思追:“嗯……对不起莫公子。你的小苹……驴在云深不知处每日喧哗,各位前辈投诉已久,命我们这次下山夜猎一定要把它赶走,所以我们就……”

金凌也不相信那花驴子是蓝忘机送的:“那头驴我看了就讨厌,还叫什么小苹果,蠢死了!”

蓝景仪还在想,万一真的是含光君送的那就不好,连忙为它说话:“小苹果怎么啦?它爱吃苹果,就叫小苹果,多朴实。这名字比你养条肥狗叫仙子好十八条街!”

金凌:“仙子哪里肥了?!你找一头比它更矫健的灵犬试试……”

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半晌,魏无羡道:“还有人在吗?”

附近一片“唔唔”、“呜呜”,表示都在。蓝忘机冷冷地道:“喧哗。”

……竟然一次性禁言了所有人。魏无羡忍不住摸了摸嘴唇,心中甚为侥幸。

正在此时,左前方的白雾中,传来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一走一顿,笨重至极。紧接着,正前方、右前方,侧面,后面也传来了同样的声音。虽然雾气太浓,看不清影子,但腐臭腥臭的味道却已经飘了过来。

魏无羡自然不会把区区几具走尸放在心上,轻轻吹了一声哨子,尾音溜起,含斥退之意。迷雾之后的那些走尸听到了哨音,果然稍稍一顿。

谁知,下一刻,它们却猛地冲了过来!

魏无羡万万没料到,斥令竟然不但不起作用,反而还刺激了它们。他是绝对不可能把“斥退”和“刺激”两种不同的指令弄混的!

然而此刻来不及想更多了。七八条歪歪倒倒的人影浮现在白雾之中。以义城中白雾的浓度,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就代表它们已经靠得极近了!

避尘的冰蓝色剑芒破出白雾,围绕着众人,在空中飞划出一个锐利的圈,将数具走尸齐齐拦腰斩断,旋即收回鞘中。魏无羡松了口气,蓝忘机低声道:“为何。”

魏无羡也在想为何:“为何哨令驱不动这几具走尸?行走缓慢,带有腐臭之气,肯定不是什么高阶凶尸,这种我应该拍拍手就能吓跑。若说是我的哨令突然之间失效了,这也绝没可能,又不是靠灵力驱动。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

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背上微微沁出一层薄汗。

不对。并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事实上是出现过的,而且不止一次。的确有一种凶尸恶灵他无法驱使。

那就是——已经处在阴虎符控制下的凶尸恶灵!

蓝忘机解除了禁言,蓝思追又能说话了:“含光君,是不是情况很危险?我们是不是该立刻出城?”

“可是,雾这么浓,路又走不通,也飞不出去……”

一名世家子弟道:“好像又有走尸来了!”

“哪有?我没听到脚步声啊?”

“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呼吸声……”那名少年说完才发现自己说了多可笑的话,讪讪闭嘴,另一名少年道:“我真是服了你了。呼吸声,走尸是死人,怎么可能会有呼吸声。”

话音未落,又有一道粗壮的人影撞了过来。避尘再次出鞘,那道影子的头身分离,同时发出“泼泼”的怪响,离得近的几名世家子弟连连惊叫,魏无羡担心他们受伤,忙道:“怎么了?”

蓝景仪道:“那具走尸身上喷了什么东西出来,好像是什么粉末。又苦又甜,又腥!”十分倒霉,刚才他恰好想开口说话,嘴里进了不少粉尘,顾不得仪态,一连“呸”了好几下。走尸身上喷出来的东西那可非同小可,粉末还在那片空气中肆虐,如果贸然靠近吸入肺腑,比吃进了嘴还难办。魏无羡道:“你们都离那片地方站远点!你快过,我看看。”

蓝景仪道:“哦。可我看不见你,你在哪儿?”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举步难行。魏无羡想起避尘每次出鞘,它的剑光都能穿透白雾,转头对身旁的蓝忘机道:“含光君,你拔一下剑,让他走过来。”

蓝忘机就站在他身旁,却没有应答,也没有动作。

忽然,七步之外的地方,亮起了一道冰蓝色的澄净剑光。

……蓝忘机在那里?

那他左边这个一直站着沉默不语的人是谁?!

突然,魏无羡眼前一黑,前方沉沉逼过来一张黑色的脸孔。

之所以为黑色,是因为这张脸上,覆盖着一层浓浓的黑雾!

这名雾面人伸手抓向他腰间悬挂的封恶乾坤袋,一抓到手,然而,乾坤袋陡然间鼓胀起来,绳结断裂,爆出三只纠结作一团、怨气滚滚的恶灵,劈面朝他袭来!

魏无羡笑道:“你想抢封恶乾坤袋吗?那你眼神可不好使,拿我的锁灵囊干什么!”

自从上次栎阳常氏墓地夺走掘墓人刚挖出的躯干、让他铩羽而归之后,魏无羡与蓝忘机一直留心提防,猜测他必然不肯罢休,伺机行动,随时可能出现抢夺。果然,他们进了义城,这名掘墓人便想趁大雾和人多口杂的掩护出手了。他也的确得手了,只是魏无羡早就把装着左手臂的封恶乾坤袋和锁灵囊掉了包。

“铮”的一声,对方向后纵越,拔剑出鞘,旋即传来恶灵们充满怨毒之意的尖叫,似乎被他一剑斩得溃乱四散。魏无羡心道:“果然是个修为高的。”旋即喊道:“含光君,挖坟的来了!”

不必提醒,蓝忘机只凭听就知道异变突生,默然不应,飞梭般挟着一股凌厉剑气游走的避尘作出了回答。

此时情形,不容乐观。那名掘墓人的剑上覆盖有一层黑雾,剑光透不出来,在白雾里也隐蔽得很好。蓝忘机的避尘剑光却是挡也挡不住的。他在明,敌在暗,对手修为不低,还熟悉姑苏蓝氏的剑路。加上同样是迷雾中盲打,他可以无所顾忌,蓝忘机却要留心不能误伤己方,实在是大大不利。魏无羡听到几下剑刃中的之声,心头一紧,脱口而出:“蓝湛?你受伤了吗?!”

远处传来轻轻一声闷哼,似乎被伤到了要紧之处,但这明显不是蓝忘机的声音。

蓝忘机道:“怎可能。”

魏无羡笑道:“也是!”

那人似乎冷笑了一声,挺剑再战。避尘的光芒和仙剑相击之声越来越远,魏无羡心知蓝忘机不愿误伤他们,刻意引开战场去对付这个掘墓人,剩下的自然是交给自己了。他转过身,道:“吸进了粉末的人怎么样?”

蓝思追道:“他们有点站不住了!”

魏无羡道:“聚到中间来,报数。”

甚幸,解决了一波走尸,引开了一个掘墓人,再没其他的东西来骚扰了。那竹竿敲地的声音也没有出来捣乱。剩下的世家子弟们围到一起,清点人数,一个不少。魏无羡接过蓝景仪,摸摸他的额头,有点烧。再摸吸入了走尸喷出的粉尘的其他几名少年,也是如此。他翻起蓝景仪的眼皮,道:“伸舌头看看,啊。”

蓝景仪:“啊。”

魏无羡:“嗯。恭喜,中尸毒了。”

金凌:“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魏无羡道:“也是一种人生经历,老来谈资。”

中尸毒的原因一般是被尸变者抓咬,或者伤口沾染到了尸变者的坏死血液。修仙者很少能让走尸靠近身边来抓咬的,也没谁整天把治尸毒的丹药带在身上。蓝思追忧心忡忡道:“莫公子,他们会有事吗?”

魏无羡道:“现在还没事,等流进血里流遍全身流进心脏就没救咯。”

蓝思追道:“会……会怎么样。”

魏无羡道:“尸体怎么样,你们就怎么样。好一点烂了臭了,坏一点就变成长毛僵尸,从今往后只能跳着走了。”

中了毒的世家子弟们齐齐倒吸冷气。

魏无羡道:“想治是吧?”

齐齐用力点头,魏无羡道:“想治就听好,从现在起,全部都乖乖听我的话,每一个人都要听。”

虽然这批少年中有好些还不认识他,但看此人能与含光君平辈相称,与其亲近,还能直呼其名,加上身处一座妖雾弥漫、鬼气森森的义城,现下又中了毒,发着烧,心中惴惴不安,本能地想找人来依靠,魏无羡说话又总带着一种什么都不担心的莫名自信,不由自主就被他牵着鼻子走了,齐声应道:“好!”

魏无羡得寸进尺:“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许违抗。明白没有?”

“明白!”

魏无羡拍掌道:“都起来,没中毒的背着中毒的,最好是扛着。如果抬着,记得头和心脏朝上。”

蓝景仪道:“我能走啊,为什么要抬着?”

魏无羡道:“哥哥,如果你活蹦乱跳,血就会流得很快很活,它流进心脏的速度也会很快。所以,一定要少动,最好一动不动。”

那几名少年立刻站成了一块僵直的板子,由同伴将他们扛起。一名少年被他的同门扛在背上,嘟哝道:“刚才那具喷出尸毒粉的走尸,真的会呼吸。”

扛着他的那名少年气喘吁吁地抱怨道:“都跟你说了,会呼吸的那就是活人了。”

蓝思追道:“莫公子,我们背好了,去哪里啊?”

最乖最听话最省心的就是蓝思追了,魏无羡道:“城肯定是暂时出不了。去敲门。”

金凌道:“敲什么的门?”

魏无羡想了想,道:“除了房子,还有什么东西带门的吗?”

金凌道:“你要我们进这些房子里去?外面都已经这样危机四伏了,谁知道屋子里面还藏着什么东西正在窥伺我们。”

他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立刻觉得,真的有许多双眼睛正躲在浓雾和房屋之后,紧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由得毛骨悚然。魏无羡道:“不错,很难说究竟是外面更危险,还是屋子里面更凶险。不过外面已经这样了,里面再糟也糟不到哪里去了。走吧,事不宜迟,得解毒呢。”

众人只得依言而行,按照魏无羡的嘱咐,每一个人都拉着前一个人的剑鞘,防止在大雾里走散,挨家挨户砰砰敲门。金凌用力地敲了半天,没听到屋子里有回应,道:“这屋子里好像没人,进去吧。”

魏无羡的声音远远飘来:“谁说让你没人就进去的?继续敲。要进的是有人的屋子。”

金凌道:“你还要找有人的?”

魏无羡道:“对。好好敲,你刚才敲的太用力了,很不礼貌。”

金凌气得险些一脚把木门踹垮,最终还是……狠狠在地上跺了跺脚。

这条长街旁每一家、每一户都把门闭得严严实实,任怎么敲也岿然不动。金凌越敲越是烦躁,但所用力道已轻了不少。蓝思追却是一直心平气和,敲到第十三间铺子,重复着那句重复了数次的话:“请问有人在吗?”

忽然,门板动了一下。一条细细的黑缝被打开。

门里很黑,看不清门缝之后是什么,开门的人也没有说话。靠得近的几名少年不由自主后退了一小步。

蓝思追定定心神,道:“请问是店主吗?”

半晌,一个苍老古怪的声音从门缝里泄漏出来:“是。”

魏无羡走了过来,拍拍蓝思追的肩,让他也退后,道:“店主,我们初来贵地,雾太大迷了方向,走了很久有些累了,不知能不能让我们借店歇个脚?”

那个古怪的声音道:“我这店,不是供人歇脚的。”

魏无羡仿佛一点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神色如常道:“可贵地没有其他的店里还有人在了,店主当真不肯行个方便?有重酬。”

金凌忍不住道:“你哪来的钱重酬。先说好吗,我可是不会借给你的。”

魏无羡把一个精致的小钱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看,这是什么。”蓝景仪大惊:“你胆子也太大了!这是含光君的!”

正吵着,门缝被稍稍打开了些,虽然还是看不清屋里的陈设,但已经能看清,门后站着一个满头灰白、面无表情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虽然勾腰驼背,乍看非常苍老,但其实皱纹和老人斑不算很多,说是位大娘也可。她打开了门,让开了身,看来是愿意让他们进去了。

金凌大是惊诧,低声道:“她竟然真的肯让人进去?”

魏无羡也低声道:“那是当然,我一只脚卡在门缝里卡着呢,她想关门也关不上。再不让我进去我就直接踹门了。”

金凌:“……”

这座义城已是诡异森然,居住在这里的人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百姓。这老太太如此形迹可疑,一群世家子弟心里直犯嘀咕,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进屋,但里外不是路,死马当活马,无法,只得抱起中毒后僵立不敢动弹的同伴,陆续进门。那老太太冷眼在一旁守着,等他们进门了,立刻把门关上。屋子里登时又是一片严严实实的黢黑。魏无羡道:“店主人为何不点灯?”

老太太道:“灯在桌上,自己点。”

蓝思追刚好站到一张桌子旁,慢慢摸索,摸到一盏油灯,摸了一手陈年老灰。他翻出一张火符,吹燃,刚刚把它凑近灯芯,无意间抬眼一扫,刹那间一阵冷气从脚冲到头顶,头皮轰的麻了。

这间店铺的堂屋里,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挤满了整整一屋子的人,个个睁大了双眼,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分享到:
赞(59)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哇呜,没有人?

    巍巍啊2019/03/03 11:18:52回复
    • 是的,没有。

      巍澜szd2019/04/21 21:00:18回复
  2. 有有有

    匿名2019/05/04 03:08:11回复
  3. 尸毒粉hhh

    小长2019/05/09 21:56:06回复
  4. 都在认真看呢

    秋阿摇2019/06/17 08:10:51回复
  5. 继续期待糯米粥……
    :)

    匿名2019/06/22 21:16: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