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露面

周子舒忽然顿住脚步,皱着眉打量着地穴中四通八达的出入口,忽然道:“这地穴之中连着活水,有风,不可能有人下手脚用药。”

他不敢说精通药里,可当今的皇上,曾经的太子和在京城做质子的南疆巫童有些交情,巫童早年假托“巫医谷”之命在中原武林试水之时,不少闻所未闻的南疆秘药都是通过他出手的。

周子舒没吃过猪肉,也目睹了猪奔跑的姿态那么多年,真没听说过什么东西能让人这样长时间地产生真假难辨的幻觉。

温客行闻言点点头,问道:“那就是有人用奇门遁甲之术,把我们困在这里了——那玩意你懂不懂?”

周子舒不慌不忙地道:“你是说所谓三奇、八门、六甲?”

温客行讶异道:“你杂学颇精么,还研究过……”

只听周子舒继续不慌不忙地道:“当然不懂,你说‘奇门遁甲’,我只听说过这三个词而已。”他反正也走不动了,就干脆坐在了地上,后背靠在墙上,不小心牵扯到伤口,表情扭曲了一下,抽了口冷气,想不到自己竟然也有被一头畜生折腾得这么惨烈的一天,真是越来越猫嫌狗不待见了。

温客行想到自己起码还知道“三奇八门”指的是什么,觉得颇有智力上的优越感,又念及周子舒二钱银子就把自己卖了的奇人异事,便觉得这优越感来得有些太没意思。于是也坐在了他旁边,偏头看看周子舒肩膀上的伤口,有几分事不关己地幸灾乐祸道:“让你管闲事,抱着个水鬼当小妞。”

周子舒闭目养神,没理会他。

温客行便默不作声地站起身来,走开了一会又回来,周子舒只觉得肩膀上一凉,睁开眼睛,见温客行手里拿着块浸了水小帕子,慢慢地给他擦拭着狼藉的伤口。
周子舒立刻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却被温客行按住了肩膀:“别动。”

周子舒苦着脸问道:“你这水是哪来的?”

“河里的。”温客行道,想了想,又补充道:“活水,干净的。”

周子舒只觉得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纵然心里知道那水是活水,别说是擦擦伤口,便是喝下去也使得,可一想起那无私的水流中孕育的那群非比寻常的活物,就一阵一阵地起鸡皮疙瘩。

温客行眼尖,看见了他的鸡皮疙瘩,于是乐了,调侃道:“你自己就一副叫花子样,还嫌别的东西脏?得啦,装什么娇弱,老实点吧。”

周子舒心里知道他说得有道理,还是嫌弃地看了一眼他手上拿的那块帕子,只觉上面扑鼻而来一股子幽香,角上还绣着一丛兰花,很小,却十分精致,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脂粉阴柔气,若说是女孩子用的东西,那帕子尺寸似乎有些大,花样也太过素净,若说是男人家……哪个大老爷们儿身上带这玩意儿?
便忍不住瞥了温客行一眼,眼神颇为古怪,左右没旁人,周子舒便直白地调侃回去:“我说老兄,你怎么带着姑娘家的东西,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温客行正将他沾了血凝在皮肤上的衣服慢慢地从伤口上往下剥,闻言面无表情地加了些力气,硬将那粘在伤口上的布片撕了下来,周子舒“嘶”地一声,五官都皱起来了,温客行这才心情舒畅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乃是扬州城的花魁素月公子亲手所赠,你不识货,可以少说几句,省的露怯。”

然后直接把那块素月公子亲手所赠之物撕成条,绑在周子舒伤口上。

周子舒倒不知道江南民风这样开放,便是那三十里望月河畔的京城、先帝那败家老皇帝在位、最穷奢极欲的时候,也没听说过哪里能选出个男花魁来,便没过脑子地问了出来。
温客行用一种十分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反问道:“你世外桃源长大的么?天窗的人难道都是土包子?还是我猜错了?”

周子舒嗤笑道:“我几时承认过……”

他话还没说完,温客行忽然出手如电,在他胸口大穴上极轻地戳了一下,若是点在别的地方,可能隔着衣服,周子舒都感觉不到,可正赶上周子舒身上乏力之极,七窍三秋钉全都出来闹腾,一直勉励压制着,被这极轻地一按,简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疼得立刻闷哼一声弯下了腰:“你……”

只见温客行磨蹭着下巴,颇有几分深意地道:“你这内伤倒严重得很,眼下却还有这样的身手,天窗不可能会放过你。不过传说七窍三秋钉是最要命的东西,也不可能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看你能吃能喝能跑能跳,精神得很,虽然人有点傻,可也不是中了那鬼钉子的傻法,难不成是我真的猜错了?”

周子舒大汗淋漓,还不忘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温……客行,我……操你祖宗……”

见他不再装模作样满嘴之乎者也温兄长在下短的,温客行虽然挨骂,也莫名地觉得有种成就感油然而生,于是不动如山地说道:“我祖宗不知姓甚名谁,早已作古,恐怕不成。你若把易容洗了,让在下一睹真容,若是美人,在下倒可以以身相许。”

周子舒死死地咬住牙,把腰弯得像个大虾米,忍着疼努力调动内息压住那些要造反的钉子,听见他还在一边喋喋不休,终于忍不住暴躁地出言打断:“你他娘的闭嘴吧!”

温客行就闭嘴了,毫无负罪感地在袖手旁观。

不知过了多久,周子舒才睁开眼睛,眼中还有血丝,只是旁人看不出他真实脸色如何,不过也知道是不好看的,说道:“天亮了。”

七窍三秋钉平息下去了,便是外面天已经破晓了——两人在这诡异的地穴中整整被困了一宿了。
温客行像是和他比着不着急一样,闻言点点头:“看来那人多半是故意将你引进来的,存心要将你困死在里面了。”

“将你。”周子舒道。

“分明是你,我是好人。”温客行斤斤计较。

周子舒懒得理会他,扶着地穴的土墙站起来,靠在那里,琢磨着如何出去,只听温客行又在一边问道:“周絮,你怕死不怕?”

周子舒道:“怕。”

温客行像是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只听周子舒一本正经地道:“我积德还没积完呢,现在下去,阎王下辈子不定让我投个什么胎。”

温客行想了想,断然道:“那你以前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然而还不等周子舒回答,他便异常认真地又问道:“若你本来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会才想起积德行善,还管用么?”

周子舒直起腰往一个方向走去,顺口道:“怎么不管用,你没听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么?”

温客行忙起身跟上,嘴里说道:“你去哪里?”

“吃狗肉。”周子舒道,“如今那人只是把我们困在这地方罢了……”
“把你。”温客行更正道。

周子舒翻了个白眼,继续道:“那畜生个头不小,也够吃几天的,再不行还有河里的东西呢,反正饿不死,不管那黑衣服的是个什么东西,到时候定然会出来相见。”

温客行大惊失色道:“你昨天还嫌河里的水脏,今天就要吃水里的没壳王八?!”

“所以你打算让自己饿死,然后让没壳王八来啃你?”周子舒斜睨了他一眼,总结道,“温兄真乃圣人也。”

地穴中没有光,好在周子舒本是打算深夜出走的,身上火折子有好几个,还有个劫富济贫来的小夜明珠,虽然极小,只能发出一点微光,也足够两人目力勉强视物,他半张侧脸被夜明珠的微光映着,正好温客行看不清他那叫人倒尽胃口的脸色和五官,唯有一双极亮的眼睛,斜斜地望过来,带着种说不出的戏谑玩味。

那眼神竟颇为熟悉。

温客行想了半晌,也没想起自己是从哪个美人脸上见过这样的眼神,一时没接上话。
两人便沉默下来,周子舒的耳朵就在那刹那间捕捉到了一个不同于自己、也不同于温客行的轻浅的呼吸,他无声地笑了笑——果然,有人闻言便沉不住气了。

然后他在那河边站住,弯下腰去,先是用河里的水洗洗手,顺手掐住一个企图在偷袭的怪物的脖子,将它整个拎上来,狠狠地惯在地上,那怪物吭都没吭一声便断了脖子死了,周子舒捧起一点水,慢条斯理地喝起来。

温客行本来也是个混不吝的光棍,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用脚尖挑起怪物的尸体,踢到一边,也学着他的样子,喝了几口河水润喉。
就在这时,后背一道劲风袭来,温客行早料到似的,不慌不忙地错步闪开,一柄钢刀擦着他的衣角落入水中,“通”地一声,周子舒便大笑起来,竖着手在一边看热闹:“你看,温兄,我说是冲你来的吧?惹的人家这样挖空了心思要干掉你,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地穴四处的角落里都有钢刀射出来,而那些钢刀暂时忽略了周子舒,直取温客行,几乎交织成了一片刀风剑雨——温客行却不显狼狈,他轻功竟比周子舒想象得还要高明。

只是心里大骂——这姓周的男人一句话也得报复回来,小肚鸡肠至极,何止不是好东西,他简直不是东西。

温客行抬手打飞一柄钢刀,那刀刃正擦着周子舒的裤腿钉到了地上,说道:“见死不救,周美人,你就是这样积德行善的么?”

分享到:
赞(29)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一边并肩作战一边胡侃的两位

    匿名2018/10/14 19:07:10回复
  2. 说自己老婆不是东西有你后悔的时候

    匿名2019/02/14 17:38:11回复
  3. 是老公还是老婆?

    顾玥2019/03/16 11:23:42回复
  4. 我觉得温是攻?

    顾玥2019/03/17 17:39:23回复
    • 本来就是

      匿名2019/04/02 22:43: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