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良心呢?狗男女!

“你俩是买的菜籽, 现种的菜吧?等你俩一年了!”张美珍开门就喷, 伸手敲了敲门框上的春联, 她老人家说,“看见这幅春联了吗?知道这红纸为什么褪色了吗?因为这是去年的款!”

甘卿:“冷静冷静, 美珍姐, 再不让我们进去, 这就要变成前年的款了。”

张美珍:“约会什么时候不能约,非得在一群饥饿的人们嗷嗷待哺的时候,一边买菜一边约吗?良心呢?狗男女!”

喻兰川:“……”

不小心顺拐了。

“先垫垫。”甘卿却若无其事地从购物袋里拿出一根巧克力棒, 投喂给了张美珍,脸不红气不喘地说,“你调戏小喻爷怎么还老带我出场呢?无辜道具压力很大啊。”

“无辜道具是我才对吧, 到底是谁磨磨蹭蹭?”喻兰川眼神微微一沉, 嘴里没了好话, 转向张美珍, “美珍……姐, 饭前吃这种高糖零食容易扰乱胰岛素分泌, 她不怀好意,想让你变成美珍球。”

张美珍举着刚咬了一口的巧克力棒:“……”

小兔崽子们!

今年为了空气质量,燕宁市区又开始禁放烟花爆竹,杨逸凡就不知从哪弄来个气球打气筒,在封闭的阳台天花板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气球,教韩周和刘仲齐用特制的小飞镖射着玩,气球里有的塞了彩纸片, 有的塞了糖,阳台上气球“噼里啪啦”,熊孩子“吱哇”乱叫,比烟花爆竹的杀伤力还大。

韩东升按了按耳朵,对老杨大爷说:“那些大爷大妈们都在打听您什么时候开班,想跟您学棍子。”

“才疏学浅,教不了啦,”老杨大爷叹了口气,“一帮上了年纪的老兄弟、老姐妹,身上哪哪有毛病,不上医院仔细查一遍,自己都不知道,我哪敢随便组织起来瞎教——再说你看看,我连自家后辈都教不好。”

“真正的高手是用指力,不过一般人小肌肉没那么强,所以还是要用腕力,”阳台上,杨总像个大佬一样,严谨地给未成年比划,“夹飞镖的手指一般用最灵活的那几根,拿得稳,也甩得出,手腕扭的幅度要尽可能小,像这样……”

在两位少年儿童崇拜又紧张的目光下,杨总“嗖”地把飞镖甩了出去,手势非常炫酷,飞镖落点的误差却有点大——打到了玻璃上。玻璃窗坚强地承受住了这无妄之灾,随即怒而反弹。闫皓只听脑后传来风声,连忙一缩脖,小飞镖擦着他的鸡窝头掉进了韩东升的茶杯里,在韩先生笑盈盈的脸上泼了一碗冻顶乌龙。

杨逸凡若无其事地收回架子:“……就是手腕扭过头的结果。”

人生赢家预备役韩周见大人们脸色不对,立刻主动给漂亮姐姐背锅:“对不起爸爸,我不淘气了。”

杨逸凡摸了摸韩周的头,又凉凉地瞥了幸灾乐祸的刘仲齐一眼:“一些小朋友母胎solo不是没有原因的。”

老杨大爷气得顿足捶胸:“一代不如一代。”

张美珍朝厨房一抬下巴:“也有不堕威名的。”

厨房里,只见甘卿右手捏着一块内酯豆腐,左手拿刀,眼睛盯着喻兰川往锅里放调料:“少放点盐,刚才那个酱我尝了,咸……够了够了!”

杨大爷家的灶台和料理台不在同一边,她说话的时候盯着火上的锅,整个上半身都得扭过去,手上的刀却一下没停,看得人心惊胆战。

“少废话,我知道放多少盐!”喻兰川不耐烦地叫嚣回去,“看着点你的鸡爪子,别炫,我们不想吃红烧手指头……你这剁得什么鬼,演砸了吧?”

内酯豆腐本来就软,甘卿三心二意的一通乱刀,把豆腐剁成了一团泥状物。

喻兰川嘲讽道:“今天这顿饺子是要包豆腐馅吗?”

甘卿没跟他逞口舌,“笃笃”的刀声一顿,她把案板上的“豆腐渣”一拢,往放满了水的汤锅里一撒,拿根筷子轻轻搅了搅,“豆腐渣”倏地散开,舒展成了一根一根头发似的细丝,在水里上下翻飞。

喻兰川:“……”

“不啊,”甘卿气定神闲地说,“调个好消化的汤。”

说完,她把菜刀在水下冲了冲,抻了张厨房纸擦干,回手一甩,菜刀隔着三步远飞回了刀架。

“刀工是真传。”张美珍称赞道。

甘卿走到锅边探头看了一眼,关了火,还不等喻兰川嫌弃她多事,她就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了一把不知是罗勒还是百里香的碎末扔了进去。

“喂!”喻兰川制止不及,“这是红烧肉,不是咖喱鸡!随便串菜系申请签证了吗!”

“我知道,”甘卿晃悠到一边去洗手,“最新改良款,还没申请专利,配方便宜你了。”

张美珍喃喃说:“……就是调味不太守规矩。”

怪不得天意小龙虾的厨房不要她!

甘卿平时做一两道家常便饭,可供发挥的材料不多,还算能中规中矩,年夜饭菜品多、材料也多,给了她放飞自我的机会。喻兰川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只好严阵以待的守在锅边,手持汤勺锅铲等武器,随时准备敲掉她来偷袭的爪子。

周老先生自己坐着的时候看不得别人干活,原本探头探脑地想进厨房帮忙,结果目瞪口呆地参观了一场刀光剑影,又溜墙边走了。

这顿鸡飞狗跳的年夜饭总算上了桌,盟主和小妖女过招八百,各有输赢,于是正常菜和“改良菜”平分秋色。

老杨大爷把客厅里的沙发都挪到了一边,支起家里最大的餐桌,上面还带旋转盘,满上杯中酒,喟然长叹。

当年,五绝名满天下的时候,他是最小的小兄弟,跟那些早早成名的传奇兄长们在一起,就像个凑数的小跟班,他们连酒都不给他多喝。

一晃,几十个春秋如浮光掠影,他环顾周遭,发现身边剩下的都成了小辈,他成了桌上第一个举杯举箸的人。

“今年……”老杨顿了顿,一时有些不知从何说起,到最后,只好化成笼统地三个字,“不容易。”

也许是他的语气太复杂,这话一出口,满座的老人们都沉默了。

好一会,老周先生才说:“哪年都不容易啊,要么年关怎么叫‘关’呢?”

一道一道地闯、一关一关地过,没有读档,没有重来。

得到了时过境迁、万事都后悔不及的时候,才有机会回望复盘,继而恍然大悟——

原来好多时候,觉得自己已经身在低谷,其实才刚刚进深坑。

原来好多时候,觉得自己即将飞黄腾达,其实只是抵达巅峰时轻轻跳了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落地,一路往坡下滚去。

老杨用酒杯磕了磕圆桌上的转盘,说出了祝词:“来年,就祝大家伙都平平安安吧。”

喻盟主心累地补了一句:“遵纪守法,不要惹事。”

张美珍想了想:“及时行乐?”

韩东升说:“惜福、惜福。”

杨逸凡:“还是要有梦想的,比如一夜暴富,买下连卡佛。”

闫皓在心里把“新年快乐”反复彩排了好几次,结果到了他这,还是顾此失彼地演砸了,他慌慌张张地碰了酒杯,预演了半天的话到底是忘了说。

好在没吭声的不止他一个,甘卿也没说话,她只是把酒杯往转盘上轻轻一碰,一口喝完,夹在两根手指间亮出杯底——先干为敬。

“干杯!”

窗外响起几声突兀的爆竹声,还是有不自觉的人违反禁放令,警车神出鬼没地循声追了过去。诸事不顺了大半年的于严同志作为单身狗,节假日大概率是要“发扬风格”的,没准就在那辆气急败坏的警车里值夜班。

长达四个多小时的“聊天背景音”春晚上线,年轻人们的手机开始此起彼伏地震。杨逸凡忙得五指翻飞的同时,还数次力挽狂澜,把饭桌上滑向“催婚催育催二胎”的话题捞回来。

小飞镖太危险,被周蓓蓓收起来了,甘卿难得大显身手,向熊孩子们演示正确的扎气球方法——她在晾衣杆上绑了根毛衣针,举起来挨个捅,裹着金纸的奶糖下雨似的满地乱滚。

刘仲齐愤怒地在一片“噼啪”声里说:“所以你们就是不教我功夫!我期末考试离一百二只差十分!”

屋里的喻兰川和阳台上的甘卿异口同声:“你知道高考的时候一分多少人吗?”

刘仲齐:“……”

于是客厅的话题从小孩教育转向毕业找工作,继而滑向国计民生的深渊,先是两个小朋友被公开处刑,期末成绩单给人拿出来分析了一通,紧接着,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大人们也不能幸免——大人的成绩单比较简单,只有两个科目,一个是“结婚成家”,一个是“立业买房”,很不幸的,在座诸位武林后起之秀,没有一个能及格。

闫皓作为一科也没及格的“后进生”,惨遭众多长辈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教育。甘卿庆幸自己早早躲进阳台,从地上捡了一块奶糖放进嘴里,假装不存在。

杨逸凡懒洋洋地拎着手机来到阳台,一边也捡了一颗奶糖剥开,跟人发微信语音。

“……大过年的,不要胡闹。”

“那天你不是不在吗。”

“我还给你准备礼物了呢……”

“哎……什么话,怎么就好聚好散了?”

甘卿在旁边津津有味地听了几句,只见杨总“啧”了一声,耐心告罄,收起手机不回了。

甘卿:“男朋友?”

“‘男’,有的是,‘朋友’,没地方找。”杨逸凡叼出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小奶狗——给我做头发的,送过几回东西,前两天做造型他不在,我懒得再约找了别人,不依不饶上了……下次太奶的不能要,粘人,烦。”

说着,她伸手在阳台储物柜里扒拉了两下,扒拉出一个袋子:“他不要给你吧,一个钱包,娘唧唧的,男女通用。”

“不了不了,”甘卿连忙推拒,“我没钱往里放。”

“不喜欢算了,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改天我去找找。”杨逸凡笑着喷了口烟,从善如流地收了起来,打开手机上的一个微信群。群内成员非常活跃,聊天如刷屏,照片闪得让人来不及看,有名牌、珠宝、豪车、烛光晚宴、度假风光……是个丧心病狂的炫富群,杨逸凡随手点开了几个图片给她看,问,“包包喜欢吗?这个好看吗?新款的……好像除了搬家,没见你背过包。”

甘卿面露难色:“这个……我虽然混吃等死,暂时也没有被包/养的志向。”

“性别也不合——其实我早想找你聊聊了,”杨逸凡说,“我们家老头跟我说了,你是那个卫骁的徒弟。”

甘卿一愣。

“那个卫骁……”杨总弹了弹烟灰,语气一顿之后,罕见地加了敬语,“……前辈,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一直很感激他,可惜没机会见一面。”

甘卿不明所以,想不通隐居二十多年的卫骁,和杨逸凡能有什么交集。

“你不知道吧?”杨总说,“卫骁前辈年轻的时候不是跟一些人比武结仇过吗?那些人里有我爸。”

甘卿:“……”

杨逸凡站在一片金纸中间,回过头来:“嗯,对,不瞒你说,我爸的武功就是废在他手里的。”

甘卿干巴巴地说:“不瞒你说,我现在站在这有点尴尬。”

杨逸凡笑了起来:“不用尴尬,我爸当年以丐帮传人自居,最讨厌别人说他没有练功天分,得不到打狗棒的真传,都快走火入魔了,也没个正经工作,家里穷得还要爷爷补贴,每天逼着我穿打补丁的衣服,吃糠咽菜,美其名曰保持‘传统’。我觉得他被废了挺好的,终于能踏踏实实地当个正常人了。”

分享到:
赞(2)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我觉得他被废了挺好的,终于能踏踏实实地当个正常人了。”莫名可爱

    凉初2019/02/02 17:30: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