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是行脚帮的

甘卿说这话的时候, 喻兰川其实才刚刚走出电梯间, 一抬头, 就发现他的傻弟弟从隔壁家露出个脑袋,左顾右盼, 也不知在踅摸什么。

“找什么呢?” 喻兰川出了声, 他看了一眼表——这个时间, 甘卿一般已经连顾客上帝的微信都不回了,“几点了,你还在别人家里打扰?”

刘仲齐循声望去, 见了他,表情非常震惊:“哇,这么远!”

喻兰川不耐烦地一挑眉:“嗯?”

“我忘带钥匙了。”刘仲齐飞快地解释了一句, 但显然, 这少年此时的心思完全不在他哥身上。

刘仲齐回过头去, 大惊小怪地对甘卿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离这么远你也能听见?真的假的?我原来看见武侠小说里写, 有人偷听别人说话, 喘了一口大气就被别人发现了, 一直以为是夸张,原来真的可以吗?这是天生的还是能练出来?怎么练……哎哟,哥!”

喻兰川一抬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强行把刘仲齐的脑袋掰了回来,冲甘卿一点头,面无表情地拎着走了。

刘仲齐:“哥,她在屋里坐着, 能听见电梯间的动静哎,就像蝙蝠一样!”

喻兰川冷酷地说:“你就算练成个雷达,英语考听力,不还是得靠抓阄!”

刘仲齐:“……”

“哎。”甘卿出声叫住他俩。

那声音像是顺着喻兰川的后脊捋了一下,他激灵一下站住了,感觉这神婆连声音都透着不正经。

甘卿把刘仲齐的书包递过来:“别忘了东西。”

刘仲齐的帆布书包上挂了几个胸章,有足球、加勒比海盗、还有超级英雄什么的,然而喻兰川一概没注意,他就看见正中间的那个胸章上有条卡通狗。小喻爷敏感的神经顿时被触动了,转头喷刘仲齐:“挂一堆什么破玩意,你幼不幼稚!”

刘仲齐晕头晕脑地被他捏成一团,滚回了自己家,没明白大哥怎么突然对胸章起了意见:“我一直挂着的,你也没说过什么啊……”

回了家,刘仲齐还是没想明白甘卿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什么叫做“时间是补不回来”的?

如果她真像自己说的那样,知道自己不对,过后狠狠地用了几年功,并且卓有成效——刘仲齐同学痛苦地承认,起码现在要是考英语的话,她似乎是比自己强点——那也不晚啊。

高考又没有限制,即使以一个高中生有限的社会经验,刘仲齐也能替她说出很多办法: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各大院校都有“绿色通道”;要是她成绩好,一年下来,各种奖学金和助学金足够用了;成绩不够好也没关系,可以自己打份工,只要她不要太沉迷于坑蒙拐骗不可自拔,现在那份店员工作也花不了多少精力,大可以接着干。

这些并不是刘仲齐同学站着说话不腰疼,凭空想象的,他身边就有实例——喻兰川当年就是能靠各种竞赛奖金和奖学金自给自足的,所以青春叛逆期过得极其有恃无恐,想搬到哪住,就搬到哪住,非常嚣张,谁也别想用经济制约他。

虽然以未成年的眼光看,甘卿是个“老女人”,但社会上二三十岁的人回学校深造也是很平常的事,她既不用养家,也没有什么生活负累,怎么就不能试试呢?

不管大学四年能不能学出什么名堂,总比在小黑店里当神婆强吧?就算不高考,在当代环境下,想学一项专业技能,渠道也还是很多的。线上的、线下的、付费的、免费的……看她一天到晚游手好闲那样,居然还有脸说出“时间补不回来”?

“分明是自己懒,烂泥扶不上墙!”刘仲齐越想越觉得自己又被忽悠了。

少年吃饱了宵夜,又回屋背了一会单词,度过了十分充实的一天,三秒入睡,所有的烦忧都被隔绝在他身外。

可是,这种幸福太稀有了。

喻兰川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听着隔壁背单词的声音渐消,在沙发上坐着发呆。

他上学那会,到大爷爷这里来,住的就是刘仲齐的房间,深夜上完竞赛班的课,回来就像那小子一样,在小书桌上奋笔疾书,而大爷爷就拿着个大烟斗,像他现在这样,自己一个人,静静地闲坐着。

那时的喻兰川真羡慕他们——不用考试,没有屁事,想神游多久神游多久,多奢侈啊!

现在他终于也有了“奢侈”的权利,却羡慕起了隔壁忙忙碌碌的高中生。

喻兰川今天心也很累,没接到刘仲齐电话,是因为他在会议室关门处理事,处理得还不是什么正经事——他部门一个下属,跟隔壁财务总监勾搭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一个有夫之妇,瞎搞不说,还被人撞破,闹得沸沸扬扬,整个CBD都在吃瓜,热闹得跟提前过大年似的。

全公司都跟着他俩丢人现眼。

大家每天工作起来昏天黑地,压力山大,个别胆子大的,就亲自上脚踩高压线,乱搞、赌博,获得廉价的刺激和多巴胺,胆子小的则盼着他们东窗事发,在围观大戏的窃窃私语里,获得微妙又暧昧的快意。

每次遇到这种事,喻兰川都会有种说不出的挫败。

并不是因为喻总道德水平高尚,见不得一点龌龊。而是他感觉得到,这里面透着一股很悲凉的无力感——曾经以为自己能飞上天,可是随着光阴流逝,意气尽了,却越来越有种“自己什么都不是,而且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的感觉,习得性无助,只好转而寻求最低等、最容易获得的食与色。

大大方方地追逐声色犬马,是风流倜傥,人们承认这样也别有魅力。

可因为无助无力而寻求麻痹刺激,就是可怜可笑、是中年危机了,人们都要来看笑话。

隔壁,韩周被深夜赶回来的韩东升接走了,甘卿没有多问,但看他那焦灼的神色,老头大概还没找到。

“这老头,能去哪呢?”她脑子里浮现了这么个念头,却懒洋洋地不肯接着想,把自己大脑放空了,准备睡觉。

可是奇怪了,早就困得哈欠连天的甘卿莫名失了眠。她在床头静坐了一会,没有觉出自己有什么值得失眠的事,只好归咎于过了困点,于是她打开床头灯,随手刷起手机来。手机能刷到全世界的新闻,大事小事奇葩事,想刷多久就能刷多久,反正永远也看不完。但那些文字和配图像水一样流过她的视网膜,什么都没剩下,甘卿一会就看串行了。

月光从窗外流进来,洒满了窗台上的海棠。

甘卿忽然无端想起来,在她还小的时候,有一个人曾经对她说过:“大人不一定聪明,不一定孔武有力,也不一定很老。他们可能还没有你懂的东西多,动手也打不过你。大人和少年的区别就是,人人都有喜怒哀乐,但少年如果不高兴,都是有缘由的——可能是因为一件具体的事,也可能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生病了,脑子里某种激素分泌不足。”

“大人就不一样。所谓‘大人’啊……他们有时候,明明身体什么毛病没有,心里什么事也想不起来,就是会在深更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无缘无故地想哭。”

“这不是大人,这是有病的人吧?”十几岁的甘卿放肆地翘着脚丫子,不以为然地对那个人说。

那个人就轻轻地笑了起来:“等你也到睡不着觉,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睡不着的那一天,你就明白了。”

原来是真的。

八楼的韩东升家里,则是灯火通明,孩子在里屋睡了,夫妻俩分头坐在茶几的两侧。

周蓓蓓眼睛里满是血丝:“能去哪呢?他常去的地方都问遍了,还能去哪呢?”

韩东升:“你别着急……”

“我怎么不着急?”周蓓蓓陡然提高音量,“这么冷的天!新闻里天天有走失老人冻死在路边的,我……”

“嘘,”韩东升压了压她的肩膀,往韩周屋里看了一眼,“小点声——那都是失智找不着家的老人,咱爸不至于的,我明天请假,在家等警察消息,你放心啊,肯定没事。可能就是在这边住不惯,上朋友家去了,也没准是哪个大师又骗他做了什么奇怪的体验项目……花点钱就花点钱,就当是哄老头高兴了,等他回来,你可别又发脾气。”

周蓓蓓好一会没吭声,过了一会,她突然抬起头:“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昨天说话太重了,我爸才……”

韩东升叹了口气。

周蓓蓓捂着脸哭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老头走失一天,可能是跟家人闹别扭,可是三天后依然音讯全无,问题就严重了。

“老头自己有房子,那边看了吗?”

“看了啊于哥,跟家属要了钥匙,屋里一层灰,最近根本没人去过!”

“会不会自己回老家了?”

“他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没老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我们都问了,没联系过。”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于严一边走一边嘀咕,“就算是拐卖,也不能拐卖老头啊,听说过买儿子的,谁没事买个爹?”

话音没落,他电话响了:“您好,我是东平区派出所小于……对,我们这是有一起老年人走失的案子,正帮着找呢……什么?”

于严脚步突然停下来,听完电话,他脸色一变,撒腿就跑:“兰爷!兰爷!”

喻兰川正准备出门上班,被于严堵了回来,于严上气不接下气地拽着他说:“你认不认识黑道上的人?抓人打残了,组织行乞诈骗的那种?”

喻兰川莫名其妙:“你有病吧?”

“唉!刚才别的区的同事打电话,他们那也有走失的老年人,都是最近这一阵子的事,情况跟你们楼老周差不多!我跟你说,这不可能是巧合!”于严说,“还有最开始失踪的那个林老太太,至今也一点音讯都没有。你赶紧帮我找人问问,火车站、车站……各种人多眼杂的地方,有没有断手断脚的老乞丐是生面孔的!”

喻兰川被他过于丰富的想象力震撼了。

然而于警官已经无暇和他细说,转身跑去调查监控了。

丐帮绝不承认在自己眼皮底下,会有于严说的那种事,几天之内,全城的乞丐都成了“义务警察”,风声鹤唳地在自己地盘上巡视。

又过了一个礼拜,连最开始失踪的林老太太在内,向各地派出所报案失踪的老人已经有了十二位,全都是信仰各种民间“专家”和保健品传销的。

警察们掘地三尺,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挖出了好几个类似的窝点。

有组织“养生讲堂”,卖治疗仪的,还有线上微商,隐形在网络里的……更离谱的是,连“气功大师”都有一众拥趸,一帮老头老太太风雨无阻地跟着“大师”打坐,抢着买大师发过功的鸡蛋!

“大师亲自下的鸡蛋也不值这个价!”于严愤怒地跑过来对喻兰川说,“他还跑了,当着我的面跑的!就跟你们家楼下那个蜘蛛侠似的,一个跟头翻到树上,跑酷似的,两下就没影了,现在他那帮傻帽信徒们眼睛都亮了,非得说这是大师的真功夫,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警察什么都不懂,中伤传统文化!是你们哪个门派的?盟主,我跟你说,这人现在是重大嫌疑人!失踪的周老先生和林老太太以前都从他那买过鸡蛋!”

“气功大师?”老杨大爷听完,沉吟片刻,“这……我倒是确实知道一些人……”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插话说:“是行脚帮的。”

分享到:
赞(2)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