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褚桓把车停在超市门口,下车买了一盒关东煮和一包牛奶,然后打开后备箱,把面露惊恐的小女孩从里面拎出来,放在地上:“给,吃吧。”
小女孩只有一丁点大,站直了都高不过褚桓的大腿,她愣了半天,讷讷地把吃的东西接过去,闷闷地拿出贡丸咬了一口。

她大概是真饿了,一口下去就停不下来,直到将一碗关东煮吃了个干干净净,才有点笨拙地用胖乎乎的爪子撕开牛奶吸管,不大高兴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车上?”

褚桓在兜里摸了好半天,摸出一个追踪用的简易信号发射器,他一抬手把那玩意贴在了小女孩脑门上,提起裤腿蹲下来:“咱刚五岁就学会离家出走了?你可真有能耐啊——多少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敢往我后背上贴追踪器的。”

小女孩闷闷不乐:“那你会把我遣送回去吗?”

这小丫头是老王的外孙女,小名叫明明。
老王有一对龙凤胎外孙,俩孩子不但长得不像,性格也天差地别,男孩很普通,爱玩爱闹,时而调皮捣蛋,但是大人教训了,他也听得进去,知道改,女孩却不知道在她妈肚子里受了什么辐射,长成了一个小怪胎。
她智商明显高于同龄儿童,因此跟别人玩不到一起去,性格非常孤僻,也极端的不服管教,可能还有点慕强情结,反正亲生爹妈是全都降不住她,长到这么大,也就老王……还有褚桓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干舅舅说话管用一点。

褚桓面无表情地问:“把你送回去,然后你再找别的机会跑?跟弟弟吵架,还不准你妈说,说两句就离家出走,你怎么那么大气性?你妈也骂了弟弟吧,人家怎么就虚心接受呢?”
明明低下头:“因为他是笨蛋。”

褚桓叹了口气,预感这丫头长大了是个刺头,于是拎起她的后领,用拎猫的姿势把她拎上了车:“唉,行吧,天才,我快赶不上航班了。”
明明坐在他的车里,兴奋地在车里左摇右摆:“褚桓舅舅,你能带我一起回你家吗?”

“坐好了,别乱动,我车里没有儿童座椅,”褚桓瞥了她一眼,一针见血地指出,“你知道机票需要用你的户口本吗?”
明明一愣,这个学龄前天才儿童明显没有这个常识:“那怎么办?”
褚桓不客气地冷笑一声:“放心吧,你姥爷给你把票买了。”

明明大吃一惊:“我姥爷怎么发现的?”
“废话,你妈也知道。”褚桓继续打击着她,“你还觉得自己策划了一个多月的成功逃亡挺厉害?实话告诉你说吧,他们也就是对我比较放心,才放你瞎跑的。”
小女孩脆弱的自尊心立刻遭到了灭顶的冲撞。
特别是这些打击人的话来自人生偶像,明明感觉自己策划已久的、本该轰轰烈烈的离家出走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这个巨大的挫折让天才儿童难以承受。

褚桓这几年跟守山人的野孩子们打交道的时间长了,黑脸唱得越发得心应手,在这方面,他深得鲁格族长真传,现如今,连已经长成了大姑娘的花骨朵都怕他,褚桓打定主意给她一点教训,铁石心肠地任凭小女孩在旁边伤心欲绝,一路哭到了离衣族聚居地。

这几年,托当地经济发展的福,从县城到乡镇间的公路被大大地拓展了,车最远已经可以开到距离离衣族那条河不到四十里的地方,剩下的路程哪怕没有马,徒步走也走到了,再也不用像当年褚桓初到此地的时候那样,披星戴月地骑马走好多天山路了。

而他到的时候,不出意外地,南山已经牵着马在路口等他了。

只要褚桓回来,不管阴晴雨雪,南山都会风雨无阻地带着大白马来接他。

每次在路的尽头远远看见那熟悉的影子,褚桓都会觉得,“穷乡僻壤”与“风景名胜”对于他来说,差别就是一个南山。

明明仰望着南山和高头大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褚桓轻轻地在她后背上推了一把:“叫舅妈。”
南山:“别瞎说——哪来的孩子?”

褚桓:“我干爹的外孙女,带她来玩两天,回头我上班再把她领回去。”
南山低下头,发现小姑娘正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看。
她长得细皮嫩肉,一身小洋装,还斜背着个兔子的小背包,跟族里的大小猴子们简直不像一个物种,顿时,南山连声气都忍不住压低了些,唯恐动静大了吓着她。
他弯下腰,把声音放得极轻柔,冲明明伸出一只手:“你想骑马吗?”

孤僻的明明不单不爱和同龄小朋友玩,对大人也很容易认生,然而非常奇异的,她居然初次见面,就觉得南山十分亲切,很快,她开开心心地坐在了“舅妈”的马上,把她那冷血无情的人生偶像抛在了脑后。

“你回来得正好,”南山一边小心翼翼地扶着明明,一边对褚桓说,“昨天夜里山门转过来了,守门人兄弟们都在,族里正热闹着。”
褚桓一愣,随后他神色有点复杂地看了明明一眼,语焉不详地“哦”了一声。明明长得和她妈小时候有八九分像,褚桓不知道袁平看见她会作何感想。

这几年里,袁平无数次地托褚桓替他带各种东西回去给他爸,自己却没有离开过河水半步,他冠冕堂皇地声称,自古以来,守门人从没有过过河,这是规矩。
可他们都知道,鲁格虽然为人冷漠,却并不是真的不近人情,冲他这便宜“儿子”尤其没有底线,袁平要回去看看,鲁格难道会阻止吗?

然而袁平就是过不了自己这关。
人死不能复生,他已经不能完全算是个人了,想起故人亲朋,他总是近乡情怯。袁平请褚桓用手机拍过好几段他父亲的视频,每次拿到,都会整宿整宿地不释手,直到把手机电量耗干净,可回去的行程却被一拖再拖。
直到拖到再也没机会——他父亲年前去世了。

而果然不出所料,袁平一见到明明就愣住了。
明明却一扭头抱住了南山的大腿,把自己藏在南山身后,战战兢兢地只露出了一个头——并不是袁平长得很吓人,是他身后跟着的大蛇很吓人。
小绿一点瘦身减肥的意识都没有,在山这边还好,每次到那边碰到圣泉,它都仿佛久旱逢甘霖,要玩命地喝几个月,玩命地长几个月,现在,它的腰围已经从一根表带长到了一根门柱。
再大一圈,它头上也差不多能顶个人了。

南山俯身把明明抱起来,让小女孩坐在自己的肩膀上,转头对小绿说:“孩子怕你,别靠太近。”
小绿自觉作为一条蛇类,已是十分英俊潇洒,还是头一次因为相貌被人嫌弃,顿时颇受打击,它蔫耷耷地把大脑袋靠在了袁平的肩膀上。
袁平却毫无安慰它的心情,木呆呆地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小女孩,话都说不出整个的,一把拉住褚桓:“她……她……她是……”

“嗯,璐璐的女儿。”

袁平“啊”了一声,半晌,震惊的神色才缓缓尘埃落定,接着,他眉目低垂,让人看不清表情,似乎是有点落寞,又似乎只是茫然:“已经……有这么大了?”

褚桓被他说得突然也有点沧桑:“可不是么,都快上小学了。”
袁平沉默良久:“她……叫什么名字?喜欢玩什么?”

褚桓:“你干嘛不自己去问问?”
袁平一愣,随即,只见褚桓抬头冲某个方向打了个招呼:“鲁格族长。”

袁平吃了一惊,不明原因地有一点心虚,他往鲁格的方向望去,鲁格却只是淡淡地冲褚桓点了个头,抬手将小绿召过去,深深地看了袁平一眼。
鲁格:“你要是想走,也不是不可以。”

当年南山有一点和河那边接触的意思,鲁格就大发雷霆,几乎要将守山人搅个天翻地覆。
现在,他却硬装作轻描淡写,对袁平做出了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让步。

说完,鲁格仿佛怕自己反悔一样,带着小绿转身走了。
袁平再顾不上和旧爱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毫不犹豫地撒丫子追了上去:“族长!”

谁也不知道袁平追上去跟鲁格说了什么,反正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就仿佛了断了尘缘一样,他只是笑嘻嘻地逗明明说了不少话,遭到了天才儿童从头发丝到脚趾甲的鄙视后,又贱骨头似的给她烤了一条抹了蜂蜜的肉,从而赢得了该儿童廉价又肤浅的友谊。
从头到尾,他没有提过一句河那边的事,仿佛他从未去过。

明明从袁平那吃饱喝足,就将他抛弃了,又来折腾褚桓。
褚桓满脸倦容地把明明塞进族长家的小阁楼里,往她床头一坐:“还要讲故事——你怎么那么多事啊祖宗?唉……从前,有一只乌龟和一只兔子……”

话音没落,明明就皱着眉开口打断了他:“褚桓舅舅,你觉得我的智商有困难吗?”

褚桓掐了掐眉心:“好吧——从前,有一个公主,妈死了跟爹过,爹是个老不休娶了后妈……”
明明在他胳膊上打了一下,十分不满:“哼!”

褚桓的耐心彻底告罄:“从前有个小孩,天天不好好睡觉,总是闹着要听故事,所以有一天他就死了,好,讲完了,你可以睡觉了。”

明明感觉到了他无法言说的敷衍,使出杀手锏,嘴一扁,眼泪已经在眼眶里乱转了。

“哎呀好好好,讲故事讲故事……”僵持了片刻,褚桓终于暴躁地妥协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麻烦的崽子。”

可是讲些什么呢,褚桓绞尽脑汁地想了半晌,开口说:“嗯,从前,有一颗种子,它想长大,长成一个世界那么大,其中所有的规则——比如地球自传,万有引力,草是绿色的,糖是甜的等等,都是它制定的规则……”

他讲得明明不引人入胜,明明却越听越精神,半个小时以后,褚桓说得口干舌燥,一低头,发现她没有半点要合眼的意思,只好无奈地拍了拍她的头:“最后,我们烧掉了那颗种子,好说完了,你睡觉吧。”

明明煞有介事地说:“我知道了,你在说宇宙大暴走的故事!”
褚桓:“……孩子,宇宙‘大暴走’是什么猎奇的手机游戏?”

明明大概是比别的孩子聪明,然而毕竟是个学龄前儿童,聪明也聪明得有限,只能从她听看电视偶然听来的只言片语里,搜肠刮肚地说:“就是一个很小很小的……”

“种子。”

“种子,”明明比比划划,“然后‘轰隆’一声,长成一个很大很大的……”
她再次词穷。

褚桓摘下眼镜擦了擦,轻声说:“宇宙。”
明明用力点头:“种子长成的宇宙也一直在长大呢!”

褚桓拉起被子,把她往里面一塞,简单粗暴地说:“是啊,你真厉害,该睡觉了。”
他说完,抬腿就要走,明明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问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那我们生活在一颗种子里吗?”

褚桓脚步一顿:“你猜呢?”
明明苦恼地思考了良久:“我们有可能生活在一颗种子外,也有可能生活在一颗种子里,有可能生活在一颗好种子里,也有可能生活在一颗坏种子里,对吗?”
褚桓微微一挑眉,怀疑这孩子不合群的原因可能确实是因为智商超群。

明明越发困惑不解:“那我们在哪呢?”

“不知道,”褚桓轻声回答,“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哪里,明白吗?好的,我知道你不明白
——求求你了,赶紧好好睡觉吧。”
“我不敢睡,”明明扁扁嘴,“万一我在一颗坏种子里可怎么办呢?”

褚桓迟疑良久,弯下腰对小女孩说:“如果某一秒,你不知道自己在哪,那么其实你在哪都是一样的,这时你就要过好这一秒,不要胡乱猜忌。但如果某一秒,你知道自己在一颗坏种子里,那就不要欺骗自己,从这一秒开始,想方设法逃出去——嗯,我知道你还是不懂,所以这只是个故事,只有虫子才能生活在种子里,睡吧。”

褚桓说完,轻轻地把自己的衬衫下摆从小女孩的手里拿出来,替她关上了灯。

他讲故事的时候,窗外的叶笛乐声一直没停,直到褚桓关门出来,南山才放下叶子,转脸冲他一笑,递给褚桓一只手。

只要不自欺欺人,每时每刻念念清明,那么——有我即不虚。

END。

分享到:
赞(139)

评论92

  • 您的称呼
  1. 下一本+5,一刷打卡,2019.5.1,
    续:镇魂,杀破狼,默读,残次品,山河表里【顺便说一下,顾长离也是我】

    莫离2019/05/01 15:28:30回复
  2. 过于关注主角感情生活的人表示对结局不满意,褚桓应该留在南山那边啊,分居两地算什么事

    匿名2019/05/19 13:21:01回复
    • p大的文就是这个风格啦,至少最后在一起很幸福不是吗?而且他们从未因为分居两地而有什么不愉快啊。

      2019/07/23 00:36:49回复
  3. 一刷打卡,2019.05.20
    镇魂刷的快背下来台词,默读刷了至少六遍,六幺、杀破狼都是反复刷,总是能嗑点糖渣吸点车尾气的。
    p大厉害了,每次打开新书时心里总在想,随便看看随便看看,我就是找找肉而已,可每次看的都非常的废脑细胞,躺在坑底了。

    匿名2019/05/20 00:06:34回复
  4. 刷完留印,下一本默读

    巍澜入坑2019/05/21 04:49:28回复
  5. 跟那位莫离的看书顺序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啊,握个爪。

    减肥的鱼丸2019/05/22 11:43:30回复
  6. 一刷完结打卡

    都喜欢2019/05/28 20:45:41回复
  7. 想看袁平和鲁格的番外

    大爱巍澜2019/05/30 00:08:03回复
  8. 感觉山河表里格外的短 镇魂 杀破狼 默读 山河表里 我去看残次品了

    匿名2019/06/12 00:55:52回复
  9. 一刷打卡,虽然我完全没看懂,但还是觉得很好看

    匿名2019/06/17 23:26:22回复
  10. 杀破狼,镇魂,默读,六爻,七爷,天涯客,山河表里,接下来就是残次品了,但是果然还是需要时间来恢复一下脑细胞
    每次冲着肉渣子来,带着烧脑细胞的剧情走,要死了,甜甜的文有毒

    路鸠2019/06/23 09:54:35回复
  11. 我呀,也一刷打卡留名啦!膜拜前几位,已经看了那么多本了。我每本都看了一点点接下来就要不断填坑了。。
    镇魂,默读,山河表里,下一本杀破狼和无污染无公害[笔芯]

    歇山2019/06/28 12:11:39回复
  12. 我就留给猫爪印啊,话说回来啊,做为一个学生党,看的是真的慢啊

    顾大将军2019/06/28 20:47:47回复
  13. 我也要打波卡!!!
    到现在看了P大的默读 镇魂 六爻 过门 大哥 有匪 坏道 山河表里,最最最爱默读(T ^ T) 接下来要去看残次品了!!!真的超超超爱P大!!!

    P大的小迷妹2019/07/02 11:21:04回复
  14. 二刷完成! 杀破狼,镇魂,默读,六爻,残次品,烈火浇愁,天涯客,七爷,山河表里【我自豪我骄傲】下一本:大哥 我们评论再见! 慕离

    P大一生追 慕离2019/07/04 11:32:42回复
  15. 唉,一天一本的速度,我脑细胞已经……

    P大一生追 慕离2019/07/04 11:35:40回复
  16. 看完辽
    镇魂 杀破狼 过门 大哥 默读 山河表里 好了接下来我要去看点有肉的小甜文来休息一下脑子然后下本 残次品 再见了朋友们【OK】

    卑微小陈,在线优秀2019/07/10 20:52:09回复
  17. 咳…忘了还有个烈火浇愁了

    陈优秀在线补句话2019/07/10 20:57:58回复
  18. 一刷完成,下一站,残次品

    暮晞2019/07/12 08:35:14回复
  19. 啊呀……一刷打卡……话说这整本书进展最快,但是不仅没有肉渣、肉沫,连肉味都木有啊!(接吻不算)

    冥洺2019/07/14 18:37:53回复
  20. 桓者,国之栋梁也,身上纹一圈山河表里,就能顶天立地
    一柱擎天嘿嘿嘿

    君可2019/07/22 17:49:06回复
  21. 镇魂,杀破狼,六爻,锦瑟,大哥,山河表里,一刷完毕。然后要再去隔壁看看emmm

    哦哦哦哦2019/07/22 21:51:57回复
  22. 朋友们 我…现在进了德云社的坑 而且还爬不上来了

    德云社里的陈优秀2019/07/27 20:59:29回复
  23. 我想去看死亡万花筒,但愿我看完能睡着觉

    川下穷河2019/07/31 13:02:31回复
  24. 三刷,拜拜、

    2019/07/31 22:46:48回复
  25. 《镇魂》《大哥》《默读》《六爻》《杀破狼》…这是我读的甜甜的第六本书,爱她爱到不可自拔
    其中默读夺走了我的灵魂,而山河表里夺走了我的脑细胞…
    一刷完毕,撒花
    ps:《残次品》正式提上日程…
    以及日常表白甜甜小仙女

    皮皮女孩2019/08/03 23:42:48回复
  26. 《镇魂》《大哥》《默读》《六爻》《杀破狼》…《山河表里》是我读的甜甜的第六本书,爱她爱到不可自拔
    其中默读夺走了我的灵魂,而山河表里夺走了我的脑细胞…
    一刷完毕,撒花
    ps:《残次品》正式提上日程…
    以及日常表白甜甜小仙女

    皮皮女孩2019/08/03 23:44:06回复
  27. 一刷打卡。

    2019/08/04 11:39:35回复
  28. 《杀破狼》《镇魂》《默读》《大哥》《七爷》《天涯客》《山河表里》接下来就是去看残次品啦

    混血小甜心2019/08/04 13:06:32回复
  29. 难得看懂的一本,好优秀!

    啦啦啦2019/08/04 14:51:10回复
  30. 一刷!

    子潼2019/08/08 22:16:52回复
  31. 真的连肉汤都没有,不过看完了还是有种舍不得说再见的感觉,好像P大没本书看完了我都是这种舍不得要失恋的感觉,让眼睛休息几天,接着来准备追天涯客

    镇默杀烈残山(天)2019/08/09 12:38:46回复
  32. 真的连肉汤都没有,不过看完了还是有种舍不得说再见的感觉,好像P大的每本书看完了我都是这种舍不得,要失恋的感觉,哎,让眼睛休息几天,接着来准备追天涯客(话说这个评论的速度过快是评论上了还是没有啊,每次都编辑好了,发不出来都不想评论了)

    镇默杀烈残山(天)2019/08/09 12:41:44回复
  33. 杀破狼,镇魂,默读,山河表里,好了我们残次品见。

    乱我心曲2019/08/09 15:31:13回复
  34. 一刷打卡
    杀破狼 六爻 默读 镇魂 残次品 坏道 大哥 山河表里
    我们过门见(・ิω・ิ)

    匿名2019/08/14 11:24:46回复
  35. 好想嫁给南山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P粉2019/08/21 17:01: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