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反击与屠杀开始了

南山不明白为什么那一刻自己会不敢看褚桓的眼睛,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地避开了褚桓的目光,很快,他觉得自己这样躲躲闪闪有点莫名其妙,于是硬着头皮又把目光移了回来:“我……”

谁知就这么微微停顿了一下,南山已经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他好像个走神的时候被突然叫起来提问的小学生,脑子里顷刻间进了一坛子水,把什么货都洗干净了。

南山心里紧迫的想:“说点什么,我得说点什么。”

于是他本能地用起了自己的母语,把一口离衣族话说得飞快,欲盖弥彰般地解释说:“不是和你说好了要跟紧我吗?你又看不见,怎么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呢?想再受一次解毒的罪吗,我是被你吓了一跳……”

南山的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他感觉自己完全就是在絮叨,说得都是屁话,他两脚倒换着动了动,一时间更难为情了。

所幸,南山这一番离衣族话说得颠三倒四、毫无章法,语速更是快得几乎逃脱地球引力,所以褚桓这个半吊子一个字都没明白,满耳朵充斥着一堆乱码。

褚桓不知该如何在这种危急关头回应一堆乱码,只好假装淡定地说:“好的,我知道了,你嘴皮子还挺利索的——你能想办法堵住他们的号角吗?”

这句问出来,南山终于有了回答的余地,他立刻仿佛松了口气似的,慌忙捡着这个台阶下来:“太多了,不行。”

褚桓:“如果只是刚刚吹号的那个呢?”

南山犹豫了一下,飞快地否决了这个想法:“虽然可以,但是一旦他们发现他的号角吹不出来声音,马上会有下一个接着顶上,没用。”

褚桓:“两边一旦打起来,情况会很混乱,他们每个人都记清楚全部顺序的可能性不大,我想他们必定只是紧盯着自己的前一个人,万一前一个人死了,后一个人立刻接过号角指挥。”

南山眼睛一亮,马上反应过来:“所以后一个人必须跟着前一个人!”

“你有办法引他们跟着跑吗?”褚桓压低声音问,“一旦他们被拉动地跑起来,必然是一个追着一个,你叫族人埋伏好,到时候同一时间动手,偷袭也好,放箭也好,单数的留下,双数的干掉,干掉六七个人,他们就得乱。”

南山听了,果断打了个呼哨,周遭顿时有好几个隐藏的族人冒了出来——看来只有大山那种年纪的傻小子会把自己弄成活靶子,年纪大一点的人全都经验十足,到了地形熟悉的地方,他们马上会钻到房前屋后树林草丛中,谁都找不着,却随时能出来露一口尖牙咬下敌人一块血肉。

南山飞快地交代了他们干什么,尽管他连为什么这样做都没有说,但仰仗多年来在族中确立的威信,族人们虽然不明所以,但全无异议,立刻分头行动。

南山拎起族长权杖,递到褚桓面前:“给我点火。”

褚桓的烟被南山扔了,打火机却还在,那权杖极容易点燃,顶端异色的火苗一经触碰,顿时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发出一团显眼的光晕。

火光一亮,褚桓和南山立刻心有灵犀般地分别向两个方向闪避,果不其然,下一刻,被火光吸引来的“疯狗”利爪已经到了跟前。

两人分两边从院墙两侧绕出去,南山最后有些忧虑地看了褚桓的背影一眼。

尽管见识了褚桓方才那一刀,他还是心慌,忍不住想,万一方才只是运气,下一次就劈不准了呢?就算不是运气,万一有什么意外呢?

这让南山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险些被一只“疯狗”追上。

南山虚虚地抬手一扇,“疯狗”好像挨了狠狠的一巴掌,脖子往旁边一扭,“嘎吱”一声断了,重重地倒了下去。

南山勉强压下心里那些血淋淋的想象画面,他决定相信褚桓——因为他记得褚桓说过,重要的事绝不会随口胡说。

但纵然他这么下定决心,偏头发现褚桓人影一闪就不见了时,南山心里还是不免七上八下了起来——看不见人,他就会七上八下。

南山一刀捅穿了一只跑到他跟前的“疯狗”,随手抓住了“疯狗”脖子上的扁片人,像撕卫生纸一样把他撕成了两半,随手丢在一边。

他手中权杖上的火焰迎风不晃,晦暗的天光下如一团飞快划过的流星,游刃有余地绕着族中房舍于树林遛起了“疯狗”。

由于拉怪的这位很靠谱,“疯狗”群很快以拿号的为首,一个追一个追成了一条纵队。

拿号角的扁片人正打算再次吹响号角,令其他同伴合围南山,却觉得一股气流堵在了他的号角,吹不出声音来。

南山似有所觉,回过头来冷冷地对他一笑。

那扁片人正要回头示意自己下一个人接过指挥权,然而才一回头,他眼前顿时一片血光。只见一根三棱刺从高处俯冲而下,精准无比地将他身后的“疯狗”和它脖子上的扁片人一起戳了个对穿。

褚桓拔出尖刺,远远地对着南山的方向伸手做了个假装脱帽致意的动作,然后闪身躲开一道风箭——再次不见了踪影。

离衣族人一般不戴帽子,南山当然不知道他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但是耳根不明原因地发起烫来,南山强迫自己分出大部分的精力关注身后的敌人,脑子里只剩下一点点空间,全给了褚桓带着笑意扫过来的眼神。

这么一想,他虽然形容坚毅,脚步丝毫不乱,心里七上八下的十五桶水却一起打翻,闹起了水灾。

见褚桓一击得手,埋伏的族人们立刻像南山吩咐的那样,几根冷箭几乎同一时间射出,例无虚发地将 “疯狗”脖子上的扁片人们拗成了死不瞑目的造型。

扁片人的指挥果然乱了,同一时间四五个号角吹响,在场“疯狗”都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听哪一个,一时间风箭乱卷,毫无章法。

小芳带着一帮族人中途杀出,将敌人的纵队拦腰截断。

守山人与驱赶着“疯狗”的扁片人登时陷入了一团混战。

二踢脚将他受伤的好兄弟大山安置在了大白石头后面,给了他一个小弩防身,然后起身迎上了逆风而来的黑色怪兽。

他几乎杀红了眼,在穆塔伊群中不知进出,被对方纠缠着近身斗了起来。

没多久,二踢脚的前胸后背就给抓了两道深深的血痕,他不由得踉跄一步。

仅是这一步,一条“疯狗”穆塔伊就在脖子上的扁片人指挥下猛地冲了上来,狠狠地撞上少年的后背,将他撞倒在地,然后一脚踩住他的后脊。

那怪物体重几百斤,倾力一踩几乎要把他的骨头活活踩断,二踢脚眼前一黑,痛苦地喷出一口气。

扁片人:“啊——哈哟!”

踩着二踢脚的“疯狗”随着自己主人的命令,张开大嘴,准备一道风箭结果了脚下的小蚂蚁。

二踢脚挣扎着发出怒吼,手指狠狠地陷入了地面的细草中。

突然,他后背陡然一轻,用力过猛的二踢脚一下子翻了过来。

一根暗色的三棱刺神鬼莫测地冒出来,就在“疯狗”张嘴的那一瞬间,笔直地从它的嘴里戳进去,一直穿透了喉咙,“疯狗”声都没吭一下,当即血溅三尺,正好喷了二踢脚一脸……不幸的是,那少年由于太过惊诧,还没来得及闭上嘴。

二踢脚:“……呸呸。”

褚桓一只手拎起瑟瑟抖成一团的扁片人,随手在他身上抹了抹三棱刺上的血,扁片人嘴里发出嘶哑尖利的声音,褚桓仔细一听,有一点像离衣族语,只是他声音太难听,说得又太快,以褚桓的水平听不大懂。

他颇有研究精神地将扁片人拎在手里抖了两下,扁片人随风飘扬,像一张纸一样发出“簌簌”的声音,褚桓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惊奇地对二踢脚说:“哎,这东西真软啊!”

二踢脚:“……”

随后,褚桓试探着用三棱刺轻轻戳了那扁片人一下,只听“噗嗤”一声,那东西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挣动了一下,死了。

褚桓擦了擦手,把尸体扔在一边,遗憾地说:“可惜不大结实,对吧?”

……不然呢?您想拿来做双靴子么?

二踢脚不认识一样地看着他,呆呆地点点头。

褚桓看了他一眼,从兜里翻出一张餐巾纸,他自己都忘了这是哪次在外面小饭馆吃饭的时候顺手装起来的,皱得掉渣,也分不清是用过还是没用过的,然而褚桓自己已经邋遢成这幅德行,居然还好意思“宽裕待己严于律人”的嫌弃二踢脚,指着那少年的脸说:“快赶紧擦擦吧,哎呦。”

说话间,另一只穆塔伊向他扑过来,褚桓一拳横扫它的侧颈,将“疯狗”的脑袋被打得往一边歪去,还没来得及歪回来,褚桓的短刀已经递到,将它脖子上扁片人的脑袋切了下来——在围观了几次春天大姐取血取脑浆取毒囊之后,“疯狗”的解剖图已经完完整整地进了褚桓的脑子,他已经知道怎么用最省力的方法对付这玩意了。

解决了扁片人,褚桓一点多余的活也不肯多干,交代二踢脚一句:“傻大个给你了。”

说完转身就走。

二踢脚与骤然失去指挥的“疯狗”面面相觑了片刻。

“疯狗”穆塔伊:“吼嗷……”

还声荡气回肠的吼声还没完成,它就被跳起来的二踢脚把脖子砍掉了一半。

二踢脚感觉自己内心的自尊遭到了尖锐的刺痛,一时间居然忽略前身后背的血口子,无比悍勇地冲杀了出去。

失去指挥的“疯狗”已经成了一盘散沙,虽然凶残,但已经组织不起成片的风箭,而守山人几乎是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和这些东西战斗,随着一个又一个自乱阵脚的扁片人被杀死,场中局势很快逆转过来。

南山熄灭了权杖上的火苗,森然喝令:“杀光他们!”

反击与屠杀开始了。

小芳马上带了几个人在山下组成了一道封锁线,不放过一只漏网的“疯狗”。

褚桓的脚尖在一条刚被他干掉的“疯狗”身上戳了戳,“疯狗”脖子上的扁片人被他带起的刀风削下了半张脸,正在地上打滚嚎叫,这些小东西没什么战斗力,因此褚桓一时没去管它。

他抬头看了看,感觉此时似乎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清扫。

于是褚桓偷了懒,把刀和三棱刺擦干净收了起来,一边拎起扁片人,一边回想自己方才在南山面前骚包的所作所为。

“我好像有点太不稳重了。”他自我反省。

这时,褚桓听见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齐刷刷的喊声:“贱人大王!”

褚桓几乎哆嗦了一下,一回头,他才发现自己是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了族长的院子,一排被保护在院子里的熊孩子正趴在墙头看着他,欢天喜地地冲他招着手。

花骨朵和她的小跟班交头接耳地问:“‘拿来玩’怎么说来着?”

她的小跟班竟颇有学霸气质,闻言很快地给出了普通话版的答案。

花骨朵自以为悄声地对其他孩子吩咐说:“我喊‘一二三’,然后我们一起喊这个,听到没有?一二三——”

众孩一起指着褚桓手里半条命的扁片人,齐声说:“贱人大王,拿来玩!”

褚桓:“……”

这是拿来玩的吗?!

褚桓糟心地看了一眼族长家院门口守着的马鞭,马鞭羞涩地冲他笑了一下,开口说:“好贱人,没事。”

褚桓:“……”

这称呼都快把他叫得没有交流欲/望了。

墙头上的小秃头尤为激动,为了显示跟褚桓很熟,他就像一条敏捷的肉虫子,扭扭哒哒地翻过了墙头,纵身就要往下跳。

褚桓一见此情此景,方才的气定神闲顿时荡然无存,他连忙把手中奄奄一息的扁片人丢给了墙头上的崽子们,然后仗着自己腿长,转身就跑没影了。

可怜的小秃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骑在墙头上,发现尽管自己和真爱经过了一番同生共死,真爱的本质依然是个渣,见众孩齐齐地把目光投向自己,他顿觉悲从中来,骑在族长家的墙头上委委屈屈地抽噎了起来。

南山一见褚桓向他走过来,提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他本就是个较真的人,察觉了自己的不对劲,立刻在原地仔细地思考起为什么来。

直到褚桓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南山还在呆呆地看着他。

南山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褚桓手指上的白金戒指反射出一点光晃了眼。

他的眼神先一凝,而后变黯,最后完全收回了视线,闷闷地不吭声。南山单手握着族长权杖,半身都是血,看起来有种茕茕孑立的可怜相。

褚桓从背后揽住他的肩膀,奇怪地问:“哎,怎么了?”

“没什么,”南山有点落寞,他咬咬牙,片刻后重新打起精神,勉强笑了一下,问褚桓,“我要去看守门人怎么样了,你去吗?”

分享到:
赞(29)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吃醋了呗

    priest的女人绝不认输2019/01/12 14:36:28回复
  2. 你的名字有点嚣脏呐,兄弟

    楼上那位的名字2019/01/25 21:13:48回复
  3. 又吃醋了

    匿名2019/02/02 11:05:10回复
  4. 唉╯﹏╰

    P大的粉丝2019/02/18 15:22:21回复
  5. 淡定

    居夫人2019/04/16 13:08: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