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其实‘帅哥’就够了

黑灯瞎火的发现在自己家门口蹲着一条三角脑袋的毒蛇,褚桓的心情有点难以言喻。他一直没有什么小动物缘,但凡有一丝别的活路的动物,基本都会自发地躲着他,好不容易有个追着他跑的,还是条冷冰冰的毒蛇。

也不求别的,只是好歹也来一只恒温动物好不好?

他的话音和脚步同时一顿,南山马上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当时不知道是不是褚桓的错觉,那蛇在对上南山目光的一瞬间,好像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遭到了意外惊吓的小毒蛇尾巴尖一抖,仿佛是想夹着尾巴逃走,又发现自己先天不足,没地方夹。它只好把自己盘得更紧了些,一下一下吐着信子,脑袋上上下下的动,颇有些点头哈腰的意思。

褚桓木然地托了一下眼镜,心想:“蛇成精了。”

下一刻,他强大的理智又跳出来反驳:“不,是我更神经了。”

尽管这个认知让他有一点难以接受,但褚桓的理智依然在试图说服自己。

“首先,蛇是近视眼,不可能认得出人。”他有理有据地想,“其次,它那么秀气的一颗小脑袋,还要余出好大一块装它的毒腺,剩下的地方放得下智商么?”

这时,南山却一抬手把褚桓拦在身后,然后他俯身,徒手把这条天赋异禀的毒蛇给揪了起来。只见英俊的族长脸色微沉,就像拎着一条麻绳,还毫不留情地甩了甩,一点也不顾念那东西作为一条见血封喉的毒蛇的尊严。

青色的小蛇企图逃窜未果,蔫耷耷地被他抓在手里,居然也没什么攻击的意图。

南山轻声警告说:“再让我看到你打扰他,我就把你砍成三段。”

他说的是离衣族话,声音虽然轻,语气却极其严厉。毒蛇听了,连忙把自己的身体绷成了一根笔直的长棍,装死装得十分敬业,连尸僵程度都考虑得这么周到。

褚桓终于忍不住脱口问:“你是在跟它说话?”

南山随手把毒蛇往旁边的草丛里一扔,小毒蛇如蒙大赦,立刻以闪电的速度钻进了草丛里,好一会,又从草丛中冒出了一个头,见南山没打算追上来,这才战战兢兢地游走了。

南山:“它听得懂,不咬人。”

也就是说,那是族里某个人养的宠物蛇吗?那么方才它种种作为,都是训练出来的吗?

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必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褚桓惊诧之余,又有些欣慰,因为南山的话从侧面证明了,他只是有点没见识,并不是出现了幻觉。

褚桓给南山修好了族长权杖,就把人送走了——平时,南山如果有机会,一定会跟他多待一会,他对河那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连“地铁还是汽车跑得快”这种鬼问题都能兴致勃勃地研究一下午,是一本活的的“十万个为什么”。

但是这天,南山却近乎是来去匆匆的,褚桓送他到门口,远远地看见了许多离衣族的青壮年男子,密集地在族里巡视,还有几个健硕的女人,正猫着腰在房顶上摆弄什么东西,借着亮得不正常的月光,褚桓看见她们在房顶上安着大大小小的弓弩。

褚桓的想象力贫瘠,对于离衣族人这种暗潮汹涌的戒备森严,他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有猛兽灾害。

不过随即,褚桓想起了花骨朵和小跟班宰野猪的那一幕,又把这个看法否决了。

那是和别的族有领土争端吗?

按理说似乎也不会,至少褚桓这些日子登高远望,没有发现附近有别族聚居的痕迹。

总不能是外国人通过这里非法入境吧?

真是那样,也不是一个族落的老百姓们需要操心的事了。

褚桓带着各种不靠谱的猜测躺在了床上,从床头一个小盒里摸出了他的枪放在枕边——倒也不是防什么,只是褚桓有点神经衰弱,枪对于他来说能催眠安神,就像小孩的泰迪熊抱枕。

这天半夜,离衣族聚居地万籁俱寂,只有不远处的山林中间或传来一两声夜枭啼叫,忽然,“吱”一声,褚桓小院的木柴门被轻轻地推开了,这动静立刻惊醒了浅眠的屋主人。

谁?

离衣族不兴偷鸡摸狗,族人都是一起劳动一起分享劳动成果,此地先天条件优良,资源丰富,人们好歹干点什么就饿不着,族长的个人威信又足以服众,俨然是按需分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提前实现了。

谁会半夜三更闯进别人家里?

褚桓悄无声息地翻了个身,面向门,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气息却依然压得平缓绵长,听起来好像他还没醒,搭在身侧的手指捏住了手枪。

借着亮得不寻常的月光,褚桓看见自己的门闩动了。

他房门的门闩是那种旧式的、卡在凹槽里的木条,眼下,那根木条正凭空缓缓移动,就像是有个看不见的人正在从屋里开门。

“噶哒”一声,门闩掉了下来,房门被推开了,一股混杂着淡淡的腥气的夜风从门外涌了进来,褚桓看见自家门口背光而立了一个“人”。

五六岁的孩子那么高,头很小……不,不对,那不是人。

只见那东西忽然张开两臂,胳膊下面与身体黏连着半透明的蹼,它仰起头,在月光下露出满脸的毛,似乎要引颈长嚎,褚桓却没有听见声音。

但是他门口一棵大树上挂的铃铛却响了,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拨动了。

铃铛是他住下之后,有一天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挂的,褚桓还以为是哪个孩子淘气,平时有一点微风,小铃铛也叮叮当当地响,很好听,他也就没管。

这时,那铃铛高频率地震着,发出急促得近乎刺耳的颤音,好像一串警告。

门口的东西忽地展开背后的蹼,向褚桓飞扑过来,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闪过,径直拦在黑影前,伸手一抓,就将它按在了地上。

褚桓的耳朵不由自主地微微动了一下,他听见“喀拉”一声。

什么东西的脖子被拧断了。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褚桓半坐在床上,压在被子里的手扣在扳机上,他的手指先是一紧,再又一松,除此以外,他整个人显示出某种不动如山般的镇定。

刚刚拧断了一根脖子的黑影抬起头来,是南山。

褚桓若无其事地松开扣在抢上的手指,他闻到了一股夹杂着腐臭的血腥味。

空气寒冷而潮湿。

这不可能是幻觉,幻觉也得是循序渐进的,不可能这么真实。

褚桓缓缓地伸出手,去拿放在床头的便捷式手电,途中被南山一把攥住了手腕。

南山的手心传来人的温度,他说:“别看,已经死了。”

褚桓:“那是什么东西?”

南山沉默了一会,回答:“闯进来的野兽,等一会,我替你收拾干净。”

说完,他就拖起地上的东西大步出去了。

褚桓披上衣服半坐在床上,他纵然没有半夜里关着灯看书的能耐,夜视力也绝对不差,即使不开手电,仅借着一点月光,他也看见了地上躺着的生物。

那是一种他从没见过的东西,体型类人,脸上却布满了毛——是野猪那种钢针一样的鬃毛,身上有闪着光的鳞片,胸骨突出,双臂下方透明的蹼如滑翔翼,很可能会飞。

南山把它拖走的时候,它的指甲挂着地面,发出金属般碰撞的声音,可见坚硬程度。

褚桓不缺乏野外经历,也不是没去过动物园,然而这种动物彻底超出了他的认知。

未知的动物,未知的植物,还有力气大得古怪的孩子。

褚桓的目光转到他的门上——而且,当时的门闩又是怎么掉下来的?

这时,他听见南山在外面跟什么人低低地说了句话,接着,院子里传来了水声,似乎有人洗什么东西,洗了半天,南山才又轻轻地推门进来。

这一回,南山没有吭声,只是悄无声息地走进来,来到了褚桓床边。

他的手和脸都洗过了,身上带着冰冷的水汽,发梢沾湿了一点,在褚桓床前站了一会,他终于憋出两个字:“睡吧。”

说完,南山背靠着褚桓的床坐在地上,面朝门的方向端坐好。

南山并不是不善言辞,只是要他组织出一段精彩的汉语,总是有点超出能力范围。

他本想对褚桓说“别怕,我在这守着”,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南山因为下午连续说错了几次,这次话音出口之前,就不禁仔细推敲了一会,从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地察觉了这句话的不当之处。

是了,褚桓虽然“脆弱”,但并不是小孩,这样一句“别怕”说出来,显得不太尊重。

既然不能说,他就只好身体力行地用行动来表示。

这一点笨拙的体贴一丝不落地掉进褚桓眼里,让他感觉心尖上一软。

褚桓往里挪了挪,拍拍硬邦邦的床板:“上来。”

南山没有拒绝,翻身躺了上去,族长的宅子附近有几棵桂花树,南山常常在那里召集族人开会讨论一些事,身上自然而然地粘上了极轻极浅的花香,钻进褚桓的鼻孔,弄得他当时就有一点心猿意马起来。

为了自己岌岌可危的节操,褚桓挑起了一个话题。

“哎,”他捅了捅南山的肩膀,“刚才那个,那个大家伙,肉能吃吗?”

南山:“……”

他认真地考虑了良久,做出了回答:“不能,皮太厚。”

面对着褚桓这种大无畏的吃货精神,南山又想起了上药的时候褚桓那一声不吭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方才是多虑了,于是毫不吝惜地给了褚桓真挚的赞赏:“你真是个凶猛的毛象。”

这一次,他学会了用汉语表达。

褚桓更消化不良了:“吁——咱们说‘勇敢的’好不好?我谢谢您了,还有毛象就不必了,我也没有凶猛到那种程度,其实‘帅哥’就够了。”

离衣族的语言里,其实“凶猛”和“勇敢”是不分的,两个都是褒义词,可见这个民族虽然友好热情,但自有一番茹毛饮血的野性审美。

因此南山十分不解地问:“凶猛和勇敢不一样?”

褚桓想了想:“……‘勇敢’听起来让人觉得英俊一些。”

这句话里包含了复杂的通感,超出了南山的理解范畴,不过这一回,他没有做过多纠缠,只是翻了个身,面对着褚桓,对他说:“冬天快到了,今年我们最后一次过河,到那边去卖东西,每次都是我带人去,这回族里有事,我走不开,你能替我一次吗?”

这要求提得突兀,或许是为了支开他,又或许是为了保护他,褚桓想了想——南山作为族长,应该有自己的考量,他一个外来人,尽量不给人家添麻烦就对了,于是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好,我顺便去看看有没有卖小乐器的,给你带一个回来。”

他一口答应,南山顿时松了口气,有了和他闲聊的心情:“又送我吗?为什么我送你的东西你都不要?”

“你送的东西太贵,我给你玩的都是些小玩意。”褚桓想起了那大颗的宝石,依然心有余悸,“你那块石头如果是翡翠,都能抵得上我一辈子的工资了,这要是在外面,我随便收了那就是贪污受贿,非得挨处分不可。”

南山不懂什么是“贪污受贿”,也没明白什么是“挨处分”,他一板一眼地解释说:“那我们这和你们不一样,我们这送什么都一样。”

离衣族像是生活在世外桃源里,没有什么财富的概念,褚桓刚想组织语言给他解释一下,就听见南山补充说:“比如你是我的朋友,你从远处来,我就请你喝一坛酒,你如果需要,我的命就是你的,你说的‘贵的’东西还有‘不贵的’东西,在我看来都没有什么区别。”

分享到:
赞(35)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南山:在我心里,最贵重的东西。。。是你啊!

    匿名2018/08/18 11:59:16回复
  2. 真的,p大手下的所有文都可以逆cp了其实。

    独往归途2018/09/29 18:45:55回复
  3. 是一本的“十万个为什么”→是一本活的“十万个为什么”

    比如你是我的朋友,你从远处来,我就请你喝一坛酒,你如果需要,我的命就是你的,你说的‘贵的’东西还有‘不贵的’东西,在我看来都没有什么区别。
    这段真的感人……

    汪汪2018/10/27 20:46:46回复
  4. 美男好厉害
    更会于无意中撩人心弦

    匿名2019/01/17 18:15:11回复
  5. P大的受总是为爱而受,明明都是隐藏的攻

    匿名2019/02/01 20:56:17回复
  6. 你如果需要,我的命就是你的,,天啊!太甜了!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2/05 14:42:01回复
  7. 啊~好喜欢这篇文啊!!!!!!!!!!!

    阿藏2019/03/09 18:31: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