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一生之盟 十一

所有人的呼吸随着他的话都停顿了一下,莫匆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住安捷的肩膀,不知道是要按住他,还是要自己寻求力量,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行远,你知道怎么联系闵言么?”

翟行远点点头,犹疑不定地看了他一眼。莫匆站起来,转向姜湖:“小姜,如果能联系到闵言的话,你有多大的把握把……把我女儿带回来。”

姜湖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这城府极深的男人在说到“女儿”两个字的时候,声音里竟然有那么一分压抑不住的颤抖和恳求,那双平时里看惯了的、总带着些戏谑和深意的眼睛里拉出细细的血丝,配上眼角一点细纹,显得特别憔悴。

姜湖把资料放在会议桌上,筋骨分明的手在上面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用一种低缓地语气说:“百分之百的把握。”

这世界上绝没有百分之百会发生的事情,可是姜湖说出这句话来,就有那么一种让人不容怀疑的坚定。他不是在说安怡宁平安的概率,而是在表达他自己的意思——怡宁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像最重要的家人一样,保护家人,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

这不是概率问题,而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全力以赴。

莫匆闭了闭眼睛,颓然坐在椅子上,神色却轻松了些。

沈夜熙拍拍他的肩膀,又回头看了安捷一眼,双手撑在会议桌上,清清嗓子,用和姜湖一样低缓而冷静的声音说:“因为这回碰上的事情的特殊性,现在这里暂时由我说了算,盛遥,闵言这人,即使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也要把他的底细给我摸清了,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不用管合法不合法的问题,只要你做得到就去做。顺便,联系杨曼和君子,翟先生你把能想到的,闵言平时有可能会去的地方,或者他的产业的地方全部列出来,让他们俩代人一个一个地查,就以扫黄打非突袭检查的名义,我不管什么搜查令什么上级命令什么手续问题。莫局你带安老师先回家,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安捷看了他一眼,站起来走出去:“回家我也待不下去,去你们办公室坐会吧,我知道哪个是怡宁的办公桌。”莫匆点点头,跟着他出去。

“小翟先生你……”

“我留下协助调查。”翟行远说。

沈夜熙没反对点点头,翟行远虽然也急,但毕竟还有几分理智在,况且作为一个翟家人,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闵言的,不像安捷——沈队多年的直觉觉得,这男人现在很不冷静,别人不冷静无所谓,就算疯一疯别人也拉得住,安捷……安捷这人,实在让他觉得危险。

“姜湖。”沈夜熙伸手搭上姜湖的肩膀,低下头问他,“你来联系闵言,有问题么?”

姜湖轻轻地笑了一下:“让我准备一下,我从来不出问题。”

这话自负得过了,要是平时,绝不会从姜湖嘴里听到这么咄咄逼人一般的言语,可是现在,大家却觉得,他说这话的强调能给人信心和力量似的。

别人考虑案情和策略,他还要考虑每个队员的心情和工作气氛。沈夜熙搭在他肩上的手指紧了一下——你的压力,我都懂。

姜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重新埋头到资料里。

翟行远紧紧皱着眉,不时联系着一些人,问话的口气异常强硬简短,盛遥的目光几乎黏在了屏幕上,十指像是要飞起来似的,沈夜熙在一边,不时接到杨曼苏君子或者其他人的电话——

没有闵言。

扑了个空。

没人,去下一个地方。

会议厅里的大钟一秒一秒走过的声音,像是催命。

而与此同时,安怡宁虽然暂时安全,感觉却不好。柯如悔这人简直是妖怪,安怡宁紧紧闭着自己的嘴,却管不了自己的眼神和表情,柯如悔像是有读心术一样,时时刻刻能把握她的情绪,又时时刻刻都在操纵着她的情绪。

出于一种源于她特殊职业的特殊敏感性,安怡宁能感觉到柯如悔说的每个字,每个动作带出的肢体语言,都在影响着她的情绪,可是她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明明知道,却无法控制。

她的后背紧紧地贴在地上,被冷汗浸透了。

柯如悔却笑了:“安小姐不用那么紧张,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是个重要的道具。”

安怡宁非常想咬他。

柯如悔却轻轻地伸手抚摸着她蓬松柔软的长发,纤长的手指温柔地在她的发梢穿梭着,安怡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柯如悔忽然问:“安小姐,你这么漂亮,又聪明能干,为什么要做警察这么没前途的职业?”

安怡宁死死地盯着他不说话。

柯如悔笑了:“孩子,傲慢是七宗罪之一,别这样。”

他转头不去看安怡宁,若有所思地盯着门口看了一会,才轻轻地说:“怪不得他和你们感情那么好,有的时候,你们真的很像——时间太晚了,我估计警方很快就会有动作,我再在这里待下去,会有人不安的,先走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啊。”

安怡宁愕然地看着他,这男人怎么突然站起来、说走就走?

柯如悔走出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依然是那副温文尔雅的表情,慢声细语地对安怡宁说:“如果姜湖来找你,能不能告诉他,你见过我?”

安怡宁诧异地看着他,觉得这男人没按台词来,一般这时候不应该说“不要告诉谁谁谁你见过我”么?

柯如悔笑笑:“我只是好久不见,有点想念他了。”

他说完,不管安怡宁了,大步走了出去。

安怡宁觉得自己今天不单单是倒霉,而是活活见了一番鬼。

“我看完了。”姜湖静静地合上闵言的资料,双手交握在一起,身体微微往前倾,会议室里其他三个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他身上,“他只是个没有父亲的环境中长大,住在一个凶恶的人的身体里的孩子罢了。”

他轻轻地挑起嘴角笑了一下:“还是个懦弱的孩子。”

“闵言的父亲早亡,母亲因为卖 淫被多次拘留过,应该也是不管孩子的,这人从小在一种边缘的环境中长大。”盛遥简述他刚刚找到的东西,“和小姜说得差不多。”

沈夜熙竖起食指,正好接进来一个杨曼打进来的电话,片刻放下来,问:“知了茶楼这个地方,你们谁听过么?”

“我知道。”盛遥和翟行远同时说。

盛遥给了翟行远一个眼神,示意他先说,翟行远想了一下:“我的人说,闵言似乎时常出现在这个知了茶楼,不过我查过,这茶楼却不是他开的,我想他一般不会去什么不相干的地方,所以特别留意了一下,也派人盯过这个所谓的知了茶楼。”

“他去茶楼干什么?”

“好像是和什么人有约。”翟行远皱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人盯了闵言好多次,都没找到他去见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知了茶楼的注册老板好像是个外国人,抱歉我一时查不到他的底细,只听说过叫Mark,很有特点,据说有心理咨询师常驻,蛮受一些压力大的城市居民欢迎。”盛遥补充。

沈夜熙下意识地去看姜湖,他心里隐隐地猜出这个神秘茶楼的神秘老板是什么人,姜湖的表情却不见什么波动,只是问翟行远:“我准备好了,联系闵言。”

翟行远像是被他的眼神安抚了一样,脸上最后一点不确定也不见了。

片刻,电话接通了。姜湖没站起来,却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在场其他三个男人都不是冲动性的,围坐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闵言把电话接起来了,没说话,先笑了,用一种刻意拖长的,慢吞吞的口气说:“我还以为,你们把我忘了呢。”

姜湖说:“闵先生你好。”

闵言顿了顿:“嗯,你不是翟行远,你是谁?”

“我叫姜湖,”姜湖说话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点笑意似的,同样是满悠悠的,闵言是装腔作势,姜湖说出来,却别有一番笃定从容的味道,“你可能不大清楚这个名字,不过有人应该和你提过一个叫J的人。”

对方没声音了,片刻,闵言显得有些僵硬地问:“你是警察?”

“警察。”姜湖不紧不慢地说,“犯罪心理学博士,几年前师从柯如悔,不知道你那柯老师有没有跟你提过呢?”他轻轻地笑了一下,“要是没有,我可太伤心了,我是他最好的学生来着。”

闵言的呼吸急促起来。

姜湖又说:“哦,对了,我忘了,你只是个外行,不在我们这圈子里,不大清楚。”

他三句话里,每句都或明或暗地提到柯如悔,在场的三个人虽然不明所以,却也听得出来,闵言极轻易地就被他激怒了。

闵言好容易压下自己的怒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在激怒我——你,你在——你同事的命,不想要了么?”

分享到:
赞(70)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额,第二个了

    沈葭白2019/02/14 13:21:29回复
  2. 安姐姐不能有事!!!浆糊同学加油!

    余谴2019/02/14 14:52:12回复
  3. 这两章人好少

    陌赎2019/02/15 13:43:57回复
  4. 紧张的气氛……

    P大的粉丝2019/02/15 22:43:32回复
  5. 既然说人少,那我就出来增加一下评论叭

    没有名字2019/03/31 00:26:44回复
  6. 感觉有一个大老板都是疯子定律贯穿P大的悬疑系列哦

    小十六2019/04/15 11:20: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