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花窗 五

沈夜熙是在把汽车当飞机开,姜湖坐在一边,越看那张名片越纠结,纠结完了以后叹口气:“我说,夜熙,我真不是故意添乱的。”

沈夜熙斜了他一眼,没吱声,是啊,不是故意添乱的,往那一站就招蜂引蝶、招苍蝇引臭虫的,你昆虫杀手啊你?

姜湖摸摸鼻子,心说自己那里就出了点小情况,也没添很大的乱子啊,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沈夜熙,于是尝试着转移话题:“有姚皎的消息么?”

沈夜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还是没有啊。”姜湖察言观色得出结论,十万分真诚地建议说,“没事,回头让盛遥查查他的IP,以姚皎的性格,去什么地方之前,肯定要备齐计划和当地资料,看看他浏览过的网页,就大概能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着点小讨好,沈夜熙斜眼瞥见他不好意思又小心翼翼的表情,心里软了,于是闷闷地说:“姚皎是花窗的红人,刚刚我问过吧台的调酒师,据说他失踪前几天曾经来过酒吧,后来跟一个男人走了,就再也没回来过。”

总算说话了,姜湖松了口气,偷偷感叹沈夜熙可真难哄。

“最后和姚皎一起的人是谁?”姜湖问。

沈夜熙摇摇头,放慢车速:“据说是个生面孔,不是熟客,挺神秘的一个人。有必要的话,明天让他来趟距离,按描述给画个像。”

姜湖犹豫了一下,不做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而不幸的是,这种预感真的就应验了。

第二天盛遥翻查姚皎失踪前曾经登陆过的网站,发现了很多关于一个叫东青镇的地方,小镇虽说行政上算是在外省,但是很近,特别适合本市的人周末游,来回两天,住一宿,能很好地体会悠闲的小镇生活。

沈夜熙联系了当地的警察局,请他们协助着调查一下,看这个人是否在近期去过东青,放下电话以后沈夜熙脸色异常好看:“东青的警察告诉我,他们那前几天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身份有待确认,不过看起来……很像姚皎。”

众人面面相觑,房客逃房租逃跑案,就这么变成了恶性杀人案?

莫局你吃啥长大的?

“姜湖,要是那边确认了,你就准备跟我出差吧。”沈夜熙想了想,装出一副特自然而然的样子说。

苏君子觉得不对劲,姜湖是医生呀,平时也就算了,可是什么时候这种需要出差的合作案件变成心理医生的工作了?他张张嘴刚想说话,被杨曼一脚踩得没了声音。杨曼笑呵呵地说:“沈队你放心去吧,这有我们呢。”

“你们继续调查下姚皎的社会关系,还有盯着花窗酒吧,争取找到受害人失踪前和他在一起的那个男人,那人嫌疑不小。”

沈夜熙说完就拉着姜湖走了:“我跟莫局报备,再准备一下。”

办公室里剩下的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苏君子立刻问:“小杨你踩我干什么?”

盛遥把头埋下来,十万分专心地看着电脑屏幕:“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哎呀这位姚兄弟呀,你死得好惨呀……”

杨曼正经八百:“苏哥,这我就要说你了,咱安心干自己的事儿,不该说的少说,不该问的少问。”

然后一转头,抓住安怡宁,两个女人开始咬耳朵。

“听说东青那地方风景特别好?”

“是呀是呀,我去过一趟,都是小情侣,是国内情侣游最佳推荐地点之一。”

“真的假的?”

“真的,旅游手册上还说呢,那小镇有能让人们增进感情的魔力。”

“啊,不行,我也要找我男朋友一起去。”

“趁着春天,一定要去呀!可惜了,咱去就不是公费了。”

“唉……”

“唉……”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即使在警察局也一样。苏君子云里雾里,盛遥一连正直,表示自己专心工作中,非礼勿听。

两边一接触,东青镇那边无名尸体的身份终于确认了,就是姚皎没错。沈夜熙和姜湖两个人草草准备了一下,就开车过去了。

要是平时,沈夜熙还得梦幻一下,不过看着姜湖怀里那堆东青警方传过来的东西,他还真梦幻不起来。

男尸全身赤 裸,据说是在一个小旅馆被发现的,春天正是旅游旺季,当地这些小旅馆经营又不大正规,基本上交了钱就可以拿钥匙,也不用登记证件。发现尸体的是小旅馆的老板娘,据说里面的客人已经办了退房手续,客人是天黑了才办的退房手续。

因为过午就算多住一天,一般房客都是中午之前退房,还真没见过半夜退房的冤大头,不过奇怪归奇怪,毕竟占便宜的事情不接着是傻子,老板娘检查了一下大体没问题,就让对方把房给退了。

谁知道等她去打扫的时候,一推开卫生间的门,发现浴池的帘子拉着,她一拉开,就看见满池的鲜血,里面四仰八叉地横着这么一位,差点给吓死过去,嗷一嗓子十里八村都听见了,就乱哄哄地报了警。

尸体的证件、行李、衣服全都没有了,这位真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老板娘吓得不行,一问三不知,要不是沈夜熙打电话过去问,说不定现在东青警方还在纠结这具无名尸体的身份呢。

小镇总共也没多少常住人口,平时也就反扒组最忙碌,哪见过这路破事儿?正好沈夜熙他们过来了,得了,您负责吧,想怎么办怎么办,我们全力配合就行。

俩人甭说观赏小镇的锦绣风光了,水都没来得及多喝一口,就在东青镇一位姓李的警官的陪同下,跑到停尸的地方去和那位“逃了房租的”尸体先生约会了。

姚皎也是个悲剧的,在这么一个春光灿烂、草长莺飞的季节里,大老远地来小镇踏春赏景躲清闲,就把自己给躲死了。死相还相当不雅,所有的物品都被掠夺一空不说,法医还告诉沈夜熙,姚皎身体里有被侵 犯过的痕迹,身上各种隐私 处伤痕都不少,已经检验出死者生前被下过麻醉药剂,颈上一道特别深的伤口,是致命伤了。

“他身上这伤……”沈夜熙看着姚皎那让人叹为观止的尸体皱皱眉,隐晦地问,“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法医挺无奈地笑了笑:“这可真不知道,我只能判断这伤都是生前的时候弄上去的。”

小李在旁边插话说:“我们问过那家店的老板娘了,说当时住在房间里的确实是两个人……两个都是男人,不过看着差不多高矮,穿的衣服也挺像,有时候一起行动,有时候又单独行动的,有时候天色晚了,她还真不知道谁回来了谁没回来。”

姜湖蹲下来,凑近了去看姚皎的尸体,沈夜熙问:“你觉得怎么样?”

“唔……花窗的老板怎么跟你形容那个神秘人的?”

沈夜熙想了想:“他说是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材偏瘦,他比划了一下,也就是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

他的目光落在姚皎的尸体身上:“这么看来,确实和死者挺像。”

姜湖带上手套,轻轻地去触碰尸体颈上的伤口:“这人腕力很大,而且下手的时候特别干净利落。”

“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姜湖转过头来问小李。

“呃?嗯……两条胳膊耷拉在外面,腿叉开的,池子里都是血,”小李至今记得那让他做了好几天噩梦的场景,哆嗦了一下,“对了,那脸、那脸是朝外看的,面冲着外面的人,就像,就像……”

“就像凶手曾经站在浴池旁边,把死者的脸扭过来,摆好他的姿势,观赏一阵子,然后冷静地处理好一切,拉上浴池旁边的帘子,就像给恶作剧的礼物外面加了一层包装。”姜湖接过他的话,轻飘飘地说。

小李的脸青了,心说这位小同志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咋一张嘴就这么吓人呢。

姜湖指着姚皎胸前的血痕对沈夜熙说:“你不觉得,这伤口是几乎对称的么?”

沈夜熙开始觉得恶心了。

就连法医都轻轻地打了个寒战:“这是……拿很小的刀子割的,还有的地方是用烟头烫的,用铁钳或者什么夹的,还有好多……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了,你一说我才想起来,虽然他的不同的伤口分布的很随意,可是所有用小刀割出来的伤口,都是对称的。”

小李听得目瞪口呆。

姜湖缓缓地站起来:“我想这个人要么和姚皎有深仇大恨,要么,就是个性 虐待狂。”

沈夜熙脸沉下来了:“你觉得,凶手杀人的手法这么干净利落,有没有可能是惯犯?或者……他有没有可能对别人的安全造成威胁?”

姜湖毫不迟疑地点点头:“有可能,可能性还很大。”

沈夜熙深吸了一口气:“莫局还真是……李警官,咱么也别耽误时间了,带我们去现场吧。”

分享到:
赞(132)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余谴2019/02/13 18:34:49回复
  2. 淡定,很快会开心起来的

    沈葭白2019/02/14 13:02:15回复
  3. 楼上两位每章都在呢

    子轩的厌离2019/02/16 09:58:29回复
  4. 不得了

    哈哈2019/02/18 00:51:41回复
    • 得了o(╯□╰)o

      沈葭白2019/02/18 13:03:05回复
  5. 3月了都。我还没看完。。。这章没杀两点啊,心说这位小同志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咋一张嘴就这么吓人呢。唯一一处亮点了。占楼吧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3/04 01:45:28回复
  6. 莫局吃可爱多长大的吧次次都是杀人案

    匿名2019/04/04 21:13:59回复
  7. 看透一切的杨姐啊~

    姜湖2019/07/17 21:36:24回复
  8. 莫局你吃啥长大的?

    ——吃安捷长大的!

    冥洺2019/07/19 13:08:20回复
  9. 莫局很棒棒啊,每次都是杀人案

    锦心绣口2019/07/21 11:40:43回复
  10. 我是第一百个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楼楼上吃安捷长大那个是魔鬼吗

    出于魔鬼更胜于魔鬼2019/07/23 00:13:51回复
  11. 总算说话了,姜湖松了口气,偷偷感叹沈夜熙可真难哄。

    匿名2019/07/24 15:25:09回复
  12. woc莫局快去买彩票,这都什么手气啊啊(●°u°●)​ 」

    priest家的戏精2019/08/15 15:03: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