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紧急营救 三

狙击手的子弹上了膛,静静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盛遥放下望远镜,仰头看了他一眼,对方轻轻地摇摇头,盛遥叹了口气:“不行,目标无法瞄准,那破仓库里障碍物太多,犯人又太小心,手里一直抓着一个孩子。”

他把一张模糊的照片扫到电脑里,也不讲究,直接就坐在地上,手指飞快地在键盘敲动:“我觉得我找到这个人了,蒋自新,男,四十二岁,未婚,外省的籍贯,十五年前从B市高级技工学校毕业,换过很多职业,不知道为什么都做不长,前一段时间刚刚被辞退。这是姜医生说的诱因么?”

盛遥好看的眉微微扬了一下,露出有厌恶又有些难以理解的表情:“就为这点屁事?”

沈夜熙对他比了个“小声”的手势,手指搭在对讲机的耳麦上,表情凝重,苏君子和杨曼应该带人进去了。

里面是“沙沙”的走路的声音,慢慢的,还有孩子压抑的哭声传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似乎离得有点远,他很戒备地问:“你们是谁?电视台的么?”

还不等他们回话,他立刻又神经质地说:“不对!你们不是电视台的,没有摄像机,你们是警察!”

他大声吼叫起来,随后一个女孩尖锐的哭声掺杂进来,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耳机上,姜湖猛地站起来,沈夜熙就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一把扣住他的手臂。

姜湖抬头看着他,所有人都在抬头看着沈夜熙,这男人现在是主心骨。

“姜湖你坐下,都别动,所有人原地待命!”沈夜熙简短地下着命令,他手握紧了又放开,“现在还不是时候。”

耳机里再次传来声音,这次是苏君子:“你先别激动,把孩子放下,我们需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干什么,冷静点,谈谈好么?”

低低的男声柔和得很,是那种让他女儿苏苒爱透了自家老爸的床头故事的声音。杨曼在一边只是安全起见,她不是特别能安抚人精神的类型,于是没吱声。按理说苏君子一般不会让人一眼就能看穿警察身份的,竟然被那个叫什么……嗯,盛遥说的蒋自新,一照面就闻到了警察味。

“他很敏锐。”姜湖轻声说,“他的被迫害妄想症其实在某些方面上,让他来得比普通人还要敏锐,一眼就能看穿来人的敌意……”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耳机里一声尖锐的嚎叫打断,蒋自新嘶声喊道:“我不和你谈,和你们没什么好谈的,你们都是骗子,去找电视台的人来!”

其中夹杂着苏君子有点心惊肉跳的声音:“先生,你冷静点,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

“商量?商量什么?”他们听见蒋自新的声音徒然升高,又神经质地徒然降下来,随后嘻嘻地笑,那笑声说不出的尖锐恶毒,盛遥一只手按在耳机上,再次回头去看狙击手潜伏的位置,后者仍是摇头。

“不!不要!”苏君子的音量徒然放大,本来已经安静下去的女孩子再次尖声哭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含糊地哭喊着:“叔叔,别杀我,别杀我……救命!叔叔阿姨,救救我!”

“你别冲动,我们立刻出去,这就放媒体的人进来!”紧急之下杨曼突然□来,她顿了顿,又急急地说,“你先别杀她,要不然一会记者进来拍不到就浪费了。”

这大概是杨曼最口不择言的一次了,沈夜熙慢慢地放开姜湖,叹了口气。

耳机里再次传来蒋自新的声音,他似乎觉得杨曼说得挺有道理,孩子要叫破嗓子的哭号又一次弱了下去:“你们叫电视台的人带着摄像机来,我知道你们不想让这些小杂种们死,我总共抓了三十个,有人拍我,我就只挑十五个杀,要不然我就把他们都宰了!”

“沈队,摄像设备和话筒准备好了。”一个警员过来。沈夜熙回过头去看着姜湖,姜湖只是点点头,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淡淡地扫过搬过来的摄像机,看起来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沈夜熙说:“我陪你一起,我扛着摄像机。”

还没等姜湖说话,盛遥就站起来:“还是我去吧。”他随手把外衣的扣子解开,露出里面耷拉在裤子以外的条纹浅色衬衫,拿起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棒球帽,歪歪地戴在脑袋上,深深地吸了口气,笑了一下,“沈队你那气场,属于老远就让人望风而逃的。”

沈夜熙犹豫了一下,虽然担心,到底还是点了头,从腰里摘下手枪塞给姜湖:“你给我小心点,听见没?”

姜湖弯了弯嘴角,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沈夜熙觉得这人一瞬间变得有那么点陌生,那种像被冰水浸泡过的石头一样的眼神又回来了,于是沈夜熙到了嘴边的叮嘱的话又给咽回去了,他想了想,只是拍拍姜湖的肩膀,轻声说:“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去吧。”

盛遥扛起摄像机,姜湖回头对他点点头,不远处杨曼和苏君子正往这边走,俩人的脸色都不那么好看,苏君子紧皱着眉:“这混蛋油盐不进。”

杨曼耸耸肩:“而且太小心了,听说话感觉特别愤怒,却老也不忘了拎着个小姑娘挡着他,我想偷袭都找不着机会。”

姜湖只是对她点点头,然后擦着她的肩往前走去:“辛苦。”

杨曼一愣,怔怔地看着姜湖和盛遥的背影,直到苏君子挺奇怪地问:“怎么了?”

“浆糊……他……”杨曼指了指姜湖的背影,又回头看着苏君子,扒拉扒拉自己的头发,一副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样子。

“小姜怎么了?”

“不知道,”杨曼若有所思,“就是觉得,他刚刚的眼神有点吓人,跟换了个人似的,哎,你说浆糊这工作性质,原来见过那么多变态精神病什么的,自己会不会也有点人格分裂精神分裂啥的……哎哟!”

苏君子在她后脑勺上拍了一下,给了她一个白眼:“你整天都想什么呢?盼点好行不行。”

杨曼捂着后脑勺,皱皱眉,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盛遥跟在姜湖身后,低声问:“如果一会我们进去他就开始杀人,怎么办?”

姜湖停顿了片刻,说:“他不会,他会先和我们吐苦水。”

“你确定?”

这回姜湖停顿的时间更长了,然后他点点头:“我确定,我们配合好就行。”

盛遥确实比沈夜熙合适这项工作,黑岚宋晓峰的那个案子里,就是他和姜湖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胡诌,愣是把人家一幻想家都给绕进去了,而且他这个随随便便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也确实看起来比较没有威胁。

而当姜湖一只脚踏进仓库的时候,端着摄像机的盛遥注意到,他的肢体语言突然之间完全变了,他先伸出脚去,轻轻地在门口点了一下,又顿住,往回退了小半步,犹犹豫豫地回头看了盛遥一眼,像是前边有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一样,然后小心翼翼地跨进去,停在门口,不肯往里走了,一只手扒在墙上,很用力,苍白的手背露出青筋来,远远地打量着蒋自新。

盛遥顺着他的视线,把摄像机的镜头转过去,对着那个掐着一个女孩的中年男人,那是个几乎说得上体面地中年人。干净,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额前的头发有点长,但是梳得十分整齐,领口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一尘不染的白衬衫。

姜湖的声音像是夹在喉咙里一样,目光落在那脸色已经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紫的女孩身上,又受到惊吓一样飞快地转开:“你……是你打电话到……”

蒋自新猛地上前一步,姜湖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步,差点被门口的一小块砖给绊住,一只手抓住盛遥,盛遥会意,眼睛离开镜头,尽量游离而显得不知所措地看看蒋自新又看看姜湖。

不得不说,其实有的时候,演技真的是一种天分。

蒋自新用挑剔的目光看了看来的这两个战战兢兢、恨不得大气都不敢出的小白脸,发问:“你们是电视台的?”

姜湖点点头。

“电视台的就这点胆?”

姜湖又傻乎乎地点点头,盛遥偏过头看着他,姜湖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又飞速地摇摇头,苦着脸说:“我……我是新来的,他们都不敢过来,就欺负我……”

蒋自新冷笑一声,手里仍然抓着女孩子,自己慢慢地坐下来:“你们过来。”

姜湖和盛遥对视一眼,慢慢地蹭过去,蹭了没几步,蒋自新又说:“不许走了,就站在那里。”

俩人听话地就站在那了,谁也没说话,蒋自新不耐烦了:“你俩是不是记者?哑巴啦?”

——娘的,让你丫个绑架杀人犯得意,老子一会打爆你脑袋——盛遥嘴角急不可查地抽了一下,瞄了一眼一个个吓得傻了似的蜷在一边的孩子,用眼神示意姜湖,怎么办?

只听姜湖十分应景地结结巴巴地说:“说话,我说话,先……先生,你你你、你为什么要绑架他们……”

分享到:
赞(44)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这俩人,神配合,神演技

    匿名2019/01/30 18:27:35回复
  2. 所谓的不做演员太可惜了么•﹏•

    沈葭白2019/01/31 17:18:23回复
  3. 你们……转行当演员多好……

    匿名2019/02/09 17:17:01回复
  4. 演技派,佩服

    我家冉霖全世界最好2019/02/09 18:27:21回复
  5. 嘤嘤嘤他好可爱!

    笔芯和谢俞的可爱2019/02/12 10:03:29回复
  6. 公子和浆糊同学天生戏精,随时进入状态,不做演员可惜了_(:_」∠)_

    余谴2019/02/13 17:36:41回复
  7. 这俩不做演员可惜了

    停停环游建宁2019/02/16 08:53:4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