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紧急营救 二

“今天该当班的师傅叫李宇欣,老司机了,和孩子们都熟悉,老师家长都放心把孩子交给她……娘的!”杨曼没来得及换下的约会用的高跟鞋急促地点着地,走得太急,过于细高的跟崴了一下,她皱皱眉,低声骂了一句,弯下腰直接把鞋子给脱了下来,拎在手里,也亏得办公室里有苏君子这个超级保父,地面时刻保持干净。

看得盛遥一愣一愣的:“美人,留神脚底下!”盛遥的嘴角有点不自然的红肿,沈夜熙打来电话召集加班的时候,他正被家里新近搬进去的那只大型人型宠物纠缠,某宠物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异常缠人。

“没事,道馆里练空手道那会经常被教练光着脚拉出去练,踩着东西那是自己学艺不精。”杨姐十分威武。

“那李宇欣人呢?”苏君子问。

“死了。”安怡宁推门进来,“刚才找到了李宇欣的尸体,在车库的公共厕所里,是后脑被钝器重击导致死亡的,凶器就在尸体旁边,是个铁榔头。”

“全城通缉,浆糊给我去一下李宇欣的被杀现场,我们需要知道这变态绑架这么多孩子要干什么。”

“等一下夜熙,”姜湖坐在椅子上没动,“先别忙着去看尸体,我觉得那位倒霉的司机师傅应该不是凶手的主要目标,说不定他只是想把她敲晕,根本没想到会要了她的命。而且凶犯绑架那么多孩子,不会就这么不声不响,我们等他联系孩子家长学校或者……”

他停顿下来,好像下面那个词让他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似的:“媒体。”

“媒体?”沈夜熙疑惑地看着他。

“有这个可能性,但愿不是……”姜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内线过来的电话打断,盛遥接起来,听了两句就皱起眉,匆匆地说了一声:“你等一下。”然后他抬头看着众人,“电视台的,说是刚刚有个自称绑架了几十个小孩的男人给台里打电话,让他们去城郊凤阳路的废旧工厂的一个厂房里拍他怎么杀人,还说去晚了的话,人就都死光了。”

姜湖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所想到的,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沈夜熙沉吟一下:“告诉他们千万别理会那个疯子,我们立刻带上特警队和狙击手过去,怡宁留下,以防有什么别的事情,杨姐,你不方便,就……”

正说着,门被敲响了,一个值班警员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纸盒子:“小杨,有个姓黄的先生给你送来的。”

杨曼光着脚就要跳过去,赶紧被盛遥阻拦了,安怡宁道了谢接过纸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双平跟的便鞋。盛遥脸上露出个有些惊愕的表情,杨曼什么都没说,只是俯下身,默默地把鞋子换上,然后说:“走吧。”

安怡宁觉得自己没看错的话,杨曼狭长好看的眼睛里居然有了一闪而过的水光。

全队的人,包括姜湖医生都怕黄芪那张吐不出象牙的狗嘴,那男人完全不懂什么叫温柔,甜言蜜语和他简直就不是一个星系的东西,可是他却在杨曼接到一个电话匆匆离开以后,记得她那双华丽却不实用的鞋子,记得她的鞋码,甚至记得她喜欢的鞋子牌子。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心灵感应似的同时保持了沉默——他们彪悍的霸王花杨曼姐姐,大概就因为这么一双鞋子,被黄芪那个闷骚猥琐男给套牢了。

其实那些吃软不吃硬的人的心,是最容易抓住的,因为他们多半是见不得别人对自己好的。

媒体方面就交给安怡宁了,这妞其实有时候搞政治更合适些,一边笑脸相迎冠冕堂皇,一边暗中叫人把各大媒体都盯住了,全都看起来。她不笑不贫的时候,其实还是像安捷多些,冷静、有条不紊,满腹算计。

盛遥一到现场,立刻就动手把整个区域的手机信号给屏蔽了,大家分开开始地毯式搜索,差不多全局的警力都被他们给调动起来了,几乎把这片荒芜而人迹罕至的地方包围了。

搜索效率也是极高的,没多长时间,就找在一个废弃的仓库旁边找到了空空的校车,车上是满地的血迹,沈夜熙看了一眼立刻下来了,一把拎起姜湖,把他拖到车上,表情异常严肃的告诉他:“我们时间有限,大概没有太多的经历去分析这个犯人的背景,我需要你立刻掌握这个犯人的心理特点,以备找到犯人以后用来谈判。”

姜湖沉默地蹲下来,看着倒在地上,煞白着一张小脸,满脸惊恐,死都不肯闭上眼睛的男孩。

沈夜熙伸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因为姜湖的脸色在暗处有点吓人,他问:“怎么了?”

“这个人应该不会同意和你谈判的。”姜湖轻声说。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环视四周,仿佛看见那些孩子一个个惊恐地缩在座位上的样子,那男人一个人举着刀子坐在驾驶位上,像是个无所不能的国王,驾驶座就是他的王座,那些惊恐不安的小动物们就是他的猎物,任他生杀予夺。

他手里拿着的刀子就像是无双的权柄,姜湖似乎能复述出那男人的表情,微微抬起下巴,用一种特别冷酷的眼神环视着瑟瑟发抖的孩子们。

他知道,他们的命运都是在自己手上的。

就在这时候这个勇敢的小反叛者站了出来,大声说着挑衅的话。他开始感到一股无法言说的愤怒——你们这些在我统御下的奴隶、虫子!怎么敢反抗我的权威?!

姜湖的手在那一瞬间微微地颤抖起来,他把手□自己外衣兜里,站起来,对沈夜熙说:“这个人非常地自命不凡,不能和其他人建立正常的社会关系,生命中有一半的时间用在猜疑别人针对他、伤害他、利用他上,每个人在他眼里都那么可恶,他嫉妒别人,用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别人,同时又病态地自恋着,渴望得到别人的肯定和重视。”

这是姜湖第一次用这种不容置疑地语气说一个人,沈夜熙没打断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他把自己的失败和责任都推到别人头上,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他疯狂地憎恨别人,可是却不敢直面那些伤害他的人,他唯唯诺诺,一方面在心里愤恨,一方面又只能把这些愤恨压在心里,直到有一天爆炸出来,让他去寻找这么一个宣泄的窗口。”

姜湖显得有些薄的嘴角牵扯起一个冷冷的笑容,声音放得更轻更缓:“没有人注意他,没有人重视他,除了他自己,于是终于有一天,他找到了这么一个让他举世瞩目的方法。”

他转身下了车子,车里的血腥味、汽油味夹杂在一起,让他有些想要呕吐。

“沈队,找到那个犯人和孩子们了!”杨曼跑过来,看了车子里孩子的尸体一眼,立刻皱起眉,移开了视线,“怎么办,派人谈判么?”

沈夜熙想了想:“姜湖,你猜他会说什么?”

姜湖顿了顿,以一种奇特的音调说:“我不跟你们谈,去找电视台的来,用摄像机拍着,告诉全中国的人我是怎么杀人的,我就给你们剩几个,要不然那我就把他们全杀干净。”

“杀干净”三个字卡在他的嗓子里,几乎让人听不清,初春的冷风把杨曼吹得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沈夜熙顿了顿:“先叫人试着和犯人沟通一下,最好拖延一下时间,立刻让盛遥去查查那王八蛋是干什么的,如果他真的那么说……就找台摄像机,让我们的人潜进去。”

杨曼立刻去安排了,急得几乎脚不沾地。姜湖这时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沈夜熙:“如果他那么说了,能让我去么?”

沈夜熙没吱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半晌,才问:“让别人记住他,有很多方法,为什么他要选择杀人?”

姜湖想了想,垂下眼皮,注视着余晖慢慢散去的地面:“我不知道,大概……还是因为他是个懦弱的人。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行,只能选择最简单最容易的方法让人记住他。”

“杀人原来是最简单最容易的方法么?”沈夜熙走到他身边,苦笑了一下,“还是杀这种手无寸铁的孩子?”

“对你来说不是,对他来说就是。”沈夜熙要比姜湖稍微高上一点,后者微微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对你来说,伤害任何一个人都是很困难的事情,如果你的手上沾了那种孩子的纯净无辜的血,你这一辈子都会在噩梦里度过,良心会压死你。可是对于这个人来说,只是……”

他伸出手来,轻轻地在沈夜熙的胸口上点了一下:“捅进去,再拔 出来而已。”

沈夜熙伸手抓住姜湖的手指,摇摇头:“杀一个人没有你说得那么容易。”

姜湖试图把手指收回来,却被紧紧地捉住不放,他轻咳了一声,低低地提醒:“沈队?”

沈夜熙失笑,放开他,心想这人真是滑不溜手,中文词汇量不大,可是每个他会的词都能让他说出别有意蕴的味道,一个轻描淡写的称呼似乎就包含了提醒、威胁甚至划清界限的种种情绪。

“如果那个人像你描述的那样拒绝谈判,你可以装成记者进去和他交涉。”沈夜熙正色下来,“我知道你不用我提醒注意安全,但是记得晚上下班回去以后,我有话和你说,是很重要的话,所以……”

所以什么,沈夜熙没来得及说出来,因为盛遥远远地冲他们做了个手势,示意谈判的人已经准备好了。

分享到:
赞(43)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我有预感,不等下班就要出事,而那句很重要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说出去……

    争渡晚回舟2019/01/10 12:35:33回复
  2. 盛遥的嘴角有点不自然的红肿,沈夜熙打来电话召集加班的时候,他正被家里新近搬进去的那只大型人型宠物纠缠,某宠物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异常缠人······
    啧啧啧,不错呀~

    阿sir2019/01/30 11:51:52回复
  3. 被打断两次了,啧啧,第三次咋样还不一定吧-_-||

    沈葭白2019/01/31 12:50:08回复
  4. 感觉这个案件和默读里的一个案件很像。默读里也有这种假扮学生车司机绑架一车学生的。

    居居家的糖2019/02/03 10:42:09回复
  5. 默读是这个的升级版吗?

    匿名2019/02/04 22:23:04回复
    • 我也想这么说

      匿名2019/02/09 17:14:37回复
  6. 唔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而且默读十分烧脑

    幽畜2019/02/06 20:13:34回复
  7. 默读太烧脑了,而且太让人惶恐

    清秋2019/02/07 21:55:17回复
  8. 日常表白浆糊同学,顺带为公子笔芯♡

    余谴2019/02/13 17:31:06回复
  9. 你看完了就会发现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默读是个连环扣的大阴谋,这个没那么复杂

    沈葭白2019/02/14 12:48: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