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子夜谈 二

“我们当时对对方的实力估计错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和方谨行两个人已经被对方包围了,他们都是荷枪实弹的亡命徒,一群为了钱能把爹娘都卖了的畜生,本来人命这种东西在他们看来,是最不值钱的,我们都做好了交代在那的准备,但是这时候有人站出来,提出要扣留我们两个人,做为和警方交涉的筹码。”

沈夜熙的后脑勺顶着墙壁,微微扬起的下巴上有一点微微露头的胡茬,修长而充满力量感的小臂露在外边,也不嫌冷,手掌有些薄,腕骨极突出,顿了一下,他继续说:“之后我们两个被缴了械蒙上眼睛,分开了带走,等我的眼套被解下来以后,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地方,没有灯,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声音,没有气味,甚至没有来巡视的人。等眼睛适应了黑暗以后,才能从缝隙里分辨出一点点微弱的光亮。”

“就像感觉剥夺?”姜湖问。

“大概吧。”沈夜熙点点头,他每次闭上眼睛,都能把那段时间里感觉到的东西清晰地描述出来,那种黑暗实在太刻骨铭心,他有时候想不通,为什么人们总是有那么多的智慧,去发明那些近乎天才的折磨自己同类的方法?

“你靠什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我在想逃出去的办法和他们下一批货物到底是要运到哪里。”沈夜熙淡淡地说,那些伤害好像都在他的强韧下变成了回忆,男人的眼睛太亮,乃至于很多人在被那样的目光逼视着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退却,“我不能睡觉,因为心跳的声音太大,吵得我睡不着。可是在我还没研究出结果之前,就见到了谨行,当时照进来的光让我很长时间都缓不过神来,两个人把他推进来,他的眼神有点呆滞,那段时间里,人瘦得脱了形。”

沈夜熙摇摇头:“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不是也是那副鬼样子。那俩狗娘养的毒贩子的说话的声音震得我头疼,他们把一把刀扔在我们俩中间,说只有一个人能看见外面的天光,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让我们自己抉择。”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看着姜湖,大概是从床上爬起来的缘故,姜湖额角的头发有一点翘,淡淡的光泽流转间,显得年纪小了些,沈夜熙忍不住伸手把他翘起的头发压下来:“你猜后来怎么样?”

姜湖老老实实地说:“我不知道。”

沈夜熙有些意外似的:“我以为你会猜,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自己的朋友呢。”

姜湖认认真真地说:“在我看来,那种情况下,你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是符合逻辑的。”

沈夜熙撇撇嘴:“你刚才还说环境总用人的特质来使人们产生反应,特质是一定的之类的鬼话呢,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个贪生怕死出卖朋友的人?”

姜湖让他问得噎住了,觉得自己有必要泡杯咖啡提提神,半夜加班真不是人干的,脑子不那么清醒的情况下果然容易出错。

沈夜熙像拍小狗一样地拍拍他的头:“你咋那么实在呢?”

姜湖挺抑郁,他忽然觉得沈夜熙这种驴人其实不需要心理咨询,自己在他眼里完全就是个取乐的,沈夜熙的手慢慢往下滑,勾住姜湖的脖子,然后哥俩好似的搂住他的肩膀,姜湖想不动声色地躲开,却发现沈夜熙又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里。

“我当时就想,对方说的‘看见外面的天光’是什么意思,应该是我们这边调集好了谈判专家,打算和他们斡旋了,这帮人耍花样,把我们两个中的一个弄出去秀一圈,然后用另一个做为要挟。”

姜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知道沈夜熙的神经粗得惊人,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的神经已经粗到能挑战人体极限的地步——在被感官剥夺了不知多久以后,还能够有条有理地通过只言片语推断自己的情况,这种驴人,怎么可能会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莫局终于也老年痴呆了么?

对方突如其来的身体上的亲近,让姜湖觉得有点别扭,他往旁边蹭了一点,挣脱沈夜熙的爪子,沈夜熙也假装没在意地收回自己的手,合在一起搭在膝盖上,什么也没感觉到似的:“然后我捡起那把刀,站起来,向谨行扑过去,装作脚步踉跄的样子,把刀捅在墙上,扑到他身上。旁边的混账们笑起来,我趁机在他耳边快速说了我们的处境,要他配合我演一出戏。”

“你想让他们觉得你们两个自相残杀到力竭,他们既然需要有一个活着的人拿出去给谈判专家们看,所以自然会有人上来拉开你们,然后你可以伺机夺枪么?”姜湖问。

沈夜熙给了他一个惊愕的眼神,随即笑起来:“我那时候的搭档怎么不是你呢?”

说完他沉默下来,脸上的笑意渐渐退下去了,男人的脸上有点萧瑟,又有点不知所措,睫毛微微地颤动了一下,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低低地说:“他给我打了暗号,表示他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后配合着我,和我一起打做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那把刀子就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传……后来他气喘吁吁地把我按在地上,手劲出乎意料地大,我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看着他,看见了他的眼睛——你知道那种眼神么?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他是真的想杀我。”

这回姜湖没出声,只是睁大了眼睛。

“然后他把刀子对着我的心脏捅下去,稳……又那么准,没有一点犹豫。‘出其不意,一击必杀’,这是我在他耳边说过的话,没想到,没想到……”

沈夜熙闭上眼睛,低低地惨笑了一下:“他宁可相信那帮杀人犯、人渣的话,也不肯相信我,宁可杀了我来换取自己活着出去的机会,也不愿意最后一次和我并肩作战。他要杀我,我最好的兄弟,同甘共苦那么多年的兄弟要杀我,你想象得出么?”

一瞬间信仰的崩溃,一瞬间能够把后背交给他的人,就这么叛离了自己,刀剑相向,一瞬间……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的人,无援无助。

“我哪里错了?”沈夜熙喃喃自问,然后他看着姜湖,以一种对方从没有见过的,带着迷茫和痛苦的眼神问,“我到底哪里错了?”

姜湖想起大家描述中的方谨行,热心又外向的一个人,原本和盛遥两个是一对活宝,俩精力过剩的年轻人走到哪闹到哪,原来办公室里百分之八十的欢乐都是这两个人带动起来的,工作的时候又是最认真负责的那么一个,他去世以后,就连盛遥都安静了很长时间。

由于沈夜熙记忆出现空白,说不出方谨行究竟是怎么死的,最后局里按照推断和惯例,给了他一个烈士的称号,家属享受烈属待遇。

现在姜湖终于明白了,沈夜熙的“失忆”其实是一种沉默,因为这样的真相说出来,对大家,对方谨行,甚至对他自己都是一种伤害。

沈夜熙沉默下来,他的膝盖弯起来,双手换在上面,就像是抱着自己一样,这是一种极没有安全感的、近乎自卫的姿势。姜湖迟疑了一下,慢慢地伸出手,放在沈夜熙的手臂上。

沈夜熙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然后猛地搂过他的肩膀,把他拉进怀里。他的怀抱坚硬、宽阔,手臂紧紧地勒着姜湖的肩胛骨,姜湖先是僵了一下,随后伸手环住沈夜熙的后背,两个男人都被对方硌得有点疼,但他们以这种沉默而无言的方式,相互慰藉着。

当然,当沈夜熙的手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往下滑的时候,某人是存了纯洁的揩油目的的。

虽然不软,但是好细……沈夜熙想。

姜湖几乎在他的手碰到自己的腰的时候就反应很大地躲开了,还十分煞风景地笑出来:“嘿,我怕痒!”

以后月月扣你工资,扣得你穷得叮当响,只能靠老子养,老子想摸哪摸哪!沈夜熙不爽地放开他,心里恶毒着。

“后来呢?”可能是看到沈夜熙脸色不好,有点危机意识的姜湖及时岔开话题。

“……我躲开了,狼狈地在地上打了个滚爬起来,他就在后边逼着我不停地躲,不停地闪,旁边的那俩混蛋看得高兴了,还吆喝着叫好。有人伸脚把我绊倒,他站着,就那么冷冷地看着我,那时候我想,死就死了吧,也比人们自相残杀,让畜生看热闹强。”沈夜熙轻轻地笑了一下,回头问姜湖,“你冷不冷?加件衣服吧?”

姜湖摇摇头。

他知道自己其实不用说话,沈夜熙只是需要倾诉,并不需要慰藉,姜湖知道,当他隐瞒下方谨行的真是死因、并在伤愈后重新回到警队,毫无芥蒂地继续工作的时候开始,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就已经过去了,是可以放下的事情,只等着时间慢慢地来治愈那道留在那里的伤疤。

分享到:
赞(132)

评论14

  • 您的称呼
  1. 有点心疼但是,,,,扣工资哈哈哈哈

    最爱P大的2018/12/08 23:05:09回复
  2. 回忆是刀,现实是糖⊙▽⊙

    沈葭白2019/01/31 11:48:46回复
  3. 突然好甜

    燃面2019/02/09 17:41:54回复
  4. 觉得事实也许不是那么简单,可能方谨行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沈队杀了他,让沈队逃跑呢?

    余谴2019/02/13 13:58:34回复
    • 眼神是不可能装出来的,尤其是那种情况

      坎坷2019/02/15 19:17:08回复
  5. 各种破坏气氛,你们就不能好好的甜一会嘛

    沈葭白2019/02/14 12:40:55回复
  6. 以后月月扣你工资,扣得你穷得叮当响,只能靠老子养,老子想摸哪摸哪!沈夜熙不爽地放开他,心里恶毒着。哈哈哈

    匿名2019/02/20 21:18:39回复
  7. 首先,这一话对话真的好甜哦,正经单纯的揩油,哈哈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5 19:44:09回复
  8. 不过吧,如果实在某些小说的主线里,如果方谨行是主角的话,很有可能方谨行就是为了想让沈队可以活下去,但是又不想让他有愧疚感,于是想出了这个方法,常用的洗白法,emm欲扬先抑。不过这里方谨行可不是主角,所以可能真的是你想多了,这只是一个情节中的插曲。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5 19:48:47回复
  9. 怎么……有点甜呢?

    李依潇2019/03/18 20:50:50回复
  10. 啊 是糖

    匿名2019/05/14 18:39:35回复
  11. 以后月月扣你工资,扣得你穷得叮当响,只能靠老子养,老子想摸哪摸哪!沈夜熙不爽地放开他,心里恶毒着。
    本来很心疼的我突然又不心疼了哈哈哈,半夜加班没加班费就算了,还没工资,哭了哭了

    姜湖2019/07/16 21:54:04回复
  12. 心疼

    锦心绣口2019/07/21 09:23:52回复
  13. 表白P大~表白浆糊~(江队别看我,你看也打不到~)

    我是个boy噢~2019/08/01 22:45: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