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黑岚 七

从厨房窗户的缝隙里透进一缕极细的风,寒冷,而带着清冽的气息,在屋子里盘旋一周后,迅速被温暖融化,淡淡的情愫弥漫开来,像是角落里骤然开了一株奇异的花,然后它把特别的香气扩散到整个屋子。

那种有点甜,但是散开后又味苦的气息。

沈夜熙僵硬地转过身去,心想这可真是荒谬。

他把手机丢在一边,不想再理会杨曼,思索起手头这个也许第二天就要转给别的组的案子,想借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抽油烟机转动起来,菜下到锅里,油烟和热气扑面而来,然后菜的香味溢出来,可沈夜熙却怎么都没能成功地驱散掉心里那双温暖的眼睛。

那双泛着一点灰色的光泽、看人的时候会一眨不眨、仿佛永远都带着笑意的眼睛。他一时混乱了,是因为他想不出自己应该怎么办,杨曼突如其来的提醒让他猛地惊醒到那人在自己心里已经重到不容忽视的地位,可是……

沈夜熙不清楚,自己是应该伸手去够,还是默默地退后一步,把这样的情愫禁锢在黑暗里,让它慢慢冷却直到僵死。

如果进一步,他没有信心在这么一种工作环境和长期压抑紧张中,能和这个人,把这份感情发展下去,如果不能,他们以后该如何自处?

可是退一步……沈夜熙觉得自己会很不甘心。他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不是盛遥,没有盛遥那么高尚得近乎伟大的隐忍,没有他那种为了对方,可以压抑一切的耐心和包容。那些撕裂的尸体,疯狂的杀手,漆黑的灵魂,幻灭的美好,都让他感到疲惫,他目睹一切,然后奇异地,心里会升起某种荒芜落寞。

他不希望这种近在眼前的求而不得也变成他新的压力来源。这也许会导致他的失控,甚至有可能崩溃。

或者……沈夜熙回头看了一眼,姜湖平时看他做家务或者做饭的时候,都会过来帮忙,这会儿大概是正研究那剧本研究到紧要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拖来一本词典,时不时地翻一下——沈夜熙无声地笑了一下,或者自己明白,自己不大可能割舍得开这样一种润物无声的温暖。

他已经见过太多让人恶心甚至心寒的东西,难道没有资格去抓住生命中应有的温情么?

突然,本来老老实实地坐在那的姜湖猛地站起来,膝盖险些撞翻茶几,他弯下腰去,呲牙咧嘴地捂住自己很可能被碰青了膝盖,单腿从茶几后边蹦了几步出来,沈夜熙不知道为什么,嘴角就不受控制地往上弯:“你突然想试试脱离地球引力了?”

“我终于明白这个剧本什么地方奇怪了。”

“什么地方?”沈夜熙随口问,把菜端上桌。

姜湖皱皱鼻子,好像要把香气从自己鼻子里赶出去一样,本能告诉他,自己现在非常渴望坐下来好好吃一顿,可是理智说,还有正事没解决,他忍了忍,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式一点:“整个故事其实主线非常简单,就是正义的警察经过一连串的斗智斗勇打败坏人的故事,最后正义战胜邪恶,大团圆,对吧?”

“嗯。”沈夜熙点点头。

“可是这个‘邪恶的黑帮老大’,我从头看到尾,没有看见一个跟他有关的词汇是贬义。”姜湖说,“即使是描述正面人物,在这么长的一个故事里也不可能一个贬义词也没有,也不大正常吧?”

沈夜熙把碗筷放好,想了想:“如果不是刻意为之,那就是作者心里对这个虚拟世界里的人物一种强大的感情,强大到屏蔽掉一切关于这个人的负面信息,像是……”

爱恋。

因为这种感情,对方身上所有的缺点都可以视而不见。比如某人呆,那就是可爱,某人反应慢,那是他思维严谨,某人总是要人百般追问才肯说出自己的看法,那是他谨慎,某人有时候对自己的事情讳莫如深……好吧,这点他不大喜欢,勉强能算是有神秘感,吸引人。

“张新……”沈夜熙顿了顿,摇摇头,“不是他,他对纪景这个名字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

“我也看不出他有一点妄想症患者的症状。”姜湖说。

“所以,你觉得这个剧本不是他写的?”

“或者他只是自己动笔,给故事改了个生硬的结局。”姜湖轻轻地说,“‘歪曲事实的人,你会知道后果的。’”

“等等,如果照你这么推断,所谓‘歪曲事实’的人应该是张新,为什么恐吓信会寄到李歧志那里?”

“我不知道……可能是有什么刺激了他。”姜湖迟疑了一下,抬头问,“你能给保护李歧志的人打个电话么?那个寄恐吓信的人今天的情绪激动到了极点,我担心他可能会有动作。”

李歧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平平安安地回了旅馆吃了晚饭休息了,当中没有不明身份的人靠近过他,没有意外。

“看来是没什么动作,即使有行动,他的目标也不是李歧志。”沈夜熙放下电话说,他觉得这案子也应该放下了,首先这只是个恐吓事件,除了牵涉的人员在娱乐圈里有点影响力以外,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真要处理,也不应该是他们处理。可是姜湖却放不下,这个人特别的容易认真,好像只要是他接过来的事情,就没有要半途而废的意思。

“吃饭吧,明天会有人处理这件事的。”沈夜熙给他盛好饭,“快点坐下,一会凉了。”

姜湖迟疑了一下,坐在椅子上,顿了顿,他还是说:“我不太放心,再给盛遥打一个电话吧?”

沈夜熙揉揉眉心,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点难以拒绝这个人的要求,好在姜湖平时也是个相当能凑合的人,只要不涉及到工作,极少有什么要求。于是沈队妥协了:“好吧,打完了就老实吃饭,明天把案子转出去。”

姜湖点点头,拨通了盛遥的电话。响了四五声,盛遥没接,姜湖的眉有往一起拢的趋势,继续响,那边还是没动静,沈夜熙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大对,一直到电话自动被挂断。姜湖又拨了一次,仍然没人接。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跳起来,沈夜熙把自己刚刚扔在一边的手机拿起来,一边穿外衣一边打电话联系人。天色已经渐渐暗下去了,可是纷扰的人事似乎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盛遥才到自己公寓的楼底下,就发现一辆有点眼熟的车子停在那里,他也没怎么注意,直接走过去了,可是经过的时候,车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爬出来趴在车门上,对他来了个特别春光灿烂的笑容。

盛遥觉得胃疼:“你怎么在这?”

舒久脸上的笑容立刻变成了委屈,变化之大之剧烈,表情之幽怨,让盛遥的胃更疼了,舒久抱怨说:“你刚刚答应过我的话,这么快就不算数啦?”

你可以假装那是开玩笑的——盛遥真心地想。

舒久合上车门,非常蹬鼻子上脸地凑上来,搂住盛遥的肩膀:“遥,我能请你吃晚饭吗?”

他那个拖得长长的、辗转缠绵的“遥”,成功地让盛遥狠狠地打了个寒战,内脏以一种非常酸涩的方式翻腾起来——简单地说,就是想要呕吐的感觉。

舒久好像更开心了,得意地在他身上蹭了蹭,趁机吃点豆腐。可惜他这位对手段位同样不低,于是盛遥本着输人不能输阵的原则,伸出手指挑起舒久的下巴,指尖轻轻地在对方棱角分明的下巴刮了刮,放柔了声音:“虽然舒美人盛情邀请,可是爷今天累了呀……”

舒久一激灵,迅速放开盛遥,规规矩矩地在一边站好……盛遥挑挑眉,轻笑了一声,转身走进公寓楼,舒久想了想,决定启动自己独特的“厚脸皮特殊认知系统”,把这当成了对方的邀请,于是屁颠屁颠地也跟了进去。

下了电梯,盛遥却发现楼道里的声控灯却坏了,他皱皱眉,心说早晨走的时候这灯还是好好的呢,怎么突然间坏了?黑暗中舒久凑过来,一条不老实的手臂缠住盛遥的腰,几乎贴着他的耳边说:“你住的地方怎么这么黑呀,小心脚下。”

盛遥不客气地抓住舒久的手腕,却换来耳边突如其来的一个轻轻滑过的吻,舒久不满地说:“你都答应了,抱一抱能少块肉呀?”

盛遥刚想反击回去,突然间头皮一炸,感谢多年来出入各种挑战人类极限的犯罪现场、和各种极品人类斗智斗勇的经验,他敏锐的神经对他拉响了警报。盛遥猛地伸手掐住舒久的后颈,不怎么温柔地把人甩到一边,伴着舒久猝不及防地哀叫,一道凌厉的风袭来,擦过盛遥的身体撞在楼道的墙壁上。

偷袭者愤怒的喘息和钝器砸在墙上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舒久把半真半假的嚎叫咽了回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用半个身体挡住盛遥。

然后借着一点微弱的光,他看清了眼前的偷袭者,舒久睁大了眼睛:“怎么是你?”

分享到:
赞(111)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我猜是那个小助理!

    匿名2019/02/07 03:08:29回复
    • 恭喜答对,没有奖励

      子轩的厌离2019/02/15 22:51:17回复
      • 押韵啊!

        P大的粉丝2019/03/06 20:11:14回复
  2. 炒鸡喜欢公子啊!!!阿久大大可要对他好点啊!

    余谴2019/02/13 12:32:03回复
  3. 一楼不知道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的,恭喜你答对了

    沈葭白2019/02/14 12:34:23回复
  4. 舒久用身体挡着盛遥的那个好细节,好贴心啊,爱了爱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4 16:44:27回复
    • 虽然他也挡不住……

      沈葭白2019/04/26 20:39:56回复
  5. 神TM挡不住(ಡωಡ)hiahiahia

    沐南啊2019/05/31 15:49:59回复
  6. 我觉得沈队在处理感情问题上应该多向骆队学习。

    撒的一手好娇2019/06/10 14:50:17回复
  7. 因为这种感情,对方身上所有的缺点都可以视而不见。比如某人呆,那就是可爱,某人反应慢,那是他思维严谨,某人总是要人百般追问才肯说出自己的看法,那是他谨慎,某人有时候对自己的事情讳莫如深……好吧,这点他是有神秘感,吸引人。那个谁啊,沈老大,你要直视自己的感情啊

    呵呵2019/07/16 04:51:10回复
  8. 姜湖皱皱鼻子,好像要把香气从自己鼻子里赶出去一样,本能告诉他,自己现在非常渴望坐下来好好吃一顿,可是理智说,还有正事没解决,他忍了忍,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式一点:“整个故事其实主线非常简单,就是正义的警察经过一连串的斗智斗勇打败坏人的故事,最后正义战胜邪恶,大团圆,对吧?”
    我饿了但是我要先干正事哈哈哈,私底下加班有加班费吗

    姜湖2019/07/16 21:30: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