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琥珀 五

金秋家的客厅灯光昏暗,姜湖他们进去的时候,姑娘她妈正陪着金秋在沙发上坐着。年轻女孩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苏君子带进来的两个人,目光有些呆滞。

光线不大好,姜湖大概是有点看不清楚,下意识地把眼镜摘下来,用衣角擦了擦。

沈夜熙骤然看见姜湖不戴眼镜的样子,愣了一下,他想如果这人是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话,那绝对是要被特别注意的。

姜湖的眼角很有味道,将挑未挑,眼珠大概是因为混血的缘故,颜色很浅,眼线很干净,但是……怎么说呢,就是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

金秋猛地抬头看见,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瑟缩了一下,手指下意识地抓住了她妈妈的袖子。

姜湖重新把眼镜带上,对金秋笑了笑,轻轻地说:“金小姐,我可不可以问你几个问题?”

他用这种软软的腔调,配上有点腼腆的笑容礼貌地说话的时候,基本上局里女人的萌点都会被一击必中,杨曼这时候一般来说就有求必应了,安怡宁大概挣扎一下,也就沦陷了。

可是金秋却往沙发里缩了缩,肢体语言好像下意识地要离姜湖远点似的,随后犹豫了一下,双手抱在胸前,扬起下巴,警惕地打量了打量他,这才点点头。

姜湖被她突如其来的敌意和防备弄得愣了愣,沈夜熙一边看着偷偷笑,不厚道地心说,让你小子没事装蒜,踢到钢板上了吧?

姜湖问:“你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吗?”

金秋一愣,迟疑地点点头。

“能跟我说说吗?”

“我……我梦见……他折磨他们,打他们,听着他们的惨叫,把他们的肚子剖开……”金秋停了一下,看着姜湖,“然后……然后他一步一步地冲我走过来,我开始尖叫,尖叫……然后就醒了。”

沈夜熙收了戏谑的神色,皱起眉来。

“在梦里,你在哪里?”姜湖继续问。

金秋低下头去,低声说:“他把我放进一个屋子里,四处全是铁栅栏,铁栅栏封着的窗,铁栅栏封着的门……”

“铁栅栏包着的房子?”姜湖问。

金秋不再言语,低低地哭起来,金秋的母亲抱住她的肩膀,眼圈红红地抬头对三个人说:“我求求你们了,去抓那个罪大恶极的坏人吧,别再问了,别再折磨她了!”

姜湖抿抿嘴,没再说什么,沈夜熙点点头,对沙发上的母女说:“对不起,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开——君子,你和我出来一下。”

走到屋外,沈夜熙偏头看了金秋家光秃秃的窗户,低声对苏君子说:“你今天先在金家陪着他们,明天我找人来换你……如果可能,替我们多问问金秋,我觉得,她像是隐瞒了什么。”

苏君子一愣:“你怀疑她什么?”

沈夜熙摇摇头:“我觉得她有点怪,也可能是我们吓着她了,但是看上去她还是挺愿意和你说话,尽量吧?我派多几个人在外面守着。”

苏君子点点头,沈夜熙临走的时候拍了拍他,目光在苏君子腰上若隐若现的枪套上停留了一下,带着姜湖回警局。

盛遥从画廊出来,就躲进了那家隐蔽的小咖啡厅,叫了人来,等布置好了在画廊外盯梢的便衣,安怡宁已经打电话催了他三遍,这才站起来往回走,天色已经微微有些发暗了。

出了山路十八弯水路九连环的艺术区,门口停着一辆宾利,盛遥没多看,径直从旁边走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关于这个案子,他心里有种特别诡异的感觉,说不出来,刚刚在咖啡厅里坐着等人的时候,那感觉好像更强烈了些。

这时候,身后车窗突然被放了下来,有人在他身后叫:“嘿,阿sir。”

盛遥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发现宾利正缓慢地跟着他,才偏过头去。

墨镜男坐在里面,对着他笑得阳光灿烂的:“阿sir,忙完了呀?”

sir什么sir,你以为拍港台剧呀?盛遥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摘了墨镜的男人,长得是有味道,看样子还是有钱人,可是……纠缠自己一个警察干什么?

“阿sir呀,我刚刚抱着你的腰的时候,发现你的腰侧有个硬邦邦的东西,不会是真枪吧,酷啊!”其实腰也很细。

“嗯,谢谢。”自己开过来的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平时无所谓,有事的时候,遇到这种纠缠,还真是……嗯,让人哭笑不得。

“阿sir怎么称呼?以后见面老这么阿sir阿sir的也太生疏了吧?”——虽然刚刚在对方亮出工作证的时候,某人已经看见了。

盛遥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你不会希望见到我的。”那通常意味着您不幸地卷进某状重大、且情节恶劣的案件中。

墨镜男被他笑得晃了眼,使劲眨巴眨巴:“阿sir啊,你不觉得看见我很眼熟么?我是舒久,以后还打算在这城市发展呢,认识你岂不是多个照顾?”

我是舒久?不是“我的名字叫舒久”,或者“鄙人舒久之类”,好像别人天生就该认识他似的,盛遥打量着这个人,虽然一身小麦色的皮肤,但是明显能看出保养得极好,甚至有种养尊处优的味道来,嗯……皮肤的颜色大概是日光浴什么的刻意为之,搭在车窗外的一只手上带着一块劳力士,说话的表情和语气,还有刚刚碰到的乌龙和鬼鬼祟祟的墨镜……

盛遥问:“怎么,你是艺人?”

舒久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想不到自己在内陆这么没市场,半晌,才颤颤巍巍地问:“阿sir,你不看电视的?”

盛遥心说,我哪有空看电视……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艺人的?”

“我是警察,大概对人的身份比较敏感。”盛遥笑眯眯地敷衍,打开自己的车,拉开车门准备跳上去。

“等等等等,阿sir,你真的不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

“做我床伴的事情。我有固定床伴的时候很专一的,绝对不出去乱搞,而且身体健康,我……”

盛遥摇摇头。

“为什么?”舒久被人捧的时候多,很少被人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

盛遥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也认真地看了看舒久,非常一本正经地说:“我喜欢娇小一点,乖一点的,舒先生这样的,到了床上我怕自己吃亏。”

说完关上车门开车走了。

舒久愣在原地,半晌,才有点受打击地念叨:“谁跟我说大陆人保守的?”

盛遥?盛遥当然不会生气,对方没有恶意,他又不是看不出来,要不是这人出现的时机不对头,自己正忙,或者这人再稍微的秀气一点,说不定他就点头了。摆脱开这个插曲,打开警笛,一路飞车回来,除了苏君子,众人已经全部到齐了。

杨曼和安怡宁轮番上阵审问吴志达,一个拍桌子骂人威逼,一个淳淳善诱殷殷规劝,到现在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时先扣留,不过没有证据,扣留也扣不住多长时间。

杨曼从审讯室出来狂喝水,见着盛遥回来就笑:“这么长时间呀?乐不思蜀了吧,勾搭上几个搞艺术的小美眉?”

盛遥撇撇嘴:“美眉半个没有,倒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跳出来自荐枕席。”

杨曼喷,一双凤眼瞪得圆圆的,盛遥以为她又要拿自己开涮,结果听见杨大小姐“嗷”一声嚎叫:“为什么这事儿老也不让我遇上?早知道我去呀!留在这审这个小瘪三,还审出老娘一肚子火来。”

沈夜熙正好进来,听见个话音,笑:“去什么去,我表妹就是学艺术的,那想法儿,啧,你看看,盛遥这脸上现在还有菜色呢。”

盛遥笑了笑没接话音儿,就问:“君子呢?”

“金秋家护花呢。”安怡宁顺口说。

盛遥突然皱皱眉,沈夜熙看见了:“怎么?”

“不知道……金秋,”那股怪异的感觉好像又上来了,盛遥想抓住,却怎么都抓不住,“有点古怪。”

沈夜熙回头看了姜湖一眼,后者一愣,沉默。于是沈夜熙简要地把一天的事都跟盛遥说了一遍。盛遥想了想,拿起车钥匙往外走:“这么着吧,我今天晚上过去陪陪君子,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照应,你们继续调查,有什么发现打电话通知我。”

说完急匆匆地又走了。安怡宁挑起一根眉毛,摇头叹气:“人如疾风,去如闪电……”

“正事,怡宁,吴志达怎么样?”沈夜熙打断她上车拉的废话。

“是个粗人。”安怡宁想了想,概括,“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跟他哥哥吴琚简直不是一世界的人,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会做出这么细致活的人。”

她说“细致活”三个字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

“而且没有对受害者进行明显的虐待行为,法医验尸后证实,这些受害者死前在药物作用下,都是无意识的。”沈夜熙说,“这算是和吴琚不一样的地方,吴琚杀人的主要动机之一就是虐待,新的杀手却没有这种动机,几乎是只为了杀人而杀人。”

“那么你觉得他的动机是什么?”杨曼问。

沈夜熙沉默了一会,缓缓地说:“给我的感觉,像是他在纪念吴琚、向吴琚致敬一样。”

“还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姜湖突然□来,“吴琚的受害者有男有女,对于他来说,更容易控制的女人似乎只是消遣,男人才是他的主要目标,而这个人……”

他没往下说,因为大家都明白了——琥珀杀手二号的受害者,全都是娇小的年轻女人。

分享到:
赞(122)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沙发

    匿名2019/01/29 11:00:54回复
  2. 感觉这里好冷o(╯□╰)o

    沈葭白2019/01/30 21:38:21回复
  3. 可能是这个网刚开始有吧,我第一次瞅见

    2019/02/05 22:28:28回复
  4. 金秋大概是喜欢苏君子,然后…………?

    匿名2019/02/09 13:36:36回复
  5. 日常表白浆糊同学_(:_」∠)_
    很喜欢这个小说网呐!

    余谴2019/02/12 21:13:37回复
  6. 支持~

    东渡2019/02/13 13:22:50回复
  7. 金秋喜欢吴倨,她只是觉得苏君子性格好什么的,真心对她好什么,她觉得像吴倨而已。。。我这算剧透么。。。

    沈葭白2019/02/14 12:01:40回复
    • ……算啊(虽然我是二刷但还是bb一句叭),别剧透啊老弟

      子轩的厌离2019/02/15 21:15:40回复
    • 我们俩猜的一样

      匿名2019/07/22 15:41:43回复
  8. 楼上上的那位,可不可以不要透剧啊,我第一次看,透剧就不好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3 17:29:28回复
  9. 。。。不可以删评论我也很无奈啊……

    沈葭白2019/03/08 20:47:31回复
  10. 文笔真不错

    匿名2019/03/22 18:41:04回复
  11. 可惜,舒久遇到了花花公子盛遥

    呵呵哒2019/05/02 12:53:03回复
  12. emmmmm凶手不会是那个金秋叭

    沐南啊2019/05/31 00:02:00回复
  13. 二刷

    2019/06/23 19:35:10回复
  14. 金秋确实有问题,盛哥哥很敏锐啊

    锦心绣口2019/07/20 21:48:29回复
  15. ……我倒是很早就知道这个网了,可那个时候纯爱小说底下不分类到p大文集的就魔道和天官,都看过了,那时候又没刷完p大文的念头,所以就……好长时间不来转悠,在其他地方看文

    Luke(早睡是不存在的)2019/08/20 04:35:4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