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琥珀 三

盛遥和苏君子在监狱里问了一圈出来,听说这位琥珀杀手吴琚同志,生前还挺得人心,真有那么几个人在他等死期间看过他,还有送过东西的。

这些人里包括吴琚的亲妈——不过这老太太已经在去年去世了,吴琚的同母异父的弟弟一个,名字叫吴志达,杨曼和安怡宁效率地电话访问了当地片儿警,发现这个吴志达还住在吴家旧居里,未婚,母亲死了以后就一个人独居。

还有几个疯疯癫癫的艺校学生,听说了吴琚这极端的行为“艺术”,觉得虽然恶心了点,也不失为一个先驱,意图过来想要看过这个变态的凶手,不过因为穿着打扮太过于火星,被观念守旧地球土著狱警给挡在了门外。

另外,就是听当年专门负责看管吴琚的狱警说,有一个人匿名寄来过一篮子花,因为来源不清,所以被扣下了,之后也就不了了之。

监狱是最容易调查的地方之一,来访者都有详细记录,盛遥和苏君子没怎么费力就拿到了那几个艺校学生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交给了安怡宁和杨曼去查,看了看没什么新鲜的了,于是打道回警局。

才把车开到门口,盛遥就看见大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侧对着他们,看样子年纪挺轻,可是身上穿着一身把她整个人都衬托得老气十足的黑衣服。

他觉得这女人有那么点眼熟,于是多看了两眼,正这时候,女人听见动静,回过头来。

这是个说得上很好看的女人,可是那双眼睛却不知道为什么,死气沉沉地挂在她年轻白皙的脸上,衬得她居然有那么几分不像活物,盛遥愣了一下,把车窗打下来:“是你?”

苏君子在旁边跟着仔细看了看,也觉得有点眼熟,不过没看出是谁来:“盛遥,这姑娘是谁?”

“你不记得了?三年前我们抓琥珀杀手的时候,那个唯一的幸存者,咱们要是去晚点就没命了的那姑娘,叫……”盛遥微妙地顿了一下,想不起来这么一位漂亮小姐的名字很失礼,让他稍微有点尴尬。

幸好姑娘自己说出来了:“我叫金秋,盛警官,苏警官。”

苏君子一看,可不是么,不过当时金秋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被那个变态折磨得不行了,脸颊都凹进去,身上伤痕累累的,现在好像气色稍微好了一点,虽然好像仍然有种阴影笼罩在她身上,挥之不去一般,但是起码脸色已经能见人了,人也胖了些,也难怪他一开始没看出来。

苏君子赶紧下车,让盛遥先去把车停好,他自己把金秋领进去。

他们心里都隐隐明白了些,金秋来是为了什么,在这件案子还没有转到他们手底下以前,安怡宁说过,发现尸体仓库的当天,就有好事的媒体介入了,要说那记者的职业操守实在有待提高,也没进得去现场,也没看见尸体,屁也不知道,凭着警方人员说话不注意,泄露的一两个关键词“玻璃缸”“琥珀杀手”什么的,就昏天黑地地一阵胡扯。

什么“地狱来客重回人间啦”,“本市青年男女人人自危啦”,这记者同志可能是个新人,急着想被人瞩目,干脆该行写恐怖小说去得了,起码制造恐怖气氛的功力就一流。

虽然之后莫匆立刻就把媒体的触角给掐断了,可是不明真相就意味着双倍的恐惧,于是外界关于那个死了的琥珀杀手的传说,反而更神乎其神了。

金秋原本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被那混蛋祸害的时候才刚刚交了论文,还没来得及进入社会。

就像一朵花,被生生在将开未开的时候从花萼上卡下来。

后来她虽然侥幸活下来,这一辈子,恐怕都会带上那件事情的烙印。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金秋,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却像个老妇人似的,说话经常走神,双手神经质地绞在一起,表情呆滞,让人想起鲁迅先生笔下那个木然的祥林嫂。

苏君子心里恻然,把她带回办公室,从安怡宁那里要了一小包奶粉,给她用热水冲上。

金秋双手捧着热奶的杯子,坐在那里,微微低着头。

四个人围坐在她旁边,各自小心翼翼,连出气都不敢大了,唯恐惊吓到这个女孩,就连杨曼都收敛了好多。

苏君子温声问她:“金秋,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金秋摇摇头,咬着下嘴唇。

苏君子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是不是看到了那些胡说八道的新闻?”

金秋颤抖起来,半天,才沙哑着嗓子问:“苏警官,是真的么?”

苏君子想了想,决定避重就轻:“我们手头是有个案子,但是能肯定不是那个人做的,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他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金秋突然抬起头来,不甚灵动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苏君子:“苏警官,你相信世界上有鬼么?”

苏君子心说,有鬼我也不怕,像你这样的,再吐个舌头,穿条白裙,那活脱脱就还真是个鬼了。

安怡宁这时坐过来,拉起金秋的手,这女孩像是常年不见光一样,手指苍白削瘦,凉得吓人,都是差不多年纪的人,安怡宁有点心疼她,轻轻地说:“没有的事,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我们都是无神论者呀,再说就算真的有鬼,天上还有各路的神仙呢,也不会放着这种变态出来祸害人间的。”

金秋一只手被拉着,于是开始绞自己的衣服,半晌,才低低哑哑地说:“你们知道么,看见报纸上那个标题的时候,我就吓呆了,这两天我天天梦见那……那个人回来,梦见我向那些女孩子一样,梦见……我……”她猛地从安怡宁那里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捂住脸。

“金秋,别胡思乱想。”安怡宁安慰她。

“我没有,我没有胡思乱想!”金秋猛地把手放下来,双目通红地望着安怡宁,“安警官,昨天晚上,我被噩梦吓醒了以后,从床上惊醒过来,出去喝水,然后我看见,看见……”

她声音越压越低:“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我尖叫起来,把我家人都吵醒了,他们冲进我的房间,可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一个鞋印!真的,你们相信我,要不是这样,我不会到警察局来的!我没有疯,没有疯!”

杨曼从旁边抽出一个本子,开始记录,问:“多大的鞋印?”

金秋小声抽泣起来:“大概四……四十一或者四十二码……”

在场的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琥珀杀手吴琚,就是穿四十二码的鞋。

杨曼站起来:“我去通知沈队。”

苏君子对金秋说:“我送你回家,我们会派人保护你的,放心。”

金秋默默地跟着他站起来,听见这句话,轻轻地摇摇头:“你们保护不了我的,他回来了,你们谁也保护不了。”

这孩子已经被吓得有点神神叨叨的了,杨曼心里琢磨着,要不然回头让姜湖给她看看?只听金秋惨淡地笑了一下:“我迟早是要死的,临死告诉你们这些,希望对你们有帮助,真的,我不难过,其实这几年,我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苏君子暗中叹了口气,叫上人,护送着金秋回去了。

安怡宁等人走了才叹了口气:“真他奶奶的作孽,我觉得这姑娘都疯了。”

一抬头,盛遥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安怡宁说:“干嘛?”

盛遥暧昧地笑了一下:“神仙姐姐,你骂起人来的样子好可爱,看得我心都软了。”

安怡宁翻白眼:“滚蛋,你没事干了是吧?”

盛遥笑着跳起来,捡起自己的外衣披在身上:“我去看那几个艺术小青年,安美女要是没事,晚上等我一起吃晚饭吧?”

“行啊,剥你的皮,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安怡宁阴森森地笑。

老法医终于如愿以偿,获准研究他的尸体了,现场也看得差不多了,沈夜熙接到杨曼的电话,回头对姜湖说:“金秋来了,说是昨天晚上有个穿四十二码鞋的男人站在他家的阳台上。”

姜湖一愣:“金秋是谁?”

“当年从那个疯子吴琚手下救下来的一个受害人。”沈夜熙说,“这种事情,做坏事的人总比受了伤害的人被人记得清楚。”

姜湖想了想:“可是当年审判琥珀杀手的时候,出庭的证人里并没有这个人。”

有你能知道怎么的,沈夜熙心里念叨了一下没出口,想了想,说:“她当时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了比较大的伤害,住在医院里,还在治疗中,而且人也迷迷糊糊的,所以好像还真是没有出庭作证——四十二码,还真挺慎人,走,咱们也去他们家瞻仰瞻仰,传说里变态杀人狂留下的脚印。”

瞻仰?

姜湖一边跟上一边想,那个词不是一般用在“瞻仰烈士遗容”之类的上么,自己果然是没什么语言天赋,原来又记错了?

分享到:
赞(64)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总觉得 我们浆糊 会被沈头拐走卖了 我们浆糊还替他数钱的那种呆萌 哈哈哈哈

    熙湖~2019/01/27 19:17:51回复
  2. 浆糊同学的天然呆已经病入膏髓了……日常表白浆糊同学,超可耐啊!_(:_」∠)_

    余谴2019/02/12 20:53:47回复
  3. 不不不不,浆糊小同学虽然呆萌,但是城府也挺深的,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钱这事儿他肯定做不出来

    倚清秋2019/02/12 21:48:00回复
    • 不好说,说不定他帮人数钱还不知道是自己的卖身钱

      匿名2019/02/18 11:09:24回复
  4. 小浆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子轩的厌离2019/02/15 21:08:47回复
  5. 浆糊还真的有可能被拐走,因为他对沈队有好感,还迷迷糊糊的。这就是熟人作案啊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2019/02/23 12:06: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