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我相信事在人为

王后的什么玩意,这鸟妖结巴无论如何也没说出来,最后他急得仰面发出一声鸟叫,没来得及变成人手的爪子在空中磕磕绊绊的画了个圈,艰难地比划出了自己的意思——你是王后的蛋。

水坑认为这种称呼是对她青春美貌的极端冒犯,于是将腰一叉,站成了一把茶壶,骂道:“是啊,一颗蛋长了这么大,你们大王很如鲠在喉对吧?他老人家记挂了我这么多年,扶摇山刚开就派你来杀我,也真是够诚心的……不过你们群妖谷人都死光啦?也不派个厉害的来,看不起我吗?”

程潜默默后退了半步,躲开她的狂轰乱炸,心里不由得产生了深深的疑惑——她这一套标准完美的泼妇骂街都是跟谁学的?

水坑这辈子竟也能显得伶牙俐齿一次,鸟妖瞠目结舌,哑口无言,瑟缩了一下,满面悲伤地看着她,灰蒙蒙的眼睛里装了满眶的潸然欲泣。

气势汹汹的水坑没有料到这反应,当即惊奇道:“喂,我就说两句,你干嘛哭哭啼啼的?”

妖王就算脑子里有残疾,想必也不会派个哭哭啼啼的刺客来行刺。程潜见这妖修鸟爪子里好像沾了一把红泥,便用霜刃的剑鞘捞起鸟爪,眯起眼端详了片刻,确定这正是扶摇山客房院墙上的。

程潜问道:“你去客房那边干什么?”

鸟妖忙嗷呜乱叫地比划一通,见没人听得懂他的鸟语,便焦急地伸爪去抓水坑的裙裾。

韩渊一巴掌拍掉他的爪子:“说话你就好好说,少动手动脚的。”

鸟妖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来,指了个方向,试探性地走了两步,见这回没有人再打他,便放心大胆地直起腰来,在前引路。

这畜生心眼还怪实在的,居然一点也没打算趁机逃走,引路引得很认真,走两步还要停下来等他们片刻。

三个人疑惑地跟上去,那鸟妖径直将他们带到了唐轸离去前住过的客房。他指着客房说了好大一通鸟语,见言语不通,急得用爪子直挠墙。

水坑:“……”

她开始不那么向往去群妖谷统领全族了,因为感觉这些族人好像都有点缺心眼。

程潜心里一转念,问道:“住在这里的人已经走了——但你认得他么?”

鸟妖连连点头。

程潜又问道:“难道他是因为见到了你,所以才匆忙离开的?”

鸟妖继续点头。

“胡说八道,”程潜一把掐住鸟妖那比寻常人细一些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将他按在矮墙上,冷冷地道,“就凭你能吓跑他?你要是真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他早就将你灭口了,还容得下你四处乱飞?”

唐轸的背叛好像一把尖刀捅进他心里,程潜这句话里带着说不出的杀意。

韩渊和水坑都是一愣。

水坑疑惑地问道:“等等,灭什么口?这里住的不是唐前辈吗?”

那鸟妖差点被程潜一把掐死,炸着毛抵死挣扎了片刻,终于可怜兮兮地从颈子里拉出一块木牌,他舌头都被掐了出来,喉咙里“嗬嗬”作响,脸红脖子粗地将那块木牌塞进程潜手里。

木牌中隐约含着符咒之力,程潜周身杀意未退,面无表情地伸手扯下那块木牌,将鸟妖扔在一边。

只见木牌正面刻着一只彤鹤,刀法精湛,显得鸟身亭亭玉立,分毫毕现……但看得出刻的不是水坑,那应该是一只成年的彤鹤。

背面则是一面细密的符咒,历久弥新,在夜色中闪着柔软的荧光。

韩渊:“什么东西?”

“一张傀儡符,”程潜仔细查看了一番,说道,“还没有用过。”

韩渊:“傀儡符?傀儡符能有多大用?”

傀儡符能替主人分担一次致命伤害,关键时刻能救命,但本身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唐轸怎么会怕这东西?

这种修为稀松的杂毛鸟,一次打不死,还不能再打一次么?

程潜先是疑惑,突然,他心里掠过了一个猜测。

程潜试探地问道:“这是里面住的那个人刻的?”

通常傀儡符只能使用一次,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只要符咒本身没有失效,刻符咒的人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害携带此符之人的。

鸟妖拼命点头。

一个半夜三更从后山山穴中偷溜出来的鸟妖,身上为什么会有唐轸的符咒?

唐真人他到底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韩渊用脚尖拨了一下那鸟妖:“这东西是你的?”

大舌头鸟妖一挺胸,铿锵有力地说道:“王后的!”

韩渊听了,脸上发生了一场微妙的风云变幻,转头对水坑道:“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恐怕你是多了个便宜爹。”

水坑茫然无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鸟妖总是想往水坑身边凑,可怜巴巴地被程潜的霜刃剑拦在一旁。他比比划划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只见盒中一物,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好几层锦缎,层层剥开后,里面露出了一根半尺来长的火红羽毛。

鸟妖双手捧着羽毛,小心翼翼地伸长胳膊递给水坑,灰蒙蒙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期待。

水坑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伸手接了过来,羽毛上不知有什么东西,一下刺破了她的手指,一粒血珠顺其而下,转眼融入了那团火红中。

空中凭空响起一声悠长清冽的鸟鸣,随即,一团雾气凭空而起,落在地上铺展开,一团恍如真实的幻影呈现在了几人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先被一个女妖夺了去,只见她身披锦袍,长摆曳地,通体的雍容华贵,脸上看不出一点上不得台面的妖气,与她并肩的男人虽然也勉强能算是器宇轩昂,但明显被她那耀眼的荣光夺了风头。

两人打扮登对,似乎是夫妻,中间却隔了老远,颇有些“相敬如冰”的意思。

鸟妖指了指幻影中的两个大妖,比比划划道:“王,王后……”

韩渊讶异地看了妖后一眼,又看了看水坑,完全没看出这做乡下柴鸡打扮的小师妹竟是妖后亲生的。

妖王与妖后后面还有另一个人,似乎是来做客或是观礼的,颇为事不关己地站在一边。

程潜吃了一惊,低声问道:“那是师祖吗?”

鸟妖看了童如一眼,比划了一个毕恭毕敬的姿势。

幻影中最前面是一个老头,也不知他活了多大年纪,脸上的皱纹活能夹死苍蝇,画着花花绿绿的油彩,一双皮包骨的手里捧着几片旧龟甲,神神叨叨地跪在地上,闭目半晌,他仿佛听够了天音似的睁开眼,脸上满是颓败神色,叹了口气,随即口吐人言道:“上谕人间将有劫,降下天妖,天妖应劫而生,浴血出世,必夺妖王之力,大乱。”

妖王听了,脸色难看得要命,问道:“天妖何在?”

那老头张开乌鸦嘴,说道:“诞于妖后腹中。”

这话说完,那老头便浑身抽搐,倒在地上死了,真的原地化成了一只大乌鸦,将自己活活说死了。

他两腿一蹬,一了百了,没有狗屁事,却酿成了一场大祸。

眼前幻影一闪,只见那妖王手中持剑,剑下有个小孩子,死了。

小孩也就是凡人儿童五六岁的模样,眉宇间与妖王还有几分像。

这场景不必解释,众人都看明白了——老乌鸦只说有天妖,并且天妖是妖后生的,没说是已经生下来的还是未来的,妖王以为此劫应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他听说天妖会夺取他的法力,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义”灭了亲。

妖后闯进来,见了此情此景,当场翻脸与妖王玩了命,可惜未能战胜妖王,负伤离谷,临走时,只有一只巴掌大的小灰鸟跟着她。

鸟妖指着落在妖后身后那灰头土脸的扁毛畜生,羞涩地介绍道:“我。”

没人理他,谁都不关心一只丑家雀。

接着,幻影再次一转,只见妖后换下了她那身累赘的装束,只做寻常女子打扮,匆忙地带人上了扶摇山。

她带着一个样子有些木讷的年轻姑娘和一个受了重伤的人。

都是熟人——女的是唐晚秋,受伤的正是唐轸。

唐轸自胸口往下戳着一根巨大的獠牙,半边身体已经焦黑一片,却依然能看出清秀温文的眉目来。

韩渊疑惑道:“这是哪段旧事?”

程潜道:“唐轸说过,他年轻时曾与师妹唐晚秋在外游历时遇险,正是师祖施救,应该就是这时候。”

程潜话音没落,只见幻影中的扶摇山门口,一个正挽着裤腿干什么活青年抬起头来,一见此人,程潜的呼吸不由自主地一滞,整个人呆住了。

师父……

韩木椿还是画像上的模样,气质却已经有了后来老黄鼠狼的猥琐雏形,吊儿郎当地将手上的锄头往肩上一扛,远远地见了妖后,此人口中也没个尊称,直呼其名道:“红云,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说话间,韩木椿目光略一扫唐轸与唐晚秋,唐晚秋与他目光相接时,竟微微一愣之后不自在地低下了头,没敢吭声。

妖后道:“他因为我被梼杌所伤,你师父呢?快点,我要找他救命。”

“凶兽梼杌?”韩木椿面色微微一正,随即将刚才在地里刨东西的锄头往空中一抛,毫不挑剔地踩着此物飞上了天,口中道,“跟我来。”

程潜贪婪地看着韩木椿,哪怕是御物飞行,他那一边高一边低、沾满了泥巴的裤腿也看不出有任何仙人气质。

可他依然看不够。

直到这一行人再也看不见了,程潜才有些落寞地别开视线。

鸟妖比比划划地指了指唐轸住过的院子,好似是充满崇拜之意地抬起拳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韩渊猜测道:“你们王后被妖王所伤,离开妖谷,半路上遇到了凶兽梼杌,啊,我知道了,妖兽一族,强者为尊,强者吞噬弱者都是常事,凶兽见她修为受损,想要趁火打劫,是不是?”

程潜回过神来:“所以唐轸那次所谓受伤,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知天高地厚’,而是为了救人——救妖后吗?”

鸟妖又使劲点了点头。他抬起两只鸟爪子,不熟练地将其化为人手,掰扯着两只微微有些变形的拇指,往一起点了点。

韩渊在旁边懒洋洋地接话道:“这个我看明白了,他们俩养伤养着就勾搭到了一起……”

程潜瞥了他一眼——闭嘴。

韩渊一回头看见水坑呆愣愣的神色,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将自己那不甚尊重的话咽了回去。

唐轸那时还没有被卷入噬魂灯中,身上没有那种缭绕着倦怠的死气,他有一双安静如春水的眼睛,纵然当时修为还不高,但博闻强识,谦谦君子,即便是人,也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何况是个没见过什么像样男人的妖。

扶摇山地广人稀,掌门童如神出鬼没,十天半月不见踪影,韩木椿不务正业,成日与花鸟鱼虫相伴,除非唐晚秋主动去找他,否则也不怎么露面。唯有挂名弟子蒋鹏会偶尔出现一次送些丹药……没人打扰,正是暗生情愫的好地方。

此事发生得十分顺理成章。

妖族帝后有杀子之仇,基本算是决裂,妖后另寻良人,这本也无可厚非,但要命的是,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孩子——恰恰是这个孩子应了老乌鸦预言的劫。

天妖生而不祥,妖后刚一怀胎便引来了天劫,十几道柱子粗的大雷追着她劈,乃至于惊动了童如。

童如冷眼旁观了片刻,终于还是没忍心,出手保下了她。好在天妖没生,无功无业,引来的天劫并没有一定要将她们母子置于死地。

此后,唐轸决定离开扶摇山,为了妖后母子,出发去寻找传说中的大雪山金莲叶。

北边越过一望无际的草原,便进入终年不化的冰原,冰原又叫做“极北”,有玄武堂坐镇,而极北再往北,便是万里无人的高山与深渊,谷底深处有天池北冥之海,尽头飘着终年不化的大雪山。

大雪山居无定所,并不见得每次都在一个地方,因此又叫做“大雪山秘境”,种种传说神乎其神。

大雪山秘境与心魔谷不悔台、亡灵之地的忘忧谷并称人间三大不可抵达之地。

据说大雪山之心生有金莲,只开花,平时不长叶子,只有花凋谢的一瞬间,雪山崩溃重新凝结时,根部能生出一片拇指长的叶子。

那片叶子能抵达大道源头,化去世间所有罪业。

唐轸异想天开,要去寻找那片金莲叶,给他不知是儿子还是女儿的孩子渡劫。

童如亲自将唐轸送到扶摇山脚下,说道:“金莲叶自古只是传说,我昨天翻遍九层经楼,没见它有只言片语的真实记录,谁都不知道它是不是存在……大雪山秘境里凶险万分,我都不见得能全身而退,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唐轸冲他深施一礼,说道:“前辈,我相信事在人为。”

尚且年轻的唐轸脸上并没有后来那么多的疲惫与忧虑,他显得坚定异常,与童如告别后飘然而去。

幻影到此终结,鸟妖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他再……再也没回来。”

韩渊道:“小师妹在蛋里待了一百多年,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唐轸的时候,他说自己是百年前被吸进噬魂灯中的鬼影,算起来也应该是那时候的事。”

唐轸再也没回来过,之后唐晚秋也自行告辞离开。

妖后几次三番想杀了腹中胎儿,可惜最终没能下手,躲过天劫后,她离开扶摇山,回到妖谷,独自上了临仙台——后面的事,他们就都知道了。

若她当时肯带着唐轸留给她的傀儡符上临仙台,说不定也不至于丧命。

可惜没舍得。

百年后风云变幻,扶摇派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带着北冥君童如的一魂闯了进去,将天妖在染血之前带了出来。

程潜暗叹了一口气,心道,人都不在了,留着东西有什么用?

童如后来冒天下之大不韪,登上不悔台,与天争命,是不是多少也受了唐轸那一句“事在人为”的影响呢?

回想起来,那一次南疆途中,正在寻找冰心火途中的唐轸突然停留,他是被彤鹤化妖骨的动静吸引来的吗?

十方阵前群魔乱舞,唐轸一个一直耍嘴皮子的人突然出手杠上玄黄,是不是也是因为玄黄斩向水坑的长戟?

可他既然心知肚明,百年前已经逃离噬魂灯,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肯露面?

他在扶摇山庄、乃至于扶摇山全部逗留借宿过,水坑甚至毫无戒心地向他吐露过自己的身世,他为什么一直不肯言明,甚至听了她的抱怨,连脸色都不肯变上一变?

他又为什么要在鸟妖认出了他之后便匆忙离开?

如果不是这鸟妖身上带着他多年前亲手下刀刻的傀儡符,他是不是真要像程潜说的那样,杀了这鸟妖灭口?

水坑突然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平生第一次,她觉得自己或许不该生出来。

程潜一横剑拍开企图跟上去的鸟妖,冲韩渊使了个眼色:“你去看看她。”

韩渊皱眉道:“那你要干什么去?”

“去追查噬魂灯。”程潜一抬手,客房门口的一盏长明灯便落在了他手里,“以唐轸的性格,他当时不大会在半途逗留,应该就是在大雪山附近、或者干脆是大雪山秘境中被卷入了噬魂灯,我要去看看……对了,你上次告诉我,蒋鹏之所以入鬼道,是因为天衍处?”

韩渊:“魇行人的消息来源……”

“不见得是真的。”程潜道,“那日三王爷口中细数天下大能,连天衍掌门在他眼里都‘资质不够’,我总觉得此事天衍处虽然不是干不出来,但以蒋鹏的修为身份,当时不一定能入他们的眼。”

韩渊一挑眉:“你对唐轸有怀疑,因为什么?”

程潜脸上微微露出一点难色,没吭声——他不敢确定如今的噬魂灯是否和唐轸有关系,那么但凡有一点可能,唐轸是无辜的,他就不可能将自己的怀疑诉诸于口。

唐轸毕竟是他的朋友。

“哦,我懂了,义气,”韩渊颇为嘲讽地笑了一下,随即道,“你打算招呼也不打一声,自己去?”

程潜:“嗯。”

韩渊挑挑眉:“不告诉大师兄?”

程潜道:“他啰嗦得很。”

“哦,是吗?”韩渊故意拖长了声音,说道,“你敢玩一手不告而别?”

程潜面色僵了僵,没吭声。

韩渊揶揄道:“小师兄,你够有种的。”

程潜沉默良久,无奈地怂了:“……我不敢。”

韩渊没料到他竟坦然承认,呆了片刻,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去看看水坑,你快去掌门师兄屋里跪洗脚盆吧。”

程潜心事重重地回了清安居,见院后竹林彻底变成了一片秃瓢。

他非但没想替那片竹海讨回公道,反而觉得有点庆幸,盼着大师兄的气都撒光了,一会能温和些。

就在他磨磨蹭蹭地走进清安居,还没想出怎样措辞时,严争鸣已经从他微微躲闪的目光中看出了不对劲,疑惑道:“你干什么去了?”

程潜犹豫良久,将此事简略地说了一下:“我打算去一趟大雪山。”

严争鸣听了也不知是喜是怒,半晌没吭声。

程潜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完了,秃毛竹林不管用。”

分享到:
赞(18)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竹林:我委屈

    忘名2018/10/20 21:36:29回复
  2. 四师兄和小师妹有戏吗

    匿名2018/12/31 16:27: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