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严争鸣快要气炸了

太阴山下,魔龙身影翻腾,严争鸣顾不上再和旁边这魔修纠缠,趁潇湘君惊慌之下,从众多白骨替身中逮住了他真身,毫不留情地将其一剑劈成两截。

那绯红中带着血气的桃花瘴已经飞快地弥漫开了。

严争鸣:“走!”

他一回头,带着几分泄愤的意思拽住了程潜的肩膀,拎着程潜一并御剑而起,咬牙切齿道:“桃花劫?”

程潜头一次避开他的视线,低声道:“师兄,对不起。”

他千言万语汇于仨字,是个人都听不明白,严争鸣也不知道他对不起什么,反正听了以后非但没有消气,反而越发的肝火旺盛,一时间,内府中平静许久的心魔又有蠢蠢欲动之势。

严争鸣深吸一口气,心里烦躁地过了两遍清静经,险些将清静经叨叨成数来宝,这才勉强压下起伏不定的心绪,火下去了,灰自然浮了上来,严争鸣忽然有些心灰意冷起来。

他头也不回地松开程潜:“回头再跟你算账,跟上!”

一行人剑似长虹般从空中划过,五十里路不过转瞬,身后的粉红瘴气不依不饶地追着,李筠回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布阵的魔修可能想是想借斩魔阵之力启动自己的阵法,没想到弄成现在这样,这桃花瘴与斩魔阵连上了,也不知会怎样,恐怕不好对付。”

严争鸣面似寒霜:“别人都看不出来吗?你少显摆两句会死吗?”

李筠一瞄他那一脑门的官司的师兄,立刻知道自己这是被迁怒了,顿时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吭声了。

一来一往不过瞬息,然而太阴山下已经是风云变幻。

韩渊已入斩魔阵,而斩魔阵的戾气竟然更甚于魔龙。

阵中没有来处的刀光剑影此起彼伏,飞花摘叶转眼变成冰锥雪刃,人在其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会冒出一把尖刀来,可能是身后,甚至是脚下,随时有被穿成肉串的危险,其中变幻莫测,即便是身在空中,也避无可避。

李筠眉头倏地一皱:“不对,这阵法被人改动过!”

严争鸣:“什么?”

“斩魔阵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杀气极重,催动者为了不伤及己方,一般会设有‘缺口’,只识魔气,不伤清气。”李筠飞快地说道,“但是这玩意明显敌我不分!”

他话音未落,便见一个黑衣人狂奔而出,看装束显然是天衍处的修士,他手中已无寸铁,惊惶狼狈得好像被猛鹰盯上地兔子,眨眼间,一柄钢刀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身前,修士不及反应,已经自己撞了上去,钢刀穿胸而过,自伤口处横冲直撞地划了个大十字,几乎将他一分为四。

落了个死无全尸。

严争鸣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他们走的这是哪门子狗屎运,遭遇魔修,魔修之间互相狗咬狗,遭遇天衍处,天衍处又有人暗中叛乱!

弄得此时前有深浅不知的斩魔阵,后有追得死紧的桃花瘴。

身边还有一个从头到尾都不对劲的程潜!

李筠已经看见了斩魔阵中挣扎的魔龙:“大师兄……”

“搅混水吧。”严争鸣不咸不淡地说道,“眼下不管是算计人的还是被人算计的,都已经入了局,若不破阵,我们恐怕都要折在这里。”

李筠心惊胆战地看见他眼底有一道暗红色一闪而过,颤颤巍巍地提醒道:“我看你最好还是先保重自己。”

严争鸣充耳不闻,他必须要破阵,如果真被这玩意困住陨落在这里,那他真是死不瞑目。

严争鸣想道:“我非得知道程潜那个人是谁!”

他双掌竖在身前,轻叱一声,徐徐展开,双掌中出现了一把细小的木剑,木剑被拉宽拉长,而后白光一闪,凭空幻化出了青锋三尺。

这木剑一出,程潜立刻有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尽管不痛不痒,但他就是能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与那把木剑的联系。

一股剑气以要劈开天地的威势,摧枯拉朽般地纵向斩下,好似紫电青霜,划过天际,只听一声巨响,整个斩魔阵外围竟被这剑所撼动,露出了清晰的边界来。

魔龙蓦地抬头。

这一剑顿时遭到了斩魔阵疯狂的反扑,天上落下密密如林刀剑,不留缝隙地从上往下压了过来,随着乌云一同落在了严争鸣的剑上。

利刃与利刃相撞,让人齿酸的“嘶拉”声似乎就要刺破耳膜,无数火花如长龙一般在空中渐次爆开,像同时开出了烟花万朵,照得傍晚夜空惨白如昼。

严争鸣胸口一阵翻涌,手上青筋暴跳,差点被逼出一口心头血来。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手中这把元神之剑上传来一阵不属于他的力量,顺着他的手掌而上,顷刻抚慰过他受损的经脉。

与此同时,木剑上居然若隐若现地生出一层细碎的白霜。

严争鸣:“……”

所以说这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元神之剑里到底有什么?

严争鸣简直快要气炸了——那小子到底隐瞒了他多少事!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桃花瘴已经不依不饶地追了过来。

那桃花瘴一落入斩魔阵中,简直就像油星溅到了沸水路,“嘶拉”一声,爆裂。

那桃花瘴眨眼便弥漫到了整个斩魔阵中,浓烈的香气四下漂游,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从那香气中嗅到了恐惧。

一个魔修的护体真元转眼被桃花瘴穿透,他脸上忽然露出恍惚神色,显得又古怪又缠绵,御物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毫无预兆地从天上掉了下去,他血肉干涸,原地变成了一只幸福的僵尸。

下一刻,龙吟响彻夜空,魔龙向着被严争鸣一剑逼出来的斩魔阵边界冲了过去,巨大的龙身怒而摆尾,狠狠地撞在那边界上。

天地动荡,山倾水覆,整个斩魔阵的火力顷刻间被韩渊吸引了大半,无数条雪亮的斩魔刀从四面八方逼将过来,接二连三地砍在魔龙身上。

魔龙咆哮着,怒目圆睁,转眼遍体鳞伤,他却不肯稍作停息,只一转身,再次义无反顾地往那阵法外围撞去。

李筠不由自主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心里一念闪过,拿出了那把真龙旗,他将龙旗握在手中,手却剧烈地哆嗦着。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肘,李筠一惊,手顿时松了,真龙旗掉了下去,又被人一把捞回来。

“二师兄别动,这东西落到魔龙手中,你就是千古罪人。”程潜接住真龙旗,在李筠耳边轻声道,“你看好水坑和年大大,我想办法找阵眼。”

李筠一惊:“你……”

程潜将真龙旗卷入衣袖,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太阴山下。

他身形闪过,斩魔阵中无数斩魔刀拦截他,霜刃一路眼花缭乱地在他手中上下翻飞,程潜在刀山中硬辟出一条道路,随着他人影过处,被白霜冻在原地的一干利器从空中一直排到了地面,就像拖出了一条森冷非常的白练。

程潜周身真元疯狂地转动,径直转入五官六感——如果李筠猜得没错,这样大的一个斩魔阵,绝不是人力能催动的,阵眼肯定有某种天地灵物。程潜原身聚灵玉,对灵物的感应比一般人强得多,虽不一定能找到,但总要碰碰运气。

突然,一道人影径直拦住了程潜的去路,程潜想也不想,一剑横了过去,两股剑气当空撞在一起,来人险些被他一剑掀出去,口中忙叫道:“前辈住手!”

正是游梁。

程潜当然看清了是他,但一点面子也不给,他早就看天衍处这帮搅屎棍子不顺眼,打算将挡路狗一概削死不论。

他第二剑转眼便不留情面地追至,霜刃的剑锋在空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白圈,游梁不敢硬接,慌忙退后让路:“前辈且慢,我知道阵眼在什么地方!”

程潜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我从不相信天衍处的狗。”

“程前辈!”游梁眼角通红,“这里面还有太阴一带三万守军,有我带来的师门子弟百十来个,就算我猪狗不如,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陨落在这里!”

程潜脚步一顿,片刻后,他瞥了那快要哭出来的年轻剑修一眼:“带路。”

说完,程潜手指一弹,一道刺目的白光从他手中飞出,直上九霄云上,当空炸成了一把风雪,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连正在冲撞斩魔阵的魔龙也原地化成人形,抬手一抹嘴角血迹,神色冷淡地远远望向程潜的方向。

游梁一咬牙,知道在太阴抓住魔龙的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狠心道:“跟我来。”

说完,他长剑一挥,扫开了一条细窄的通路,一路险象环生地带着程潜往太阴山脚掠去。

太阴山脚下一棵大树上挂着几具尸体,游梁头也不回道:“正这几人私自篡改斩魔阵,我已经将其处决,只是这阵法已经停不下来了,前辈请看——”

那太阴山脚下有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沧海暗潮般险恶地旋转,尖刀利刃摩肩接踵地在其中隐而复现,单是远远地看着,游梁这样的元神剑修已经被那排山倒海的杀意冲得几乎站不稳。

程潜顺手从一具尸体身上摸出一把短刀,刀是好刀,他一入手就知道,刀柄上的符咒相当精致,也是大家制作。

他将短刀拿在手中垫了垫,随后在其中灌入真元,用了八分力将那短刀往大漩涡中一推。短刀含着风雷之力呼啸而去,下一刻,却只听一阵可怕的“叮当”乱响,短刀外面的三层符咒转眼烟消云散,刀被绞成了一堆废铁。

钢铁尚且这样,遑论肉体凡胎。

程潜眉头倏地一皱,手掌一翻,他身上开始挂上寒霜,一团真元在他手中膨胀起来。

这时,严争鸣赶到了,一见此情此景,立刻错身上前,自上而下地拍下一掌,要压住那团真元,同时厉声喝道:“收回去!”

眼看那戾气十足的真元要撞上严争鸣的手,程潜忙一翻手掌将它拢回袖中,严争鸣一掌落下,戛然而止在程潜脸侧,看起来就好像一巴掌要打下去。

程潜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心道:“你要是真给我一巴掌,我还能舒服些。”

然而严争鸣脸色几变,终于还是将手放下了,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试探斩魔阵阵眼!”

程潜不吭声,看起来简直就是无声的对抗,将严争鸣气得七窍生烟。

不远处传来一声冷笑,韩渊不知什么时候也赶到了,他是百无禁忌,抬手便是一道暴虐的魔气打了出去。

魔气在空中化成了一条黑龙,一抬头将周围的桃花瘴吞了个干净,旁若无人地冲向那大漩涡。

地面震颤起来,阵眼仿佛受到挑衅,漩涡陡然大了一倍,一时间天昏地暗,风也成刀沙也成剑,那黑龙顿时被绞在其中,游梁也险些被卷进去,所有人的护体真元全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裂缝,只好一同后退。

严争鸣:“这个疯子!”

话音未落,那魔气凝结的黑龙突然惨叫一声,竟原地消散!

韩渊脸色铁青,脚下踉跄了一下,显然是受伤不轻,不过都这样了,他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傲慢地冲游梁笑道:“贵派窝里斗的能耐天下无双,韩某今日真是领教了。”

程潜摸了摸自己袖中真龙旗,忽然低声道:“也许我倒可以试试。”

严争鸣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程潜将真龙旗露出了一角,并飞快地往韩渊的方向扫了一眼,严争鸣先是一愣,随后立刻会意。

两人一个眼神交换完,立刻同时动了手。

程潜放出真龙旗,他可不是卞小辉那废物,雄厚的真元一股脑地灌进了龙旗中,上古神龙魂长吟而出,金光万丈,竟仿佛是个活的。

敢情上次他们侥幸拿下真龙旗,不是因为上古龙魂弱,而是催动旗子的卞小辉太废物,那旗子才一展开便脱离了他的控制,只能靠龙旗上附着的那一点不纯的真元支撑龙魂,就这样尚且能把几大高手逼到那地步。

何况这次催动龙旗的是程潜。

韩渊先是愕然,随即意识到此物是什么,脸上一瞬间闪过狂喜,他才刚要出手,严争鸣已经早有预料似的,一剑送到他眼前。

韩渊被迫接招,可惜他先前已经被斩魔阵所伤,气力不继,一时间被严争鸣的剑困住了。

神龙出世,斩魔阵激荡不已,程潜将霜刃收起,握住龙骨,龙骨在他掌中化成了一根长枪,他飞身而起,借着神龙庇护,紧跟着闯入斩魔阵这毁天灭地的阵眼中。

纵然有神龙在前,扑面而来的杀伐之气仍然让程潜胸口一滞,周身护体真元一瞬间便被绞碎了,他双手握住龙骨枪,在胸前画了个圆,神龙当即卷成一团,将他围在了中间,耳边钢铁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刀剑漩涡中的利刃雨点似的落在神龙身上。

龙魂周身的祥瑞金光转眼便黯淡了下去。

程潜只好强提一口气,将周身真元全部推入真龙旗中。

那一刻,他就好像小时候没轻没重刻符咒一样,起身时气海近乎枯竭,经脉难以承受,浑身蔓过针扎一样细碎的疼痛,龙魂却突然大炽,那神龙张开嘴,竟吐出了一对金灿灿的龙珠。

那一双龙珠看起来圆滚滚的没什么用,居然意外通灵性,左突右撞,竟艰难地在漩涡中开出了一条窄路,让程潜一眼看见阵眼中心,有一个闪着光的东西。

程潜从来不缺少看见目标后爬也要爬过去的血性,当下,他丝毫不顾体内就要干涸的真元,在已经没力气御剑的情况下纵身跳上了龙背,身体伏低,从刀光剑影中硬闯了过去。

程潜后背上很快布满了深浅大小不一的伤口,整个人就像一条砧板上的鱼,神龙怒吼一声,长驱而入,紧随着龙珠抵达了阵眼中心。

程潜感觉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再顾不上辨认那阵眼究竟是什么玩意,长枪一挑,便直接伸手抓进了手心。

这一抓,手心传来难以描述的灼痛,程潜当场忍不住痛哼一声。

阵眼移位。

只听一声巨响,周遭密布的尖刀顷刻间全部转向,先慢后快地直冲上天,斩魔阵地外围“嘶拉”一声,当场分崩离析!

地面上炸起无数大小坑洞,原本困在阵中的魔修与天衍处修士全都顾不上再争斗,满脸的劫后余生。

这时,那神龙这才缓缓落地。

程潜一口气没上来,直接从龙背上滚了下来。

严争鸣丢下韩渊,一息间已经到了程潜近前,一把接住了他,还没来得及查看程潜伤势,周遭桃花瘴纷纷而下,落在地上,转眼铺就了一层又鲜嫩又可怖的粉红花海,疯长起来。

韩渊冷哼一声,甩手放出一团业火,将花海烧成了一片焦黑,浓烟满载着怨气冲天而起。

那让所有人都呆住了的变故就是此时发生的——

这浓烟好似惊动了什么,天上掉下了一道惊雷,随后四方一声巨响,只见天幕中,从方才那斩魔阵中的无数斩魔刀归处开始,突然裂开了一条缝。

那裂口逐渐扩大,从天上一直裂到了地面,仿佛将整个空间都撕开了,里面所有活物与死物都一同被卷入了裂缝中。

转眼间,严争鸣与程潜,还有那把真龙旗,便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分享到:
赞(56)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下一章的章名……

    哈哈哈2019/02/04 16:34:19回复
  2. 开始鸡冻

    长顾2019/02/06 23:59:37回复
  3. 呵呵.

    匿名2019/02/11 20:55:57回复
  4. 哇哦我好激动啊!!!!!!!

    陈栎媱2019/03/08 17:03:07回复
  5. 啊哦,终于等到这里了

    沈葭白2019/04/12 20:17:33回复
  6. 哇(⊙o⊙)哇 来了

    忘羡2019/04/14 17:50:47回复
  7. 哇塞~下一章…嘿嘿

    浪浪2019/06/27 21:38:38回复
  8. 噢噢噢哦哦⊙∀⊙!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5 14:56:39回复
  9. 是那个三生什么来着嘛

    溪辞2019/07/19 13:29:4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