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脸愣是活生生地被他说红了

虽然时时挂在脖子上,但算起来,这其实还是严争鸣第二次将元神没入掌门印——第一次是误入的,他那时完全不知道这玩意是怎么回事。

然而此间心情却是天差地别。

严争鸣现在都还记得,他第一回看到这三道封山令时,差点都不想活了。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始终浑浑噩噩,给过的唯一一个郑重的承诺,就是有朝一日能回到扶摇山,将委屈在东海荒岛上的小潜接回家,要是连这一点事都办不成,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好在,那时候正赶上水坑长妖骨渡劫,水坑的妖骨十年长半寸,作为半妖,人的那一半帮她的同时也在害她,一方面人为万物之灵,修行的天赋悟性比兽类强太多,另一方面随着她年纪渐长,脆弱的混血身体也开始无力承受天妖日渐膨胀的妖气,在她自己的修为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之前,每次妖骨生长,都需要有人在旁边出手压制她的妖气。

李筠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显然办不到,严争鸣虽然时而生出生无可恋之心,却始终不敢真的把他们俩丢下,真是连寻个短见的自由都没有。

不过也幸好有那两个累赘。

他在原地绕着地锁转了几圈,毫无头绪,便不慌不忙地又转向了天锁。

天锁长得还要奇葩一点,外壳透明,内里是一片星空,亿万星辰如数不清的尘埃,无边无际、漫无目的地散落四下,忽生忽灭,居无定所,唯独角落里有一个针尖大的小孔,严争鸣屏气凝神地研究了好久,只看见偶尔有一两颗星子撞在小孔附近,然而或许是形状不对,或许是大小不对,又或许是撞偏了,反正没有一颗掉出来。

严争鸣绕着这“只留一线”的天锁试探半晌,发现除了那小孔之外再没有其他缝隙了,而神识竟然一丝也透不进去。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猜测——会不会……这无数星尘中只有一颗,是刚好可以从这小孔出来的,它的大小与形状必须和小孔严丝合缝,又必须正正好好地从某一处既定的方向而来,才能破锁而出呢?

所以“天锁”的含义难道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这想法一冒出来,严争鸣就有点无奈,但并没有太失望——似乎自从程潜回来以后,他多年来揣在心里的焦虑与怀疑一下子就全淡了,严争鸣好像又突然之间想得开了。

他心说:“修行本就是一件讲究气运的事,这样看来,倒也合理,要是天锁无论如何也打不开,那可能也是命中注定。”

上一次进入掌门印中,他被苛刻的“人锁”刺激得险些要死要活,这次遇上了不解其意的“地锁”与不可理喻的“天锁”,他却也居然奇迹般地心无怨愤。可见人事际遇是一方面,心境开阖是另一方面。

反正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们是能回扶摇山的,哪怕他们这一代人不行,只解开了“人锁”,还有下一代可以解开“地锁”,哪怕“天锁”如盲龟如浮空般可遇而不可求,只要门派传承不断,他们就还有千秋万代,百万亿年。

最漫长的光阴,总能将不可能幻化成可能。

只要人还在,哪里不是家呢?

严争鸣心境骤然开阔,一时间竟然全身心地投入了掌门印中,掌门印厚重而平静的神识终于将他接纳其中,方寸之间别有一天地,严争鸣多日瓶颈的修为突然隐约有破壁征兆,他干脆在天锁前入定起来。

天锁中星辰闪烁映在他的脸上,严争鸣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绪微动,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恍如拈花的温柔笑意,一念想起程潜,便忽如此生再无所求一般。

哪怕只是短暂地臻于“无所求”境界,那一瞬间,也足够他窥到一个更博大的世界。

随着掌门印中神识一遍一遍地梳理着他的经脉,严争鸣与其神识相连,渐渐从中摸索到了一些片段,都是些不认识的面孔,画面纷纷一闪而过,好像是掌门印中的记忆。

忽然,严争鸣十分敏锐地扫见了一个片段,熟悉的场景让他一眼就认出,那处就是一百多年前混乱不堪的青龙岛——岛主顾岩雪明面上与唐尧斗得正憨,私下里却在传音令他们快些离开。

此时严争鸣站在旁观的角度上,看见岛主传音的同时,还飞快地念了一句密语,脱口的裹挟着真元,径直没入了他的掌门印。

只听“喀拉”一声,严争鸣骤然从入定中醒过来,下一刻,他的元神被掌门印弹出,落入了他自己的身体中,严争鸣整个人一激灵,睁开眼睛,发现窗外竟已是清晨,他在掌门印中逗留了一天一宿。

严争鸣皱起眉仔细回忆了一番,当年在青龙岛的时候,他由于修为实在有限,心又乱得一塌糊涂,竟全然没有留意到岛主的这一道密语。

这样看来,地锁中青龙一格……是顾岛主打开的?

严争鸣皱皱眉,想起当年一死三伤的四圣,忖道:“难不成地锁中四句密语是四圣分头保管的?”

他越发分不清自家身份成谜的师祖与这四圣到底是敌是友了。

而且其他人也就算了,当时还有一位直接被他师祖毙了的,要真是那人握着一把锁,现在又该去问谁讨密语?

严争鸣正琢磨得入神,李筠忽然一掌拍开他的房门,闯了进来。

李筠一番动作如行云流水,显然是闯惯了的。严争鸣对天翻了个白眼,心道这野鸡门派的掌门人真是不当也罢,门下师弟师妹们有点鸡毛蒜皮的屁事都毫无顾忌地随意闯进来找人,弄得他现在都不敢白天沐浴。

程潜不紧不慢地跟在李筠身后,严争鸣还在纳闷他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了,就听那李筠口无遮拦地嚷嚷道:“真是让我好找,我都不知道你跑回这边了,以前不是一直在竹林那边吗?”

当着程潜,严争鸣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气急败坏地对李筠道:“我什么时候‘一直’在竹林过?我就是……就是偶尔过去打扫!”

李筠好像完全不解其意,大大咧咧地说道:“没有啊,我十次找你,你差不多有九次都在那边。”

说完,这嘴欠的货还扭头对程潜打趣道:“你一回来,我们都成后娘养的了,掌门连心爱的小院都让给你啦——哎,说起来,三师弟以前在扶摇山上的院子是不是也叫‘清安居’……”

严争鸣:“……”

这种句句命中,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也真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严争鸣基本不大敢看程潜的表情,怒不可遏地冲李筠嚷嚷道:“闭嘴,你的规矩被狗吃了吗?”

李筠奇道:“啊?咱门派有过什么规矩吗?”

“……”严争鸣简直没地方说理,只好有气无力道,“滚!”

李筠借着低头的姿势,掩过嘴角一点坏笑,装模作样地一本正经道:“我正事还没说呢就让我滚,啧……小潜你不知道,这些年大师兄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程潜淡淡地接道:“当年我娘要生我小弟之前才叫喜怒无常,这没什么。”

他那温良恭俭让的刁钻带着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劈头盖脸地糊了一身,弄得严争鸣一时连火气都发不出来,气得像个葫芦。

李筠在一边笑成了个瓢。

将掌门师兄从里到外涮了一顿,李筠这才心满意足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从桌案上召来了一张大宣纸,铺展开来,正色道:“我将小渊的阵法从里到外研究了一遍,你们看。”

说着,李筠握起狼毫,一笔一划地在纸上画起来:“他在外圈放了一圈陷阱,当时被大师兄你一剑掀了,当中有什么玄机我已经没法分析,但中间这块我看明白了——这是寻找山脉的阵法,又叫做‘搜灵’之术。”

所谓“山脉”,有些地方也成为“灵脉”。

山水之所以有灵,就是因为山脉完整,一旦山脉断了,仙山中聚拢的灵气顷刻就会四散,变成土丘,因此“山脉”是真正的“山之命脉”,一般门派所在处,都会有专门的阵法保护掩藏山脉所在,以防不怀好意的外人窥测,而破解之法,就叫做“搜灵术”。

程潜道:“难道他打算截断扶摇山山脉?一旦扶摇山真的因为灵气外溢而变成一座死山,那么这天然秘境确实有可能失去作用,将山解封……不过他要一座死山干什么?”

“为了心想事成石吧,”李筠说道,“你不知道,顾岛主当年到死也没有说出那块石头的下落,那些人又在青龙岛上一无所获,很是沸沸扬扬了一阵子,弄得当时四圣中其他两位险些成众矢之的,纷纷以修行和寿元发下毒誓,称自己从未见过此物。小渊……身上的那个大魔头,可能认为那块石头在扶摇山上。”

“山脉没那么容易被他找到,”严争鸣插话道,“不然等着他来找?这些年我早就掘地三尺了。”

“不,搜灵之术可不是寻常功法,”李筠说道,“你还记得他当时逃走的时候用的那一招么?凭空消失,只有一张白纸人落在了地上——那个叫做‘生魂替死’大法,是以纸人为媒,从别处引一个生魂当自己的替死鬼,是典型的魔道之术,一个‘搜灵术’,一个‘生魂替死’大法……同时会这两种罕见邪术的人可不多见。”

李筠说到这里,神神叨叨地断了一下。

程潜心道:“这还要下回分解么?”

严争鸣不耐烦说道:“有话说有屁放,别吞吞吐吐的!”

李筠这才道:“据我所知,会这两种近乎失传的邪魔外道的,宇内看来,好像只有‘魇行人’了。”

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程潜立刻问道:“魇行人是什么?”

“是一群魔修,”严争鸣心不在焉地说道,“魔修因为各有各的暴虐和忌讳,所以基本各自为政,很少凑伴,只有‘魇行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这些魔修聚集在了一起,也号称是个门派……总之没干过什么好事,光我听说过的,各大门派针对他们下过的追捕令就不止一道了……韩渊怎么和他们搅合到一起的?”

话说到这里,严争鸣的心已经沉了下来,如果韩渊这么多年只是一个人,那似乎还有得救,可要是牵扯到了这天下第一魔教……

“没事师兄,至少我们现在有方向了,”李筠随意甩了甩沾满墨水的狼毫,说道,“魇行人多在南疆出没,那地方多瘴气,有人猜测他们的老巢就在那边,要不要去看看?”

严争鸣迟疑了一下,南疆是个很邪性的地方,何况“魇行人”这么多年恶贯满盈,却没有人敢轻易动他们,绝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韩渊……

扶摇山下遭遇的前因后果,严争鸣他们已经听水坑说过了,包括韩渊与那魔头的意识不同的事——如果韩渊真是彻底堕入魔道,那没什么好说的,按着门规清理门户,就算是师父也没什么好说的,可他毕竟不是。

那是他们当年连气感都没有,就闯入妖谷救回来的小师弟,虽然一直很不成器,但只要有一线希望,谁又能放弃他呢?

终于,严争鸣拍板到:“好,等水坑回来,我们就去南疆。”

程潜听了毫无异议,转身要走,还没抬脚,严争鸣突然叫住了他。

“慢着小潜,”严争鸣刚一叫住他,就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傻,可是这话要是不说,他又总觉得如鲠在喉,噎了半晌,他欲盖弥彰解释道,“我以前偶尔去小竹林里是……是因为那边凉快,并不是我自己住在那。”

程潜不知道他解释这个干嘛,莫名其妙地回头问道:“嗯,所以呢?”

严争鸣无言以对,李筠快要笑疯了。

程潜说道:“你现在要是嫌热,过来住也一样,我又占不了多少地方。”

当年他们在青龙岛上的时候,一群少年经常会串屋子住,程潜没少赖在大师兄房里休息,如今别人过了一百年,他的印象却还停留在少年时,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严争鸣的脸愣是活生生地被他说红了。

他这一激动不要紧,满是冷汗的手心不小心蹭过了铜钱戒指,一不留神催动了铜钱里的幻影。

程潜震惊地看着少年时代的自己游魂一样地从一个造型奇诡的戒指里钻出来,面无表情地横陈眼前——

分享到:
赞(32)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话说,为什么要一直叫水坑水坑?

    忘名2018/10/19 03:00:21回复
    • 。。。因为韩谭大师兄起的,水坑韩渊起的小名,前面有

      匿名2018/11/04 04:23:42回复
  2. 呃,不对,为什么要一直叫韩潭水坑

    忘名2018/10/19 03:00:54回复
    •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3:07:47回复
  3. 就像是小名,亲近的人一般都会用小名来喊你一样

    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23:07:28回复
  4. 这几个章名

    无名2018/12/10 13:26:40回复
  5. 这几个章名绝了

    匿名2019/01/22 17:04:42回复
  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9/01/25 22:41:52回复
  7. 这几个章名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04 00:58:36回复
  8. 哈哈哈哈,我突然觉得小潜对感情这方面,嗯,那什么,居然还没懂娘娘对他的情
    嘿,急死老夫了

    慌慌的笑红尘2019/02/13 23:40:46回复
  9. 莫名觉得有点从亲情飞跃到爱情……emmm

    陈栎媱2019/03/07 13:51:26回复
  10. 感觉小潜要被自己的虚影扇大嘴巴子了

    匿名2019/03/22 16:38:17回复
  11. 二师兄神助攻啊

    匿名2019/03/25 22:25:05回复
  12. 严掌门这是单相思啊~

    程严催婚大队2019/03/31 19:08:43回复
  13. 这是在邀请大师兄一起住吗哈哈哈
    韩谭=寒潭=水坑,就这样O_o

    沈葭白2019/04/05 19:59:20回复
  14. 铜钱啊 你急死我算了

    小兔几2019/04/14 06:46: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