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会对他下手的

唐晚秋可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仅这次讲经堂开始前,她就独自一人在外游历多年,早听说过白嵇那些烂事——这老鬼一族精通御兽之术,又依仗他们养的几条大泥鳅,在西太行一带几乎是半个土皇帝,老不正经娶了数不清的漂亮女修,生了十多个子女。

有道是贵精不贵多,白嵇十多个儿女中无一人成才,不是意外陨落,就是修为不行寿元耗尽,没有一个活过他们这天降神龟一般的老父,这些年来没见他给谁出过头。

这会儿哭孙子倒跟真事似的!

难不成他眼珠子都指望不上,还要指望眼眶子?

唐晚秋气不打一处来,正待呛声,岛主却摆了摆手,止住了她继续搓火。

只听那岛主温文有礼地开口道:“门人年少,出言无状,宫主大人大量,不要同小辈计较,我看眼下还是寻找令孙要紧。这一次讲经堂上所有人的名字都记载在册,令孙确实并未入住讲经堂,或是他一时好奇,后又觉得岛上教授的功法不入眼,自行离去也未可能——但他既然来过,必定有人见过,若白宫主有令孙画像,我可派弟子帮白宫主在岛上问问。”

严争鸣听了有些叹服岛主的肚量,他这掌门人当得半路出家,为人处世上经常办出一些不妥的事来,每每事后才想起后悔,他一边把着程潜的手腕,一边分神听着,顺口对程潜道:“要是有人在我们后山水潭里弄一条长虫兴风作浪,我肯定不跟他们讲道理,打出去了事,更别说还要帮他们找人了。”

程潜好像丝毫没听出严争鸣话里的反省和不赞同,顺着他的话音便道:“该打。”

严争鸣瞪了他一眼,他们平时聚拢真元、锻炼经脉,多少都能懂一点脉象,他摸出程潜方才除了皮肉伤,竟还有不明原因的内伤,气得在他背后狠狠地掴了一巴掌,怒道:“还不调息,哪来那么多废话?”

程潜:“……”

良心呢?他统共就说了俩字。

然而未及反驳,一股暖流已经透过严争鸣放在他后背上的手掌传了过来,直通入四肢百骸,温和地转了一圈,程潜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但他少年心性,不肯承认被大师兄一直照顾的感觉熨帖得很,只嘀咕道:“多事。”

话是这样说,他终于松开了一路握着霜刃的手,专心地收敛心神,默念起清静经。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岛主这个级别的笑脸人,别管白嵇是真心为了孙子还是别有用心,听了他这番话总不好表现得太过,气焰不由自主地矮了几分,颇不情愿地客气道:“是,也请岛主赎罪,老朽子女俱已陨落,只剩下这么个资质不佳的孙子,实在是……”

岛主带着他那特有的愁苦笑容摇摇头,大度地说道:“人之常情,且将令孙画像请出来,让弟子们多打听打听,白宫主也不妨带人暂且在岛上住下,岛上正要考校不才弟子们的技艺,白宫主若肯拨冗指点一二,那便是他们享之不尽的福气了。”

别说白嵇堂堂西行宫主,就算他是一头逆毛驴,此时也让岛主三言两语给顺过来了。

白嵇低下头,眼珠在下面急转了几下,因为不由自主地被岛主带走了话茬,他心里不免有些焦急——白宫主万金之躯,千里迢迢赶到东海,可不是为了他那连名字都要想上一会的孙子。

程潜闭着眼调息,却从头到尾听到了,他有种抓住一切蛛丝马迹往坏处想的本事,此时心里却已经转过了好几个弯,寻思道:“肯定没有这样容易了结,否则为什么岛上刚一乱起来,岛主就要派人送我们离开?”

岛主到底知道什么?那鬼鬼祟祟的周涵正又是什么人?蒙面的都是姓周的人么?岛主方才为什么不寻个由头宰了那周涵正?

还有,为什么唐晚秋警告他们在外面不得提起扶摇派?

雪青又为什么……

程潜一想起雪青,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助他调息的严争鸣马上感觉到,见他忽然面如金纸,冷汗浸过两鬓,唯恐他内伤有古怪,顿时再难以板着面孔,忙将程潜一揽,低声道:“小潜,怎么了?”

程潜心里难受得厉害,可直觉此地并不是说他们门派中事的好时机,硬生生地将话独自咽了回去,只是边忍边低声道:“回去再告诉你。”

这时,白嵇在岛主的催促下没了办法,只好一手指天,从他指尖中飞起了一团浅淡的白烟,而后一个真人等身的青年虚影出现在半空中,那青年面孔模糊不清,飘在空中,一会大眼睛一会小眼睛,总之不大像一个人,可见这白嵇只怕已经记不清他那“宝贝孙子”的模样了。

白嵇脸色有些难堪,勉强道:“这便是我那劣孙,诸位有曾近见过他的,万望告知。”

岛主看了唐晚秋一眼,唐晚秋打量了那青年一番,神色凝重地摇摇头。

岛主道:“好,明日将白小道友的影像请到擂台边,弟子们也好,讲经堂的诸位散修道友也好,看见了自然有分说,今天天色已晚,先然客人们去休息吧。”

眼看西行宫夜袭成了一枚声势浩大的哑炮,众弟子们也纷纷要收起兵刃。

熟料就在这时,异变再生。

只见一个人影突然闯了出来,径直向白嵇扑了过去,被白嵇这大能的真元扫飞了出去,后背撞在了一棵大树上,那人没有穿青龙岛弟子的白色长袍,约莫是个散修,修为也不怎么高,这一下撞掉了他半条小命,他手脚并用,一步一血印地向白嵇爬过去,口中叫道:“宫主救命!白宫主,我、我认得小公子!”

此言一出,众人都吃了一惊,毕竟从白嵇给的画像来看,亲妈来了都不见得认得出,别说个不相干的人。

白嵇也不过拿孙子失踪当个由头,听了这话,一时间也是震惊不已,当即收起威压,指使亲随将那散修扶了起来,自己也上前两步,故作惊喜地一把抓住那散修的臂膀:“你、你说什么?你见过衍礼?”

那散修众目睽睽之下,竟不顾男儿膝下有黄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道:“白兄已经遇难,下一个想必就轮到我了!”

岛主眉间的褶皱更深了些,微微上前道:“你叫什么名字?也是在讲经堂中进修的道友么?且不忙说,我先叫人给你疗伤。”

他这番话音没落,那散修脸上便要吓得魂飞魄散一般,连滚带爬地躲到了白嵇身后,口中不住道:“宫主救命。”

这态度简直是将岛主当成了洪水猛兽。

白嵇虽不明所以,但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便就坡下驴地故意大声道:“怎么回事,你说。”

那散修两股战战,几乎不能直立,哆哆嗦嗦地一直将自己躲在了一圈西行宫弟子中间,这才颤声道:“我们查到了,这岛上有人炼魂修鬼,专向我们这些没跟没底的散修下手,白兄偷偷和我说过他要彻底追查此事,再上报岛主,结果、结果……他被那鬼修的噬魂灯吸进去了。”

没有绝顶的修为与举世罕见的毅力,普通魂魄能在炼化中坚持多久?而一旦被炼化,便是永世不得超生,三魂七魄都成为别人的傀儡,连转世都没有,只能等着灰飞烟灭。白嵇听到这里,终于被唤起了一丝浅淡的血脉之情,忍不住呆了呆。

在众人的一片惊呼中,唐晚秋已经率先喝问道:“你说那鬼修是谁?”

她这一嗓子石破天惊,那散修一声惊叫,竟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险些成了一棵倒栽葱,连连蹭地,口中乱七八糟地说道:“别杀我,岛主,别杀我……白宫主救我!”

这句话里蕴含的意思实在太多,唐晚秋再棒槌也听明白了,扫帚眉当即一竖道:“你说岛主就是那个摄人魂魄的鬼修?简直一派胡言!”

然而除了她以外,没人敢这样理直气壮,众弟子还没什么,那些个在青龙岛外围的散修门一窝蜂地都炸了——鬼修可不就是鬼气森森的么?这样说起来,岛主那形容枯槁、愁眉苦脸的模样还真有些……怪不得常年闭关!

再联想,仙市刚开市的时候,众修士横渡东海的路上不就遇到了一个大鬼修么?

鬼修就算在魔道里,也是异常酷厉罕见的一种,千八百年不见得遇上一个,怎么那么巧,就在仙市的路上碰上了一个?

既然出现在附近,那大魔修还指不定是岛上哪位大能的同道中人,甚至是某位大能的化身也说不准呢。

唐晚秋忍无可忍道:“你们这种废物算什么?就算岛主要炼魂,轮得上你们这些修为低微之人么?抓我去岂不更好?”

此言一出,人群中的议论声顿时低了下去,唐晚秋是有道理的,以青龙岛主之能,抓个把元神修士不在话下,实在没有必要用一帮修为低微到恨不能没入气门的散修。

唐晚秋不会说话,但不代表脑子不清楚,当即再接再厉道:“那小子,你敢不敢报上名来?你姓甚名谁,有什么证据说岛上有修鬼道的?讲经堂十日一次,中途道友们私下也交流不少,难道凭空少一个人会没人知道?你是谁派来污蔑岛主的?说!”

在场稍微敏锐些的人,此时都已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程潜有种不祥的预感,当机立断摒除杂念,抓紧时间调息起来。满场的喧嚣,他全不在意,说入定就能入定,严争鸣只好默默在一边替他护法。

只要程潜不受伤、不流血,严争鸣看着师弟那沾着血、因为苍白而越发如玉的脸,心里总有一种错觉,仿佛程潜是个铁打的。

那散修躲躲藏藏地哭喊道:“我这蝼蚁一样的修为,要不是走投无路,怎敢构陷青龙岛主?我不要命了么?你们自然厉害,都叫得出名号,都有来历,少了谁都会引人争论,我们这些无根的散修的命,又有谁在乎?”

唐晚秋看起来现在就想提剑将他捅成蜂窝:“呸,一面之词,有什么证据?”

散修道:“自然是有的,白兄说机缘巧合,在岛主闭关附近看见过炼化的鬼影,那处必有噬魂灯!”

众人立刻“轰”一声炸开了锅。

此事简直闻所未闻,而这证据说了等于没说。

无论有没有噬魂灯,青龙岛主都不可能放任别人搜查他闭关修行的洞府。

那可是四圣之首的天下座师!

白嵇就算再昏头,也不敢当面提起要搜岛主洞府的事,这简直岂有此理么?

这时,有一人朗声笑道:“这位道友满口昏话,难不成想鼓动大伙在青龙岛上造反吗?”

众人回头望去,见周涵正领着他那一群黑鸦一样的蒙面人走了过来,这些蒙面人在天上御剑的时候不显,落在地上走路的时候才让人看出一点端倪来——这些人队伍极其整肃,每个人的体貌竟都差不多。

严争鸣冷眼旁观,忽然想起当初在讲经堂上,那周涵正鼓动程潜 “拜入他门下”——严争鸣一时间忍不住揣测,这姓周的是哪门哪派,什么来历?

周涵正一抬手,身后所有的蒙面人令行禁止地一同停下,竟没有人多迈一步。

他将折扇打开,在胸前晃了几下,说道:“周某承岛主恩德,在岛上挂名护法多年,少不得要为自家岛主的清白说句话了——要说鉴别鬼道魔修,可不一定要亲眼看见他的本命噬魂灯,行鬼道者魂魄污浊,只需借得魂镜,一照便知。我家岛主光风霁月,怎可能与那些邪魔外道有瓜葛?”

白嵇疑惑地看了周涵正这搅屎棍一眼,一时拿不准他是个什么来头,方才那莫名其妙的散修出现,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岛上的另一股势力,当下谨慎地说道:“据我所知,天下只有一面魂镜,悬在那皇宫大内的大殿上,难不成要我们这些人一起闯进皇宫?”

周涵正笑道:“白宫主不问世事久矣——先帝爷时,那魂镜就已经赏给了天衍处,说来也巧,只因上次仙市时海上惊现鬼道大魔,为防万一,我这镜子随身带着呢。”

这一句话不啻于水落滚油,连唐晚秋都怔住了:“什么你是天衍处的人?”

岛主没应声,想必是方才在秘密码头,周涵正撕破脸反水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猜到了一二,只是养气功夫足,没让小辈们看出来。

天衍处隶属于当朝钦天监,是凡间朝廷的人,名义上管“仙人”的事物,实际上好像谁也管不了——虽然可想而知,天衍处里肯定会请修士任职,但在大部分人心里,还是觉得这是两个世界的事。

很多人可能直到陨落飞升,都没见过一个活的天衍处的官员。

周涵正不以为意地应道:“哦,闲差一个,无门无派无出身之人,比不得诸位家底身后,挂个虚名混口饭吃。”

躲在西行宫后面的散修狼狈至极地冲着周涵正拱手道:“左护法为人清正,若也不分清浊好歹,晚辈也是命该如此。”

他尽力挺直了腰杆,言语间竟有了几分悲壮之意,周涵正看了他一眼,没言语,抬起一只手,一个蒙面人立刻会意上前,捧上了一个小包裹,里面竟是一面样式古朴的铜镜,边角处都已经磨损,镜面也有些污浊。

周涵正掐了个手诀,轻声道:“起。”

那铜镜应声腾空而起,缓缓转了一圈,正落到他本人头上,只见镜子里仿佛反射了一束月光,落在他头顶上,打出了周涵正长长的影子。

与普通的影子没什么不同。

周涵正低头看了一眼,笑道:“看来周某三魂俱全,七魄安好,是没什么问题了。”

严争鸣心里一阵狂跳,他虽然不知道周涵正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但也知道此人眼下是明着帮青龙岛,暗地里捅刀。

魔道三千,鬼道狠毒至极,是下三滥中的下三滥,青龙岛主会投身其中?

要是放在以前,严争鸣打死也不信,可是自从那散修出来指认之后,他就发现岛主一句话都没说过,心里不免七上八下了起来。

他遭遇蒋鹏的时候,年纪实在是太小,以至于印象深刻得不行,到现在对鬼道中人也是发自内心的恶心,岛主收留庇护了自己一门这么久,他要真是……

严争鸣侧头看了看岛主,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再扫了一眼程潜,见那小鬼对周遭一切仿佛充耳不闻,定力十足,心里只好无可奈何地拜服了一番。

岛主半晌不言语,四下已经是议论纷纷,严争鸣抬头看了一眼那仿佛洞穿古今的魂镜,心里忽然涌上一个念头——温雅真人说扶摇派每代必出妖孽,如果到了这一代也会有人不小心误入歧途呢?

这想法一闪而过,却在严争鸣心里不轻不重地扎了一下,弄得他如鲠在喉似的,他的目光扫过李筠、韩渊和水坑,李筠聪明又谨慎,谨慎得有点胆小,不像是会出圈的,韩渊对修行一事远不如打听“张家长李家短”上心,水坑……唉,尽管还小,已经现出了没心没肺的端倪。

最后,他的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程潜身上。

程潜脸上还有血迹,却因为入定而显得无比宁静。

严争鸣只是稍微设想了一下这个可能,心里就是狠狠地一揪,他怔怔地看了程潜很久,然后这位有史以来最没有立场的掌门心里默默地盘算道:“想这些有什么用?就算小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无论如何不会对他下手的,大不了把他藏起来。”

分享到:
赞(52)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少年,藏起来。。。嗯,很有前途

    兴奋又有点慌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7 00:42:13回复
  2. 让我想起了,魔道。。。

    匿名2018/11/12 23:53:42回复
  3. 本能护妻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8/12/26 00:31:32回复
  4. 呵呵呵呵

    2019/01/25 18:12:09回复
  5. 护妻狂魔,藏起来厉害了

    匿名2019/02/07 13:43:10回复
  6. 唉,岛主啊。

    查流量啦2019/02/12 00:52:13回复
  7. 终于明白娘娘为什么是攻了
    好甜

    开学地一匹的笑红尘2019/02/13 09:09:24回复
  8. 藏起来……攻的气质开始显现出来了

    陈栎媱2019/03/06 23:03:25回复
  9. 藏起来很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愿祈丰年2019/03/10 04:14:13回复
  10. 那就藏吧(^V^)

    沈葭白2019/04/05 15:45:40回复
  11. @汪姬&WiFi 竹屋藏潜 好浪漫啊 (花痴脸)

    忘羡2019/04/13 17:30:56回复
  12. 嗯嗯,带回去,藏起来,没毛病

    匿名2019/04/15 14:34:14回复
  13. 藏起来 很好 很nice 娘娘要攻了哇!!

    小笙笙2019/04/16 12:56:49回复
  14. 护妻本能激发

    振翅飞过星港2019/07/15 07:49:57回复
  15. 带回去,藏起来,又想起我蓝二哥哥了

    蓝二哥哥是白月光,沈巍是朱砂痣2019/07/20 17:03:59回复
  16. 哈哈哈?藏起来?怎么这么可爱啊?

    冥洺2019/07/21 10:48: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