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师父走了

程潜被他这一嗓子叫得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该开口唤声“师祖”什么的。

一年多以前,当他第一次踏足扶摇山的时候,还有眼不识泰山地认为这是一个没爹没娘、但少许有点格调的家禽门派。

可不是么,民间那么多话本,游侠散修之流姑且不提,但凡能称为“门派”的,哪个门派里不得有一帮三姑二大爷,整日里争强好胜,互相勾心斗角?

一个掌门带着几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弟子——乡间少年掏鸟蛋打群架的组织恐怕都要比这个庞大。

可就在这几天,程潜发现门派不单有师伯,还有个师祖,这一点也没让他感到有什么荣耀。

同是一门所出,对比着那翻江倒海如等闲的师伯,还有这八荒六合第一魔头的师祖,再看看自家师父“活到赛神仙”的熊样,难不成扶摇派的存在,就是在向世人阐释何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么?

再者,“家禽门派”与“魔修大本营”这俩称呼哪个说出去比较好听,程潜还真有点举棋不定。

被一语道破身份,北冥君微微叹了口气,随着他一身的黑雾渐渐散尽,露出了下面掩藏许久的真容。

他既没有仙风道骨,也没有青面獠牙,总体而言,是个人样。

他脸上的眼窝微陷,给他平添了一点英俊,而除此以外,这位传说中的万魔之宗居然就只是个不怎么起眼的中年男子,两鬓微微带了一点白发,中间夹一张异常苍白的脸——还是个有点憔悴的中年男子。

北冥君双手拢在袖子里,站在自己孤苦伶仃的尸骨近前,摆了摆手,说道:“起来吧,小椿——我活着的时候也没见你跪过我,现在装什么样子呢?”

木椿真人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将水坑放下,让她去找程潜,颇为随意地开了口,道:“上坟么,不比平常,跪一跪先人,也是应该的。”

程潜:“……”

他发现没大没小和不尊师长是扶摇派的传统。

“我一直以为你身毁形灭,元神是投胎去了,还曾经一度将小潜错认成你,毕竟他那生辰八字都对得上,混账脾气也有你当年遗风,可没想到你居然……居然并未离世,反而附在了三枚铜钱上。”木椿真人说到这里,顿了顿,继而有几分心酸地感慨道,“师父,你既然附身,为什么要附得这样穷酸?哪怕找不到金元宝,好歹也找块银锭子不行么?”

北冥君在黑雾罩身、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时候,将万魔之宗的气度发挥了个十成十,够得上叫人顶礼膜拜的规格,谁知此刻坦诚相见,此人却满不是那么回事。

他看着木椿真人,带着木椿真人平时看严争鸣时那种颇为愁苦的神色,笑道:“若是那样,为师还能见着你么?早被你花出去解燃眉之急了。”

木椿真人道:“师父,我门派现已然是今非昔比了,早就不像当年那样穷得叮当响了。”

北冥君神色不动地挖苦道:“知道,你出息越发大了,给自己拜了个财神徒弟。”

这两个阴阳两隔了经年的人你来我往几句,相视片刻,突然在程潜的莫名其妙中同时笑出了声。

程潜抱着水坑,和双目凹陷的尸骨大眼瞪小眼,完全没听明白长辈们话中玄机。

笑完,木椿真人才问道:“你一魂散在群妖谷,一魂散于噬魂灯,现在就剩下这最后一魂了么?元神久留人间,又无物依托,就算是北冥君,也得落个形神俱灭吧?”

北冥君笑道:“死不死的,不打紧。”

木椿真人:“师兄呢,死了吗?”

他当着数十艘大船,无数双眼睛的时候,只能直呼“蒋鹏”,此时私下里说话,却又叫回了师兄,想来在北冥君面前也不必有什么遮掩。

北冥君顿了顿,微微敛目,答道:“没有全然灰飞烟灭,我以一魂之力撞碎了噬魂灯中魂火,算是重创了他。不过你师兄这是以身饲虎,将自己与噬魂灯炼成了一体,魂魄也成了那鬼灯的精魄,从此不再入轮回,也算不得人了,你可以当他死了。”

木椿真人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他认出你了么?”

这一次,北冥君却笑而不语,没有回答。好似无声胜有声地回答他:认得出又怎样,认不出又怎样,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分别么?

北冥君转向程潜,颇为慈祥地叫道:“孩子,我这可是第三次见你了,过来。”

程潜往前走了几步,却并没有依言上前,他只是默不作声地停在了木椿真人手边,不冷不热地对北冥君行了个晚辈礼。由于不知道应该称呼什么,便也没有贸然开口。

尽管师父和北冥君三言两语间看起来很亲近,但程潜直觉不是那么回事。

如果师父和师祖的关系像看起来的那样融洽,程潜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多年,师父从没有提过师祖一句,而且没有来给他收尸。

北冥君微微低下头,耐心地问道:“你在腥风血雨里也敢岿然入定,是个胆大包天的小东西,当时可是悟到了什么?”

程潜迟疑了一下,客客气气地答道:“受前辈与唐真人点化,弟子学到了列位前辈一点‘无惧于天,无惧于地,无惧于人’的气度。”

北冥君听了,百感交集地盯着程潜打量了一会,低声道:“好孩子,我扶摇派断绝的血脉又续上了。”

程潜听了这句话,陡然一怔。

一瞬间,他想起了师父前后不一的面貌,想起方才那只似乎已经死了的黄鼠狼,想起鬼道蒋鹏那句“半人非人”……种种前因后果飞快地串联,程潜几乎转眼就明白了这句饱含深意的话中的弦外之声。

他猛地扭过头去,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那突然之间变得貌美如花的师父。

木椿真人抬手放在他的头顶上,叹道:“你的心眼要是能匀给你四师弟一点就好了——不错,小潜,你猜得对,我扶摇派的血脉,早在十几年前就断了,我也是个死人。”

程潜牙关咬得太紧,一时间竟是“咯咯”作响,说不出话来。

木椿真人却没有在意,依然侃侃道:“当时的掌门——我师父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无暇他顾,大弟子蒋鹏在这时候走火入魔,堕入鬼道,我自不量力追踪而去,成了死于噬魂灯的第一个怨魂,只是托了他魔功未成的福,得以剩下一缕元神逃脱,落入一只因雷劫将死的小妖身上,也算是我扶摇派的掌门印传承下去了。”

北冥君脸上似有悲意:“你……”

木椿真人笑道:“这小妖躯壳也没什么,就是太馋了点。”

北冥君低声道:“附在已死之身上,你就不怕元神力竭,魂飞魄散再不能入轮回么?”

木椿真人微微一拢袖子,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脚尖,满不在乎地学着北冥君的语气笑道:“不打紧。”

程潜低声问道:“师父,经楼里的画像是谁撕的?”

木椿真人闻言愣了愣:“怎么,没收拾干净么?哦……那可能是我干的,元神在噬魂灯中受百鬼撕咬之苦,出来以后不免心怀怨气,再加上那小妖是个死物,刚开始不习惯,有那么一阵子恐怕是神智不大清楚。”

他话说得轻描淡写,程潜却觉得好像一口气哽在了胸中,他抱住木椿真人的腰,用力将头埋在他怀里。

这样温暖……怎么会只是一缕元神呢?

木椿接着道:“我刚落入一只黄鼠狼的身体,还不会用四条腿走路,连滚带爬地想去找我的掌门师父,结果……”

北冥君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落成了一道孤苦的阴影。

“我看见了‘四圣’围攻扶摇山,”木椿真人对程潜道:“这才知道,我那师父原来竟是个不世出的大魔,四圣乃当世大能,全都落在扶摇山上,一路从扶摇山打到了这两百里开外的忘忧谷,惊动的天劫将这山谷烧成了一片火海,此后三年都寸草不生。四圣一死三重伤,我估计如果不是他们正好挑他闭关的紧要关头动手,死在古树下的还不知道是谁。只不过我见识又不多,不知道师父您老人家居然已经位列‘北冥’,失敬失敬。”

木椿真人的话故意说得挑挑拣拣,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关键点他一个没提——比如蒋鹏为什么会走火入魔?为什么要害死师父?北冥君又为什么走上了这条路?四圣是谁?为什么招来他们厮杀?

他从头到尾都只说了经过,这些个前因后果只字未言。

要是平时,程潜一定会追问到底,可是此时他却已经全然顾不上了,他的胸口仿佛被一团棉絮塞严实了,堵得他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恨不能嘶声大哭一场。

木椿真人却温和但不容置疑地将他推开了,径自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杈,树杈在他手中渐渐变形成了一把木剑,他往旁边走了几步,来到一片空地上,对程潜说道:“你第二式学完了,今天为师将后面三式一起演示给你,要看仔细了。”

程潜没事总缠着木椿真人要学剑,又每每都会被师父揣一袋子糖果打发走,而今,师父终于要主动教他了,他心里却没有一点欢喜。

他明白,师父这是要离开他们了。

程潜怔怔地站了一会,眼泪突然冲了大堤的洪水一样涌了出来,屏息也忍不住,咬破嘴唇也止不住。程潜从来没有这样哭过,哪怕是爹娘几钱银子就将他卖了,他也没掉过一滴眼泪。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触碰到了这样深邃而无解的切肤之痛,一时间无从承受、无可发泄,将他时刻维系的面子掉了个干净。

水坑小心翼翼地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摆,见程潜不理,也索性跟着大哭了起来。

北冥君苦笑不得道:“小子,你刚才不是还无惧天地人么,怎么这会又开始哭鼻子?”

程潜拼命地忍着悲声,可是他发现忍得住喜怒,却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眼泪,视线依然不断地模糊又不断地清晰,他哽咽良久,说道:“师父,我不学了,你不要教给我好不好?你……你是不想要我们了吗?”

木椿真人微微垂下木剑,想哄他几句,无奈又想起程潜不是韩渊,轻易糊弄不过去,半晌,他才说道:“天也,命也,小潜,就算没有今天的机缘巧合,我也没有几年光景了,照样跟不了你们一辈子。”

木椿真人说到这里便闭了嘴,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那孩子都会钻自己的牛角尖,于是干脆缄口不言。

他将木剑横于胸前,利利索索地摆了个起手式,这一回,他没有念那可笑的口诀,也没有故意放慢速度。

第一式鹏程万里,少年人意气风发,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雄心万丈。

第二式上下求索,漫长而痛苦都含在目不斜视的刚硬剑招中。

第三式事与愿违,通天彻地,也不过洪荒蝼蚁,固若金汤,不过浪头沙屋。

第四式盛极而衰,三起三落,仍然逃不脱这条源远流长的宿命。

第五式返璞归真……

程潜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师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死了”和“飞升了”,有什么区别吗?

都是两处茫茫皆不见,从来处来,往去处去罢了。

程潜第一次看完整套扶摇木剑,脸上的眼泪还没来得及干涸。

木椿真人温声问道:“看明白了么?”

程潜抿抿嘴,固执地大声道:“没有!”

“胡扯,再明白也没有了。”木椿伸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随即,他收敛了笑容,看着程潜道,“小潜,门规还记得么?关于清理门户的地方,是怎么说的?”

程潜通红的眼睛扫了北冥君一眼,没有回答。

木椿真人轻声道:“有罪无可恕者,需由同门亲自清理门户——此乃我派多有逆徒,却仍在仙家占有一席之地的缘由。”

程潜用力抹了一把眼泪。

木椿真人淡淡地说道:“虽说大道昭昭,理应清静无为,可是修行中人,本不该有违初心,既然酿成大祸,天理昭昭,必有一劫。”

他身上袍袖忽然无风自动,脸色白得发青,隐隐似有火光从眉间闪过。

北冥君面色坦然,说道:“我执掌门派八十年,确实愧对列祖列宗,也愧对你们师兄弟,因此以形神俱灭发下毒誓,以我三魂替门派挡三次大灾,小椿,你大可以不用亲自动手。”

木椿真人听了,既没有面露感激,也没有生出什么感慨,只是平平静静地答道:“师父,若让你寿终正寝,那死在你手下的怨魂的公道又该如何呢?”

他的话音平稳,是一贯的温和有礼,程潜却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让人心里发冷的话了。

木椿真人仿佛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一己悲欢都浸泡在冰冷的水下,隔着水,既不再欢欣,也不再痛苦。

空中有一排极复杂的符咒倏地闪过,继而发出金光,豁然就是李筠嘴里神乎其神的“暗符”。

北冥君不躲不闪,静立于原地,眯起眼睛望着那转瞬即逝,融入天地的符咒,低声道:“以魂封魂。”

木椿笑道:“能封得住北冥君一魂,我这辈子也算值了。”

程潜睁大了眼睛,下一刻,他被一股大力推开,踉跄着跌在地上,眼前一黑,几乎是昏迷了片刻。

再睁眼,北冥君已经不见了,程潜看见一缕细细的黑雾被金光缠着,压到了木椿真人手上的旧铜钱上。

木椿真人除了拿着铜钱的手,周身已经透明了,他跪下来,将铜钱埋在了古树下那尸骨旁边,继而笑眯眯地冲程潜招招手。

木椿真人:“那黄鼠狼身上有一枚小印,你将它取下来。”

程潜好像打定主意要与他对着干,一动不动。

木椿真人笑意渐渐消逝,似乎想要抬手摸摸他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程潜的头顶。

木椿真人道:“那是扶摇派掌门印,回去将它交给你大师兄,以后让他照顾你们。至于剑法……小潜,你该好好练练第二式了。”

末了,他深深地看了程潜一眼,嘴唇掀动,几不可闻地道:“师父走了。”

说完,他整个人就在原地消散了,犹如一把碎光,一头撞进了土里,再不见了踪影。

传言 “上古有大椿树,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因以“椿龄无尽”祝高堂慈父之圣寿绵长,可惜人终究不是草木。

木椿真人将那枚铜钱埋进了土里,仿佛是亲手将程潜送入了一个开端——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卷终

分享到:
赞(31)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师父走了

    木椿2018/10/18 22:22:06回复
  2. 师父走了这一句真的扎心了,我玩过一个游戏,叫楚留香,说真的游戏本身只要玩过就觉得很辣鸡,但是,为什么会继续玩下去呢,就是为了那些一起玩的人,游戏有拜师系统,我在还是个垃圾小萌新的时候我师父把我捡去当个徒弟,师父辛辛苦苦带我玩了三个星期,我的修为还是没什么长进,然后,有一天我没上游戏,过后登游戏时,看到师父在消息栏留给我的消息:师父走了,你要好好的,别被欺负了。当时就泪崩了,拼命开始肝修为,然后好不容易修为上了修为榜,某天师父回来看了看我们,说好了晚上吃完饭一起打本,结果他没有来,第二天留了消息:这次师父真的走了,不回来了,本来是舍不得你们这些徒弟,看到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我没哭,一直给他发消息,第二天没有回复,我开始骂他,第三天,还是没有回复,我好像才接受师父走了这个事实,哭了一下午,之后每天都发了消息问候师父,有回归活动也没忘了呼唤师父,但是我知道,这些再也没有人看得到然后回复我了

    忘名的沈韵2018/10/18 22:35:37回复
    • 楚留香我也在玩,我大号的师傅已经a了好久,陪我切磋的好友也早a了,过了大半年了,还是没有上过一次线,就剩下我一个人……

      匿名2019/02/24 11:34:54回复
  3. 呜呜呜,楼上,我也玩楚留香,但我没师傅,看到这章我都哭死了。。木椿真人,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已经哭死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6 22:45:35回复
  4. 什么都不说了,看我I D

    已泪奔的顾玥2018/12/21 20:50:55回复
  5. 哇的一声哭出来

    哭叽叽的眼熟我2018/12/21 21:26:15回复
  6. 泪奔了……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8/12/24 20:03:04回复
  7. 我第一次看小说看哭 真的 抱着iPad在床头哭得止不住 师父,别了

    2019/01/25 13:43:14回复
  8. 亲情什么的,我最容易泪崩,看到那就哭了…我这人就是受不了一点刀子,我脆弱

    匿名2019/02/03 00:15:09回复
  9. 大半夜的哭成狗呜呜呜呜

    已成泪人儿的清久2019/02/03 23:34:09回复
  10. 以八千年为春那句出自逍遥游

    繁花落星2019/02/24 19:06:59回复
  11. 最好的师父啊呜呜呜

    陈栎媱2019/03/06 14:57:57回复
  12. 师父就这么走了,离别总是疼痛

    匿名2019/03/13 23:53:42回复
  13. 师父走了……

    泪目的沈葭白2019/04/05 09:20:04回复
  14. 泪奔~~(>_<)~~ 师父不要走

    忘羡2019/04/13 10:33:37回复
  15. 师父…….

    66ccff2019/04/14 11:21:13回复
  16. 哎,师父和师祖是最虐的。

    撒的一手好娇2019/04/17 10:43: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