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这、这是北、北冥君!

洞里人的回答是一声怒喝,撞在耳朵里嗡嗡作响,程潜顿时胸口一闷,一阵恶心,险些吐出来。

而通过回音,程潜才艰难地分辨出对方说了什么。

她言简意赅,厉声道:“滚!”

那是个极苍老的女声,粗粝沙哑,甚至掺杂着几分阴森的恶毒,完美地契合了乡野传说里吃人挖心的老妖婆形象。

程潜揉着耳朵,不明白“扶摇派”和“家师”这两个词中的哪个激怒她了。

大师兄不是说他奉命来给这紫鹏真人拜过年吗?难不成他当时只是隔着三里地作了个揖?

程潜惊疑不定地扭头去看严争鸣。

要说起来,程潜和李筠这两个小崽,一个自视甚高,一个满肚子贼心烂肺,全都不肯承认大师兄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不从纵观一生的大角度高瞻远瞩,仅就眼下这个危局来看,程潜他们都得同意——万一动起手来,大师兄是唯一还勉强能指望的。

他年纪最大,个子最高,学剑时间最长,还有气感。

可惜,他们中的最强战斗力剑还没出鞘,就被那老妖怪一根鸡毛打飞了。

严争鸣的脸色铁青,额角的冷汗已经顺着脸颊流下来了,但他不知是为了面子还是怎样,愣是半步都没有退,甚至挤出了一个有点倨傲的微笑。

……不过虽然很英勇,程潜还是希望他不要笑了,大师兄一笑就让人想拿鞋底抽他,真惹怒了那大妖就不好了。

“真人不方便见客,我们这些小辈本来也不应该前来打扰,只是昨天夜里,本门有个不懂事的小师弟误入了山穴,已经失踪一宿了。”严争鸣顿了顿,艰难地扛着老妖洞穴前巨大的压力,想让自己听起来更有理有据一些,“我听家师说,自我派开山时,山穴中的诸位前辈就一直与我派比邻而居,这些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真人大人大量,想必也不愿意因为一个小孩子伤了双方的和气吧?”

这一番话说得虽然不算太流利,却也让程潜叹为观止了。

一方面,他没想到坐都坐不住的大师兄居然有胆子扛上大妖,另一方面,他发现原来这富家少爷不是不会说话,而平时表现得像根活棒槌一样,那完全就是他恃宠而骄故意的。

这番有理有据的长篇大论打动了程潜,却没能打动山洞中的老母鸡,那紫鹏真人听了以后,回答依然是油盐不进的一个字:“滚!”

严争鸣接连被扫了两回面子,险些恼羞成怒,不过他还是在最后关头按捺住了——虽然脸色难看,却并没有当场耍脾气。

严少爷只是任性,并不热爱作死,一个人长到了十五六岁,但凡脑子里还有一根筋能稍微转动,他就分得清自己惹得起与惹不起的对象。

紫鹏真人碾死他们仨不比踩死几只蚂蚁多费什么劲,严争鸣咬了咬牙,心里着实是又困惑又焦躁,以前他确实代师父和这老母鸡打过几次交道,对方脾气虽不怎么样,却也不会自贬身价,和一个刚入门的凡人少年一般见识。

以往,紫鹏真人虽然态度冷淡,却没有对他这样声色俱厉过。

严争鸣脑子里灵光一闪,得出了一个结论:山穴里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这时,他身后的李筠忍不住低声开口道:“师兄,她不让我们进去,我……我看,我们要不然还是回去找师父吧?”

对紫鹏真人,严争鸣不敢造次,可对这搅屎棍子似的师弟,他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当即,严少爷头也不回地道:“我们走过来就花了将近一个时辰,现在再走原路回去,把师父找来,你是请他来认尸的吗?”

巍峨的山门与险恶的阴气,顷刻间吹化了李筠额上的汗,他狠狠地打了个寒战,李筠一只脚再次踏进了懦弱的陷阱中,一想到他们是真刀真枪地直面一个大妖——还是个不欢迎他们的大妖,此时还能保持双足站立,对李筠来说就已经算不易了。

可是韩渊……

李筠的退堂鼓一下一下地敲着自己的良心,他踟蹰良久,终于还是痛苦地说道:“可是我们根本连门都进不去,更不用说面对里面的大小妖物了,我……我是想,四师弟既然昨天晚上就进来了,到现在也没事,那说不定我们也……也不必急这一时片刻,我们……”

站在满是腥气的洞口前,严争鸣其实也在不动声色地偷偷哆嗦,同时,因为紫鹏真人的不客气,他又暗自火冒三丈,因此正处于一种一边哆嗦、一边火冒三丈的境地里,进退都很尴尬。

可那李筠一开口,就轻易地就打破了这个平衡。

严争鸣听了李筠这番推脱责任的谬论,火冒三丈顿时压过了恐惧哆嗦,他又是个惯会窝里横的,立刻将方才在紫鹏真人那受的鸟气加持了一番,一股脑地撒在了李筠身上。

“李筠啊李筠,”严争鸣露出他那招牌的讨打笑,“你可真让人看得起。”

程潜知道自己得表明态度,他立刻抱着师父给的木头上前两步,俯身捡起大师兄脱手掉在一边的剑,走到严争鸣身边,对李筠道:“二师兄,你自己回去找师父吧。”

严争鸣得到了支持,脸上的冷笑顿时升了两级,他实在太会阴阳怪气的冷笑了,眉梢一吊,眼角一斜,甚至不必哼出声,这一手绝技,别人都能隔着三丈远感知到他浓郁的嘲讽气息。

“你还不如一个小孩。”严争鸣对面色惨白的李筠道,随后他转向程潜,一激动又忘了程潜叫什么,“小……嗯,那个,小铜钱,跟我走。”

这紫鹏真人来回来去就会说一个“滚”字,没准恰恰是色厉内荏,她可能被限制了行动,或是干脆重伤动弹不得——否则那老母鸡完全没有必要如临大敌地挡着门不让他们进。

为了不让小地包天变成某个大妖的饺子馅,严争鸣决定闯闯看。

程潜跟上,无奈道:“师兄,我叫程潜,不叫铜钱。”

大师兄哼笑一声,大概表示“铜钱”和“程潜”对他来说没啥区别,他一伸手接过自己的配剑,微微一抬下巴,对程潜道:“师父虽然不在,他的引水符在你手里,我就不信我们淹不了这破山门!”

程潜闻言差点摔个狗啃泥——不……不是刚才还说这是引雷的吗,怎么这会又成引水的了?

难道本门符咒天赋异禀,金木水火土还能随意变身搭配吗?

下一刻,程潜的目光落在了大师兄拿剑的手上,并“惊喜”地发现他那只拿剑的手正在不住地哆嗦着。

“很好,”程潜心里的苦险些漫上舌尖,他想道,“大师兄都吓糊涂了,还没忘了虚张声势。”

两个少年对自己与同伴有几斤几两,全都心知肚明,因此都是逞着假英雄,出着真冷汗。

就在这时,风声再起。

就在严争鸣风声鹤唳,执剑的手背上青筋几乎已经破皮而出时,那石门“嘎吱”一声,缓缓地向里面打开了。

竟然被糊弄开了!

那老母鸡竟然信了大师兄的鬼话!

习惯了装模作样的程潜还好,严争鸣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得意洋洋地准备翘起来的嘴角压下去,他装作弹尘土的样子,风度翩翩地将手心的冷汗抹到自己身上,眉开眼笑道:“多谢前辈。”

李筠不明真相,被师兄与师弟的“无畏”所震慑,眼见他们全都丢下他走进了石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害怕极了,却又做不出扭头就跑的事,僵直了片刻,他终于狠狠地咬咬牙,也提步跟了上去。

石门那一边是一个洞府,洞中原来没有什么吃人挖心的黑山老妖婆,只有角落里瘫着一只巨禽。

它当然不是什么“老母鸡”,绚若金凤的羽毛萎顿在地,显得黯然无光,一个女子的影像虚虚实实悬在那大鸟的头顶,她声音虽然沙哑,面貌却一点也不老,仅就模样看,她可能还算个妙龄。

紫鹏的目光落在程潜手上地木牌上,问道:“那是何人的符咒,拿来我看。”

严争鸣刚要开口继续扯淡,紫鹏真人便厉声打断了他:“住嘴,小兔崽子,你还真当你耍耍小聪明就骗得过我么?拿来!”

她话音没落,程潜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兜头而来,他未及反应,已经情不自禁地向着那大鸟迈动了脚步,严争鸣眼疾手快地伸手一拦,程潜的胸口狠狠地撞在了大师兄的胳膊肘上,抱着木牌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白绢落地,木牌被紫鹏真人隔空拽了过去。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严争鸣这才发现,纵然他猜得一点没错,紫鹏真人确实身受重伤,行动受限,但弄死他们仨还是小菜一碟的。

眼见那女人凭空伸出一只手去接木牌,黑暗的洞穴中一道强光突然爆出,三个少年谁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由自主地闭了眼,只听一声惊呼,再一睁开,那块木牌已经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

紫鹏真人仿佛遭受了什么打击,人影更虚弱了,畏惧地往后缩了缩,口中喃喃说道:“不是他……这、这是北、北冥君!”

分享到:
赞(12)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二师兄以后不会是和叛徒吧,害怕

    匿名2018/10/11 18:59:04回复
  2. 一般二师兄这样的人带着一定会出事的

    忘名(沈韵)2018/10/18 18:53:41回复
  3. 忧桑,这会我就开始方了

    已经非常方了的澄宁cp永不拆2018/11/04 15:20:17回复
  4. 小铜钱。。。emmm

    薛洋妻子2018/11/23 22:17:25回复
  5. 我也有点方了

    不知道起啥名2019/01/25 23:29: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