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四圣中的最后一件,镇魂灯

阎王殿。

十殿高悬。

厅堂如碧空, 上下无边,头顶是永远不会放晴的星河万顷, 脚下是拔舌油锅的十八层地狱, 周遭是流转不去的三千弱水。

人走在其中,脚下明明踩着实地,却活像踩在一块透明的玻璃上,下面扒皮抽筋、上刀山下油锅的, 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自己仿佛也会随时掉下去。

底下鬼差低沉萦绕的宣判声与大鬼小鬼歇斯底里的惨叫相映成辉,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判官一愣, 知道这是开了“通地眼”, 他有些不安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默默地带着一干鬼差退至一边站好——通地眼平时是不开的, 阎王殿里的人也看不见下面十八层地狱的事, 只有罪大恶极的魂魄不肯就范时, 才亮出来以儆效尤。

实在……不是待客之道。

祝红一把抓住赵云澜的胳膊, 要不是衣服穿得厚, 她尖细的十指几乎要卡进赵云澜的皮肉里, 十殿阎王个个面容狰狞, 居高临下地从墙壁上高高悬挂的十殿上往下看, 平白让人生出某种青面獠牙的感觉。

就在他们脚下, 祝红亲眼看见一个佝偻的男人被绑在柱子上, 两个小鬼一边一个按着他,另一个掰开他的嘴, 干枯发青的手探进男人嘴里,小鬼尖锐的笑声和惨不忍听的哀叫一同炸开,祝红一激灵,手心冰凉一片。

祝红:“别、别过去。”

赵云澜低头看了一眼她抓住自己衣服的手,耐心地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在外面等着我。”

然后他面无表情地迈步走了进去,在祝红的心惊胆战中,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了下面无数小鬼的头上,最后在大殿正中间、油锅地狱上站定,祝红有种下面飞溅的滚烫的油就要溅到他身上的错觉。

她咬咬牙,本想追上去,可眼睛却不自觉地往下瞟,就看见一根长而软的舌头被活生生地从人嘴里拉了出来,血水好像要飞在她脸上。

祝红胃里一阵翻滚,终于忍无可忍地扭过了头去。

赵云澜丝毫不理会下面满脸炸出来大泡,外焦里嫩还在兀自往上爬的女鬼,目光森冷地抬眼在十殿阎罗身上扫了一圈,又扭头看向一边装鹌鹑的判官,轻轻地挑了一下眉,二五八万一样拽兮兮地说:“你们打算让我站着说话?”

他的声音低沉而冷冽,一字一句地洞穿了十八层地狱传来的呼号,未见丝毫动容。

判官使了个眼色,两个鬼差飞快地跑了出去,一个搬来了椅子,一个上了盏茶,赵云澜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顺势翘起了二郎腿,然后抬手抵住递过来的茶碗,瞟了一眼面前脸如纸糊的鬼差,脸上露出一个介于微笑和冷笑之间的表情。

“茶就不用了,地下的东西,我怕吃了闹肚子。”赵云澜头也不抬地说,“诸位下马威也下过了,谱也摆足了,我看大家都很忙,就抓紧时间,有话说有屁放吧。”

十殿上十个声音叠加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和声,怒斥说:“小子无礼。”

自从沈巍当着他的面被鬼面带走,赵云澜心里就好像压了一块冰,几乎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冻结了,外面的人说什么、做什么,都好像隔着什么才能到他耳朵里,显得又不真实又无谓。

直到方才,他才被极富视觉冲击力的画面撞了一下,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心里莫名地清明了些,后知后觉的怒火浮了出来。

赵云澜双臂抱在胸前,遮住了他因为深吸口气而剧烈起伏的胸口,锈住的脑子艰难地转了几圈——如果十殿还有脑子的话,眼下应该知道斩魂使被鬼面带走了,无论是鬼面伤了他,还是斩魂使倒向鬼面,对于地府而言,都是万分不利的,何况眼下大封的情况不明,被鬼面弄得真真假假,分明是一副要破的模样。

这个时候,十殿还弄出这样不友好的开场白,连场面都不顾了,根据赵云澜三十年与地府合作的经验……这些蠢货分明是有所求,还不愿意拉下脸来堕了面子,或是没把他这个凡人放在眼里,打算来个威逼利诱?

那也就……不用客气了。

他毫不犹豫地抬起头,男人英俊的脸上有十分的散漫和不经心,目光一扫,说不出的狂狷神色简直是呼之欲出,赵云澜冷笑一声:“哟,那还真对不住诸位了,爹娘没教好,就是这么没教养的货色,诸位打算怎么样呢?”

一时间众鬼差全都屏住了呼吸,有搞不清状况的,觉得这男人分明是来踢馆找碴打架的,十殿阎罗是审判生前身后罪孽的地方,管你是王侯还是将相,一个个都竖着进来横着出去,见多了哭爹喊娘的,还真……真没见过拽成这样的。

好像他将来不用投胎似的!

十殿又用那种十重唱的声音怒喝:“赵云澜!”

赵云澜皮糙肉厚并且油盐不进地顶了一句:“是镇魂令主。”

他一巴掌打脸打得毫不犹豫,插在大衣兜里的手在枪托上轻轻地磨蹭着,心里如同烧着一把火,有心想像打家雀一样,把这十个装逼犯一枪一个地干下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还不能跟这些猪一样的战友彻底撕破脸,只能忍他娘的。

就在这时,地下突然开始震动,一开始是细细碎碎的,最后越来越剧烈,阎王殿里几乎飞沙走石起来。

赵云澜往下一看,只见自己脚下的油锅地狱中一个一个的油锅简直晃荡成了“喝前摇一摇”,大盆大盆的热油被摇动得泼了出来,原本威风凛凛的大鬼小鬼们全都四散奔逃,铜柱地狱的铜柱裂了缝,刀山地狱埋的钢刀一个个像打地鼠一样地在那上下起伏,连绵不休……

突然,一个鬼差踹开十殿阎罗的大门,“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好了,大封……大封破啦!”

说话间大殿洞开,众人一同往外望去,只见整条忘川的水都在沸腾,所有的摆渡人全部弃船站在了摇摇欲坠的奈何桥上,细细窄窄的黄泉路已经被沸腾的水淹没了,底下肉眼可见的巨大的黑影缓缓上浮,一直到浮到与水面齐平的地方时,突然止住了。

被淹没的黄泉路两边微弱如同萤火般的光亮起来,豆大的光圈连成了一排——赵云澜记得那是路边的小油灯,似乎也叫“镇魂灯”。

微弱的光和巨大的黑影对峙,保持着一个脆弱的平衡,可最后会怎么样,只要脑子没问题的人就都清楚,还没等在场的大小鬼怪反应过来,又一个鬼差连滚带爬地飞奔了过来:“鬼城!鬼城的城门裂开了,都乱了,要造反了!”

原本统一口径一致对外的十殿阎罗终于开始在上面自说自话,十只大鸭子似的,咕呱地吵成了一团。

赵云澜坐在椅子上没动,伸手蹭了蹭自己的下巴,低低地自语了一句:“哎哟,这下可傻逼了。”

说完,他站起来,一把揪住胖判官的领子,决定不和这些秋后的蚂蚱客气,直接从大衣兜里摸出了手·枪,在众鬼差乱成一团的情况下,将趁火打劫进行到底,把枪管堵进了判官的嘴里:“老子没心情和你们废话,现在立刻带我去见轮回,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祝红简直不敢相信他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尖声叫了起来:“赵处!”

同时,上面某个阎王突然出声:“镇魂令主,你干什么!”

没了十个人的和声,这声线显得单薄无力了好多。

“干什么?干你!”赵云澜冷笑一声,“忍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很久了。”

他说着,狠狠地一推判官:“走!”

“令主留步!”这一次,十个人的声音终于又合在了一起。

赵云澜只听身后一声巨响,他扭过头去,发现脚下的通地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关上了,方才乌漆抹黑的大殿一片灯火通明,十殿的身影全都暴露在众人眼中,这么一看,一个个除了装束奇怪一点,长相竟然还都挺正常的。

而后大殿的墙壁上机关扭动,一阵机簧乱响的动静,墙上打开了一道石门,而里面又是一道门。

只见十殿阎罗一个个亲自从高悬的殿堂上下来,各自取出了随身带着的一把钥匙,连开了十道门,十道门后,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池子,仙气飘渺,一时间不像地府,看起来倒有点像瑶池了。

赵云澜定睛望去,只见池子上面泛着一盏巨大的……足有几十米高的灯,与黄泉路上刻着“镇魂”的小油灯模样如出一辙。

最后一个开门的秦广王转过身来,叹了口气,对赵云澜说:“不瞒令主,这就是四圣中的最后一件,镇魂灯。”

整个忘川被搅动起来的时候,外面看起来分外可怖,可是黄泉下千丈的大封处却十分平静,只隐约传来了一些如同打雷的声音,沈巍听见,却忽然笑了。

林静往上看了一眼,也没在意,他团团转地围着沈巍转了好几圈,爬上了功德古木:“你等我找找,身上应该有一根铁丝可以撬锁。”

沈巍不慌不忙地说:“不用,你只要把我心口的冰锥拔/出来就可以了。”

林静哆嗦了一下:“真能拔?你不会怎么样吧?”

沈巍:“嗯,不会,谢谢。”

那口气简直和去食堂买饭时顺口对打饭阿姨说的话一样。

林静没有他那么淡定,手心有点冒汗:“这可是你说的啊沈老师,可惜不能让你签个保证书。”

说完,他双手握住沈巍胸口的冰锥,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原则,大喝一声,猛地把那根冰锥往外抽,林静听到血肉撕裂的声音,沈巍的上半身都随着冰锥被带起来,又被因为四肢的锁而被牢牢地锁在原地。

林静都替他疼出一身冷汗,然而沈巍愣是一声也没吭。

五尺多长的冰锥整个被从他胸口里拽了出来,血喷出去老远。

林静一脸血地慌忙去查看沈巍的情况。

冰锥从他身体里出来的刹那,沈巍似乎是忍到了极致,额前的头发都被冷汗打湿了,眼神明显地涣散了片刻。

林静生怕他再晕过去,伸出手想拍拍他的脸,想起这人就是斩魂使,悬在半空中的爪子愣是没敢落下去,只好轻轻地拉了拉沈巍的衣服:“沈老师?听得见我说话吗?你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啊,我尽快把你放下去。”

沈巍因为失血,嘴唇显得异常干裂,他在极度的恍惚中,不由自主地轻轻掀动嘴唇,模模糊糊地叫了一声:“昆仑……”

林静:“嗯?昆仑?昆仑怎么了?”

他突兀插话,总算拉回了沈巍快要失去的意识,沈巍的眼神瞬间清明了一点,无声地扫了林静一眼,默然不语了。随后,林静看见他胸口上狰狞的伤口竟然一点一点地愈合了,如果不是衣服上的血洞,那伤口简直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沈巍轻声说:“麻烦把方才那条冰锥递给我。”

林静连忙双手托起了那条大冰锥,沈巍提起过,这东西是用忘川水冻成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它似乎比平常的冰更刺骨一些。

林静手里的冰川就这么突然化开了,成了一团漆黑、带着血色的水汽,转眼间被沈巍吸进了嘴里,仅仅这么片刻,他嘴唇上的裂口好了很多,眼睛里也重新有了些光泽。

就听几声轻响,绑在沈巍四肢上的枷锁全部脱落,上面只留下了一个如同被利器割裂的小口,沈巍脚下无声地落在了地上。

林静赶紧跟着爬了下来:“你没事啦?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刚才那些幽畜还有那个戴面具的人呢?”

沈巍轻轻地笑了:“他?去追查被我捉住的那点混沌了……我想十殿阎罗会给他一个惊喜。”

林静想了想,诚实地说:“阿弥陀佛,施主,我没听懂。”

沈巍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一转身,在林静眼皮底下消失了。

林静一愣,脱口而出:“卧槽!我把领导家属弄丢了!今年年终奖泡汤了!”

一只看不见的手搭在了林静的肩膀上,林静听见沈巍的声音在旁边说:“上面是忘川水,你得想个办法游上去,之后到了地府,云澜多半在那边,我们去找他,我跟着你,只是你暂时不要泄露我的形迹。”

林静:“啊,为什么?”

沈巍好像低低地笑了一声:“我要是出现了,还怎么演这出祸水东引的戏?”

林静哆嗦了一下,心里默念佛号,感觉自家领导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此时人间已经到了深夜,楚恕之和郭长城正深一脚浅一脚地打着手电,再一次搜查别墅小镇,楚恕之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哨子,随着他们两人的走动,小哨子会自己发出高低起伏不同的哨声,那是吸引亡灵的。

楚恕之觉得自己带着个郭长城,简直已经成了个和平主义者,哪跟哪掐都不碍着他什么事,昼伏夜出全都是在学雷锋——要么是在高速公路出口堵离家出走的少女,要么是在深夜里寻找迷失的亡灵。

忽然,他脖子上挂着的哨音提高了一点,发出了类似画眉鸟鸣叫一样的声音,楚恕之抬手止住郭长城的脚步,两人站在荒疏的小路中间,听着哨子的声音越来越响,高高低低,拉着长长的尾音,像是某种引路的汽笛。

郭长城睁大了滴过牛眼泪的眼睛,在小路尽头上看见了一个穿着快递公司工作服的年轻人,正神色迷茫地跟着哨声往这边走。

郭长城轻轻地拽了拽楚恕之,低声说:“那是人还是……”

楚恕之:“鬼。”

郭长城打了个激灵,然而下一刻,他看见了那年轻人脸上茫然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害怕了,反而有点心酸。

年轻人一路被哨声吸引到了两人面前,奇怪地看了看他们,抓抓头发:“两位先生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多冷啊,快回去吧。”

楚恕之应了一声:“你呢?也快要回去了吧。”

年轻人笑了笑:“是啊,包裹门卫已经签收了,今天不用取件,我可以早点下班回去了。”

楚恕之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瓶口递到年轻人面前:“那你进来吧,我送你回去。”

年轻人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郭长城忽然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缓缓地抬起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困惑地说:“好像……不记得了。”

“我记得。”郭长城小声说,“我看过你的身份证,你叫冯大伟,1989年出生,家里还有个哥哥,对不对?”

“我都记下来了。”郭长城说着,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给他看,上面详细地记载了每一个失踪的人的各种信息,“你哥哥说,如果你不在了,他会照顾你的父母的,他们现在很难过,但是以后会好的。”

小伙子冯大伟的眼睛里突然泛起泪花。

楚恕之没言声,等着郭长城说。

“进来吧,我们送你走,再游荡下去就天亮了。”郭长城说,“太阳光对你们不好的。”

冯大伟低头抹了一把眼泪:“那我是死了,是吗?”

郭长城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冯大伟:“我是怎么死的?是被人害死的吗?如果坏人抓住了,能给我们报仇吗?”

郭长城不知道怎么说,楚恕之声音低沉地开了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放心。”

冯大伟低着头,盯着小瓶口好一会,又抹了一把眼泪:“可我怎么就死了呢?我还没活够呢?”

“进来吧,下辈子让你投个好胎。”楚恕之开始不耐烦。

冯大伟苦笑一声:“下辈子,下辈子就再说吧……能给我爸妈还有我哥他们带个话吗?”

楚恕之皱了皱眉,刚想说话,郭长城却连忙拿出了他的笔记本,在冯大伟那一页用他的孩儿体认认真真地写下了“带话”两个字:“你说。”

冯大伟抽了抽鼻子,鸡毛蒜皮、絮絮叨叨地唠叨了一大堆,郭长城一个字不漏地全都记下来了,末了拿给了冯大伟看,小伙子就着他的手,一字一句地自己读了一遍,这才艰难地笑了笑:“行吧,我就放心了——不放心也没办法,兄弟,你是个好人,我谢谢你。”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了楚恕之的瓶子里。

分享到:
赞(371)

评论35

  • 您的称呼
  1. 我想把澜澜抢走,可我打不过巍巍,,Ծ^Ծ,,
    怎么办?在线等,急~~~~

    月下美人2018/07/29 19:46:43回复
    • 巧吗,我想要巍巍
      但是打不过澜澜(งᵒ̌皿ᵒ̌)ง⁼³₌₃

      匿名2018/08/18 19:23:38回复
      • 我也想要巍巍

        匿名2018/10/03 13:19:39回复
    • 巍巍我的!

      匿名2018/10/02 10:11:04回复
    • 那就把面面赐给你吧!

      面面相觑2018/10/22 16:08:07回复
    • 你们想的有点多, 先考虑人家给不给你抢吧

      匿名2018/12/21 22:23:18回复
    • 说得好像打得过就是你们的了一样,我还想俩都要呢

      镇魂女······2019/01/26 00:13:28回复
    • 抢走澜澜最好的办法就是连着沈老师一起带走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3/09 13:02:33回复
  2. 打死楼下,他们都是我的,哼!

    你最亲爱的爸爸2018/08/01 13:56:37回复
  3. 镇魂令主 斩魂使

    匿名2018/08/22 15:15:32回复
    • 镇魂 斩魂

      匿名2018/08/22 15:16:18回复
    • 这可能表现了赵云澜的慈悲为怀与沈巍的杀戮本性,侧面写出了镇魂的攻受之别嘿嘿嘿

      匿名2019/01/23 19:10:22回复
  4. 先镇后斩先斩后镇,这是个问题……

    请叫我险哥2018/08/29 07:09:52回复
  5. 不敢喜欢巍巍,怕澜澜

    居居女孩2018/09/08 23:17:37回复
  6. 哦呵,沈老师果然天然黑啊,这戏演得真好

    意外被圈粉的同人女2018/09/17 11:31:54回复
  7. 天然黑啊沈老师

    巍什么赵处的腰总是那么澜受2018/09/22 16:11:02回复
  8. 楼上的,看着眼熟

    匿名2018/09/27 20:52:32回复
  9. 只有我觉得冯大伟这段很感人吗?

    匿名2018/10/02 18:25:48回复
  10. 大半夜

    谢小白Q2018/10/03 00:01:50回复
  11. 巍巍和澜澜都打不过,那给我面面吧

    匿名2018/11/06 15:36:31回复
  12. 巍巍和澜澜都是我的,结果他俩结婚了,我哭了吗?

    匿名2018/11/10 13:07:16回复
  13. 那我喜欢澜澜好了

    喵了个大庆的终于成人了2018/11/24 08:17:35回复
  14. 成年人是两个都要

    匿名2018/11/28 21:09:00回复
  15. 我想要巍巍和澜澜……

    不是领导夫人,是领导夫2019/01/04 07:35:52回复
  16. 三尺长的冰锥怎么变五尺多了?

    山委身于鬼2019/01/06 08:49:53回复
    • 露在外面的是三尺,扎在身体里的还有两尺吧

      匿名2019/01/30 00:05:25回复
    • 露在外面的有三尺,扎在身体里面的还有两尺吧

      小蓝2019/01/30 00:07:03回复
  17. 沈巍是做了多大的一个局啊。

    匿名2019/01/10 18:39:54回复
  18. 心这么重,心计也这么重,真不好养活……

    匿名2019/01/11 03:00:04回复
  19. 沈巍就是为朱一龙量身定制的角色,完全就是从小说走出来的嘛

    匿名2019/01/15 22:11:54回复
  20. 真心喜欢赵处这个城府,这个气量,这个智商。若非优秀如此,怎能让小鬼王情根深种好多年

    愿祈丰年2019/03/02 16:00:21回复
  21. 看到小郭不害怕了,有些心酸。我也突然不害怕了,眼泪就掉下来了。小郭的善良是对死去的人和还活着的人最大的安慰了吧

    都小都2019/03/21 21:45:05回复
  22. 想说好久了——林静也太逗了,好可爱

    特别调查处熊孩子组组员2019/03/25 09:41:57回复
  23. 哈哈,巍巍好偏心,赵云澜游忘川就给渡气,这里就叫林静自己想办法游上去。

    匿名2019/04/05 14:58:33回复
  24. 心这么重,心计也这么重,真不好养活……这样的谋略也只有赵云澜能与之匹敌了!旗鼓相当的爱情才能长久!……………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4/13 13:51: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