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他对你这份心……唉

魏谦弯着腰,小心地处理魏之远身上细碎的伤口。

魏之远后脖颈上不知被什么砸的,有一道稍微很深的伤口,去医院处理过了,其他都是不怎么起眼的小伤,魏谦正沾着酒精挨个给他消毒上药,脸色很不好看。

魏之远上衣脱了扔在一边,人模狗样地坐在那,被碰疼了也不吭声,目光一直追着魏谦的脸。

过了一会,他忽然说:“哥,你能别老皱着眉吗?”

魏谦没好气地说:“管得着吗?我又没收钱,你还挑剔起服务态度来了。”

“那倒不是。”魏之远不咸不淡地解释了一句,停顿了片刻,似乎在犹豫下面的话当说不当说,过了一会,他决定坦率,于是开口说,“关键你老这样,我都快起反应了。”

魏谦似乎正在想别的事,当时没反应过来,两秒钟之后回过味来了:“魏之远,你还蹬鼻子上脸来劲了是吧?”

魏之远看了看他,又缓缓地低下头,片刻后,有点酸涩地笑了一下。

魏谦明明知道他是故意装可怜,心里却依然情不自禁地冒出一个念头:怎么跟个欢天喜地地跑上来讨骨头吃,结果被一脚踹了个轱辘的小狗似的?

然而他心里还没可怜完,魏之远又侧过头来,诚恳地问他:“那我能亲你一下吗?不亲嘴,给我脸或者额头就行。”

魏谦忍无可忍地抬起头逼视着他。

魏之远仍然不知见好就收,还比划了一个手势:“就一下。”

“……一下你妈逼。”感觉自己的不多的同情心就这样被浪费了,人五人六的魏董忍不住爆了粗。

魏之远笑了起来,好像没亲着,挨两句骂他心里也高兴。

这时,门被人敲响了,魏谦出去开了门,把三胖和马春明放了进来。

“什么情况?我看看,哎哟我的妈,弟弟,你是刚从伊拉克战壕爬回来吗?”三胖一进屋把魏之远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又指着魏谦手里的小瓶问,“那是什么玩意?”

魏谦回忆了一下:“忘了是谁上回送我的一瓶白酒,五十多度。”

“多大仇啊这是,你打算凌迟他呀?”三胖说,“外伤药呢?大夫没给开?”

“我看好像有点少,再说黏糊糊的,好像不消毒吧?”魏谦说,他看了魏之远一眼,问,“疼啊?”

魏之远明显甘之如饴地摇了摇头。

头还没摇完,被三胖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

“把你贱得!”三胖很铁不成钢地指责,又对魏谦说,“你可以滚了。”

魏谦把小酒瓶一扔,大爷还不伺候了,晃晃悠悠地叼着根烟跟马春明到了阳台上。

马春明强打精神,勉强自己从失恋的漩涡里挣扎出一点斗志来,压低声音对魏谦说:“是意外吗?”

魏谦脸色阴沉下来:“十有八九不是。”

马春明声音压得更低:“是A市那块地的事?他们能追到这来?这也太过分了!报警行吗?”

魏谦不慌不忙地吐出一口烟圈来:“行是行,但是没有证据。”

A市有一块原本规划成广场的地,市中心核心区剩下的唯一一块净地了,政府透出消息来,说有意把这块地重新规划成商业用地,魏谦他们盯了已经有大半年。

优质地块僧多粥少,当地有另外一家也是志在必得。

据说对头家的老板名叫王栋梁,五十来出头,养了一大帮劳教出来的,早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眼下就是生意洗白了,依然是个狗改不了吃屎的当地一霸。

刚开始,他们派人来给谈判,答应支付五千万,作为魏谦他们撤出竞争的条件。

可傻子都知道,这是糊弄人的霸王条款,五千万跟那块地的升值价值比起来,简直就是蚊子肉。

强龙不压地头蛇,王栋梁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外地人撅面子,他横行A市很久,像一只跟着螃蟹邯郸学步的皮皮虾——现在只会横,已经忘了竖着是怎么个走法了。

于是王栋梁顿时恼羞成怒。

在那件事之前,寄到魏谦办公室的恐吓信都有好几封了。

小菲一开始大惊小怪地报过警,可是查不到源头,包括化验在内,也没什么证据指向王栋梁,何况本地的警察的手伸不到A市,这件事无论协调还是调查,困难都很多。

魏谦干脆叫小菲别大惊小怪,拿恐吓信擦过滤嘴里的烟油用了。

大概见恐吓不管用,眼看着招拍挂的时间越来越近,王栋梁急了,丧心病狂地开始剑走偏锋。

“不就一块地吗?让咱们撤就撤呗,咱国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呢,用得着跟他这一块地死磕吗?”马春明说,“再说,咱们是做正经生意的,那个王栋梁就是个流氓,根本不讲规则,怎么和他斗?这次找人开车撞你,下次会不会就往你家里寄炸弹了?简直没有王法,就是个恐怖分子!”

魏谦眼皮也不抬地说:“那不可能,哪怕那块地头天到我手里,第二天我就收一块钱签合同转给第三方,也绝对不让这块地落在姓王的手里。”

马春明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说:“你不要斗气……”

“斗气?我没有。”魏谦在阳台垃圾筐里弹了弹烟灰,“是流氓很了不起吗?我也是啊。”

马博士无言以对,从未见过“流氓”这个职称也有人抢着要上岗。

“你怎么可以这样……”马博士弱弱地抗议,“你打算以暴制暴吗?别开玩笑了。”

魏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哟,都敢跟我顶嘴了,你胆肥了?”

马春明:“我在提醒你理智。”

魏谦反问:“你在宾馆门口站一宿的时候怎么没理智理智?”

马春明:“……”

这一刀正中胸口,噎得他半晌没说上话来。过了三秒钟,马春明一甩袖子,大步走出去,嘴里软绵绵地怒骂:“你简直……简直是个混蛋!大混蛋!”

怎么听怎么像被调戏了的良家妇男,魏谦轻轻地笑了一下,伸长了腿坐在阳台上矮墩墩的小沙发上,望着窗外秋高气爽的天,把手里的烟抽完了。

过了一会,三胖也走了进来,魏谦抬起头,询问地看了他一眼。

三胖拎起裤腿在他旁边坐下:“那孩子没什么事——不过你们俩今天可够悬的。”

“悬?”魏谦站起来,双手撑在阳台窗户两侧,居高临下地往下看了一眼,“有人在我家附近盯着,你今天加个班,回公司整理一下通讯录,能找到的关系都撸一遍。”

三胖愣了一下:“你这是要和王栋梁死磕?”

“是他要跟我死磕。”魏谦抬眼看了看三胖,“干嘛,你要跟马春明一样给我来犬儒主义那套?”

“那倒不是。”三胖摇摇头。

马春明是正经八百好人家出生的孩子,从小顺风顺水地读书,读成一个高知,至今业余兴趣爱好也是宅在家里看书,是个典型的书生,书生都不愿意惹这种事,他们觉得代价太高,而且跌份儿。

可是三胖明白这个道理,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好人”反而是最容易招惹事端的,柿子挑软的捏,这谁都知道。

三胖提出自己的隐忧:“问题咱磕得过他吗?”

魏谦侧过头来瞥了他一眼:“他要是胡四爷,我躲着他走,可他是吗?”

“你的意思是……”

“要是想一直存续,黑道就得有黑道的规矩,在生意场上来这套流氓把戏,还真当天是老大他是老二了吗?”魏谦冷笑一声,“以商养黑养不下去多长时间,这块地当然不错,但也没到价值连城的份上,他不惜找人开车撞我也要抢,你猜为了什么?”

三胖压低声音:“他们资金不足,怕招拍挂的时候被我们抬价。”

“他就快‘养不起’了,这是狗急跳墙。”魏谦说。

三胖迟疑了一下:“那安全……”

“最近告诉大家都留心点,管理人员不放心可以雇人跟着自己,如果在家附近发现有可疑的人可以报警,就说被盗窃团伙盯上了……给赵局打个电话,让他知道怎么回事就行,过两天我请他吃饭。产生的费用一律报销。”

魏谦这个人靠谱,在某些层面上,他比仙气飘渺整天装神的老熊靠谱——乐哥还死不瞑目呢。

三胖知道自己胜在圆滑,说到底不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但他相信魏谦是,于是听了魏谦的话,他不再多说,打算一切以魏谦马首是瞻了。

至此,三胖话音一转:“哎我说,小远那后脖颈子上的大口子怎么弄出来的?再偏一点就要命了。”

魏谦不知想起了什么,顿了顿,才尽可能简单地说:“驾驶员那边玻璃撞坏了,可能让什么东西划的。”

他虽然轻飘飘地就这么一句话,但三胖同志外表五大三粗,内心却是个猴精,一听话音,再一看魏谦那一身毫发无损,心里稍加琢磨,就琢磨出当时是怎么个场景了。

三胖皱起眉,好一会,也不知是感慨还是发愁地说:“他对你这份心……唉,简直是……”

一提起这事,魏谦方才脸上从容的冷漠立刻分崩离析了,他皱起眉,一屁股坐在方才的小沙发上,险些窝了腿,怎么都不舒服,烦躁地换了个姿势,摆摆手:“别提了,烦死我了。”

三胖沉默了一会:“我们家那口子,最近不是怀孕了么,在公司也没人敢让她多干活,弄得她整天闲得没事,买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小说,自己看不说,还逼着我看,我一抗议就说我不爱她了。我捏着鼻子看了几本,觉得尽是扯淡,大家平平常常一起过日子的事,顶多刚认识的时候在激素的影响下不淡定那么一阵子,时间长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个倒好,十多年了,他不腻,四年多,把他送走了,好,这回回来,我看他还要变本加厉,你说他是怎么想的?”

魏谦没好气地说:“不是,胖子,你什么意思吧?不是你当时趁我不在往我屋里塞姑娘照片的时候了?”

三胖:“小远但凡要是个丫头,我就把你绑到他床上。”

两人话题进行到这里,已经诡异得进行不下去了,两厢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一会,魏谦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门口说:“滚。”

三胖溜圆地站起来,按下魏谦的手,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你们哪,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迈着四方步溜达了出去,碰到垂头丧气还在生闷气的马春明:“走啦乌龟真人,别在这转不过弯来啦,这年头,流氓手段斗不过怀有一颗流氓心的‘正经人’……唉,你还挺有童趣……”

俩人走了,魏谦出来一看,只见马春明那个王八蛋用签字笔,在他家阳台门后面画了两只披甲执锐的小乌龟,正一人举着一根缝衣服针,互相虎视眈眈地盯着,脑袋上还跟忍者神龟似的,在额头上勒了个布条,一边写着一个“儿”字。

魏谦从中读到了马春明的留言——俩龟儿子要打仗。

……这种混账东西竟然还好好地活在自己手底下,拿着工资时而叫板,魏谦感觉自己真是个明君。

他听见压抑的笑声,魏谦一回头,发现魏之远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

魏之远依然没穿上衣,他肩膀宽阔而端正,裸露的上半身肌肉线条明显而优美,就连凄惨的伤口都不显得多碍眼,反而给他增加了一些生机勃勃的野性。

这小子光屁股的模样都看了不知多少次,可魏谦从未像现在这样尴尬,他的目光在魏之远身上一触就滑开了,尽可能地集中在魏之远的鼻子上:“小宝那边我让小菲安排,你这两天也少出门。我那遇到点事,今天连累……”

他的话没说完,魏之远突然打断了他:“其实我今天特别高兴。”

魏谦哑然,他直觉魏之远下面要说什么,直觉想阻止,可是太阳穴突突地跳,他一时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魏之远缓缓地走近他,双手撑在魏谦背后的墙上。

“我从小希望有一天也能保护你。”魏之远轻轻地说,“你老也不给我机会,好不容易今天抢到了一次。”

魏谦的喉头不易察觉地轻轻滑动了一下,然而微微垂下的眼皮却让他看起来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魏谦冷冰冰地说:“你简直是有病。”

魏之远苦笑了一下,显得有些惆怅:“熊哥说我应该一日三省,每天睡前面壁,回忆这一天的大小念头,有一段时间,我跟几个朋友做一个单机的灾难题材游戏,那时候我天天都有个念头挥之不去,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他盯着魏谦的眼睛,撑在墙上的手缓缓下滑,轻轻地搭在魏谦身上:“不过后来我剖析了一下,发现自己之所以产生这个念头,纯粹是恨你,拐着弯地意淫着报复你,是典型的失败者思维方式,所以就开始让自己不往那边想了,虽然偶尔还是会冒出来一两次……”

他离魏谦越来越近,轻轻地闭了一下眼睛后,露出一个孩子一样的笑容:“就一下,我身上的皮烂布一样好多伤口,有本事你就打我。”

魏谦:“……”

魏之远笑容更灿烂:“对啊,哥,我就是在威胁你。”

然而他说着这话,最后却还是规规矩矩地没做什么离谱的事,只是非常轻柔而且小心翼翼地亲了魏谦的眉间,蜻蜓点水一样,稍作停留就退开了。

而后他松开手,后退一步:“我操,太幸福,被你打死也值了。”

魏谦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像根木桩子一样,站在这里听这神经病满嘴的屁话,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打他,为什么没推开他,还保持着呆头鹅一样立正的姿势任由他放肆。

魏之远的眼神、话音,三胖临走时候那句“好自为之”,种种种种全都在魏谦脑子里纠结成一团浆糊。

最终,魏谦面无表情地向左转,一言不发地回屋里,“碰”一下甩上了门。

那天以后,魏之远是死活缠上了魏谦,每天坚决要和他一起上班,魏谦走到哪他跟到哪,白天就在魏谦的办公室里让小菲给另外支了张桌子,带着耳机做自己的事,晚上有应酬他就跟着蹭饭,没有就一起回家,弄得魏谦一天二十四小时,只要不闭眼,时时刻刻都能看见这个东西。

又过了几天,宋小宝回来了,Alex和一个小菲找来帮忙的退伍的女特警陪着她。

魏谦没办法,只好跟魏之远去把她给接了回来。

贱A第一次见魏谦,一路上盯着他看了一路,就差流哈喇子了,最后被魏之远忍无可忍地挡住视线,警告性地看了他一眼。

Alex偷偷跟小宝咬耳朵:“真小气,我就是看看而已啊。”

宋小宝伸出细高的鞋跟,狠狠地碾了他的脚:“要、点、逼、脸。”

Alex脸皮厚如城墙,毫不在意,不让看这个,他就看别的,转移视线到魏之远身上,几乎要透过衣服,把魏之远身上每一根肌肉线条都用视线舔个遍,舔完一抹嘴,又用挑剔嫌弃的目光看了看宋小宝,继续咬耳朵:“其实你才是捡来的吧?”

宋小宝实在受够了这个贱人,打算就地殴打他三百回合,谁知就在这时,挨揍专业户从不反抗的Alex突然抬起一只手,轻而易举地就按住了她,同时,表情严肃了下来:“等等,别闹。”

说着,Alex猛地一回头,远处似乎有人影闪了一下,等他们走过去查看的时候,人已经跑了。

“这一阵子一直有人跟着,”魏谦说,“我都快习惯了。”

“不是有人跟着。”Alex说,“我觉得这个人可能是在偷拍你们。”

Alex虽然人很贱,但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名模,近些年更是一只脚踏进了影视圈里,连魏谦这种不看电视的人见了他都觉得脸熟,应付狗仔队都快成他的日常了,对偷拍的镜头,他格外敏感。

被他一语中的。

不知对方是不是知道他们察觉了,第二天魏谦就在办公室里收到了一份快递,厚厚的一摞照片,有些比较清晰,有些显得模糊很多。

而越是模糊的,照片的内容显得就越是暧昧,特别是一张似乎是从窗外远距离拍的,本来当时魏之远只是跟他说了两句话,在他额头上轻轻啄了一下而已,拍出来却像是魏之远把他按在墙上亲。

魏之远立刻走过来:“是那个王什么的人寄来的?”

他皱紧眉拿起那张最过分的照片:“对不起,我的疏忽。”

企业家和政界人士不是演艺圈的,整个社会都在要求他们“企业的社会责任感”,特别平时和魏谦打交道的都是各地方政府官员和大公司的合作伙伴,那些都什么年纪的人?像张总一样一把年纪还臭不要脸的毕竟少数,他们会怎么看?

而关于魏之远的来历,魏谦向来很少和人解释,只说是弟弟,跟小宝一样,谁会知道不是亲的?

在这个同性恋已经见不得人的时代……兄弟乱伦?

这太过火了。

“你不用担心,我把这事扛下来。”魏之远冷静了一下,脑子里立刻穿过了好几个完美地全揽到自己身上,把魏谦摘出去的方案——别说本来就是他一厢情愿,他哥根本是无辜被他逼的,就算魏谦真的……他也打算一辈子尽皆自己所能地不让他哥再有一点麻烦。

就在这时,魏谦桌上的电话响了。

魏谦抬手止住了魏之远的话音,接起来。

对方慢吞吞地开了腔:“魏董,跟你说两句话真难啊。”

分享到:
赞(23)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感觉远远在向着沙雕的路上行走

    阿酥2019/03/25 19:03:14回复
  2. 没人吗?

    阿酥2019/03/25 19:03:31回复